坚修大法走正路 天地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全世界的大法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份开始修炼大法的。风雨十年修炼路,在慈悲的恩师呵护下走到今天,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准确表达师尊与大法的神圣与伟大之亿分之一。这也是我前几次网上交流会没有投稿的原因,总觉的表达的不够……这是第五次法会了,我想:师尊给予了那么多,我应该写出来。

一、得法之初——真心学法神迹显

当我有缘手捧宝书,看到师尊的照片的时候,我止不住的眼泪往下流淌着、流淌着……那一刻仿佛黑夜里见到了一缕光亮、仿佛刚从深井爬上井台、仿佛流浪已久的游子看到了家门,总之,我从内心深处知道,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师父,从一九九二年开始就找寻的真法。师父,我找的好苦哇!苦苦找寻了六年才找到,我将怎样努力才能够赶上来?!

(一)看到天目

当晚我手捧借来的宝书,认真的一字不落的看,越看越爱看,忘记了时间和空间,仿佛置身在另一个世界。当我看完关于“天目”的内容时,我合上宝书,关了灯,躺在床上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一只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很天真很好奇的样子,我真的好喜欢它,当我想仔细再看清楚时,就消失了。

(二)得到法轮

第二天,我把宝书的事情告诉了丈夫,希望他也能够受益。我丈夫是个什么都不信的人。六年中,我们看了许多气功书,但都觉的那些东西不可信,并不是我们要找的。这次我没有多说什么,我只是告诉他,这书非常好,有时间你看看吧。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刚刚看了第一讲,多年的脚气病就好了;第三天,困扰他多年的咽炎就好了;第四天,他就感觉身上到处有法轮的旋转,手上的感觉最明显。

我只是不断的看书、听法,没有他那么敏感。《大圆满法》〈附三:法轮大法辅导员标准〉中说:“义务教功,严禁收费、收礼;炼功人不求名利,只求功德。”我就忍不住对丈夫说:现在社会上这样的人几乎是没有了。我一定要修炼法轮功,而且要一修到底。

那天晚上,我梦见一个白发披肩的老婆婆,有几千岁的样子,感觉她已经活了很久了,她紧紧的拉着我说,只要我跟她学,她就把她一世的功力和她所有的宝书都给我。我当时奋力挣脱她说:我要拜宇宙中最大的师父——李洪志师父为师。话一出口,一切都瞬间消失,接着,我被强大的气机带醒,平躺在床上,双手在小腹部位推转法轮。我一看表:凌晨四点。接下来连着三天,我都被这样带醒,从那时起,我几乎每天都在凌晨四点以前起床开始炼功,一直坚持至今。就象人得吃饭、喝水、睡觉一样,作为修炼人我就得学法、炼功,那是我生活的一部份。

(三)得法洪法脱胎换骨

能够得到这么好的大法,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与自豪。我不断的给我周围的人讲大法的好,讲大法的神奇。亲人、朋友、同事、日常接触到的人,逢人就讲。因为倍感宝书的珍贵,所以,有机会我就会多请一些送给有缘的人,并很快在家里成立学法小组;因为学的人越来越多,我就借了单位的能够容纳一百人的活动室;活动室里还有电视,这样无论刮风下雨雪都不会耽误大家集体学法炼功。

我不是一个热心的人,得法前清高孤傲,是师尊的大法改变了我,让我脱胎换骨,成了乐于付出的人。

(四)真修心性——大法善解怨缘

仅举一例:得法之前有一同事跟我象仇人一样。得法后我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那位同事,再伤害我时,我不与其争吵,而是在心里说:咱们和好吧!冤冤相报何时了,今生不能再结仇怨。在那同事高兴的时候,我主动跟其打招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亲自告诉那同事。看到我的变化,有一天那位同事主动问我,大法能不能治病……就是这样的机缘,那同事也得了法。而且,当时师父就给我那同事开了天目。……

(五)大法给我智慧

一九九六年,电脑在中国大陆还没有普及。各大公司,有专人打字,使用电脑。我从来没有专门学过,也不愿意碰它。工作中也是用笔写出来,然后交给打字员去打印。学法后,同修给我师尊不同时期发表的经文,因为篇幅长短的不同,是用不同规格的纸张印刷的。我就想,师尊的经文多珍贵呀!如果我能够打字,按照时间顺序编辑成册,也便于大家学法保管。就这样,我就开始在电脑上打字,并一字一字认真对照,连标点符号都一一对照,告诫自己决对不能出错。在这过程中,经常会感觉到手指尖上有法轮在旋转,有一股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排版时,似有神助,需要用什么,按照提示、按照电脑上自带的帮助,很快就排好了,真是无师自通的状态;是因为我有师父管。

我就是这样学会使用电脑的,这也给以后证实大法、建立资料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正法修炼——精進实修法力显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镇压之初,我没有去北京,我只是跟我的亲朋好友、同事以及我能够接触到的人去讲清真相。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得法,也有由不理解到理解的,也有过去的同学曾参与迫害,听明白真相后,换了工作,或停止迫害、或暗中保护学员的。

直到我看到师尊的《导航》第一篇讲法,我悟到我要去北京,特别是在明慧网上不断看到有被迫害死的大法弟子,对我触动非常大。去北京不是为了我自己圆满,而是为了向不明白真相的政府官员们、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可怜的生命们讲清真相,让这个政府停止对好人的迫害,否则,长此下去,被毁灭的不单单是它自己,还会有许多不明白真相的无辜生命被糊里糊涂的一起带下地狱。

(一)堂堂正正進京证实法 师尊保护安全归

二零零零年的十一月十二日,我带着对众生的慈悲,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和同修一起打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巨幅,喊出了埋藏了千万年的、心底的呼唤:“法轮大法好”。这声音来自遥远的大穹,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震撼!

警察跑上来,抬起穿着警靴的大脚,对着我的小腹部位踢过来,我静静的看着他,纹丝未动,可他却被弹出去了几步远,要不是一女警察上来从后面扶他一把,他就坐在地上了。便衣冲上来,把我们强行拽上车。邪恶怕曝光,警车上蒙着窗帘,他们毒打年轻的男同修,把后上车的人向先上车的人身上推,并把男人向女人身上推,女人向男人身上推。我不能就这样被邪恶带走,我打开蒙着窗帘的车窗,向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喊话,讲真相。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一喊,全车的大法弟子也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慌了,拿起警棍来打我,同修们护着我,不让打,有一不认识的女同修被打晕了。最后,我还是被打了几警棍,但我一点都不疼。只觉的自己的头是金刚的,敲起来就象敲金属一样发出清脆的声音。(这个状态持续了好几天)。

到一个派出所门口下车时,司机都会把同修从车上一脚踹下车。因为我最后下车,这时车上还有四个警察,一个警察说:就她喊的声大。边说边抬起带着皮手套的大手要打我,我慈悲的看着他,觉的他好可怜。这时那只手停在了空中没有下落,然后,他缓缓的将手放下了。那个司机警察说:拿上你的包走吧!因为心态纯正,在师尊的加持、保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戒备森严的派出所。

(二)去除人心魔头销

后来由于人心的一念,我被单位邪党负责人走后门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悟到自己错了,所以,就对师父说,我今天必须出去,请师父赐予弟子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能力。这场迫害决不是人干的。

本定关押十五天,在第九天的早上,家人就把我接了回来。临走时,旧势力借人口说了几句话,我还依稀记的:“你跟他们(其他一些学员)不一样,你是我们公认的好人;你回去好好炼,把在这里耽误的补回来;你如果圆满了,把我们也带走好不好?!”我给自己修炼过程留下了污点。我后悔不已。师父慈悲点化我跌倒了爬起来。接着就安排了一个不小的考验。

一天丈夫喝多了酒回到家里,看到我在电脑前打字,因为我刚刚才从看守所出来,所以他的害怕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一个很温和的人)就象失去理性一样,跟我大吵大闹;我越劝他闹的越厉害。于是我走進孩子的房间关上门,从里面把门锁上。他还是不停的闹,还敲门,真是一反常态(以前他是最怕影响孩子的),并扬言要离婚。这时我的母亲也帮着他说:你得管着她,要不然再出事儿,倒霉的是咱俩。

在那一刻,我对母亲、对丈夫的情的纠缠一下子就去干净了。我开始盘腿坐在床上,背〈论语〉、背〈苦其心志〉。我默默的求师尊加持,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是弟子人心起来了,没有做好,被邪恶关押,给亲人及周围的人带来了困惑,是魔头在背后指使着人在干扰我,想利用情来动摇我的意志。师父,请您给弟子除恶的能力,请您加持弟子,我们共同把背后操控人的魔头清理了吧!就这样,他什么时候不闹的,什么时候睡的我都不知道。我通过了这考验;师父也把那个干扰我的大魔头彻底销毁了,那魔头被销毁后,就剩一个大嘴,下嘴唇挨着地,上嘴唇在空中,对着我一开一合、一字一字的说:“我死不瞑目啊!”我说:“你不瞑目也得瞑目。我没做好是你的因素在起作用,因为那不是我的本意,是你隔开了真我,我有师父管,所以,你就瞑目吧!”我说完,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三)正念正行证实法

从那以后,无论是在救度众生面对面讲清真相中(几年坚持下来,在我的周围,“法轮大法好”、退党早已经成为公开的话题),无论我在做什么证实法的项目,在不同时期,不断接触不同的人和事的过程中,都是有惊无险,都是在心性上(多来自同修间)的提高因素。关过了,心性提高了,法理上又明白了一层,技术上也同时得到提高,协调能力等等其它方面也得到提高。师父会让我体会到,从上到下一眼看穿的美好境界!

所以,修到今天,我想说:只要修炼人的心、念、行、言时时在法上(也就是说,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大法的修炼原则),就一定会走正大法修炼路,就一定会体会到自在如意天地宽的境界。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