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在对家庭、事业都失去信心的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丈夫的失业与赌博,儿子在学校的不听话、学习成绩下降。身为纺织女工的我,繁重的工作、人们之间的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使好强的我思想压力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无法继续工作下去。就在我怨天尤人、心力交瘁之时,工友(大法弟子)借我一本《转法轮》。看完一遍,我只是觉的内容丰富、新奇,当我看着《精進要旨》时,我被震动、吸引住了……
——本文作者


敬爱的师尊您好!
中国各地同修们好!

感谢师尊又给予弟子们这第五次交流盛会。我下决心把握这次不可多得的时机,将助师正法十年来的体会与感恩向师父汇报,与广大同修分享。

一、步入修炼 绝处逢生

我是在对家庭、事业都失去信心的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丈夫的失业与赌博,儿子在学校的不听话、学习成绩下降。身为纺织女工的我,繁重的工作、人们之间的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使好强的我思想压力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无法继续工作下去。就在我怨天尤人、心力交瘁之时,工友(大法弟子)借我一本《转法轮》。看完一遍,我只是觉的内容丰富、新奇。当我看着《精進要旨》时,我被震动、吸引住了。《穹》、《悟》、《坚定》、《拜师》、《圣者》等,美妙的语言简直把我带入了一个说不清楚的美好境界,心里说这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因我从小喜爱古今中外文学,后来才明白师父就从这里为我打开了封尘已久的心结。

我决定把所有大法书都请回家,当时同修带我去一对夫妇同修家,那里已有好多人在请大法书,来来往往,大法书一箱箱摆在客厅里,同修夫妇在里间收钱、账目记录,没有社会上那种买卖气氛。那时的我心一动:这些人素质这么高啊!后来在炼功点上、在厂里同修的一言一行中;到城里乡下的振奋人心的洪法活动中;在我的贫血、肩周炎等疾病不翼而飞、时时感受腹中旋转的法轮时;丈夫的戒烟戒酒戒赌、一次次有惊无险中;儿子时常神奇点化;我看到美妙旋转的法轮和另外空间美好景象,……这一切让我明白自己進入了神圣的大法修炼之门。

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我了悟了许多不得其解的道理,越学越感到大法的庄严神圣、越学越觉的得这大法是多么来之不易,这万古机缘是多么值得珍惜!先后引导我母亲、公婆、丈夫、姊妹等多人走入大法修炼,我时时以“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问题找同修请教学习,在厂里、社会上、家庭中,吃苦耐劳,无怨无悔,都说我换了个人。我们的行为感动了厂总书记在大会上表扬:我们厂职工要都炼法轮功就好了,这帮人在哪里都让人放心。

一九九九年春,在一个美好的早上,我心静如水但却泪流不止,我跪倒在师父法像前立下《誓言》(大意):“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不管以后修炼路上有多少艰难险阻,我决不背叛师父,我不知道离开了师父和大法,生命还有何意义!”我把《誓言》放在《转法轮》里,让它天天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师父给了我一切。(赘述:零一年我被邪恶绑架,大法书被抄走,国保恶警看完《誓言》都说:“太感人了。”)

二、风云突变 坚修大法

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毒诬蔑与迫害。当时我做了个梦,看见我们炼功点门上了锁,两个黑衣人在门两旁把守。我悟到大法弟子要蒙受魔难。随之传来邪党喉舌对师和大法的恶毒歪曲宣传,不准国人学炼大法。我们心情都很沉重,就自发到区、市和平请愿还给我们合法修炼环境。

厂领导迫于上面压力先后两次将我们八位同修关進厂保卫科八天、十五天!后来一有“动向”厂里就纠集骚扰我们。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们还是抱着相信政府能充份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心愿到北京上访,结果遭当地邪恶非法拘留一个月并开除厂籍,残酷电刑审讯。

五、六个恶警象着魔一样逼问,“你师父重要还是你家庭重要?”我坚定告诉他们:当然我师父重要!出来后我一直没停止过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挂横幅、贴标语,那里的村庄楼房、大街小巷到处都留下了我们助师正法讲清真相的足迹。在一个隆冬的夜晚,刚下过雪的地上既粘又滑,丈夫把我白天烧好的一铝锅浆糊放在自行车后筐里,我卷起早已写好的大法标语了,在一岔路口,丈夫前面推车走,我边刷边贴,这时突然窜出一个黑皮衣人问我:“贴什么?”“过来看。”我念给他听,他立即说:“你还在干这个,我是专管抓你们的,我现在一摁手机,马上就会有人来带你走!”我没有畏惧:“你想这大冬天夜晚,谁不想大人孩子在家舒服呀,我们是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啊!是受冤枉的!”我丈夫也过来说:“我们就是被抓去刚放回来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什么都不怕!”那人随即上车溜走了。年底我们十一位同修联名由我起草了“坚修大法决心书”厂里一份、发往明慧网一份,文章发表出来给邪恶公安局、派出所很大震慑。

我曾多次给各级有关部门写劝善信,被认出笔迹,又有同修遭绑架因怕心“出卖”(现悟到很大成度是执著心太重,自身有漏造成的)。零一年七月,我又遭非法绑架劳教二年,一路跌跌撞撞,历尽魔难。

零三年我回家,丈夫准备好师父所有讲法让我静心在家学法。一月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出卖”过我又邪悟和因怕心躲在家不敢炼的两位昔日同修,我把邪恶劳教所的黑暗和坚修大法的体悟讲给她们,我们一起学法交流,很快又走回大法修炼中来。由于法理不明、执着心太重,回家刚四个月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再一次身陷魔窟。面对这一次次魔难,各种潜藏的执著心都往外翻,在修炼的路上我退缩了、趴下了。

后来在恩师的呵护点悟和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我开始静心大量学法,深切反思自己:心不在法上浮于表面是绝对不行的。那时我才真正脚踏实地的站了起来,坚定的汇入到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洪流中。

三、心系众生

到零四年本地也有了自己的资料点(我们这里是个县城,以前的资料都是来源于外地同修),当时就是资料点同修给资料了就发,没有就等待,完全处于“等靠要”状态。那时,我心想:这么好的真相资料太少了,我要有一台复印机能有多好啊!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不几天,资料点同修就给我送来一台激光打印机,我便开始了大量印制传单、小册子和《九评》。有时工作到深夜两点多,但白天上班一点也不觉疲劳。同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到大集、商店、市场讲真相;与当地、外地同修切磋交流,协调配合到公安局、派出所营救同修。

直到零六年秋,同修给我送来电脑和一台四二零零打印机让我学,当时我却被没接触过电脑的畏难心障碍住,不想学,后来才知道这是外地同修省吃俭用、东凑西借的钱买来的。好象都在“按部就班”、“满足现状”之时,一股黑流在暗地涌动,十月十五日,一夜之间,邪恶抄家、绑架了当地多位骨干同修,资料点也遭破坏,证实大法工作出于瘫痪状态,这是继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最惨痛的一次损失和教训,它触及到每位同修的心!

这时有同修处于关心和为整体考虑,建议我把所有东西藏一段时间(因有的已经这样做了)。我犹豫不定,丈夫知道后对我说:“你今天要是把东西藏起来,以后你就别做了!一有风吹草动就心里不稳,这是大法弟子的做为吗?能干好这份神圣的工作吗?”我深知这是师父在点悟我,坐下来学法,一翻书看到“大法弟子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我顿时豁然开朗,坚定了自己。在与同修多次交流切磋中,我悟到:我们没有按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迫切需要。我们的“等、靠、要”促使大资料点同修长期处于时间紧、工作量大、学法少、不能静心学法等状态而遭迫害。

于是在一懂电脑同修耐心帮助下,我学会上网、下载、打印技术。由于邪恶迫害的面大,不少同修出现怕心,做出的资料、刻出的光盘都不敢接,思想压力很大。一次当我看到师父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我心头一震,真正领悟到自己的神圣责任和使命有多么重大!多少众生还没得到救度啊,告诉自己:我不能再懈怠、麻木了。我选择了一位法理明、正念强、能沟通的同修大姨与我配合,协调资料传递,风雪交加中、瓢泼大雨里,寒来暑往,年近七十的老人总是按时等在那里,再去城里乡下分给同修。

我们与技术同修紧密配合,协调一致,与同修们在法上认识提高,引导同修真正走广救众生的“遍地开花”之路,开展多种讲真相项目,在各自环境中创出一片天来!使本地许多家庭资料点真的在大法中开花、结果。

零八年春的一个下午,突然国保二恶警闯進厂里,以安装新唐人电视为由,非法绑架了正在上班的我。那时我妒嫉心、不平衡心、情欲之心、不学法也要完成做资料任务的干事心蠢蠢欲动,与家里人也产生了矛盾。当同修点给我,我也有所觉察不对劲时,为时已晚。虽然不精進让邪恶钻了空子,但是一个大法造就的生命修炼到今天,师尊多年来苦口婆心的谆谆教诲早在我心灵深处扎下了根。面对邪党人员,我心底充满了大法弟子的正气、祥和与慈悲。邪党国保人员说:“我们了解了你所走过的单位(因上访被原单位非法开除而干过许多工种),领导们都夸你人品、工作样样都好,我说就是炼法轮功不好!”我便发正念便平静的说:“这恰恰是我修炼法轮功学好的。”我讲炼大法的益处与感受,讲每个人明真相的切身意义。看着这些同样来自很高层次、而迷在世中为邪党送命的人,我流下了慈悲的眼泪:“我们几乎都是同龄人,如果没有邪党的欺骗迫害,我们会成为朋友,是邪恶共产党搞对立面,让我们人人为敌,哪次运动不是这样?迫害大法,它就是在让中国人毁自己!”在场七人被我正念抑制住,都静静的在听。

在邪恶看守所,我想这正是近距离发正念的好时机,除了夜晚睡很少的觉和给身边犯人讲真相劝“三退”外,其余就是发正念、背法、向内找,不让任何人念起作用。非法提审时我也照样背法、发正念,使邪恶阴谋不能得逞。但我始终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所以在以后非法提审时他们就经常问我炼功的事情,并说以后有机会要跟我学功。那些日子我真切感受到了师父和同修们的加持。特别到晚上发正念时,感觉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好象整个人悬在空中。有时心情焦虑担心同修安全和家里资料设备时,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把心放下。有四位乡下被绑架的同修,在难中矛盾出来了,相互埋怨、责怪。午觉我迷糊中清楚看到师父和我们五位在放风笼子里,师父慈祥而又严肃的看着我们。我把所见告诉她们,她们都惭愧的哭了,明白了应该向内找。二十七天后回家,同修对我说:“我们都知道你能把握好,因为全区每晚对黑窝发正念一小时,都感到正念很强,念力很集中,是咱们里外配合的好。”是的,师父说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此时我悟到了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重要,我们不仅要既快又好的建立家庭资料点救度更多的众生,更要即时恢复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环境,修好我们自己,这才能真正破除旧势力的干扰,更好的救度众生。

于是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请师尊加持弟子,给弟子时间,建立起学法小组,把周围同修带好。”由于恶警绑架我时,厂领导们都出来抵制恶行,恶警怀恨在心,曾几次上门恫吓、骚扰,因此厂方害怕不敢用我了。我也没急于找工作,利用这段时间全身心投入这一伟大工作中。

首先选择环境条件比较好的一对老同修家作为学法点,并与之在法上学习切磋,提高心性,然后再一个个同修家去询问、引导,一遍一遍学习《清醒》经文,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样一个学法组在师父的呵护下成立了!在同修们的齐心努力下,整个区几乎都建起学法点,形成了整体,也有了各片义务协调人,我也有幸成为其中一个。

随着集体学法的面越来越大,对大法整体意识更强更稳固,每晚七、八、九点和每天早上八点分片向本地邪恶部门近距离发正念,写劝善信,使本地区邪恶大大减少。我们白天上班,利用晚上时间到乡下发放真相资料,与总协调人有机配合,不断扩大资料点、学法点,我们还招集城里乡下同修集体学法,交流“三退”经验,境界在提高,能量场越来越大,就越增强了救度众生的效率,就越体现出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

沐浴法光 净莲满园

在集体学法这片祥和的净土里,在大法中,我学会关心、体谅、宽容、忍让,细心体察每位同修心态,这里多数是六、七十岁的老同修,集体学法都有怕自己念不好的心理,我鼓励他们,与同修们去掉嫌慢、不耐烦的心,现在大多不戴老花镜读法也很流利。

我不时看到、听到老年同修出现病业或离世现象,我悟到就是法理不明邪恶趁机迫害所致,因此除各小组集体学法外,整片每周交流一次,每次我会把自己这一周学过的师父有关讲法和明慧有针对性的体会文章结合起来读给同修,同时备了一套师父所有讲法在各小组轮换系统的学习,有时提出问题一起讨论如:新旧宇宙的特性根本区别在哪里?为什么说旧势力对正法的参与是毁灭众生?从法理上明白了,才能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的一切迫害。这样对新学员和曾走弯路又走出来的学员在做好“三件事”上提高也很大。我们在一起时,没有了同修一见面拉家常的习惯,谈论的都是学法向内找的体会和劝世人“三退”经验过程。如果哪位同修集体学法时没到,总有同修去关心、询问,后来只要出远门、走亲戚就主动转告、打招呼,都把大法、大法整体摆在第一位。同修们深有体会的说:“离不开这个集体了,一次不来学法点,心里就感觉空空的。”在伟大师尊的呵护下,这里真正形成了一个纯正、祥和、圣洁的大法修炼整体!

我也被这个整体溶炼着。当看到老年同修夫妇除了自己做资料外,还省吃俭用每月为大法付出八百元钱时;看到痛失爱妻,扶老携幼的同修面对工厂倒闭、突然失业,依然白天黑夜、城里乡下坚定从容的发资料、安装新唐人时;看到年近七十的老同修为了因病业走路困难和远道同修的方便,突破障碍自立学法点而遭误解不动心时……,心里由衷感叹:法轮大法,造就了千千万万大善大忍、无私无我的未来伟大觉者!

写到这里,我百感交集,过程中流过几次眼泪,要向师尊和同修们倾诉的还很多。可是自己离法中要求还相差很远,严重缺乏向内找,妒嫉、情欲、依赖、听不得别人说等执著心不去,我知道师尊一直在殷切期盼我追上来。师父啊!我一定能遵循您的教诲,扎扎实实修好自己,共同精進,广救众生,实现誓愿,做您合格的正法弟子!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