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迫害后在外地参加证实法心里也没有怕,可回到本地怕心开始抬头,不想让受过迫害的同修频繁到我家。同修甲是个不在乎事的人,经常到我家,有时拿着私活到我家来干,我心就有些烦她,又当面指责她不拘小节。这时怎么看同修都不顺眼,自己一味的找同修甲的不足。时间一长,甲同修不到我家了。我想正合我意不来好。后来别人又告诉我甲同修在别人面前说我的坏话,我听了后明明心里很不平静产生怨恨同修的心,可嘴里却说:说就说吧,我直道正行,问心无愧几句风波之言何须虑。心里对甲同修的印象更坏。

直到有一天看《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点悟了我。我的心豁然开朗,开始静心学法找自己……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喜得大法的,十多年的回归路经过风风雨雨的魔炼,我由一个体弱多病,自私自利的迷中人,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修炼人。我深感每一步的升华都溶進了师尊的心血,我深感师尊的救度之恩是无法报答的。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精進吧!

一、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九日一位朋友到我家,看见桌子上放了好多药瓶,他说:「吃这么多药吗?怎么不炼法轮功?」我说:「我练了好几种气功病也没好,我觉得气功不治我的病。」他说:「法轮功跟别的气功不一样,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功讲宇宙。」听了讲宇宙这话,我的脑子「醒」一下。我忙说:「讲宇宙?那不是讲神的事吗?」他说:「对!就是讲怎样修佛。」他接着说:「你想炼我今晚给你送书来。」我答应了。晚上他送来八本大法书,其中有一本《转法轮》,他告诉我看大法书要洗手,我洗了手接过《转法轮》手马上有嗖嗖的感觉,这时心想这本书一定不一般。

朋友走后,我就开始看《转法轮》一直看到午夜十二点才睡,早上四点又起来看,越看越觉得这本书好。平时看书超过半小时眼睛就疲劳了,看《转法轮》几个钟头眼睛不觉累,心想这本书真神奇。我就白天黑夜不停的看,一个星期八本书全看完了。这时我就下决心要修法轮功。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我参加了集体炼功。第三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晚上集体炼功,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我肚子痛的坚持不住了,一个同修扶我上厕所。好一阵子,拉的我都站不起来了,牙帮直打哆嗦。这天晚上我没坚持炼完功就回家了。回家后还是不间断的上厕所,折腾了半天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感觉身体非常轻松,肚子也好了。

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心里挺高兴,师父管我了,我也是个大法学员了,感到很自豪,学法炼功更积极了。四个月后我的十几种病全部连根拔掉了。我心中倍感大法的玄妙神奇。修大法的信心大增,整天沉浸在学法炼功的幸福之中。

二、正信排除干扰

正在我信心百倍的沉浸在大法的修炼中时,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来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镇上叫我去政工书记办公室一趟,我去了,政工书记对我说:「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他说:「听说你炼法轮功,还是个小头头,经常宣传法轮功把你的病都治好了,今天叫你来就是告诉你,法轮功参与政治,中央已定性了,是x教,你不要炼了。镇上也不想让你犯错,今天特意叫你来告诉你这事。」

我听了这段话,顿觉象五雷轰顶,难受极了,心想: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我想起了师尊的话:「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的政治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

我马上振作起来了,我说:王书记,不管中央给法轮功定什么性,我都要炼,我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我没有参与政治。大法书中写的:「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纯洁不变,金刚不破,永世长存」。(《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怎么能说法轮功参与政治?我的家庭情况可能你也了解,孩子都上学,我一个人负担,经济上的重负和病痛造成的精神压力使我一度想死,不想活了。炼了法轮功,我身体健康了,觉的活的挺有滋味,我的家庭也有了生气和幸福。我决不能不炼法轮功。你们不让我炼,谁能保证我不得病?法轮功前些年政府不是也发过奖吗?不是定为气功的明星功派吗?怎么突然间变成教了?政府怎么能一个口拉出两条舌头来?再说我炼功,一不破坏社会秩序,二不损害他人利益,有什么不好?我只要不干坏事,按真善忍做好人,谁敢把我扛井里?」

政工书记听了我这番话,沉思了片刻说:「是上边不让炼,不是镇上不让炼。」他接着说:这样吧,考虑你有病,你就悄悄在家炼吧,不要去宣传法轮功,也别说俺叫你在家炼。

三、学好法,邪恶迫害面前显神威

师父说:「大法弟子,无论你在任何一种形势下,任何一种情况,你都得学法,都不能忽视自己的同化与提高,都不能忘了学法。如果你不学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我明白大法弟子证实法中所需要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因为大法是人走向神的通途,只有同化大法,法的威力才能在自己身上展现出来。所以给自己规定的学法时间是雷打不动的,天天都要学。随着师父一篇篇新经文的发表,我学法的时间越来越加长,越觉得今天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特别是师父《二零零三年亚特大法会讲法》,有段时间我天天都要学。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无论旧势力怎样安排,来在世上的生命都应该听到真相。大法弟子都应该去救他们。我下了决心要想办法以各种形式向世人讲真相。我就利用白天的时间在家制作真相资料,晚上去撒发,不间断的这样做,每次出去发真相都先发正念,出门就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一次我和同修到一村去发真相资料,拿的真相资料刚发一半的时候,被恶人诬告了,一会的功夫派出所出动三两摩托堵截我们。我们急忙把真相藏在草堆里,我俩边发正念,边快速溜進玉米地里。恶警進村转了一圈没找到我们,就進了村委办公室。我俩抓住时机穿过玉米地回家了。

又有一次我和同修去一村刚发完真相,还没离开村就听有人喊:「抓住法轮功送袋的!」(因真相是用自封袋包的)我马上发出一念:「别喊了,我们是救你们才送真相给你,我们把真相发完了你们也抓不着我们。」继续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我们刚上路两个骑自行车的青年人在后大声喊:「前面两个法轮功送袋的站住!」喊着窜到我们前面在路的两边堵截。这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定住他们,不许他们动!也不许他俩说话,我们是救你们来的。心里又求师父加持我们。结果我们从容的从他俩中间过去了,他俩谁也没说话,也没动,呆呆的站在路边。同修说:「是师父保护我们。」我说:「对,也是师父教给我们正念制止邪恶的法显了神威。」因为当时我只有救人的真念,没有怕心和杂念,所以大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

四、拒绝看诬陷大法的录像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我和同修去一村发真相资料,因为很晚也没发正念,心里也不太稳,被邪恶钻了空子,真相没发完,被恶人拦住打电话叫来了公安,把我俩非法绑架送到六一零办公室。他们每天都按时给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放诬蔑大法的录像,其余的时间看他们发的诬蔑大法的书,再就是逼写三书,写心得。

我進来了,第一天放录像,我脑子里就浮现出师父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这时我马上发正念制止不许放,因我的心不净,正念没马上见效。我又归正自己后说:关上电视,我不能看电视。那人看我一眼把电视关上了,叫那几个大法弟子自己看书,把我一个愣在屋里。我想:都走了,屋里挺静的,正好我在这发正念。直到中午有人叫我去吃饭,我也没去。

第二天,第三天都同样让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每次都被我正念制止没放成。到了第四天那人来到我跟前说:大姨这几天叫你搅的一直不能放录像,她们也没看成,今天咱俩谈谈心吧?不能老这样,我们也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扣工资。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想到这,我发出一念,今天我一定要救了你这所谓的教官。

我马上说谈心怎么不行,但是你和我谈心必须得符合「谈心」一词的真正意义,谈的过程中两人的地位是平等的,要做到畅所欲言,不能记我的帐。她说:行。我接着说:那你就先谈谈「真善忍」哪里不好?她说:「真善忍」当然好,你们说的是真善忍,可是做的是到处送小报真烦人。我说你看了小报上的内容了吗?讲的都是教人向善都是符合「真善忍」的。今天就以我为例,看看哪做的不符合「真善忍」?我因炼了法轮功身上的十几种病都好了,我很感激法轮功,我还想让别人都得福,我就去贴法轮大法好,告诉人们炼法轮功能祛病,就因这个你们把我抓来用谎言给我洗脑,我错了还是你们错了?咱们就将心比心,如果你有病痛苦得不得了,有人把你的病治好了,你说那人坏吗?

她说:俺也知道你没犯罪,可是共产党不让干,是公安把你抓来了。我说:你的良心哪去了?为什么不扶持正义偏要助纣为虐呢?她说:俺得吃饭,不这样饭碗丢了吃什么?「真善忍」老辈子就有,那也不是法轮功造出来的吗?我说:按你说的,「真善忍」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是不是?她说对呀。我说:算是优良传统,法轮功发扬优良传统有什么不对?她说你老跟俺讲这个,如果你能保证共产党十天倒,还是一个月倒,那我也炼法轮功!说着气呼呼的走了。

这时我想:她虽然没有完全认同大法,但她心里是不赞同共产党的。我也做到了在旧势力制造的魔难表现面前不动心,没有怕,按照师父教的慈悲救度被邪恶利用的「教官」,这本身也是全盘否定旧势力。

当天晚上「六一零」主任找到我儿子说:你今晚把你妈领回家去吧,她不能看录像,明天我到你们家去办学习班。我回家后马上租车到外地去了,又投入到证实大法的行列中去了……。

五、向内找修自己,正面对待同修

被迫害后在外地参加证实法心里也没有怕,可回到本地证实法怕心开始抬头,不想让受过迫害的同修频繁到我家。同修甲是个不在乎事的人,经常到我家,有时拿着私活到我家来干,我心就有些烦她,经常在心里嘀咕:自己不注意安全老往人家跑。又当面指责她用东西不仔细,不拘小节,到人家乱用东西。这时怎么看同修都不顺眼,一味的找同修甲的不足。时间一长,甲同修和我产生了间隔,她不到我家了。我想正合我意不来好。后来别人又告诉我甲同修在别人面前说我的坏话,我听了后明明心里很不平静产生怨恨同修的心,可嘴里却说:说就说吧,我直道正行,问心无愧几句风波之言何须虑。心里对甲同修的印象更坏。

直到有一天看《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点悟了我。我的心豁然开朗,开始静心学法找自己。发现在矛盾面前不找自己,不向内修,根本不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整个思维都陷在旧势力的为私为我的框框当中,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多么危险可怕!发现骨子里有一颗不易觉察的妒嫉心:「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转法轮》),怕心,还有自我为大的心,不能宽容大度的心。凡事都要符合自己,总认为自己对,证实自己。我终于找到了这些不好的心,认清了它们。明白了这些心在另外空间都是活的物质存在,是它们滋养了邪恶,是它们抵着我的正念,是它们使我和甲同修不协调互相内耗,不能圆容整体。我决心修掉它们改变以往的认识和做法,马上找到甲同修心平气和与她在法上交流,曝光自己那些肮脏的心,解体它们。并且诚心的跟甲同修道了歉,同时甲同修也深挖自己不拘小节等心,大法同时归正两个大法弟子的心。这时我真感到修炼的严肃性,并悟到修炼人必须向内找的真正内涵。

在消除间隔的过程中我悟到:师父在多次讲法中教导我们要有「熔化钢铁的慈悲」我想这也是师父对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在矛盾中应该具备的心态与境界的要求。如果只局限在个人去执著的小圈子里是远远不够的,而是需要用善者的心态对待同修,对待矛盾,以觉者的智慧认清矛盾,破除矛盾,这可能是境界升华的同时又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回顾十多年来证实大法的修炼过程中,无时不感到师恩浩荡,大法的神奇神圣。我们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写下来的只不过是点滴的回忆,就这点滴的回忆溶入师尊的多少心血,洪大的师恩是无法报答的。只有在所剩不多的证实法的路上精進,再精進,以慰师尊,兑现自己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