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松自己正念的主见

有感于同修的《不要执著于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读了网上同修的这篇《不要执著于梦》的文章,我本人深有感触和体会,对同修的境况也很理解,因为我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过于执著于梦的点化,严重的时候,甚至有些依赖于梦了,特别在修炼中,当一件事情发生和出现后,如暂时拿不准或不知该如何去做才好时,往往就在心中期盼着梦的点化,而梦醒后再一回想,是点化?还是干扰?有时真的是难以准确的把握。严重时晚上只要一睡下就梦境连连,伴随和连带着自己所思所做的事,梦境有时也会随之变化多端,于是我不得不时常提醒自己不要“随梦而化”,误入“自心生魔”的厄运和歧途。那段时间,无论是学法炼功,还是做证实法的事,都一度受梦这种形式的干扰很大,身心疲惫,自己为此感到非常苦恼。

与周围的同修切磋交流,在此问题上他们都没有我这般严重。我知道,要真正走出这种干扰,去除对梦的执著,唯有多学法,加强正念,除此之外是没有什么其它捷径的,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通过不断学习师父不同时期的讲法,现在我终于摆脱了这种由来已久的困扰。这里我想就此与同修谈一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

针对这种困扰,我个人体会最深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分清“真我”“假我”。从师尊的讲法中我们明白,修炼中任何时候,我们都决不能放松自己的主意识,证实法中,我们要想真正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就需要我们应不断在法中加强主意识,去除各种不好的念头、业力及思想观念,从中及时识别和清除“假我”,分清和找回“真我”。

举个例子说吧,今年奥运期间,邪党草木皆兵,大街小巷不时传来一阵阵凄厉刺耳的警笛声,一时黑云压城,红魔狂舞。邪党借奥运继续打压和迫害法轮功,在各地,空气中也弥漫着层层邪恶因素。当时我觉的自己是被邪恶所谓的重点关注的人物,就想,整个奥运期间是邪党所谓的“敏感时期”,而开幕式这天,更是他们“敏感时期”的“敏感日”,环境可能要比平时紧张,是不是先避一避风头再说?

就在开幕式前天的晚上,睡下后我一下子梦到,自己在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被送入看守所的大门,而第二天恰是邪党奥运的开幕式。梦醒后我想,这到底是在点化我停下来呢?还是另外空间的干扰呢?联系到近来家中阳台、厕所等顶上也时不时的往下漏水,我就想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漏啊?修炼中又漏在哪里呢?我边找边以法衡量和梳理着自己的言行,找了半天实在是没啥眉目,这时我内心越发明朗清亮起来了,师父说过:“作为修炼的人做事要有正念的主见。”(《新西兰法会讲法》)于是,我认定一点,就象以往《明慧周刊》上说过的,救度众生没有敏感日,救人的脚步决不能因此而停止,这一切都是假相和干扰。

其实,有关这方面的讲法,师尊也早已开示给我们了,记的曾有学员因做梦很多但分不清是否是师父的点化而深感困惑时,师尊说过:“至于思想中的思想业力或者各种观念在你睡觉的时候反映出来各种东西,都不是主意识的行为,那都不要去管。”(《加拿大法会讲法》)

用法一对照,一衡量,心里明白了,亮堂了,排除旧势力各种形式的干扰,就要加强主意识,正念否定和清除由各种观念业力等构成的假相,才能纯正纯净的做好证实法的事。于是,我持续不断的发正念,彻底清理自身这些不好的东西及外来干扰,无论白天晚上我都风雨无阻的照常出去讲真相,救世人。

就这样,从奥运开幕一直到结束,尽管各街道、路段、乡镇、小区等都看似监控森严,而我始终遵循师父的教诲,按照法的要求,象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三件事。

这里我无意否定同修在修炼中所遇到的诸多真切的梦中点化或考验过关,事实上我自己在松懈及不精進时,师父也多次及时给予点化(如手里提着蟹子外出送,以“送蟹”来意喻“松懈”等,提醒我要精進了),我想这些都不难分清。修炼路上,我们感恩师尊的慈悲呵护和点悟,才一步步走了过来,才一路走到今天,正是想到这些,所以与之相关的这方面的体会,虽然在心中早已酝酿已久,但迟迟没有写出来,而转念一想,觉的可能还有其他同修在梦的执著方面,有着与我类似的经历和困惑,所以就把自己的点滴体会交流出来,或许对同修有所参考和帮助。

由此我也体悟到,执著于梦,执著于点化,无疑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的表现,没有根本上做到一切从法上出发,以法为大。再说了,无论什么事,都指靠和围绕着各种点化,就是依此做对了,那也不是我们本心源于法中的悟道啊!我们的威德又从何建立呢?这不是可惜的失去了一次次修心提高的机会吗?

因此,愿我们在修炼中,时刻坚定的以法为师,以正念主导自己,心系众生,明明白白的走正我们修炼的路,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点滴体会,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多给指正,以共同精進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