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法会文章找自己不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已经开幕八天了。每天都有十多篇优秀的切磋文章选登出来。要篇篇都一字不落的看下来(包括做笔记),要花好长一段时间。由于每天要做三件事、读明慧的文章,就显的时间有些紧。开始我想,先看前面的几篇吧。后面的就浏览一下题目看个大概。如果时间能安排过来的就细看。心里虽然是这样划算了,但一旦打开法会当天选登的文章来读,就觉的放不下来了。非要一口气读完才落心。常常读到半夜一点钟才读完,也不觉的怎么累。因为法会选登出来的文章,就象一面面镜子,能照出我身上的不足和那些不好的人心,促我警醒,催我奋進,在最后的关头把三件事做的更好,“圆满随师还”(《洪吟》)。我把最近读法会文章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从家庭修炼环境不好看出自己有情的执着没放下和慈悲心不够。师尊讲过家庭也是我们的修炼环境这一层法理。但我的家庭关一直没有过好。闹的父子失和,夫妻反目,形同陌路。从法理上看,这其中有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有师尊为了提高我们而安排的关难消业,还有家人的“讨债。”可为什么总是过不了呢?而且我发现,我越对他们好,他们对我越不好!带着痛苦的心情向内找,我觉的根子还是一个情字、一个私字,救人的基点不对。怕家人得不了法被淘汰,怕家人造了业受报应。于是包办代替,恨不得一锹挖一口井,走了极端。结果欲速则不达,导致家人起反感,造口业,反而把他们往下推了一把。弄的不仅我自己吃了不少苦头,受了不少委屈,还导致家人不同成度的受了报应。对比法会选登的同修文章,我发现我不仅还有对情的执着没有放下,而且慈悲心不够。这可能是我屡屡过不好家庭关的一个主要原因。

对走了弯路的同修警惕有余,善意的沟通和帮助不够,拒人千里不肯理睬。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安全,内心深处掩藏的还是一颗怕心。怕惹鬼上身,怕落入陷阱,怕邪恶盯梢、跟踪迫害,而没有想到一个大法弟子救人的责任。在邪恶回光返照的日子里,我们本地是有几名同修没有经受住考验,不同成度的向邪恶妥协,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对于这些昔日的同修,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理所当然的要慈悲为怀,帮他们一把。我想这也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一项内容。如果哪个同修一步走歪了,我们就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才是邪恶高兴的,等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我学法贪多图快,入心领悟不够。我法没少学,总是把师尊的《转法轮》和其他的经文汇编一遍一遍的轮着读,连走路都用MP4听师尊的讲法,可总觉的没有多少大的觉悟和收获。看了法会选登的同修文章我大吃一惊:同修们怎么能从师尊那些看似平白、直叙的讲法中悟出那么多深刻、深邃、令人耳目一新甚至是一些振聋发聩的法理来呢?大法里面字字后面的佛道神为什么就不给我展现那些深层次的法理呢?想来想去,不是师尊对弟子有两样的心,是自己学法没有入心。我误认为只要捧着大法读,那里面的法理就会自个儿往外“蹦”,心性就会自个儿往上升。而忽视了修心向内找,挖根去执着。

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同修们讲真相救众生的成绩令我汗颜。同修们都谈到,面对面讲真相是一个不大好做的项目,特别是面对陌生人讲真相。我自认为在这个方面突破的还可以。我作为一个新学员,前前后后直接面对面的讲真相已经讲了一千多人了,劝退成功的也有几百,为此内心有那么一点自满和得意。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知道,有的同修已经劝退了几千人,多的劝退了上万人。联想到师尊在《和时间的对话》中的一段讲法:“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我看到了自己心性上的差距。

给法会写稿、投稿,不管选登不选登,本身就是一个修炼和提高的过程。如果其中夹杂有显示心、报功的心和企盼选登发表的心就一定要修去,因为这些不好的心都是人心。上届法会因我刚刚入门修炼,觉的没有多少可写的,就没有投稿。这次明慧网的征稿通知一公布,正赶上我在家养伤,于是就突击三天写完,用两天时间修改,在九月八日就投稿了。由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能确定明慧网是否收到了,所以过一段时间我又更新投稿一次,给明慧网处理稿件的同修增添了一些不必要的工作量。稿子完成后,我自认为还可以。不管好不好,“作业”可以说是交的最早。看了法会选登的同修文章后,我感到了震撼和敬佩。有时读着读着,就心里头发热,有流泪的感觉。同修们不仅仅是法学的好,讲真相救众生做的好,而且写的也很好!好多同修的文章,朴实生动,内容丰富,文笔优美,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我不仅通过读法会选登的同修文章受到了启发、教育和鼓舞,还发现自己在写稿、投稿的过程中还夹杂有显示心、自大自满的心、欢喜心和企盼发表等种种人心。发现自己这些不好的人心并把它修去,我觉的是我学习法会选登的同修修炼心得的一个重要收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