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个很内向的性格,从小娇生惯养,很少和外界接触,人们都说我象大家闺秀。一九九八年得法后,我这个人就变了。

……晚上发资料两点钟发到最后一个屯,当时正开十七大,所谓的敏感日,我们不承认这些东西。当时发到一家,我刚把资料送这家门口,他看见我们就开始骂,后来就大骂。我俩没理他就继续做。突然他从路口窜出来,手提铁锹站在我面前凶狠狠的问:你是干什么的?我瞅瞅他,没动心,很平静的对他说:我是好人,我们是来给你送福音的,是来救你的。我往前去,他就往后退,很害怕的样子,撒腿就跑。

——本文作者


我是一个很内向的性格,从小娇生惯养,很少和外界接触,人们都说我象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進。一九九八年得法后,我这个人就变了,变化最大的就是我的工作。

一、吃苦耐劳,用自己的行为去证实法

我原来是在后勤工作,管管图书很轻闲,突然间工作有了变动,下来在班级当保育员,我想我是炼功人,就接受了。常人打抱不平说:“太欺负人了,你太傻了,别人工作变化领导要先和人家谈,而你工作变动是命令性的通知。”就这样给我一次次的调换工作,都是别人不愿干的工作,而我却欣然接受,而且每一项工作我都任劳任怨的,把它做好,因为我是炼功人,我要用我的行为来证实法去救度众生,单位的人却说我变了,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

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信法走好自己的路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师父被诽谤,当时我坐在床上心里非常难受,痛哭流涕,觉的好象天塌了一样。当时本地同修被抓、被判、被劳教,我心里非常沉重,看了师父的讲法之后一下悟到我应当承担起这个责任和使命,于是我就找地方做资料。后来陆陆续续有同修走出来,环境发生了变化,这时就想,乡下的那些众生也应当救度啊,不能把他们落下啊,我怎么去呢?我的一念师父就帮我,突然一个同修来找我到乡下去做资料,当时我非常高兴,下班了我也没吃饭直接就走了,我俩一人背了一袋资料,一点也没觉得沉,走了一屯又一屯,不知不觉发完了,已经是早上三点钟了。我们走了很远,来到路边小站上车,我坐上车又直接上班了。后来我们的人数增多了,四人开始去乡下做资料,走了一宿,这次感受更深,走路象有人推我一样,胳膊象飞一样,轻飘飘的谁也追不上我,当时我身边的同修说:“我怎么追不上你呢。”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因为当时我心里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晚上发资料两点钟发到最后一个屯,当时正开十七大,所谓的敏感日,我们不承认这些东西。当时发到一家,我刚把资料送这家门口,他看见我们就开始骂,后来就大骂,我俩没理他就继续做。突然他从路口窜出来,手提铁锹站在我面前凶狠狠的问:你是干什么的?我瞅瞅他,没动心,很平静的对他说:我是好人,我们是来给你送福音的,是来救你的。我往前去,他就往后退,很害怕的样子,撒腿就跑。我当时很吃惊,一下想起师父在《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

三、人神一念之差

一天早上,刚发完六点正念,这时感觉不太舒服,心里难受一下地就摔倒,胳膊、腿都不会动了,不会说话,脑血栓的症状。当时我的第一念就想,我绝不能倒下,我还得去救人,因为晚上我们就去发资料。这时我挣扎着起来,拽着床头起来倒下,我围着床转了一圈起来又倒下,起来倒下,把暖气罩全撞坏了,心想:“必须起来,谁也别想迫害我,干扰我救人。”心里默默背师父的经文《志不退》。

这时我丈夫听到有“哐哐”响声,觉得不对就过来,看我坐在地上。我怕他害怕,安慰他没事,心里说着有师在,有法在,啥事都没有。这时他说都这样了,快穿衣服上医院,我说不去,我好了。就这么一念,胳膊也抬起来了,嘴说话也流利了,在地上走了几圈让丈夫看我能走了,就这么坚信的一念,我真的好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激动的泪水直流,心里说师父谢谢您,您时时都在呵护着弟子,您太慈悲了。

后来我才发现身上被撞的青一块、紫一块,头上还撞了一个大包,但是晚上我照样下乡去发资料,救度众生。

还有一天晚上,我准备去救人,这时我丈夫冠心病犯了。快到出发时间,我准备走,他说我都这样了,你还走?我说你没事。我走了,这时心里想着就是救人,当我回来之后就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真是放下人的东西,才能有神的东西。正神在看护着我们。

还有一次也是下去做资料,一不小心就掉到一个大坑里,之后一只脚脖扭了。当时心想没事就继续做,等到回家之后一看肿的挺粗,鞋强脱下来,我想发正念,脚特别疼,我想你不让我盘我就盘,而且我还要双盘,盘上之后特别疼,心想,师父说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这样我就坚持了半个小时。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手扶着桌子站起来,这时我姑娘说:“妈你能上班吗?”我坚定的说能上班,我没有打车,跟每天一样,穿着高跟鞋,正常去上班,到单位,谁也没看出来我的脚,我正常工作。结果下午下班就好了。

十年来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风风雨雨到了今天。什么敏感日、奥运会等,那不是法,不是师父安排的,我还是不为所动,还是稳定的做好三件事,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只能为给我们大法弟子树立威德并且是给我们集中铲除它们的机会,它们只能自取灭亡,加速灭亡。我们突破所谓的敏感日、奥运和所谓的关难,不就是在否定它们,排除它们吗?

我们是超越旧势力的大法徒,所以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救度众生,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帮助过我的同修。

个人所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