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一九九七年得法时,我是某大学的学生。在看书学法中,我真正从心灵上净化着自己,从以前的妒嫉心强、争斗心强、多愁多虑、性格孤僻的人,到处处为别人着想、不争不斗、什么都能看开、性情开朗的一个人。随着心灵的升华,身体的不适消失了许多,很欣喜。

得法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梦到自己排出了许多一团团黑乎乎象淤泥一样的东西,并用清水把自己洗干净,早上醒来我立即明白,师尊已帮我净化了身体。那天早上我五点多去炼功点的路上,真的感觉自己轻松的要飘起来。真神!我知道大法是真的,书中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今年我发自内心想参加这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我认识到,这就是在证实大法。

一、喜得大法,身心得益

一九九七年得法时,我是某大学的学生,由于身体差(有鼻窦炎、关节炎、腰痛、手脚麻痹和全身乏力等诸多身体不适,有些症状查不出原因,也医不好)以及对气功的向往和对中医玄妙理论的许多不解,我走入了大法修炼,看了《转法轮》一书,我终于明白了人体、气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和要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中医学中许多不解之迷。

在看书学法中,我真正从心灵上净化着自己,从以前的妒嫉心强、争斗心强、多愁多虑、性格孤僻的人,到处处为别人着想、不争不斗、什么都能看开、性情开朗的一个人。随着心灵的升华,身体的不适消失了许多,很欣喜。

得法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梦到自己排出了许多一团团黑乎乎象淤泥一样的东西,并用清水把自己洗干净,早上醒来我立即明白,师尊已帮我净化了身体。那天早上我五点多去炼功点的路上,真的感觉自己轻松的要飘起来。真神!我知道大法是真的,书中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之后一段时间里偶尔感受到师尊给我灌顶,真的是一阵热流从头顶往下流遍全身,非常舒服的感觉。从此以后,我身上几种病再没犯过。这就是真正的佛法!在实践中,大法真正的从心灵到身体上改变了我。

二、法轮佛法能完全揭开人体之迷

作为一个医学工作者,我说法轮大法是佛法,他已涵盖了一切科学包括人体科学在内。许多中医古籍、养生书,如《黄帝内经》等,都讲到一个人要养生、保命,必须修心,中医也讲“七情六欲”致病的道理。而现代世界卫生组织对完整健康的定义是:心理健康加身体健康。现代许多常人不知两者有密切的关系并相互影响。

佛法告诉我们心理(思想)状况直接对物质身体产生很大的作用。两者不可孤立。佛法修炼,通过修心性,使思想升华,随之身体也达到了净化。这是真正的最高的人体科学。《转法轮》中讲:“有人想:你谈到的心性问题,这是意识形态中的东西,是人的思想境界方面的事情,它和我们炼的功不是一回事。怎么不是一回事?在我们思想界历来就存在着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问题,老在议论、争论这个问题。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通过修炼的实践,我切身体会到,这字字句句是真理呀。

三、坐冤狱,走弯路,师尊依然看护着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发生时,我已工作了一年,引导了一些有缘人陆续走入大法修炼并建立了炼功点。谁知中共邪灵迫不及待的开始迫害大法。

迫害发生后的一年时间里,公安、“六一零”等人不停来单位找我谈话,甚至用利益来诱惑我,目地是逼我放弃大法、认同邪党的谎言。我没动心,我和他们讲大法教人修心做好人,我相信师父非常正派。对大法对师父我没有任何怀疑,就是不理解政府为何要迫害大法。我当时想是考验我们对师对法的坚定,局限在个人修炼,消极承受,这可中了旧势力的招。他们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绑架我進看守所,威胁要劳教。我依然每天炼功,以此来证明大法是冤枉的。有一邪恶的干警唆使吸毒犯打我,我不动心,第二天那吸毒犯遭报应,被干警打。

邪恶给我戴上脚镣连同一只手铐,我把手一缩就出来了,依然炼。另一次,我正在炼抱轮动作,一干警巡逻走过,大发雷霆,气的用棍敲打铁门,“咣”一声把门拉开,在门口大吼。我就在门口侧边,仓内犯人吓坏了,以为他定会打我。我充满正念,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和《精進要旨》〈大曝光〉中讲:“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那一刻,我放下生死,这个法比我生命更重要!我动都没动,静静的炼功,我想他不敢动我。他真的把门关上就走了。就这样他们不管我炼功了。

我没生出“我要出来”的正念,而处于一种承受魔难、不怕坐牢的心态。这下旧势力找到迫害借口了,定了我两年冤狱。那时候狱中同修大家都不明正法的法理,再加上人心的执着与怕心,大部份“转化”,我也走了弯路。但我知中共讲假话,对于不“转化”的学员用各种方法逼迫,对于这种流氓强制行为我是不齿的。人心与怕心加上对法理的不明,使我糊涂的浪费了宝贵时间,但我对法的坚信从没动摇过,仍坚持按真、善、忍修心、坚信我的路由师尊安排(包括在哪儿工作),由于这一念,出狱后我回到原单位上班。

不久我又拿起书看,由于难拿到经文,四周没什么学员交流,到二零零三年才开始明白正法的道理,什么叫正念。我很痛悔,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几年时间浪费了。可伟大的师父还在看护着我。如,在真正认识到转化错误之前,有一次我搭夜车,车上只有我和司机,突然有一种很强的恐惧感,当时还不知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只是一味排斥这种念头并有一念:坚信我是师父的弟子、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结果路上差一点出事儿。如果我当时念不正,旧势力的迫害就得逞了。师父慈悲的在给弟子回头的机会,而旧势力想毁众生包括一些邪悟者。我和丈夫明白过来之后,有一些邪悟的人找到我们散布一些邪理,我们劝说他们回头是岸,并告诉他(她)们这是破坏法的行为,千万别被执着心带动而乱法。

四、正念对待劳教所的变相迫害

我们开始按照师父讲的三件事去做,由于个人修炼不精進和安全意识不够,不久丈夫被绑架。当时我已怀孕八个月,我去找公安讲真相,说明信仰无罪。由于正念不足,我只去了一次,现在回想起来都很遗憾。丈夫被邪恶定了两年冤狱,我生下小孩后就去劳教所看他。

经文《也棒喝》中说:“知道你的家人在被关押中减轻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为大法弟子顶着邪恶与危险在反迫害中揭露与震慑了邪恶造成的吗?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

我想再困难我都要坚持每个月去看他,同时对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起到鼓励同修、减少迫害的作用。刚开始让我们面对面见,狱警在边上监视我们的言行。之后两个月去,狱警先和我谈话,意思是想要我帮邪恶“转化”丈夫,我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就和狱警讲“天安门自焚”假案、信仰自由、丈夫信仰什么我不应干涉。其中一狱警说:“这样,不给见了!”就走了,我发正念,不承认邪恶迫害,我是正的,正的一定胜邪。

另一狱警我刚刚讲真相时他还有些反驳,这时,他说:“我帮你打打电话看看”,于是走出去打电话,我一直坐在那儿发正念,彻底否定邪恶迫害!一会儿就给接见了。丈夫被迫放弃信仰,我知道他是承受不住、违心的,我很痛心,恶党强制人、扭曲了人真诚、善良的本性。我依然去看他,有一次我叫他在狱中写声明,被监听到了,从那之后,我们只能隔着玻璃用电话谈话。师尊启发我的智慧,把发正念加了“清除共产邪灵”的内容传给他了。再一次我去,邪恶从队里打出电话不让见,我说:“你们不让见我就去告你们,凭什么不让见?我是他妻子才来见他,这是我的权利!”

电话那边传来狱警说:“你必须得回答一个问题:你对法轮功有什么认识?”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邪恶的伎俩,我不能配合,于是我义正词严的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不是这儿的劳教人员,你有什么权力来问我!再说了,法轮功如何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江泽民说了算,好坏历史自有公论。”他非常气愤的说:我要告到你们当地“六一零”去,就挂断了电话。我一直在接见处,那儿有工作人员,大法弟子心一定要正,我信师信法,放下一切怕心,开始发正念,这是正邪较量,正的一定要战胜邪的。

那儿有电话,我请工作人员打过去,是所谓的“书记”接电话,他很客气的说:“给见、给见,只要你不和他谈论法轮功的问题就可以。”我说:“我是他的亲人,我有这个权利和义务来关心他。”自那以后,一直给接见,我每次去劳教所,都把它当作是近距离发正念的好机会。“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感到只要加强正念,并求师父加持,邪恶没什么可怕的。

五、珍惜、维护师父安排的救人环境

我请求师尊安排一个最适合我讲真相的岗位,果然领导由我自己选择了一个科室,可以面对多一些人讲真相了。我知道这是自己念正师父给我安排的。我利用上班工作的便利讲真相(但不影响工作),那是我救人的好场所。我就开始用嘴讲,越讲越顺畅,比以前多了许多智慧。我根据常人不同的接受能力,从不同角度向他们讲真相。有的明白真相后,我还从医学上向他们解释:修真、善、忍(提高思想境界)为什么对肉身健康起很大作用,他们都容易理解;我还劝善,叫他们行善积德;有个别的还得了法;有的看了书但不修,我想,这给他种下了一个修大法的机缘;信神灵的就送大法护身符给他(她),并嘱咐他每天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关键时要想起大法;教不识字老太太念;有的送真相光碟。

在这几年讲真相中,我感到自己法学的好、个人修炼精進的状态下智慧不断出来,而且讲的很顺畅。我还经常针对我工作的环境发正念,正念发的好,几乎每个常人都有机会讲到,放松了发正念,立即就有环境干扰,有的白白错过机会。所以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每件事都很重要、相辅相成。其间也有学法修炼不精進,造成消极、懒惰不想去讲的时候,但我知道不对,就排除这些不良干扰。想起慈悲众生,师尊讲了现在的人都是为法而来,都是高层来的,我又开口讲了。后来在我办公室门口设了“急诊”科,我想,救人急呀!要火速救人呀!

单位领导知道我和人讲真相,与另一同事说,要调我的岗,同事说给我听,我从内心否定它,我相信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谁也动不了我,包括我今天所在的单位。我知道我是修炼人,这儿有我要救的众生。九年多来,不论迫害多么严酷,单位也没说强迫我辞职或调岗。如今是邪恶控制常人强加的迫害,我坚决不承认,我必须维护这可贵的讲真相环境,它们显然是冲着大法来的。这时我还没真正向内找。

几个月后,领导亲自对我说:“想把你调去……”,我说:“没可能,为什么?”他支支吾吾说:“你可能得罪了上面‘六一零’的人,他们要求不让你接触患者。”我说:“原来这样,那我更不可能去了,他们居然来干涉单位内部的事情,真是一帮流氓,他们这样是违法的,我去找他们。”领导赶紧说:“别去,别去,你这是给我们惹更多的麻烦,他们每逢节假日什么的都来,我们烦的!你可别再去对病人宣传法轮功,叫人不吃药……”。我立即纠正他说:“‘法轮功叫人不吃药’这是共产党的谎言,不信我给书你看看?我对病人态度可是最好的,有我在这儿,可是单位的福份。”我说:“不是说言论自由吗?我没有反对你××党,我只是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是它一手炮制的假案,告诉人们法轮功是冤枉的,是江泽民在害人呢!”(以前给领导讲过真相,但有一点没解开,就是他们不理解我们为什么出去讲。)他说:“好就在家炼,别跟人讲。”我说:“你知道吗?全世界大法弟子向世人以各种形式讲真相,包括你电脑上收到的资料、电话、传单,以及香港、国外旅游点的宣传,以及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在和迫害他们的干警讲真相,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们放下了自己许多的享受,付出自己的钱、时间、精力,甚至生命在做这件事情,为什么?为的是平息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九年了,几十万人坐牢、迫害死几千大法弟子,还有许多姓名没证实的,多少家庭破碎、妻离子散,这是民族的浩劫,是全中国人的劫难。我们有十几亿人口,假如有十亿人明白了真相,这场迫害就不存在了。我们想多一些人明白真相,用这种和平理性的方式在阻止迫害。共产党坏事做多,心理阴暗,居然会害怕善良人讲真相,害怕这帮手无寸铁的群众。”

我和他聊了近一个半小时,他没再说什么。前几天,当我正在写稿的这段时间,“六一零”又来找我,我从内心否定邪恶的任何迫害,同时我向内找。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我查找自己,除了放松了发正念之外,讲真相时的心态不够纯。再向内找,找到自己这段时间学法放松,发正念思想不集中、杂念多,色欲之心、发脾气的魔性都没有修去。前段时间有学员被绑架,所以我讲真相消极、麻木、为了做而做。这么大的“漏洞”,这么多不符合法的地方,记的师父在《清醒》经文中告诫弟子们:“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这么放松不精進,不就是“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吗?这不是中了旧势力的招儿了吗?我告诫自己:修炼是严肃的,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切不可放松呀!讲真相一定要做,而且要做的更好!

最后调离的事不了了之。邪恶的迫害在讲真相和向内找、归正自己中解体了。

六、切身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另一地区有一同修被邪恶绑架了,可能电话有监控(我是用我地公话给他的手机打电话),那边“六一零”、公安十人左右带着我区“六一零”和公安共十几人突然气势汹汹的来单位找我。我一進办公室一看这么多人,就坐在沙发上默默发正念。他们说:“到你家去看看。”我说:“凭什么到我家去?你拿出证据来。”他哑口,说:“到派出所去聊聊。”我说:“要聊就在这儿聊。”我记的师父讲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些邪恶的人说,“不行,为什么不去?”邪恶的头说:“我一定让你平安回来。”

我当时正念不够强,就和他们去了派出所。他们问话我不配合,也不给他们把柄,就是讲真相,救他们,救和我谈话的人。“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想,不论在哪儿都是坚定做三件事、目地是救人。

他们从我口里得不到什么,就把我送回单位,下车后问我要钥匙,想抄家。我不给。我一直发正念,走到单位大厅(对着外面),我开始大声揭露迫害、讲真相,我用最大声喊,要让所有人听到。一部份恶警已去强行撬门抄家,剩下几个看守着我,蹲到大门口远远的看着我。他们叫单位领导来劝说我闭口。我说,“不行,我一定要说。”这是救度被中共欺骗的世人的好机会。领导后来觉的无趣走开了,这时已到下午上班时间,同事和看病的人都来了,我接着用最大声向他们讲述中共迫害大法和群众。

大约三、四十分钟后,他们叫来两个女警,上前动手绑架我,拖向我住处。我边走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家,我看到他们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我厉声说:“把东西放回原位!”他们真的把东西放回了原位。我看见满屋子的人(公安、“六一零”和单位领导),正是讲真相的救人的好机会,我大声讲开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我是学医的,我告诉他们自焚录像中违反医学常理的地方,他们不作声。我抓紧时间又讲了大法洪扬世界,共产党迫害群众,你们拿着纳税人的钱迫害老百姓……共产党腐败等,他们都不作声,最后要给我与搜出的大法书以及真相资料拍照。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威胁说送看守所、送坐牢,我从内心否定他们,我想:不能上邪恶的当,不动心并彻底否定!他们押着我上车,把我又拉去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又和那些女警讲真相,不论她们听不听我都讲,并一直发正念,邪恶的人又说劳教什么的,我也不动心。我放下怕心、被表面假相带动的心,我坚定的信师信法,相信师尊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公安过来问我亲属电话,他们帮我收拾了一袋换洗衣服。那架势就象我一定会被关進看守所的了。

我想我就信师尊,同时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并放下,就不配合邪恶,就是发正念、讲真相救人,解体邪恶,不信表面假相。别看邪恶表面气势汹汹,师父讲过:“大法弟子一立掌它就逃了。”(《北美巡回讲法》)这正是近距离除恶的好机会。

他们问我资料来源我不配合,内心善待每个人,想他们得救。他们轮流一个个与我单独谈话,因为我内心没有仇恨他们,他们都挺礼貌的与我谈话,我只讲真相并劝善。一直到了天黑,他们出去吃饭,剩下一男一女看着我,我又与他们聊。一刹那,我感到我一定会平安回家,我想这是师父点化我。晚上十点多钟,他们打电话给我的领导来接我回去。

领导在车上说:“有什么困难尽可以跟我们讲。”我想这是他已明白了真相的一面善良本性的流露吧。我被绑架的同时,几个同修一直在帮我发正念,帮我带小孩的常人主动找领导要人,这是世人明白真相后的正义行为。在正邪较量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向内找,排除杂念(执著心)对我的干扰。通过这次经历,我深切的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一切按照法去做,邪恶就没办法钻空子。所以平时要尽量放下一切执著,就是说要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在关键时刻就能按法去做,走师父安排的路。

七、带好小弟子、证实大法

我的小孩快五岁了,他出生后不久我就每天放师父讲法或大法音乐(主要是《普度》、《济世》)给他听,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发烧、感冒、咳嗽、生疮等等从没吃过药就好了。小孩没有观念,我也不带观念,因此他很快就好了,比吃药还快。

有一次下午发烧,幼儿园老师叫我把他接回家。他精神很好,我叫他念大法好,并听师父讲法录音(他基本每天都听的),第二天就正常上学了。有一天晚上,他皮肤出风团很痒,我叫他念大法好,半小时不到就消失了。这在一般人是不可能的,可这是眼见的事实。

我请一位常人帮我带小孩,我给她讲真相,她很相信、也每天坚持念大法好,并很想学大法。她丈夫说她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并也接受了真相护身符。我给幼儿园的校长讲真相、并送给真相碟,她看后问:真的那么神效?我给她解释一番。之后,儿子有好长一段时间咳嗽不好,我想,这种情况分明有另外空间的干扰,其目地就是想让我们证实不了大法,从而破坏大法、阻碍救人。我向内找、纯净自己的心态,本着维护大法、救人的目地发出强大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烂鬼、黑手、共产邪灵及一切因素。很快孩子咳嗽消失。

我想,我们周围的许多事都要站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高度去看,不能麻木、糊涂、用肉眼看问题。发生的很多事情也不能无所谓,因为我们在救人、而另外空间的邪恶是无孔不入的,旧势力的目地是搞破坏、毁灭众生。

另外我们要带好小弟子,尽量避免不好东西的污染,尤其在中共专政下的中国大陆,电视等媒体充斥着假、恶、暴,有些动画片充满着魔性,我停了邪党电视,看新唐人电视、买了一些平和、有教育意义的碟给孩子看。

有一次丈夫拿了几张武打片给儿子看,里面充满争斗、好勇斗狠,我知道不好,但没有及时制止,儿子看后,连着几天晚上睡的迷迷糊糊时用脚踢人和床板、打人、骂人、发狂似的,我立即扔掉了那几张碟,并发正念清理干扰,和小孩讲法理,之后他一觉睡到天亮,很安静。师尊讲:“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们作为修炼人,一点不可放松自己,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真的是要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只有修炼这条路,并且要严格要求自己呀。

由于很忙,我没有怎么教儿子读《转法轮》。我们这儿有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他女儿教她读书一年时间,反复通读《转法轮》,她目不识丁到现在所有大法书都能看,真是佛法的威力呀。我想,小孩记忆力更好,现在我已教会他背一些《洪吟》了,所以,我有空也拿起书叫他和我一起一个字一个字的读,通读过一些部份后,现在他已能认识好些字了。我有时和丈夫争执,他就说:“不要争争斗斗的!”他还对我说:“我最讨厌你发脾气”,这是我最大的漏,我一定要修掉它。

八、我对资料点问题的认识

资料点遍地开花已提出很久了,在中国大陆这么严酷的环境下,许多地方的大法弟子信师信法,资料点遍地开花,开创了救度众生的良性环境。但我地很多学员仍处于麻木状态,甚至上网都不学,包括我之前也是这样麻木。我们依赖于资料点的几个学员,使他们疲于“做事”和“解决问题”,没有时间学法和炼功,不能及时的同化大法和归正自己有漏的地方,旧势力就会钻他们的空子,并且众多学员的依赖心使邪恶的目标也集中在他们身上,在我地已有几个惨痛的教训了。邪恶迫害了同修,也是迫害了我们整体、迫害了众生啊!让我们都放下怕心,去除懒惰、依赖心,尽量学会上网,就是浏览一下每日文章或每日新闻都好。在法中修出那颗对法负责的心吧,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用语言无法表达对伟大师尊的感激,唯有精進走好正法修炼之路,以谢师恩。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