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在证实法中走出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零五年,明慧网上又一次讨论如何背法的问题(以前,我也背过法,但背了后边,忘了前边,觉的很难,最后不了了之)。这次有同修提出:背过的不要想他,继续往下背。我从十一月开始,用了九个多月的时间,背了两遍「转法轮」。第三遍背了一多半就觉的很难了,一天花很多时间,只能背两页,我想对学法的方法也不要太执著,随其自然吧,就又改通读。我虽然不能把《转法轮》全部背下来,但读法时,起码读了上句能知道下句是什么,有些能整段的背下来。背法后,真是受益匪浅,真正感到了自己在提高,法理越来越清晰,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师尊讲的「学法要入心」。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已是「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了,前四届我都没有投稿,认为自己悟性不高,有些事不能真正从法理上认识,看了别人写的交流稿,觉的写的太好了,认识的太高了,自己什么也写不出来。当然,平时也断断续续的向明慧投过稿,多数都发表了。

得法以来,一直坚信师尊和大法,从没有过一丝的怀疑。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大法蒙受魔难,师尊遭到诽谤。我几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坚定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在同修之间,也能宽容,遇到什么问题,也能圆容解决,不放在心上。但在常人家庭生活中我总是不能用法来衡量自己的行为,总觉的自己在常人中做的挺好,就是不会「向内找」,不会「实修」。学法时,认为念了就行,变成了走形式,看不到法的内涵,没什么提高。尤其「七·二零」以后,记的请到师尊《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看后,觉的师尊没讲什么。现在想想,真是可怕,但当时自己还觉的自己挺精進。平时我学法一天学三讲(快速念完就算学完了,学法没有入心,看不到内涵,象读常人书一样,真是对师对法不敬),发资料每次出去发五十份,有时一百份。我认为读法多、发资料多就是精進。其实,学法等于没学,浪费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

零五年,明慧网上又一次讨论如何背法的问题(以前,我也背过法,但背了后边,忘了前边,觉的很难,最后不了了之)。这次有同修提出:背过的不要想他,继续往下背。我从十一月开始,用了九个多月的时间,背了两遍「转法轮」。第三遍背了一多半就觉的很难了,一天花很多时间,只能背两页,我想对学法的方法也不要太执著,随其自然吧,就又改通读。我虽然不能把《转法轮》全部背下来,但读法时,起码读了上句能知道下句是什么,有些能整段的背下来。背法后,真是受益匪浅,真正感到了自己在提高,法理越来越清晰,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师尊讲的「学法要入心」。体会到背法是学好法的最好方法,从此学法(虽然是通读)就是另一种心境了。每天除看《转法轮》之外,把「七·二零」以后的师尊各地讲法从新反复看,看一遍一个样,真正看到法的内涵了。

随着心性不断提高,我认识到:我这次一定要写稿。一是向师尊交一张答卷;二是回忆一下自己修炼走过的历程,找出不足,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三是见证师恩浩荡和大法的神圣、神奇,证实大法。我请师尊加持,师尊会给我智慧,我一定能把稿子写出来,不管能不能发表,首先要参与,参与到大法盛会中来。

开始写稿以后,首先去掉的是自卑心理。我总觉的自己做的不好,自己没做什么,所以,脑子空空的,什么也写不出来。在不断的学法中悟到,也是师尊点化我,这是一种自卑心理。好象我很谦虚,但这是一颗常人之心,谦虚是常人讲的,在常人来说是一种美德。但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就是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从此以后,在学法时,脑子里不断出现修炼中的一幕幕的往事。在写稿中随时感到自己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我也在不断的升华着。

我九六年十月底,随老伴调动工作到甲市,当年十二月五日正式走進大法,开始走上了一条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回归路。我心里明白是师尊安排我到这里得法来了。这里的同修非常精進,对我影响非常大。

我是闭着修的,对修炼中的一些状态,直接的感受很少,有时我想:是不是我修的不好,没到那个层次,所以感觉不到?但我又想,我不应该执著这些感觉,因为师尊讲过:「人的感觉什么也不是,不能凭着感觉修炼。」(《转法轮》)我想,我就平稳的做好三件事,一切就在其中。在反迫害、证实法的九年的风风雨雨中,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师尊洪大的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呵护,使我能够走出自己随师正法的一条路。师尊说:「你们必须得走你们自己的路。每个学员都一样,如果是我把你领过来的,你根本就不算修炼,你也没修。所有的关都是你自己闯过来的,那才了不起。」(《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和老伴都六十八岁了,我原来身体不好,炼功后什么病都没有了,这是他亲眼所见的,他也经常和别人讲我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但对我几次去北京证实法不理解,认为我们是搞政治。我九八年退休(儿女都结婚另住),可老伴却一直被单位高薪返聘,每天上、下班时间很有规律。这样,对我学法、炼功一点影响也没有。我知道这是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

一、正念正行,走出自己的路

零二年底我由甲市搬到乙市后,当时拿到资料很困难,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到甲市也经常拿不到资料。大约零三年初,在师尊的安排下,在甲市偶然遇到一位做资料的同修(以前我从来不去资料点,也不认识做资料的同修)。后来我就一直在这位同修家取资料。光盘,小册子都有,都是明慧网上的资料,很正规。我开始大量发真相资料。

我救度众生心切,当时发资料非常多。由于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清晰,有严重的干事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在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到派出所,当时,我就象被什么抑制住一样,也不知道把他们定住了,也不知道跑,就跟他们進了派出所,到派出所后我头脑很清醒,也没害怕。就一直发正念:师尊救我;清除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没有了邪恶,恶人就恶不起来。并和所有進来的人讲真相。可能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了,警察对我都挺客气,一个警察说:「把这铁椅子搬出去,这不是给你的。」后来有一个人气势汹汹的進来了,想说什么,坐一会又蔫蔫的走了。

第二天我被送到看守所,并抄家。《转法轮》和一套师尊所有的讲法(师尊所有讲法,我刚按讲法时间顺序排出目录,都放在桌面上)被邪恶抢走,这是我一辈子也洗刷不掉的耻辱。但家里还有一些大法资料,我放在一个箱子里,邪恶没有发现,我知道是师尊在保护我。最后被劳教一年,所外执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帮我。

出来后,老伴和我讲怎么找人、单位怎么帮忙才出来的。可我心里就知道是师尊安排的这一切,常人中的事情只是个表象,他们说的我听听就完了,也没说什么。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一颗干事的心,决心去掉它,今后要平稳的做好三件事。

刚到家时,老伴说可能要让我每天去刷电线杆子上的纸条或搞卫生等,也不知他听谁说的。当时我脑中轻轻的闪过一念:我是神,师尊也不会让我去做这样的事啊,我不在意他说的。回来的当天下午,老伴正好出差。晚上我拿出家里仅有的十个光盘出去发,当时心里很紧张,好象后面有人跟着我一样。我想:我就是要看一看我还敢不敢出去发资料。派出所离我家就三百米的路,我从没想过派出所的人会来我家,或在监视我。照样去甲市取资料、发资料。我带着资料出大门时,就象出去买菜一样,从没想过谁会监视我。我经常发这样的正念:我是顶天独尊的神,身体巨大,邪恶看到我全都化掉,邪恶连我住的小区的大门都進不来。这样,我又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了。

一次,在甲市另一同修家,有幸看到同修怎么上网、怎么下载文件、怎么做资料,我产生了自己上网看明慧的想法。我在单位上班时,不是搞计算机的,后来组里派下来一个任务,要搞一个数据库,包括编程和整理数据。我接受了这个任务。当时已五十多岁了,连开机都不会,从零开始,这对一般人来说是望而生畏的事情,可我接手后对此很感兴趣,并很快做出了一些成果,这样掌握了一些「Word」的基本操作。建资料点以后才悟到,这是师尊安排的让我学计算机,为将来证实大法用。

我家没有计算机,同修介绍一个懂技术的同修,在我儿子家的计算机上装上安全系统,如杀毒软件、清道夫等。儿子很支持,我又让儿子给买个打印机。经同修指点,我就可以用安全上网软件自己上网下载,自由浏览明慧网,及打印单页资料了。打印出单页资料,我就拿到甲市去,让同修给我复印。后来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又买一个可以更换墨盒的打印机,从此学会了打印资料和做小册子,就这样一个家庭小资料点象一朵绽放的莲花,在师尊的引领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茁壮的成长起来了。因为一步步都是那么巧、那么顺,我们都体悟到了是师尊在安排。后来,同修又帮我买了刻录机,我又学会了制作光盘,救度众生的事情做的更得心应手了。技术同修很辛苦,因为路远,每次来总得半天的时间,开始我摸不着门时,什么都得问,他总是不厌其烦的给我讲。打印机经常出问题,那么远的路,我一打电话他就过来。我们都知道,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在为救度众生而付出,我们在行使自己的责任与使命。做资料用的耗材一般都是我自己去买。由不会买到会买,到买的又好又便宜,这其中无处不体现了师尊的安排。为了安全,具体的就不写了。

师尊的呵护体现在方方面面。因为每天感到时间过的很快,总觉的时间不够用,所以平时很少去商店。有必须要买的衣物时才去。到商店不用多走,只走一两家就能买到满意的衣服或鞋,这种事情我在几年前就感觉到了。一切都非常顺。

也有不顺的时候,前些日子出去发资料,走在路上,右脚被绊了一下,没在意。过一会左脚大脚趾有些痛,心想可能刚才绊右脚时,左脚也被碰了一下。过一会,越痛越厉害,我想:是不是不让我往这走,因这一带没来过,不熟。又想,我是在证实大法,在救度众生,在做最正的事,师尊不会用这种形式来点化我,一定是旧势力的干扰。不承认它,否定它,再痛我也得把资料发完。一直到发完,也没太痛。回家一看,大脚趾象被谁掰了一下,肿的又硬又大,奇怪的是脚趾尖一点伤痕没有,大脚趾脚丫缝里有一块黑紫斑,脚趾肚鼓的很大,里边象有一包脓似的,走路较困难。当时我就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让旧势力的阴谋得逞,清除脚上这些肿胀、疼痛的物质,让它们死。晚上到半夜起来发正念时,觉的脚趾轻松了许多。发完正念后,再清一次脚上的败物。第二天早上还有点肿,但走路没问题了,我知道我又闯过了一关,又去了一块业。

搬家到乙市以后,很想和乙市的同修联系,这样大家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帮助。但一直联系不上,就是联系上,因为安全问题,也都没有继续来往,最后也不了了之。后来我就把这个心放下了,也不联系了。其实上明慧网就是参加法会,就是和同修切磋。师尊就在我身边,只要信师信法,用神念对待修炼中的一切,就能走正自己的路。这就是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我必须走自己的路。正象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说的:「学法中,跳出自我、不带观念、不带执著、不带怕心,悟到的就是大法给予的。按照大法法理的体悟去做就能走出自己的路。」

今年七月份,我感到修炼状态不太好,白天总是困,夜里发正念,用两个闹表叫也能睡过去,求安逸心也时不时的冒出来。我感到无可奈何。这时,我家的锅漏了。这么明显的点化,这漏肯定不小。我赶快向内找,知道我的状态已不容忽视。这时正是奥运会召开前,又来了麻烦。星期天在家接到一个电话(这时我已搬家到一个新的生活小区),是新的生活小区的派出所打来的,说让我拿张一寸照片,到派出所办新身份证(我使用的还是第一代身份证)。问什么时间去,对方说,尽快吧。我想等再来电话催再去吧。第二天,我就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一篇文章,说派出所让他带个一寸照片去一趟,他没去,先通过熟人打听,才知道是要绑架他。我才知道是邪恶的阴谋。我马上发正念:「清除××派出所背后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派出所有关我个人的一切信息,让这件事不了了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让邪恶的阴谋得逞。我们是主角,我们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请师尊加持弟子。」我当时想到,我是顶天独尊的神,光焰无际,邪恶想到我就会化掉。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也没人再来电话。

我再次体会到了发正念的强大威力。这时,看到明慧网上一篇文章,提醒大家买MP4时,要消去里面带的小游戏。我一下想起,我的手机中也有这种游戏,我马上把它删掉了。从此以后白天也不困了,原来是它在做怪。

明慧网不仅仅是大法弟子切磋、交流的平台,更重要的是师尊呵护我们的最方便、快捷的纽带,尤其是对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起的作用太大了。我有时感到明慧网随时都可以解决我的问题。我的打印机喷头堵时,网上总有介绍清堵的办法;我想买打印机时,就有「如何购买打印机」的提示。他和师尊正法、大法弟子证实法形成一个整体,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大法的网站真是妙不可言。

二、再去怕心

我自己做真相资料、发资料(都是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九评》、及真相光盘),每次出去发资料前,先对资料发正念:我发的这些真相资料都是有能量的、闪闪发光的,他不但能救度众生,而且能清除每个人身后的一切邪恶;他是给有缘人看的,邪恶的人是拿不到他的;你们是救度众生的法宝、铲除邪恶的法器,去救度众生吧,完成你们的历史使命;让我发的真相资料一传十,十传百,救度更多众生。然后对师尊说:弟子出去发真相资料,请师尊安排有缘人来拿真相资料,请师尊加持弟子。我不怕麻烦,每次发较多资料时都这样做。然后一面走路,一面发正念:清除周围环境中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我是顶天独尊的神,身体高大无比,我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有时進到门洞里就说:我在救度你们,可贵的中国人,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因为正念很足,一般都很顺利的发完资料。

在邪恶面前我不怕,也不会心跳,但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前都有些发怵,在家做资料时,外面一有声音,我就要在猫眼看一看。好象是防备不测,其实就是怕心。一次学师尊《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师尊说:「只有修炼的人,只有神看护的人,才能走过来。不是这样吗?所以大法弟子没有什么可怕的。」看到这,我的心一震,师尊说大法弟子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信师信法了吗?我们是有神看护的人,我们怕什么呢?师尊讲的这么明白,我们为什么就不信呢。为什么我要发怵?为什么我的心会被门外的声音带动?就是信师信法不够。法理上清晰了,怕心也就没了。有时心里不稳时,想想师尊的这句话,心里感到特别踏实。有时觉的很可笑,其实是自己吓唬自己。当然我们也不是不注意安全,打印时,为防止声音大,我就同时放「天音歌曲」,可以净化环境,清除邪恶,谁要能听到,也是他的福份。

大约在零二年,一次发真相资料,我连续進了三个门洞,从门洞出来一抬头,看见对面五楼窗户上有一个人,当时我想,他肯定看见我了。但我马上想,不对,他是神还是我是神,人怎么能知道神在做什么。师尊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再抬头看时,他还呆呆的坐在那,什么也没看见。

在做三件事中,就是要靠正念,我深深的体悟到发正念的强大的威力。师尊的法讲的很明白,「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就是让我们正念要足。师尊说:「邪恶的生命也大量的在消减着,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况下,邪恶的生命已经没有招架能力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随便想起师尊的一句话,就能使我们正念十足。

三、去掉执著心

过去也知道向内找,但从来没有认真的找过,因为觉的自己做的还可以,没有什么根本执著。但有时也觉的不对劲,家里人为什么不愿听我讲真相,给他们真相资料时,表面上接了,但很少看或不看。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好,有执著,但找不到执著在哪。

看了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后,认真的找自己,不断的找出了一大堆执著,如争斗心、显示心、不平衡的心、怕心、求安逸之心等,后来又发现这些心的根子是「强调自我」的心,这也是我的根本执著。比如:和老伴争斗的心一直没去,他说什么,我总觉的他说的不对(不向内找),非要和他讲一讲,你说的如何不对。有时想,我不应该和他争,但心里不平衡。怎么去这个争斗心呢?师尊说:「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

说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但我总是保持不住。深挖其根,发现是太强调自我,我一向认为我说的、做的都是对的,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觉察不到。其实都是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争来争去,讲的还是常人的理,没有走出人来。认识到之后,就不和他争了,觉的争的没意思。并能用慈悲、祥和的心去对待他了。

谈到显示心,那也是很隐晦的一颗心,不是有意的显示什么,但却处处体现了我的显示心。比如,我经常告诉家人或别人,这事应该这么做、那么做,好象是关心别人,无形中在显示自己:我知道怎么做,我会做。修炼的人应该是无为的,无须管常人间的事,而我却老是以我明白、我得告诉他为由,爱管闲事、爱操心。

找到了自己的执著,通过学法,不断明析法理,回头看看,去这些心也不难,但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严格按师尊要求去做,以大法为标准来衡量。

关于发正念,除了全球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我每天上午加两次,下午加两次,晚上八点、九点两次清除本地区邪恶。以前我发正念也是面面俱到,心里总在念叨,并根据形势的变化,随时改变一些内容。我觉的这样思想比较集中,时间过的快。后来我反复学习「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二)」,发现我发正念不符合明慧网的要求,就反复阅读「要领」,慢慢的达到了「在入静中集中强大的念力,守住这个巨大的『灭』字」的状态。但必须精力集中,否则达不到。我虽然看不到发正念的效果,但我体悟到这样可以整体上除恶,最大范围的追找邪恶,不局限自己能力的发挥。有特殊情况时,如奥运期间,我就在发正念之前加上一念:清除因召开奥运聚集在北京及鸟巢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如有本地区的事情,就在发正念以后,延长时间发正念,如加持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或解体伪法院审判大法弟子的阴谋等。发正念是师尊赋予大法弟子的神通,我们不但要正点发正念,还要做到随时随地发正念。我们很多同修都体会到了发正念的强大威力,让我们用师尊赋予我们的神通、用神念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关于炼功,自从明慧广播电台开始通过卫星提供晨炼节目以后,我也用MP4代替听广播,坚持晨炼。我感到晨炼后,炼功时间稳定了,以前经常被别的事情挤掉。我晨炼一般不睡回头觉,上午要做资料不困,做其它事情困时,我就把午睡时间移到上午,还睡一个小时。时间长了就习惯了。这样我等于多了两个小时用来做三件事。

师尊说:「亿万年的安排,现在是最后的时刻。历史走到了今天,不容易,风风雨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九年的风风雨雨,苦辣酸甜。值得庆幸的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们走过来了。今后还要走正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如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