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修炼历程中的点滴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中国有句古话:十商九奸。而我们却不然。我今年已四十出头,在常人中还是个三个企业的老总,我和丈夫打理着三个不同的工厂,虽说不怎么大,但在当地也举足轻重。我认为大法修炼,哪个阶层也有,并不是钱多了就不好修,就看你怎么把它看淡,怎么用它。而且利用本身的条件、资源,可以为大法做更多的事。

我硬是凭着“真善忍”的理念把我公司办成了闻名千里的信誉度很过硬的企业。各路客商对我们的产品赞誉有加。每每过来还关切的问到: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当然啦,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往往明真相后还说:就凭法轮功,我信你,支持你!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提笔未语泪先流,这是我第一次写自己这十三年的修炼历程,又好象第一次从紧张的十三年啊,十三年得法修炼的快乐,十三年中被迫害的悲欢离合,十三年的沧桑,十三年风风雨雨的艰难中,我们在法上锻炼了超常的智慧和胆量。要写的太多了,真的能写一本书啊。同修们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方面交流的很多了,可歌可泣。我先从另一个角度写一写我体会到的大法的威严与神奇

九年前,即九九年九月九日,我和我县大法弟子再次上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劫回,十天就被定三年劳教送到省城女子劳教所。据我县同修事后说:走的当天,县电视台录了像,放了三天,全县大法弟子和家属都哭了,但他们顶住了红色恐怖下的“人人过关”,也抹去了迷茫中的徘徊彷徨,通过大浪淘沙又变得更加理智。坚强。

我到劳教所的当天,第一感觉并不害怕,只有一种责任感:这里是社会的一个死角,这里也有可救之人,包括这里的犯人,也包括这里的狱警。第二天中队发灰色劳教服,我不穿,威严的对她说: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犯人也不是来劳教的,大法总有一天要昭雪的,并且很快。没想到她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直到十个月我走都没再提这件事,最后她也得法了,说你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不穿劳教服的人。我体会到大法的威严,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就能解体邪恶的迫害,抑制它的坏思想,你正它就退。

其间有一个小队长为了让一个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服管”,用电棍毒打她,第一棍就脱手而飞,小队长还纳闷;电棍怎可能漏电?过后此同修说:我当时有点怕,想起师父《洪吟》〈威德〉的一句:“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就一直念叨,就发生了神奇的事。

刚進劳教所头十天,没干活,只是所谓的转变思想,学习。其间一位姓田的给我们念报纸,一片对大法的诬陷之词,我当时就站起来:田队长,它写的不对,我们县有一个大法弟子,原先炼功前已瘫痪了三十年,一朝得法,四天就能下地行走了,现在农田干活、做家务,什么都能干了,在本村影响很大,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大法弟子“真善忍”也不瞎说。我当时说的很细,那位队长静静的听,只问:“真的?”完了又说:咱们再学习。可只念了一段就又有别的大法弟子站起来,给大家讲她们那里发生的大法神奇故事。最后那位队长还被我们同化了,再没干过迫害大法的事,还私下对别人说:“人家法轮功可能真有点事儿。”

我们最先被抓進劳教所的一批,大都是各地站长或大站主要工作人员,用狱警的话说都挺能说,“特顽固”。我所在中队三个班八十个人,其中大法弟子有十六个。我们很快串联好,尽快改变压抑的环境,向周围劳教人员、狱警洪法救人。我所在中队的中队长,当时卵巢囊肿,说好月底到医院做手术,她害怕手术私下问我:你们法轮功有没有办法?我对她说:小菜一碟,别说这事儿,我们县里有两个食道癌都炼好了,只要你学,老师都会管的。她只学了动功前三套,《转法轮》一遍还没看完,月底的一天,下午四点接班时,她激动的把我叫到办公室,锁上门,对我说:“今天去医院,约好了做手术,可到那一检查,囊肿没有了。我觉的是不是法轮功起了作用?你要教会我全套动作……”我真感谢师父啊!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管了她,也为我们开创了相对来说比较宽松的环境。

我们每天起床号吹响之前炼完动功,晚上熄灯后都起来打坐,劳动之余学法,洪法。全中队六十多个劳教人员都会几套动作,谁都会背上几首《洪吟》中的诗,好多都表示出去后一定去找“法轮功”学一学。大队下来“安检”,中队长提前告诉我们,还为我们藏书。大队有一次突袭,搜走许多老师新经文,批示彻查:她们老师在美国,二号发一篇经文,今天才五号,大队三道门岗,层层铁丝网,怎么跑進这里边来的?还人手一份?他们不知,外面的大法弟子是多么惦记高墙里面的同修啊!他们利用探监的机会,通过多种途径,大法的书籍和经文才源源不断的“飞”進来。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和同修们的努力,使我们在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劳教所里真的开创了一片新天地。也就在那年的四月份,我做了一个梦,半空中有人给我画了一个手机,我拿上就出去了。我想我是该出去了,因为当时所有的学员也都知道了大法好,我知道的共有六个狱警在偷偷的炼法轮功,我出来后还到她们家给了她们全套讲法教功录像带。我是五月份也就是定我三年劳教只待了近十个月,第一批出去的。那个中队长还在以后每年到我这儿都来一两趟。她说后来这事还传到了北京,大队挨批了,劳教所的所长都换了,还撤换了大队长,管得很严了,好几个干警都不敢炼了,一度血雨腥风……。

回家的第二天,县公安局让过去办什么手续,告诉我每天都得到政保科来一趟汇报,我马上正告他们:我既不是四类分子,也不是被管制对像,我厂里那么忙,凭什么给你报到?你记着:是你带队把我抓走的,我家差点家破人亡,事业几近破产,一旦时机成熟,我非告你不可!从那他再没让我去过公安局。从那时起,我感受到了大法“真善忍”,但威严同在!

营救大法弟子配合的重要性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邻县一个资料点被抄,牵扯到我县一个同修被邻县公安局抓走,两个多月了还没放。当时开始发正念不长时间,都还没认识到其重要性,我们在全县大法弟子中组织了一场同步发正念,营救大法弟子。说好当晚在家的同修,九点齐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大家,也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我开了一辆小型面包车,竟装了十三名大法弟子,九点来到邻县看守所。大家都静下心来发了二十分钟正念,让他三天之内必回。等第三天下午,该同修打来电话:“我已出来了。”我激动啊,马上给师父上了香:感谢啊师尊,不但救了该大法弟子,也给了我们全县大法弟子一个鼓励。

受此启发,我们紧接着又组织了两次大面积配合发正念。因前两天有两个同修白天发传单讲真相被抓,还有一个是直接从家里抓去的。我们也同步发正念三天之内必回,结果第二天下午出来一个,第三天上午又出来一个。还有一个同修不久被送劳教一年,我就想问题出在哪儿?正好出来的一名同修对我说,他出不来是因为他一進去就说:“我不炼了,我不炼了,炼个功还被抓到这里,让我写什么保证都行,赶快让我回去吧。”我们在里边一样炼功讲真相,他什么都不敢,可就他被劳教了。以此体会到同修们在魔难中自己本身的正念也相当重要,此后全县大法弟子進行了切磋,定于每晚九点都发正念:铲除本县破坏大法的一切乱法烂鬼、邪恶生命、共产邪灵;解体本县政府、公安局、以及各个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清除我县大法材料流通系统的一切邪恶生命。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以致几年都没有再发生过劳教大法弟子的恶行。

做企业的照样能修好

中国有句古话:十商九奸。而我们却不然。我今年已四十出头,在常人中还是个三个企业的老总,我和丈夫打理着三个不同的工厂,虽说不怎么大,但在当地也举足轻重。我认为大法修炼,哪个阶层也有,并不是钱多了就不好修,就看你怎么把它看淡,怎么用它。而且利用本身的条件、资源,可以为大法做更多的事。一个人一条修炼的路,我可能就该这样走吧。摒弃旧观念,我硬是凭着“真善忍”的理念把我公司办成了闻名千里的信誉度很过硬的企业。各路客商对我们的产品赞誉有加。每每过来还关切的问到: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当然啦,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往往明真相后还说:就凭法轮功,我信你,支持你!

要写的很多,太长了耽误大家时间,但又觉的有许多没写出来,我会在以后一篇篇的汇报给大家。我也有许多做不好的地方,没过好的关,甚至是大关,但好在都在师尊的慈悲点悟下,一步步走了出来、又一步步走到了现在。我觉得我选择了大法修炼,是我幸运;大法选择了我,又是我的一份责任。为了这份责任,为了我的誓言,我会百倍的努力,唯有精進报师恩,请师尊放心。

哪写的不好,务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