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讲真相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上班族,感谢师尊的安排,每天忙完工作,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小时学法。很早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用电话讲真相,我就想做,但一直未实现。今年,我地大法弟子用手机发短信,电话卡屡屡被封,望着手中被封的电话卡,我想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岂能让它浪费?不行,我要打电话讲真相!

拿起电话拨号,通了。我对对方讲了法轮大法好及三退,但对方挂断了。我不敢再拨号了,因为心态不稳。我找自己,为什么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我没有怕心,反而电话讲真相还怕得厉害?第二天与同修交流,知道是怕手机被定位,被窃听。找到执著,立即就去,这天我拨了三个号码通话后,但一个也未劝退。我并没有气馁,毕竟我同三个人讲了真相。

接下来几天,我每天拨十几,二十个号码,也没人退,但有几人认同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有时工作太忙了,就不能打电话,这样时断时续。直到有一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义无反顾,全身心投入到电话讲真相之中。

一天中午,我与三位同事过马路,我们三人并排而行,我走在中间,走在马路的正中间时,一股力量把我猛的往后推了一下,我后退了半步,还没缓过神来,一辆轿车风驰电掣般疾驰而过!当时还没在意,晚上回家吃饭时才意识到今天要不是师父保护,命就没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三次生命。命都是师父给的,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的。

第二天,我一口气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退了四人。我信心大增,坚持着做,过程中每天都接到一个或骂人或要报警的电话,我没有动心我就是要救人,要证实法,什么干扰也挡不住。有人骂得很难听,还有发短信骂的一条又一条,我心里很难受。回家看到我摘抄的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到:“你要记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变常人的,不是常人带动你的。常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干扰你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人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往心里去呢?

起初,我都在外面打电话,就是周末两天,我也出来,地点选在景点。因周末两天景点人多,找个静的地方打电话也不会引起注意。只要确保无人听到电话内容就安全。周一到周五上班就是个大问题。正发愁呢,公司通知因为办公室要装修,每天只上半天班就可以了,前后大概需要五十天。我知道这是师尊安排我讲真相的。周一到周五,景区人少,我就边走边打,景点男管理员盯着我看,不怀好意的男士跟着我,我心态不稳,时不时冒出怕心,但一想到我是做全宇宙最正的事,有师父保护我,谁也不敢动!这样想,没了怕。走五、六站路,打几个小时电话口不渴,也不觉的饿,也不累,很沉的挎包象没背东西一样。

这几天我总想赶快把工作做完了好去讲真相,多退几个人。结果一高兴好几天过去了,连一讲《转法轮》都没有读完,这不是干事心,欢喜心吗?回家就看到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的学员,哪个学员能走正、走好,在那样的环境下,全凭学法。你不学法,你的正念就不足;不学法,你的表面上的改变就慢,你在社会中所起到的制邪的作用就弱。”大法弟子每天不学法,能叫大法弟子吗?从此,哪怕不睡觉,我也要保证每天学法两小时。学法时间保证了,正念强了,讲真相就顺。

但中间也有考验。一天,我打电话时,回头看到后面有一个人跟着我。我走,跟我的人也走,我停,他也停。走了几十米远,又出现面目不和善的一个人死盯着我,我学着《明慧周刊》上同修所写的做法,往回走,跟我的人就真的没有往回走,但盯我的人还是站那盯着我。我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我到车站等公共汽车,对着马路对面盯我的人发正念,约五、六分钟后,他就走了。有了这次经历之后,用电话讲真相做得更稳了。电话讲真相救人,证实法,我感觉很自在,如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讲真相做的越来越顺,退的人数也多,我又起了一种心,这多好,又安全,还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没人知道我用电话讲真相。一天上午,我上班时发现一个四十五岁左右的陌生男士在盯着我。自从打电话讲真相,只要陌生人多盯我几眼,我就怀疑此人是否在跟踪我,于是我会不停的对此人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心态不稳时,我会时不时想到是不是我被人跟踪了。状态不好时,我会坐在公汽里对车上的每位男士都辨别一番,哪个是特务?哪个是否是跟踪我的?甚至上班乘公共汽车时,先到对面车站站会儿,观察是否有人跟踪,确定安全后,才敢上车。这说明我还有很重的怕心。每到这时,我会减少做真相时间,多学法,发正念,慢慢也就没有怕了。

用电话讲真相的过程中,魔心性的事情也不少。有时,电话讲了一个小时也没人退,心象烤煎饼一样难受,众生啊!我要救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听,不信啊?失望夹杂着无奈,但这种心一出来,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人念,要否定它!神会对人无奈吗?细究下去,我是在求得回报,我付出了,我要回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要讲条件吗?要回报吗?这个心必须去。继续拨号,很顺利,退了一人!是师尊的安排!再讲,一个男士,听了我所有该讲的内容,法轮大法好和“三退”,共产党杀我同胞八千万,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国外法轮功的洪传,“藏字石”,三千年盛开的优昙婆罗花等等,我讲完了,他说了四个字:“你真能说!”当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好在他又说了一句:“我的朋友想听。”我又从头到尾对他的朋友说了一遍,对方说:“我听你讲话的语气、态度,你是真心为我好。我本不相信陌生人,但我相信你,我们两人的党团队都要退掉。”我热泪盈眶,两个小时下来,退了三人。

我每个周末跑到外面讲真相,丈夫说:成天往外跑,你还有没有这个家?我知道他已经变了许多。我刚开始修炼,他要同我离婚,现在他会提醒我发正念。是师父在借他的嘴在点醒我:家里有大法书,有师父的法像,谁敢动我?我走师父安排的路,救度众生,证实法,谁又能动得了我?谁动了我,就动了师父,师父也不允许。于是我改在家里电话讲真相。没想到效果比在外面做还好。这样天天做,做得较稳了。一位同修要我注意电话安全,给了我一本相关的小册子,这我才知道原来打电话还有比我想象的多的安全隐患。但有师父保护,我不怕。第二天,一次通话中,我讲了法轮大法好及三退,五十多年来中国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等,对方先同意退,当我帮他取化名时,他的态度突然变了,大叫道:我是某市某局负责人,你反党,你是×教,平时还找不着,今天我找的就是你。平时在电话里对方说要报警或自称是公安人员的,他们只是听完就挂机了,像他这样的,还是头一回碰到。过了几秒,我镇定了,说:你不要助纣为虐,你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对你的未来及家人都不好。他凶狠地说:你不要说了,你的电话已被录音。明天你来和我面对面的谈。我同他讲了约七、八分钟,心想他实在中毒太深,平静时,他能很认真的听,但被邪灵控制时,又魔性大发,骂师父,骂大法,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我挂机了。放下电话,想:我还做不做这个项目?肯定做。怎么做?我心里没底。之后我找到同恶警面对面打过交道的同修交流,他告诉我,换机,换卡,换号段,有师父保护呢,没事。第三天,我继续在电话上讲真相,两个小时退了十人。这是从没有的记录,是师尊在鼓励我。第四天,我又用原机原卡打原号段电话,卡上的钱不能浪费。待卡上的钱用完了,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师尊安排我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修炼提高,但是旧势力就是要往下拽我们,不让我们升华上来。反映到我这里是:你不打电话,很正常,你一打电话,马上人就咳嗽,喉咙发痒,声音嘶哑,有时呼吸困难,连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拿电话的手疼、耳朵疼,有时耳朵嗡嗡响,手机开不了机,或突然黑屏,或网络断线。面对这些,我没有觉得苦,一边讲真相,一边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经常是口腔、舌头溃烂,但任何干扰都阻挡不了我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步伐!

在电话讲真相的过程中,师尊一直在护佑我,给我智慧。当我在打电话有人从我身边走过时,常常遇到打出的电话无人接听或电话关机空号,当我挂机时才发现身边有人;或者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何时改用了让一般人难以听懂的当地方言,这些都明显的是师父在帮助我。

有时通话两小时,卡上一分钱未少;一般一张卡都会透支1-3元钱,但欢喜心一起,想占便宜时,卡上剩下二毛钱时就打不出去了;我的住所要拆迁,不能出租房屋,失去了一半生活费来源,可我的工资长了,够我们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足矣!我打电话的费用,每月能赚回大半。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会一直坚持用电话讲真相。我知道各地都有通过这种方式讲真相的同修,有的通过电话把对方全家人都劝退了。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也有一些偏远的大山区,从“七·二零”以后从未见过真相资料,使我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的重大,救度众生的紧迫!

我们只有抓紧时间救人、抢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