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了邪恶对电话的监听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奥运之前,共产恶党象疯了一样,肆无忌惮的绑架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加紧监视,对大法弟子家中电话進行监听,对手机進行定位,据恶党内部人透露,规定五月底以前要全部定完。

五月初我突然想到,怎么近来晚上从没有电话打入?有时电话机铃声刚响一声就没有了,但我也没太在意。直到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回来说:怎么家里电话一到晚上就打不進?有一天晚电话机铃声又响一下,我就去接,却没有声音。于是我用手机打自家电话测试,里面答复:“电话忙”。我才知道他们一到晚上就把我的电话关了,不让打進来。这完全是违犯通讯自由的流氓违法行为。

我想,修炼这么多年,师父教我们发正念,可以把功能打到另外空间消灭邪恶。我要向电信局程控机房发正念,解体对大法弟子的电话监听,灭掉它背后的这些邪恶因素。我马上拿起电话机话筒,对监听找出规律,话筒里传出的是“嗡嗡”的声音,一会儿就是“嘟嘟”的声音(也叫忙音),响了七、八下就没有声音了,里面静悄悄的。我估计这时录音开始了。所谓监听就是录音,是公安勾结电信部门共同犯法。找到规律以后,我就对着电话机发正念,拿起话筒跟它谈心,并与电话总机沟通:你也是一个生命,也是为法而来的,虽然你是外星人的科学,你应该选择你的未来,何必帮助邪恶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做共产邪党的陪葬品呢?当然我的这些话都不让其录音。说了几天,我又边说边听,突然电话机里没有“嘟嘟”的声音了,估计开始录音了,我立即把话筒压筒压上。第二天晚上九点多钟,我又拿起电话机话筒轻轻的发正念。电话机上的指示灯光熄灭了。我压上话筒,大脑一片空白,我真的把它解体了!几分钟后,当我拿起电话机话筒时,电话机上的灯光更加明亮。话筒里嘟嘟的声音没有了。妻子(同修)也很高兴的说:解体了电话监听,震慑了邪恶,我们正念正行,邪恶就没招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有一闲散恶人在我家门口转来转去,对我监视。我们就发正念。后来几天我感觉到我身体又高又大。早晨炼完功就高声读《转法轮》,声音宏亮,比平时读书时的声音大的多。没有害怕的感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