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随后在与两位资料点同修相处的日子里,在同修的身上我学到了为他人着想和修口。同修每次来为了我们的安全,都是在离我家很远的大道就下车,然后步行绕道来我家,因事先约好了日子,所以很少会打电话来,临时有变动打电话也是在公用电话亭打给我们。我们互不报真实姓名,也不谈个人情况,只是纯粹的在法上相互切磋,在技术上相互交流与合作。为了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我们从来不留他们在这里吃饭,同修之间不讲常人之情。这样,我们的上网点一直运转到零三年邪恶一次有预谋的大规模迫害为止。

零三年春天,由于整体上有漏,我地出现了邪恶绑架劳教五十多名大法学员的恶性事件,为数很多的是能够不同成度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当时母亲和我都遭到了绑架和迫害……

——选自本文


师尊好!同修好!
合十!

我是大陆北方某小城的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的春天喜得大法,在九年多的正法修炼过程中虽然有过不精進,有过迷失,摔过跟头,但是所幸的是有师在,有法在,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指引下,风风雨雨的走了过来。如今,我已从一个执著无知、要强的常人中的“小青年”走上了正法修炼之路,成为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修炼者。在这里,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的珍贵机会,将自己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七•二零之前的珍贵回忆

那是一九九九年的早春,北方大地冰雪初融,万物复苏,在亲友的推荐下,身体不好的母亲在亲友那里请到了《转法轮》和几本师父的讲法。那时她工作很忙,家务又多,所以还没来得及仔细学习,书就陈列在我的小书架的显眼位置。平时从不涉猎气功书的我,却对这几本书很感兴趣,每日工作之余便拿来阅读,第一印象就是这几本书很特别,书中讲的内容当时还不能完全看懂,可就是爱不释手。

那年三月初,母亲和亲友同修参加了一次本地学员心得交流会,并到大公园炼功点观摩了假日集体炼功洪法的殊胜场面,自那以后,她正式走入了修炼。不久,我也随她一起参加每晚小区的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和每日早上的晨炼,走進了大法。一切就是这样自然而又如此幸运。

小区的学法小组长期以来都是轮流在两个辅导员家里学法,一直以来他们的家人也都很支持。可是自从“四•二五”之后,公安内部安排其工作人员到炼功点以学功为名暗中了解情况,辅导员家也受到了干扰。为了能够保证学法小组的学习效果,大家在商量另谋集体学法的场所。我和母亲得法较晚,总想为大家多做些事,正巧我家里的环境比较适合,于是我们就主动提出让大家每晚来我家集体学法。开始我们还认为自己是新学员,辅导员可能不会答应,没想到一说就成,大家都很高兴。我们特地做了几条长沙发垫子供大家学法时盘坐,免去同修自己从住处带垫子。

于是每日简单的吃过晚饭,便是我们最美好的集体学法时光。大家在一起轮流念《转法轮》和新经文,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起交流切磋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和自己在法上的认识,互补互修,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修炼的祥和美好。每个星期六和星期日,我们点上的同修集体参加市府门前的大型集体洪法晨炼,虽然每次都有几百人到那里炼功,但是大家都是自觉的排好位置,辅导员更是早早的就到场地,将洪法条幅和展板安排停当,调好炼功录音机,等待大家的到来。在这过程中,每个学员都自觉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展示给世人的是那份可贵的平和与慈悲。

刚开始,我总认为自己是新学员,不能落于人后,执著自我的心很强。每次集体学法,轮到我念时,总是抱着常人的显示心要把自己负责念的部份念的有声有色,以证明自己有文化、有水平。每次参加集体洪法,都不能做到静心炼功,而是时不时的睁开眼看看身边的同修的动作,回来后还经常评头论足。后来,渐渐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强烈的常人的妒嫉心和显示心促成的表现,正是修炼人最应修去的两颗人心。于是,接下来的集体学法时,读书的语气也平和了,语速也适中了,参加晨炼洪法也能专心了,再也不去对别人评头论足了,渐渐的与同修们溶和为一个整体,共同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

二、风雨中的迷失与回归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使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必须在正法修炼中走出自己的证实法之路。

第一部份 感受师尊的洪大慈悲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在我的九年多的正法修炼路上每一次的经历中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每一次自己正念出来的时候,都是师父给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一)抄法过程学会修心

那时,本地还没有成立资料点,师父的新经文只有少量的几份打印稿在同修间传阅,为安全起见,手抄稿不在学员中流传,大家都是靠自己手抄留存。由于我年纪轻,相对又有些文化,于是就主动承担了为身边几个同修提供手抄经文的工作。

抄写经文的过程也是学法与修心的过程。刚开始没有在法上认识到这项工作的严肃性,觉的自己在常人中有些文化,字也写的又快又好,完成任务轻而易举。结果经常会抄错字,抄错一字全篇返工,抄一篇经文要返工数次才能准确无误的完成。

后来,渐渐在法上认识上来,每次抄写时都要净手端坐,心无杂念的一字一字、逐个标点细心抄写,版式要跟打印稿一致,一句话要念上好几遍再抄写,这样经文抄写完基本很少有抄错的现象。而且一举两得,抄写完经文也就等于自己先学习了一遍。

(二)我的早期小资料点

随着邪恶疯狂迫害的加剧,二零零零年开始,根据正法形势的需要,大法弟子除了到北京证实法外,开始根据自己的能力利用各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向民众讲清大法真相,揭露邪恶的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及不法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这时,本地资料点也应运而生。

由于资料点人手和资源有限,要负责向我市所有同修供应师父新经文和每日明慧已经是很不容易,所以只能不定期的供应少量的真相资料,主要是同修精心整理的关于“四二五”和平上访、“七二零”疯狂迫害、炼功人不吃药、一千四百例、师父更正生日和大法度人不取费用等基本真相的单页传单,每次到每个同修手中的也仅仅是几张、多则十几张,这远远不能满足本地讲清真相的需要。

怎么办?我和母亲都很着急,心想:要是能自己解决一部份真相资料的来源就好了,哪怕是自给自足,救人的事情刻不容缓哪。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单位微机室有复印设备,可以利用。可是平时业务部门需要什么材料总是由微机员负责印制后发下来,那里是不准业务人员随意出入的。于是,事情又陷入困境。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弟子的这颗心,不久,由于微机室同事结婚怀孕,单领导安排我在做业务的同时兼职在微机室接替她的工作,于是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这里利用工作之余复印真相资料了(当然纸张是我自费买的),每次不多印,只要几十张,便于出入携带,随用随印。这样,只要有一张底稿,我和母亲就可以自己解决资料的来源,一个无形的资料点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应运而生。

这样大约过了一年,同事产假结束后,我的兼职生涯结束了。正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时,我又被调到一个新生部门从事新的工作,到新的办公室一看,刚巧我负责的工作是人手一台电脑并配置了打印机,我默默的在心里感谢师尊的巧妙安排,这下我又拥有了自己的小资料点,可以随时打印真相传单和不干胶救度世人。

当然,在工作环境中难免会有同事或顾客出入,所以我尽量选在休息时间或加班时间做,做资料之前先求师尊加持保护,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和干扰法器运作的一切邪恶因素,过程中始终保持正念。刚开始时,总是在头脑中闪出不好的念头,有怕心在,总要做一会就停下来观望一下是否有人来,后来,干脆横下一条心:自己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有师父和正法神保护,怕什么?有人来就有人来,来了我就给他看真相,正好是我要救度的。这样一想,就什么都不怕了,结果,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都很顺利。

(三)上网点

由于我地的大资料点几次遭到邪恶的破坏,所以本地的经文和资料供应时而会出现中断或紧张的状况,最艰难的时候出现了手抄经文的流传,每日明慧的供应更是一度中断。自己家中虽有电脑,但是一直以来却没上网,因为当时象我们这样的小县城上网费每小时高达三、四块钱,自己觉的没什么用就一直没上。

二零零二年,面对当时本地经文和资料供应紧张的状况,我蒙生了自己上网看明慧和新经文的想法,一来这样至少可以解决经文和资料的来源,二来可以利用自身的便利条件给身边的同修提供经文和明慧资料,让大家能及时了解国内外的正法洪势、及时看到明慧上同修的法理切磋,从而不致被落下。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由于资料点被破坏而给我地同修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的损失,破除邪恶的迫害。可是当时自己对网络一窍不通,更不知道如何才能突破封锁上明慧网,但是,我坚信师父会帮我的。

不久,一位常人朋友主动教我上网设备的安装和上网拨号的知识,并将他自己不用的调制解调器送给我,于是,我买张上网卡就能上网了。母亲结识的同修很多,一日,她把从同修那里辗转送来的上明慧网的方法给了我,这下我可以用海外邮箱订阅每日明慧和接收新经文了。那一刻我和母亲都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我们知道,这是伟大的师尊在鼓励我们。

那年秋天,我地资料点已恢复运作,但是基于安全考虑,资料点的同修需要找一个剥离于资料点外的上网点。当时,家里有电脑又能上网的同修不多,而且很多是老年同修,要找一稳妥的地方并不容易。一日,母亲说有同修和她商量,问是否可以让资料点的同修在我家上网,这就等于我们也参与了资料点的工作,不仅仅是提供上网点那么简单,更要求我们在法上严肃的修口,以保证资料点同修的安全,从而保证我地资料点的正常运转,使命重大。经过与母亲在法上切磋后,我们决定成立上网点。既然同修找到了我们,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我们义不容辞。

随后在与两位资料点同修相处的日子里,在同修的身上我学到了为他人着想和修口。同修每次来为了我们的安全,都是在离我家很远的大道就下车,然后步行绕道来我家,因事先约好了日子,所以很少会打电话来,临时有变动打电话也是在公用电话亭打给我们。我们互不报真实姓名,也不谈个人情况,只是纯粹的在法上相互切磋,在技术上相互交流与合作。为了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我们从来不留他们在这里吃饭,同修之间不讲常人之情。这样,我们的上网点一直运转到零三年邪恶一次有预谋的大规模迫害为止。

(四)建立家庭资料点

零三年春天,由于整体上有漏,我地出现了邪恶绑架劳教五十多名大法学员的恶性事件,为数很多的是能够不同成度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当时母亲和我都遭到了绑架和迫害,母亲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失去了自由,而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当地拘留所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个多月后由单位保出。

恢复自由后,感觉一时间黑云压城,没有被迫害的在家同修相互之间也中断来往,本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進程一度停滞不前。因为我得法较晚且平时与同修接触甚少,家里被抄后找不到同修也看不到资料,加之母亲被迫害,父亲有了外遇,家境突变,照顾家庭的担子落在了我的身上,当地“六一零”又给单位施压逼迫我写所谓的“五书”表态。一时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向我袭来,我似乎要承受不住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和痛苦反思,我找到了自己被迫害的根本原因:那之前的一段时间自己被表面的宽松环境所麻痹,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很长时间都不能静心学法炼功,而仅仅满足于参与证实法的项目,并渐渐被所谓的常人的名利之心和判断强者的标准所带动,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到了追求常人的知识和金钱改变命运上,其实已经是严重偏离法的行为而不自知,还受到了常人给介绍对像的男女之情的干扰(一段时间总是陷入应付常人的所谓介绍男女朋友的事务上),严重的影响了学法修心和讲真相,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邪恶的迫害。

找到了执著的根子,我的心境豁然开朗,我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只要我想做好就一定能做好。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任何事、任何难也别想摧毁我坚定修炼的意志,我要走出自己的路来。

于是,事情真的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转机。先是我工作的场所更换了电脑并开通了网络,我又可以看到师父的讲法和明慧了。紧接着,一位之前未接触过的老年同修主动联系上我,我又找到同修了。自此以后,我开始给身边亲人同修与这位同修提供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由于单位的同事对我進行监视,所以每次都是找机会上网下载,仅仅打印出一份经文,回到家里再用稿纸進行抄写,手抄稿留在自己这里,把打印稿传给这位同修,便于他再向外传递。但是每日明慧和真相资料就没法供给。

这样又过了两个月,单位突然取消了所有业务电脑的上网权,而只有一台公共电脑可以上网,这样我又失去了上网的环境。当时我想这事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定有让我提高的因素在里边。

通过学法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都要在正法修炼中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没有协调人,就自己做自己的负责人,正法弟子的三件事,我一样也不能落下。每个大法弟子都尽自己所能去做自己应该做的,就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能破除邪恶。于是,经过一番筹备和考察。零三年十月份,我把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全套购置回家(虽然当时还未接触过光盘的刻录,但是我认为这是我需要的),开通了宽带,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成为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资料点的建立对我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不过真正运行起来,自己的“怕心”又起来了。遭邪恶迫害的阴影一段时间以来挥之不去,每次打印资料时即使在封闭的房间里做,只要打印机一运作,自己就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楼道里只要有人讲话或有人走路,就赶紧收拾东西,好象邪恶就要破门而入,那种“怕”是能看的见的,自己的手都不自觉的发抖。由于技术不熟练和“怕心”的干扰,法器也常常出现故障不配合工作,有时弄了一上午才能打一份完整的《明慧周刊》,还有大量的耗材被浪费。这种状况我看在眼里,心急如焚,越想尽快突破越是执著放不下,很苦恼。

于是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渐渐的认识到:大法弟子今天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真相资料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法器,怕被销毁的只能是邪恶的旧势力及其利用来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大法弟子何“怕”之有呢?我是助师正法的正神。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做大法资料时,我都要先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和法器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过程中时刻保持正念,给法器听大法音乐,让它好好配合我完成好真相资料的制作,告诉它被选择做大法弟子的法器是最幸运的。

去掉了“怕心”,一切也都顺利了。我能为身边的几位同修提供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及一些专题性的交流小册子和真相光盘,也根据同修的需要制作一些真相资料。我们做到量力而行,不强加、不积压,材料不问来源,不问去处,为同修的安全负责,我们不用电话联系,有事就亲自跑一趟,遇到同修不在就换个时间再去。

当然,时间长了,求安逸之心时不时的会起来。有几次,我送材料和经文没有做到及时,结果造成了一送就是好几期周刊,给同修及时阅读造成了不便。后来同修说先前送去的明慧周刊看过后都是费了好大劲儿才毁掉的,说周边同修都不愿占用太多时间看周刊,以后不要再送周刊了,只要新经文。当时,我觉的他们都是老学员,做事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就“尊重”他们的意见,不再送周刊给他们。后来,经与其他同修交流,认识到是由于自己的“求安逸”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制造了同修不要周刊的假相,目地是不让同修及时了解国内外的正法形势,借助周刊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同时不送周刊就减少了我与同修间相互沟通的机会,妄图把他们拉下去。但是,自己始终碍于自己资历浅,不好意思对老学员提出自己的意见,实际是一颗怕自己的人心受到伤害的私心,没能及时的与不要周刊的同修在法上交流,而仅限于自己每次去送材料的时候把在周刊上的看到的口述一些给他们。

找到了这颗心,我将在今后的修炼中通过自己的实修弥补这一漏洞,我想只要我真正站在法上为同修负责,去掉私心,主动与其交流,那么我们一定会在法上达成共识,使他们重视起《明慧周刊》的作用,也会让我的小资料点更好的发挥它的作用。

虽然是家庭资料点用的耗材量不大,但是在我们这个小城里只有几家电脑公司,由于自己的工作是每天面对公众的,小城不大,街里的人大都相互熟悉,所以我直接去他们那里购买耗材不很安全。于是,我一直都是到邻近的一个较大的城市购耗材,每次我都是计划好只买近两三个月够用的量,考虑到安全问题做到不积存耗材,宁可多跑几趟腿。每次都要搭上半天的时间和来回的路费,也是一种浪费。虽然有时可以借出差之便顺道买些回来,但是一年中出差的次数有限,不能完全满足需求。

后来我悟到,这其实是由于自己的“怕心”将自我局限在常人式的定式的框框中,用常人的方式注意安全当然是必要的,但不是必须的,大法弟子只有正念正行的时候才是最安全的,一切都有师父在安排。于是,下一次耗材用完的时候,我边发正念边大大方方的走進当地的一家电脑公司,顺利的购买到了所需的东西并索要发票,对方连问都没问,以为我是为单位采购的。一切都很自然。当然,过程中我们要充份运用智慧,不可一次在一地很顺利就不断的去同一地方购买,理智的选择多个购买的地点并注意观察环境是必要的,因为安全源于大法弟子的正念与理智。

(五)与同修分工配合,多种渠道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秋天,母亲恢复自由回到家中。在邪恶高压恐怖的迫害中的痛苦经历,以及眼前家中发生的变故,使她一度处于消沉状态。我想我们首先是同修,除了从生活上关心她外,我主动和她一起炼功、学法,并把近年的新经文与师父讲法分年度做成口袋书,鼓励她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不长时间,母亲就从新精進起来,溶入了正法洪流中。我们相互配合,各用所长,用各种方式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我们注重真相资料的选择,只选用明慧网上的素材和同修选编的小册子,不在常人网站上选素材。同时,根据民众的反馈不断修改和补充内容,把大法的基本真相如“四二五和平上访”、天安门自焚假案、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情况及在中国大陆遭到迫害的情况作为长期的固定内容,同时再加上人心因果、三退大潮近况和为什么要三退等内容,并在小册子或传单上印上三退的方法和突破网络封锁上动态网的方法,尽量使民众接到的真相资料比较全面。同时,我们也针对常人的特点尽量选用吉祥美观的图案作为封面,并写上祝福的话,让人容易接受,并给真相做好包装,以免污损。对于真相光盘,我们都用光盘专用袋装好,并加上一张说明光盘内容和打开方法的小卡片,卡片背面写上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和三退电话,有时还与真相传单一起发放,使光盘内容与传单内容可以互补,让得到它的有缘人能够更全面的了解真相。过年过节,我们还将真相包上红包,发给進城办货的农民,让他们把大法的福音传向山村。对于真相资料的发放,我们每次在发放时都注意观察是否有同修在此处做过,如果发现有,我们就到别处去发,尽量填补空白,避免重复发放,造成浪费。

讲清真相,我们不拘于发放真相资料这种单一的形式,使用真相纸币、给远方的有缘人发真相信、面对面讲,只要是能够起到救人的作用,我们都用上。平时,我们花钱的时候就智慧的用上真相币;将平时接触到的大众通讯信息及时整理出来,能发信的就自己发,不能发的将电话号及时发到明慧,请海外同修配合讲真相;出门购耗材或出差时都要带上写好给本地民众的真相信,以便在外地投递,增加真相信到有缘人手中的机率。讲真相,促三退,救人为本,虽然我们还有没做好的地方,但是我们坚信:“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第二部份 魔难中的惊醒与回归

(一)两遭迫害,师尊佑护闯魔窟

零三年春天,我被亲人同修说出而遭到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当地拘留所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个多月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恢复自由。当时,自己在法理上还不能清醒的认识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学法炼功都不专心,还仅仅满足于参与了证实法的项目而不知如何实修,还常常被常人中的利益与虚名所带动,把宝贵的正法修炼时间都用在了追求常人名利和所谓知识上,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

被绑架到拘留所后,我反而开始清醒了,和同修们一起发正念、背法,心里一直有一念:我决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求师父帮助我。虽然我不精進,但是我的修炼之路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也许,正是师父看到了我这一念,不计弟子过往之过,将不争气的弟子从魔窟中解救出来。

今年夏天,亲人同修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社区闲散人员恶意构陷举报,再一次落入了邪恶的魔掌,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劳教所迫害。我当时走脱,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将重要的机器安全转移,随后却被迫流离失所。过程中我始终抱有一念:决不配合邪恶,求师尊加持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心里不断念着:“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同修被绑架后,我立即将所掌握的直接参与绑架的恶人情况上网曝光,并积极鼓励家人到派出所、国保大队和看守所要人,后又从法律角度写投诉信,让家人带上到政府部门讲真相要人(因当时邪恶之徒正在四处找我,我不便现身),同时请身边的同修高密度发正念支持被迫害的同修,决不承认邪恶强加的迫害。尽管后来并未能救出同修,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几个同修包括不修炼的家人在内,坚定了正念,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在要人和奔走的过程中,也使大家变的更加溶合了。

其间邪恶曾放出风来:要我交出东西就不予追究。我不为其所动。后来,单位又在压力下给我的家人送来了“辞退书”,以此相要挟我。我干脆把心一放到底,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

同修被非法移送至劳教所遭受迫害,我想去看望他,用正念鼓励他,增强他的信心和正念,共同配合早日闯出魔窟。不料,人还没见到,我被在那里蹲坑等待的邪恶之徒绑架回当地公安局,他们连夜分组非法审讯我,美其名曰“轮班跟我唠嗑”,不让我睡觉,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用威胁、恐吓、心理战、利诱等各种方式妄图让我交出所谓的“证据”。我就一直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们说出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来,停止对我的迫害。我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同时,心里默默的求师尊加持。就这样,第二天下午,我恢复了人身自由,结束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回到常人的工作岗位正常上班。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流离失所不是修炼者应走的路,这里还有我证实法、救众生的伟大使命。

通过这两次经历,我深切感受到了面对邪恶迫害时信师信法的重要性。大法弟子因为有漏所以才会被邪恶钻空子施加迫害,魔难中可以一时自己看不清自己的漏在哪里,但是即使大法弟子有漏,也应该在正法修炼中归正和修去,而不能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承认邪恶的迫害,不能在邪恶的考验和魔难中去修。所以关键时刻,只要我们能够用法理来衡量,决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同时坚信只有师父才能救我们而不管表象上如何疯狂,那么就能破除邪恶的迫害,师父就能为我们安排好一切。

(二)走出人情,否定邪恶的经济迫害

母亲两遭邪恶劳教迫害,不修炼的亲人都采取了用钱贿赂邪恶之徒,以求换取母亲人身自由的不正方式。结果可想而知,不但人没有买出来,钱也打了水漂,给家庭经济造成了损失。

前一次,自己由于起了亲人同修早日回来可以给自己减轻家务负担的“求安逸心”,同时也动了对亲人同修的“人情”,担心同修在邪恶的劳教所内遭到残酷迫害,从而没有反对不修炼的家人用重金贿买邪恶的行为。实际上是大法弟子承认了这种不正的行为,从而给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注输了能量,同时又使本应用来救度众生的大法资源遭受了损失,那么结果当然不言而喻,邪恶的力量加强了只会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等于是大法弟子把收受贿赂的不法恶人向罪恶的深渊推了一把,使他们更加迷足深陷,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而妄图谋取私利。即使重金贿买成交,那也得以受迫害同修放弃正信、配合邪恶为代价,这正是邪恶最高兴看到的事。

这一次因自己被迫流离失所不知情,不修炼的家人又一次听信了恶人的谎言,花了重金托人贿买邪恶之徒,以换取遭绑架同修的人身自由。结果邪恶不仅把人非法送去劳教,钱也不退,说法也没有,似乎要不了了之。我回到本地后,就鼓励家人前去讨说法并将钱财要回。可是家人却迟迟不去,后来一问才知道,他是怕激怒了邪恶使我再受到邪恶的骚扰。我能够理解他作为常人和亲人对我的关心,但是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徒,怎么能纵容邪恶毁掉众生呢?

不久,恶人又放出话来哄骗亲人说过了奥运就可以想办法放人,这下,亲人又动心了,劝我先别要钱,等等再说。说实话,当时我也有些动了人心,就没据理坚持。结果,奥运前我又受到了当地邪恶的骚扰,我没有配合也平安无事。这下家人就更不敢去要钱了,邪恶之徒也有意放出话来说是其在中间说了好话才使我避免被迫害的等等,给家人施以软威胁。这时,我清醒的意识到一切根源于我的“人情”和私心,邪恶才会乘虚而入。

于是我不带人心的从常人的道义角度向家人讲真相,使他们明白纵容邪恶不但不会帮助到受迫害的亲人,而且会惯坏了他们。就是按常人法律讲,行贿受贿也是犯法的。继续鼓励他们堂堂正正的去把钱要回来,不要受恶人的要挟。同时,我发正念加持他们的正念,并请师父帮助。家人的正义感被激发出来了,不久,钱便被恶人主动退了回来。我们成功的否定了邪恶在经济上的迫害。

(三)大法资源不可轻言放弃

我家两次被邪恶非法抄家,第一次,邪恶抄走了设备(法器)。当时自己还没有完全在法上认识到珍惜大法资源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而是走了常人的路,而且掺杂進了争斗心在里面,“你抄走了我再买,你不让我做我就做”;同时还认为如果去要法器,就会引起邪恶的再一次注意,有可能再一次遭到迫害,有保护自己的私心在里面。从而放弃了对财产(法器)合法权利的主张,而是选择了另购设备,东山再起。

最近的一次邪恶非法抄家又将法器的一部份抄走。我想,大法弟子的法器不能被邪恶掌控,他们担负着协助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光荣使命,也是正法中被选择的生命,我要救他们。同时,依据大陆法律,财产的所有人或共有人是有权利对已结案扣押财产主张权力的。何况邪恶之徒非法抄家、抢夺财物和行径本身就是违法的。这些依据的都是现行的大陆法律。于是,我跟家人商量联名去要东西,一讲就通,同时也使他在他认知所能接受的条件下,進一步了解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是违法的这一事实。

考虑到家人的承受能力,我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了前面,以便于正式跟邪恶交涉时由我出面。果然,在我们提出要求后的第三天,公安来电话要我去一趟。我发着正念来到指定地点,接待我的工作人员先是一顿不知所谓的“教训”,我不出声,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后来对方又不知所云的主动跟我讲什么他们的程序如何合法等等,我还是不理他。过了一会,他的态度突然缓和并主动把机器归还于我。我知道,是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被解体了。

这样,我把机器带回了家,它又可以发挥作用了。那晚,家人回到家看到很高兴,还说“他们没什么理由,就早该还给我们。”我知道,要回法器也使家人增添了正念。

第三部份 学会向内找

“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

在现代常人社会中,变异的人类因为失去了道德心法的约束,迷失了人的本性,只能依靠金钱、名誉、情色等肮脏欲望的满足状况来评判人的贵贱。身处常人社会的大染缸,一不小心就会随波逐流,偏离方向。有幸的是,我们是修炼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一切有法理指导我们,时时处处慈悲的师尊都在看护着我们。

(一)放下对钱财的执著

我工作的部门每天都会因收费的原因而接触到钱,在中国大陆的常人中,一切事情只要有人情关系或权力关系,随意性就很大。部门领导在常人中算是一个很有担当、讲义气的人,因为我在工作中表现的任劳任怨,从不卷入常人中的是非,所以他非常信任我,也常在生活中帮助我。于是在收费问题上他经常会卖“人情”给顾客,谈到两厢情愿从而不开具发票或开白条给对方,而款项就成了部门的“活动经费”。而他逢年过节都要把成千上百的钱硬塞给我,说是对我工作的肯定的鼓励,我不肯要也不行。这样一来二去,我的利益之心也被勾起,先前还是想着怎么找机会退还给他,后来想到师父讲的小孩摸奖的事儿,觉的如果退还给他他也不会上交或捐助,还不如我用来做资料吧。于是,再遇到类似情况我就不再推辞了。实际上是自己的“贪欲”正在慢慢膨胀而不自持。

后来经历了第一次魔难后,自己渐渐学会了如何在法上修,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我决定,一定要把一直以来收下的不义之财退还给他,并向他讲清大法真相,大法弟子不收不义之财,如有可能引导他将此钱转做正用。零四年五月十三日,我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天,把累计收下的数千元钱当面退还给他,并向他讲了大法真相,他也表示不反对大法,不参与迫害。我为一个生命的正确选择而高兴,同时也为自己放下对钱财的执著、找回自我而欣慰。

零三年冬天,由于母亲被迫害,邪恶截断了她的经济收入,物价飞涨,家庭开销有些吃紧,而我的家庭资料点也需要一些资金。正在这时,单位的福利待遇突然大有改观,逢年过节也有了千元的奖金,我知道这钱是师父给我用来证实法的。

无独有偶,零六年开始,我们的资料点加大了制作真相的力度和数量,买耗材的资金需要也多了。正赶上家中有在校读书的学生,学费和生活费都很可观,而家庭的固定收入却还是那些。就在这时,我的工资收入增长了一倍,虽然钱不多,可是够用了。

只要我们把心摆正,一切师父都有最适当的安排。

(二)断除色欲,正确对待婚姻问题

以前总认为自己的色欲之心不存在,在常人中与异性交往时也十分注意,举止得体。在单位和社会上是受到异性尊重的。而且自己从来对婚姻问题都是不曾多想的,即使在做常人时也没有成家的念头。

但是师父在讲法中指出色魔是人人都能遇的到的。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我一直泡在人情中,受到色魔的干扰而浑然不觉。我遇到的情况与很多学员不同,不是实际生活中的那种男女关系,而是一种虚幻中的思想业。这种东西来自我少年时代看过的一部电视剧,剧中的主人公是一位风流倜傥、武功盖世的大侠客,扶危济困、行侠仗义、惩恶扬善,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情关难过,把自己心爱的人让作人妻却不能释怀,终于抑郁成疾、不治而终。当时,就被这位主人公所迷,自那以后对此剧是百看不厌,甚至在正法修炼進程一日千里的向前推進的现在,头半年还经常晚上不睡觉,偷偷的上网看此剧,迷于剧中人物间的缠绵悱恻的情节而不能自拔,还经常为主人公扼腕感叹。这是多么执著的色欲之心哪!而我却十几年而不自持,而且还经常在临睡前回想剧中的情节,有时竟把自己当作了剧中人。找到根源,发现自己并非没有色欲之心,而是一直觉的现实生活中的异性没有一个能与这个虚幻的“色魔”相提并论,故而不屑一顾。

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么能被这种肮脏的虚妄的色欲之心带动呢?于是我开始精進起来,多学法、发正念,脑子里一浮现那个不好的东西,马上发正念灭掉它。现在,我每天都上大法网站看明慧交流文章,一有空就多学法,已经基本不上常人的网站,也不再看电视了。摆脱了那个肮脏的东西,身体感觉净化了一层。

去掉“色心”之后,我再认真理性的看待婚姻问题,没有了常人中的择偶标准,也没有了潜在的对比,而是从法理上认识到,修炼到今天的大法弟子,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与常人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常人就是要在现实生活中放纵自己的私欲,追求物质利益的最大满足,而邪党就是要放纵性乱、欲乱来毁灭人的良知。而这些正是大法弟子要修去的最不好的东西,我们怎么能回过头来与常人结合,跳進泥潭里和泥呢?就是与大法弟子结合,也要从证实法的角度考虑,如果对证实法、对救度众生有利就结合,但绝不能做出人类低下的越轨行为。如果对证实法、救度众生没有好处,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人为的添加一道障碍。

法理上清晰了,现实中的麻烦事自然就没了。以前,每年都得有几位好心人给我介绍异性对像,当时不知怎么处理好,就碍于人情硬着头皮去应付一下,过后还会被常人误解为“眼光太高,挑花眼才成了老姑娘。”有时很苦恼。亲友同修在这个问题上也与我达不成一致,他们认为应该符合常人状态成家。直到去年,大家看过《修心断欲》的明慧汇编小册子后再交流,我才与他们达成了一致看法。

可这时考验又来了。单位的大领导亲自主张给我介绍一位异性对像,经过思考,这次我既没有回绝而驳领导的面子,也没有答应见面。而是智慧的对领导讲,让对方先到我工作的地方来先看看我,也不必表明身份,如果对方看过后有见面的意图再说。但是我的心一点不为所动,我想一个不动就能制万动,对方即使来了也让他主动说不同意。结果此事不了了之。此后,再没有人向我提到这种事。

(三)修去求名之心

在常人中,判断一个人的地位高低,目前有三种趋势:其一是位高权重;其二是财雄势大;其三就是高知白领。他们被人们视为所谓的精英阶层,人人都想步入其列。变异的人类已经不知道何为真正的“精英”了,只以表面的物质是否丰富、是否可以享受特权的大小来作为判断人的标准。

我从小就勤奋好学,曾一度向往着长大后成为常人中的专家学者,而功成名就。但是,现实却事与愿违。我在父母的劝导下放弃了進入高等学府的机会,早早的步入社会找到了稳定的工作。虽然工作稳定轻松,却不能满足我的求名之心。我总是心有不甘,认为以自己的才智,应该有更大的发展,不断的试图努力从目前的生活环境中跳出去,去圆我的大学梦和精英梦。于是我在工作之余刻苦攻读,先后完成了专科和本科学业。却还是不甘心,还想到更高的学府深造,借以转变自己的身份,成为人人羡慕的学术精英。于是花费很多钱买来一些与本职工作毫不着边的书,占用了大量的本应好好学法炼功的时间去读常人的专业书,并跃跃欲试的准备考试,一颗强烈的求名心的驱使下荒废了许多宝贵的时光。也耽误了正法修炼的大事。

近期学法体悟到,常人中判别好坏对错的标准都已经变异,“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转法轮》)“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的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他们的知识也只是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庞大的宇宙,从最洪观到最微观,人类社会恰好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对物质与精神的认识也是很少的、肤浅而又可怜的。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精進要旨》〈何为智〉)

我修的是宇宙大法,而且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已经把最好的东西传给了我们,我不快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往回修,同化大法,却抓住常人中的知识和求名之心不放,舍本逐末,岂不成为了最笨的生命?我的使命就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炼中不断去掉常人的执著心,同化大法,从而完成史前的誓约随师父回家。

既然,现在自己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又有宽松的时间去做三件事,这一切就是稳定的做好三件事的保证,是师父安排的路。我就要珍惜。明晰了法理,我不再执著它,原来在工作的空闲时间“苦读”常人书的我,现在每天都要学习抄在笔记本上的法,以前不敢在工作环境中学法,现在却没有了那么多变异的观念,我要抓紧一切有效时间学法、背法、同化大法,没有了不好的观念,在工作环境中学法也很顺利。

三、结语

错过了参与前四次大陆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法会的宝贵机缘,今日提笔回首风风雨雨的来时路,和精進的同修比起来相差甚远,但是我并不气馁,因为我是走在正法修炼路上的大法徒,我要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奋起直追,稳健的做好三件事,随师圆满把家还。

谢谢大家。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