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不要忽略利益之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去掉为私的利益之心包括名与情也是圆容师尊所要的。为私的利益之心与名和情这些心都是连在一起的,都是从私中派生出来的。如同藻类无根也长,因为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有这些心时就有这些物质存在。对于修炼人来说这些物质就影响了你的修炼之路。

我们是有一部份同修有困难,有的被邪恶迫害,失去了工作,没了生活来源,有的流离失所,生活没有着落,有的下岗了等等,诸多的原因。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还得衣食住行,往往为了柴米油盐的消费而度日苦多。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亲朋好友、同修、同事主动帮助我们。如果我们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就会今天收了A的钱,明天拿了B的粮,东吃西喝的,左手摸妈的钱包,右手持爹的钱卡。那么时间长了这账怎么算?久而久之会产生占有欲,接着习以为常,麻木了。对于占便宜不以为然了。更不能因被迫害没有着落就让人养起来。师父没让我们走这样的路。这是给我们的名号抹黑,是给为己为私物质输氧,给旧势力迫害送把柄。

我个人也因被邪党迫害而扣发工资与一切待遇的,孩子上大学要学费,要电脑,交取暖费,一点积蓄也所剩无几了。为了生活前年打了一年工,我是个“老机关”(机关干部),一些活干的不上路,被人呼来唤去的,还摆领导架子,又洗老太太的大便的衣裤;婆婆妈妈的闲话刺我的心,魔我的心,连她们的表情我都不愿意看,真是名、面子被扫尽了。我不平的心,也被魔平了,由不愿意看到没感觉了。

那年因房子出租了,回来过年只好住妹妹或外甥家,早晚在两家吃饭,初三到初六白天我都是在外边买点面食走在街上吃的,基本都是凉的。一天早晨刚一進门,就听妹妹大声说:“没饭。”又给她儿子挂电话说:“没饭,别回来吃饭。”我一听是冲我来的,以前我哪受过这个!面子太受损了。她面色很难看,还在讲什么,真是触到了我的心肺了。我忍不往跟她吵了起来,与她算账(因我帮过她很多)。她说我歪,这个字更让我无法忍受,太低贱!我于是魔性大发。其实就是师父用这些暴露我的名、利心,要面子的心,施恩图报的利益之心,争斗心,来去掉它好提高上来,可当时没悟到,与人干起来了。后来明白过来:是要在魔难中修炼,从中好把这些心放下,如果没这个环境,怎样提高呢?过后我去给她赔礼道歉了。

在亲属家、同修家,我赶上饭就吃,也造成一种随意的麻木性,二年来我已不以为然。在一位同修C那,其实与C同修认识不久,因她与我一样,单身,知道她正念很强,修的不错,每次去她那都留我吃饭,或留我住。我因有个心没去,也想与她交流,就去了几次,她总是包饺子做好吃的,我以为她条件好,就不以为然了。后来一次去她那,她和我讲,她悟到她对我做的不对,是在照顾我。我很受震动,回去向内找自己,虽然我已食不知味了。可二年来在周边随意吃饭已是个问题了,她对我说就是冲我心来的,不可否认,这种随意性里潜藏着一个不易被发现的,为私的利益之心。就是不拘小节的占了别人的便宜,已达到了占便宜麻木的情形,因没工资了,有吃别人的也没啥的想法。这种物质已沉积不少了,不是看同修那篇文章和C同修给我提出我还不醒悟呢!

被迫害没工资后,随意吃喝,或让同修,父母、兄弟养起来,就是在认同迫害,不去抵制不去讲真相要工资,而是绕道走曲线,就会加大邪恶的迫害,因我有了依赖心,忽略利益之心,所以三年多去单位讲真相要工资不见结果。梦中我骑自行车,干蹬就不上劲,光跑空,轮不转。就是点我利益之心不去,白费劲。而且在经济上给我造成一些损失:不是便所坏了,就是阀门坏了,电池坏了,手机不响了,MP3坏了等总是往外耗费。其实原因就在于我,绕道走,某种成度上给旧势力输了氧,它在挡着我,迫害我,找到了这个心,去掉它。从中也把自己放不下的情放下了,去掉了这些如石山一样的执著。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要站在为他的基点上彻底放下为私的利益之心,包括名与情。我们所想所做都在法上,都是为救度众生的,各种困难也会让路!邪恶想动你,它敢吗?

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