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黑窝里出来的大法弟子,我在黑窝里看到并接触了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以及他们所遭受的迫害。现在提笔把迫害曝光。

绥化劳教所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彬、副大队长刘伟、刁雪松、中队长廉兴、副中队长李成春、干警金庆富、李喜春、史健等邪恶警察殴打大法弟子特别卖力。我记得在副大队长的唆使下,有五、六个普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行恶。当时把双城市的大法弟子李冒新的肋骨打断,一直到半年后回家也没好。中午不让休息,晚上十点才让睡。这是恶警史健所为。大法弟子缪树军被史健打的吃啥吐啥,邪警还扬言他是装的。缪树军从一百八十多斤瘦到百十斤直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这里他已经被迫害了五个月。

当大法弟子李绍铁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时,大法弟子廉涛等出来制止。结果他们被叫到恶警办公室殴打,肩膀、腹部、背部、腰部被打至紫黑色。恶警廉兴用小凳子打大法弟子盛延芹的头时,把小凳子也打得粉碎。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一一叫到办公室里殴打、电击、并不许他们说出来。恶警刘伟等在值班期间经常饮酒后毒打大法弟子。

零七年六月三十日下午。大队长郑友良等人在值班期间酒后对大法弟子晏权彬大打出手,毫不避讳在场的五十来人。而中队长廉兴、李成春、李喜春、史健、刘伟、高中海等主要打手们对大法弟子简直殴打成瘾,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把五十七岁的大法弟子宋文涛等人反手吊起四次,每次六小时之久。为了应付检查,邪警把被他们打伤的大法弟子隐瞒不报。

身为国家的司法警,这些人不但不遵守公安厅颁布的六条禁令,而且行贿受贿、公款请客,只要有钱赚,敢冒充所长接收身体不好的大法弟子。在所外人面前是人,背后是鬼,说一套做一套。大法弟子彭老师(名字不详)被金庆富、刁雪松、高中海、龙奎彬等迫害的十个手指甲全被烧成黑色。大法弟子王德海被打的大小便失禁多日、不能躺下,只能坐到天亮。

邪警们逼迫大法弟子超长时间做奴工,为劳教所创收,对检查团说只干一会儿。恶警还讲:你们学法轮功做好人,坏人都没有了,警察下岗了怎么办?言外之意不能做好人。并对大法弟子没事找事,无故找碴的任意加期迫害,到期不放人,加期之长,让人费解。真是,共产党的天是黑暗的天,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