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在当地轰动不小的奇迹,每当我与同修提起时,好多同修都劝我把它写下来,这也是证实法的一部份。可是,在懒惰心的作用下,我迟迟没有动笔,好几次开好了头,可都是半途而废。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启事”发表后,同修又提及此事,这本是又一次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可我还是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直至截稿日期已过,我还是没有写出来,我带着愧疚的心情,跪在师尊法像前,望着师尊那慈悲祥和而又充满期盼的目光,我悔恨的泪水流了出来:师父啊,弟子不合格呀,弟子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弟子现在的生命是您用巨大的付出给换来的,可弟子还是这么不争气,做的太差劲,弟子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呀。

此时,昔日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我是九九年五月得法的,学法前因颈椎错位,头痛,眼痛,痛的厉害时眼就看不见东西,有时连饮食都困难,多方求治无效。经人介绍,学法后不到两个月,全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可是,这样的好日子不长,“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邪党恶人非法進家抄家,抓人,勒索钱财。刚接触大法才两个多月的我,在那邪恶的恐怖下,接触别的同修又很难,由于怕心渐渐的脱离了大法,逐渐的混于常人,心里觉的好苦,却又无可奈何。

两年后的一天,一场特大的车祸差点夺去了我的生命。手术中大夫发现,我的大脑就象豆腐摔在地上一样,都摔碎了,最后大脑被割去了三分之一还多。缝合后大夫告诉家人,我的脑袋里边的空隙能放進一个拳头去,将来就是有口气能活下来,也是个植物人,不会说话,只能人伺候,全家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之后我就一直昏迷不醒,只有微弱的呼吸,达一个月之久,后来连大夫也急了。一天,有一个亲戚同修去看我,大夫问我的家人:“她有没有学过什么,或者信仰过什么?”同修说:“她学过法轮大法。”那大夫就靠近我的耳朵大声喊:“你有没有学过什么?”我没有反应,大夫又大声喊:“你学过大法吗?”这时,我的嘴里冒出了手术三十多天后的第一个字“学”,这时亲戚同修高兴的说:“太好了,她还没有忘记大法,她有救了。”那大夫也轻舒了一口气,赞许的点了点头。(注:很多真正有成就的大夫都懂的,遇到这种情况,用这种方法,也能唤起那些有坚定信仰的人的意念。)

不久我就醒来,可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起来,字也不认识了,连师父的名字都很难记的住,一切都从零开始。不久,我稍微有了一点记忆,唯一想起来的就是,出车祸前,师尊曾点化过自己两次:那时,婆婆住在城里的大哥家,却突然无缘无故的害怕,非叫我去不可,我去之后就不害怕了,这样连续去了两趟。到第三次再去时,骑自行车走到半路上,耳边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要把心放下。”当时我还不悟,不知道是师父点化我要把人的情放下,还是往前走。刚走一会儿,一个拖拉机擦着我的身边过去了,差点碰着我,我下了车走到马路边,那司机还回过头来对我大声说:“小心点,别碰着。”可我还是不悟,又骑上车往前走,不久,就出了这次车祸,差点失去生命。

不久我就出院了,只是记忆力很差,大脑时而清醒,时而空白,说话不太连贯,但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本应成植物人的我,不但恢复了记忆,还能说话。我好的这么快,连有多年丰富经验的外科大夫都觉的不可思议,这真是一个奇迹。我知道,这是大法救了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回家后不久,师尊就点化我要早起看书、学法、炼功。可是,邪恶还是不放过我,用各种方法干扰迫害我。我一看书学法,丈夫就来阻挡我,不让我学炼,闹的很凶。我很困惑,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办,就问师父:“师父,您是让我学法炼功啊,还是想让我走啊?”师父告诉我:“不是,是你想错了。”我醒悟了,就是坚信师父,就是听师父的话,学法炼功,谁也阻挡不了我。丈夫不在,我就学法炼功,丈夫回家我就把大法书藏起来,丈夫一走,我就再找出大法书来学。丈夫一看阻挡不住我,就叫我娘家来人想把我接走。娘家来人后也劝我不要学了。我心里清楚的知道: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失去了大法就等于失去了生命。于是,我就坚定的对所有在场的人说:“是大法与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是我的家呀,我哪也不去,就在家学法炼功。”

丈夫见阻挡不了我,就把大法书抢去给烧了,还踩师父的法像。我痛哭了一宿,告诉丈夫,烧大法书,踩师父的法像是有罪的,天理不容啊!丈夫不信,还说:“我就不信,真有那么能,来折腾折腾我看看。”结果两个多月后,丈夫有病到医院检查,是绝症晚期,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临咽气时,丈夫后悔了,后悔自己的所做所为,并说,只有大法能救他,其它什么也救不了他。还嘱咐我:“你就好好学吧,身体壮实的,我就放心了。”是旧势力操纵丈夫对大法犯罪,是旧势力夺走了丈夫的生命。

我出车祸已负债累累,近四万元的账压在身上,如今丈夫又去世,两个孩子还小,才上初中,我身体还不太好,需要人照顾,家里的房子又属危房,地势洼,若逢雨季,整个夏天屋里湿漉漉的,有时还往外冒水,需要修理。这一连串的不幸压下来,压的使人透不过气来。可我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硬是撑着活了下来。

这一家老少可受不了了,面对这样一个破烂摊,谁都懒的操心。此时,风言风雨的也上来了,说丈夫是我害死的。亲属知道我手里没钱,拿出点钱让我花,也让本家人给拿去了,他们只想让我走。婆婆也多次劝我再找个对象。后来他们还以我学法为由撵我走,并说,房子垮了他们也不管,我再学法就和我豁上。

此时,我的怨恨心上来了,觉的很委屈,心想:我怎么单找了这么一家人家,他们怎么对我这么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有时真想一走了之……

我越这样想,越觉委屈,身体越差。后来我想:我这状态不对呀,我是学大法的,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呢?我有师父有大法管,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就对全家人坚定的说:“我学不学法我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这房子就是塌了,它也是我的,一切由我来承担。别看我是个女的,谁也休想动了我。”他们见撵不走我,也只好作罢。我心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摆平的,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虽是这样,可我还是思来想去的考虑今后怎么办。此后,我就硬撑的干点家务活,有一次累倒了,好心的邻居做了饭菜送来给我吃,可我吃不下,吃了就得吐,邻居急的大哭。我为了让邻居放心,硬撑着喝上几口,可咽下去就吐出来,还昏迷过去好几次。邻居吓的大哭,两个孩子也吓的大哭:“妈妈呀,你这样下去叫我们怎么办呀?”

是呀,我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呀?孩子丈夫撒手不管了,难道自己也不管了吗?孩子你交给谁?我就问自己:你这样考虑来考虑去的半个多月了,法也不学了,你解决什么问题了?你的账谁来还?你与家人的矛盾解决了吗?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来在这里?来这里得了法让你干什么的?还有,你的第二次生命是谁给的?你这个样子下去你对的起师父吗?你来时的史前大愿你都做好了吗?

此时,我的头脑渐渐的清醒了,那个真我坚定的回答: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师父给的,我来到这里得法,就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其它什么都不重要。可我这一切都没有做好,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呀。

此时,我渐渐理清了自己,明白了自己来时的史前大愿与肩负的责任,精神为之一振,浑身轻松松的从来没有过的舒服。从此,我逐渐的康复,并能干活了,家人、邻居都很吃惊,闲话也没有了,投来的都是惊叹和赞许的目光。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有了信师信法和这颗“坚修大法心不动的”的心,慈悲的恩师看到了,就安排同修送来了新经文并和我交流。由于我以前学法时间不长,才两个月迫害就开始了,现在又接触到师父的新经文,当中脱节很大,一切都感到很陌生。同修和我交流很费劲,我常常是说了这句忘了那句,有时正说着这个问题,突然又转到那个问题上去,同修没有嫌弃我,还是一次次的,一点一点的从法理上启发我,逐渐的我的思想越来越清晰,更加明晰了自己来时的史前大愿和肩负的责任重大,知道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同时,我也明白了,我所遇到的这一切魔难,都是有原因的,同时也有旧势力的干扰。师父帮我把这些不好的心去掉之后,无比的轻松,我不但不怨恨家人了,相反觉的他(她)们很苦、很可怜,我是学大法的,应该用善的一面来对待他们,他们这一世与我结缘,就是想让我救他们呀!可我这么不知精進,差点毁了他们呀。

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是最好的。从此我什么也不想了,就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从此我的家庭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

我的大孩子为了减轻我的负担,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了一个很轻松的活,挣钱还很多。她看到我有时外出骑自行车很累,想给我买个电动车,我没同意。有了点钱,我没有想到自己的享受,而是抓紧去还账。当我拿着300元,500元的钱去邻居和亲戚家还账时,他们怎么也不收,有时我强放下,他们又跑到我家里感动的流着泪说:“这钱当初借给您,就没想再要回来,你还是先留下,补补身子,等以后宽裕了再说吧。”有时送几次都是这样,我也被他们的真诚与善良感动的流泪,并顺便给他们讲真相。他们真实的看到我的变化后,都感动的说出了心里话:“说实话,当初我们看到你那个样,都没想到你能活下来,并能恢复的这么好。”听过真相的有缘人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了邪党的邪恶,不再相信邪党的谎言和欺骗。

改变最大的是我婆婆一家,我出车祸回家后,婆婆基本上就住在城里的大哥家。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哭声,我一听是我婆婆,就问:“妈,您怎么了?”婆婆哭着说:“人家(指大哥)不让我在这里了,让我回家,我家今后就靠你了,多亏当初你没走,不然的话,我回家找谁呀?你不嫌弃我吧?”我一听,慈悲心出来了,心里一酸,赶紧劝婆婆说:“不会的,您别哭了,别哭伤了身体,您想来就回来吧,只是我这的条件差点,您不嫌就回来吧。”

婆婆回来后,我尽心照顾,婆婆见我不计前嫌,不但身体康复的那么好,账也全还上了,孩子也有了一个轻松的好工作,高兴的说:“当初我们对你那样,而你不但不记恨我们,反而对我这么好,真是谢天谢地了。”我说:“妈,您谁也不用谢了,您要谢就谢谢我的师父和大法吧,是师父和大法挽救了我们这一家,否则的话,还不知是啥样呢?”后来我又对婆婆讲真相,婆婆对大法千恩万谢。后来大哥一家回来看我们相处的那么好,都很佩服法轮大法的威力,目前全家老少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并做了三退,一家人和和睦睦相处,让众邻羡慕。

最近,本村有好几个出了车祸和其它意外事故的人,都是在看到了我的神奇康复后,把希望寄托于大法,在口念“法轮大法好”中神奇的康复了。他们有的人还对自己的家人说:“你看某某(指我)出那么大的车祸,大脑被割去了三分之一多,都是一个快不行的人了,学大法都恢复的那么好,我出这点事故比她小的多,我为什么不能好?”

同修都在通过自己的付出讲真相救度众生。我也想付出一点,可同修说什么也不收,说等以后账还上了,家里宽裕了再说。我想,救度众生还能讲条件吗?我的账一时半会还不上,难道就不救度众生了吗?我说出了心里话,同修见我是心性提高后真正的升华,默默的流着泪收下了……

想到这,我已泣不成声,抬头又望了望师父那慈悲和佛法威严的面容,我双手合十:师父啊,弟子现在账也全还上了,小女儿也考上了大学,学费也轻松的解决了。师父一切安排的都是那么周到,而我却这么不知道精進,反而用师父的慈悲给赐予的好环境,用人心去享受,而不是珍惜时间,争分夺秒的抓紧去抢人、救人,放松自己,连向师尊汇报自己修炼的一点心得体会都不能很好的完成,一拖再拖,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

正念不许我再这样消沉下去,促使我拿起笔来,特把自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同时,也请有类似情况的同修都拿起笔来,把自己的心得写下来,给自己修炼所走过的每一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