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做资料点的修炼历程(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当我的心从对钱财有所保留,一直到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证实大法上的时候,整个情况师父就给安排了。回想这些年,当我缺钱时,单位开始分房子,人人有份,一下子我就得了四万多块。再缺钱时,单位就发奖金,发住房款。这样除了维持家里正常开销,孩子上托儿所、上学、学英语、学画画等,我还是能拿出一部份钱用在救度众生上。后来,单位强制人人都要完成任务,这样我的钱被拿去投资,到后来竟然翻了二倍。

师尊把我所花掉的钱两倍还于我,我又把这一切得来的钱毫无保留的用在大法上。现在我依然一无所有,但是我还有办法解决证实法所需要的资金。不知道的同修以为我有很多钱,其实不是那样的。我觉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为我心中有法。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一切钱财为证实法所用,路越走越宽

我一开始参与做资料时,没有钱,到后来越用越有。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安排的。前几年我的收入在一个五十万人口的小城还是很高的。

开始我盘算,我手中有多少钱可以用?一看家里一共有三万,这是我家先生都知道的钱。我想这钱他知道我就不能动,就拿自己工资收入买耗材、机器之类的。后来又把项链、耳环都拿去卖掉买了光盘,钱还是不够用。

我问自己:我这辈子攒钱为什么?一想不还是要图常人中什么养老、给孩子留点什么的。我自己都有保留钱财的心,同修怎么会放心把钱财放在我手中呢?我为何要执著非要有钱的同修多拿钱呢?同修已经不少付出了,他们也有他们为难的地方啊!我不告诉丈夫他也不知道这钱被我花掉了。等他知道时已经法正人间了,给孩子留什么?让孩子走上修炼真、善、忍的道路才是真正为孩子好。自己的生命能在宇宙中存在,自己的一切不都来源于大法吗?我能回报大法什么呢?这样,我一点点、不断的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当我的心从对钱财有所保留,一直到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证实大法上的时候,整个情况师父就给安排了。回想这些年,当我缺钱时,单位开始分房子,人人有份,一下子我就得了四万多块。再缺钱时,单位就发奖金,发住房款。这样除了维持家里正常开销,孩子上托儿所、上学、学英语、学画画等,我还是能拿出一部份钱用在救度众生上。后来,单位强制人人都要完成任务,这样我的钱被拿去投资,到后来竟然翻了二倍。师尊把我所花掉的钱两倍还于我,我又把这一切得来的钱毫无保留的用在证实大法上。现在我依然一无所有,但是我还有办法解决证实法所需要的资金。不知道的同修以为我有很多钱,其实不是那样的。我觉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为我心中有法。

迫害后的头几年,我在生活上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从小家庭条件好,买衣服、比吃穿,几千块钱一件的衣服说买就买。而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连我节约的同修妈妈都可怜我啦:身上的衬衣衬裤穿坏了也没扔,整个冬天就一件黑棉袄。而在从前,白色的衣服是我最喜欢的,甚至大冬天我穿上一身雪白的衣服,白雪公主一样透亮。

妈妈把人家送她的衬衣裤都给了我。后来我也意识到这样的状态不大符合常人社会了,让知道我的人对大法起不好的印象。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法轮大法在世间的形像代言人啊!去年过年,先生给了我一万块钱叫我专门用来买衣服,我还是舍不得花那么多钱,为了应付先生花了三千多块买了一套,剩下的钱自然不必说了。

后来接触了许多经济上遭受邪恶迫害的同修,发现那些同修所过的艰苦生活真的很难。有的同修干一天活挣一天钱,不干活一分钱也没有花的,连饭都吃不上。有的拿出攒了好长时间的零钱交到资料点上。相比之下我却这样的安逸,还有什么资格去不满呢?还时不时的抱怨自己太累、太辛苦?有时还想要放松几天,找个地方轻松的玩一下,旅个游什么的。这都是些什么心啊?这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

在师尊保护下虎口脱险

有一年冬天,我每天下班都带上三、四十份真相资料在回家路上发放。一次到了一个住宅楼大院,我挨个单元发放,往楼上发我总是一口气爬到顶楼,再从上往下走。楼梯间的感应灯一闪一闪的,被门卫发现了。这时我就在最后一个单元,还有七、八份资料没贴上,听见楼下有开门声,我就装起资料往下走,边走边竖起毛衣领口挡住了半拉脸。上来一个中年男子不拿好眼神瞪着我。就在这愣神的工夫,我意识到不好,与他走个对面擦肩而过,离不到一米远的距离他大吼一声:“站住!你是干什么的?”他话一出口,我飞快往楼下跑,他返身追我。我跑到楼门口冲开防盗门,一个胖女人正死死的抵住门口想抓住我,冷不防被我撞了一下,她没拽住我。这时我的腿有点迈不开步了,我马上想:他们追不上我。他们果然被我甩的远远的。到大门口,我一看还有一辆警车在楼下停着,我進院时根本没有这辆车。我跑到大马路上,正是下班高峰人来人往。他们到路口时已经看不见我了。

我回到家腿都软了,一连几天腿胀痛胀痛的。晚上打开背包看看还剩什么,原来师尊的法像在兜里呢。当时我捧着师父法像泪如雨下。

去掉怕心,清除邪恶宣传画

一次,我去孩子学校接孩子,偶然发现走廊里全是邪党诬蔑大法的宣传画。我就想凭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行,一次清除不了这么多,我得找个同修帮我。结果拖来拖去一直没去成。我想:不行啊,邪恶宣传画被我发现不是偶然的,当大法蒙难之时我就躲起来任由邪恶毒害可怜的孩子吗?我自己能行!

于是我观察了几天学生退校的时间,看什么时候有空档。临去之前我请妈妈同修给我发正念,也没告诉她我要干什么,担心她的怕心干扰我。我让孩子在走廊等着我,我看住了负责巡楼、锁校门的老大爷。他在三层巡楼时,我就在另一个楼梯口挨个用刀割一层的宣传画,割完了顺手塞到后面暖气片后面。听见他上二楼了,我就马上跑到三层开始割三层的宣传画。还剩三张没割完,孩子吓的直哆嗦,一个劲小声喊我:“妈妈!妈妈!他来了,来了,快走。走啊!”原来大爷听见声音知道三层上来人了,又上来巡视一下。我领着孩子马上下到二层,又割了二层的宣传画,来不及再回三楼割了,因为他马上会锁楼门了,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完成了这次的除恶。后来三层那三张学校自己拿下去了。

师尊三次给我净化身体

三次净化身体都是睡梦中,第一次我胸口疼的厉害,不知何时入睡的。睡过去之后梦见自己醒了,来到洗手池边,呕吐不停,拿盆接着,吐出一盆白花花、象软体动物的脏东西,吐到盆里还活着呢!后来我想起是在大连吃过活海星之类的,端上桌时腿还在动呢!

第二次净化身体,睡梦中我看见一只大手把我眼球拿了出来,然后用铲刀在我眼眶周围象刮锅底灰一样刮了许多不好的物质,然后又把眼球放了回去。第二天我的眼睛变的清亮起来,看东西不模糊了。我二十岁的时候总觉得眼睛有点象睁不开的样子,很难受,还吃了不少鱼肝油保护眼睛。现在好了,这些毛病都从根上去掉了。

第三次净化身体,那时我牙痛的很厉害,也是梦见自己醒了,从嘴里往外吐沙子,水泥块,砖头瓦砾、土、玻璃碴子等脏东西,然后再照镜子,师父给自己在另外空间安装了一套完整洁白的新牙齿。后来牙就不痛了。

我就捡了做的好的一面说了,希望对同修的提高有所帮助。其实我还有许多不好的心还没有去掉,我会努力的!珍惜自己就是珍惜大法!我也感谢这么多年来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修们,谢谢你们的慈悲圆容,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们走不到今天。经常在网上看到大法弟子遭到邪恶迫害的文章,所幸这么多年来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多次与企图迫害我的邪恶擦肩而过。所以我有责任把自己的经历简单写出来,让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见证我们可以不遭受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存在一样能走好证实法的路。弟子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会及时修正自己。

感谢师尊给了弟子交流的机会。再次叩谢师尊救度之恩!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