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恶绑架、脱险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半夜二点多钟,我在贴真相不干胶,突然从后面窜出四个人把我挟持,要把我架走。我说:“我是好人,你看这贴的全是好话,是救人的,我不能跟你们走。”他们气势汹汹的说:“你不跟我们走,就用铐子把你铐起来,看你走不走!”我心想:我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你们不配对大法犯罪。我对他们说:“你们不要这样做,这样对你们不好。你看你们的周炳生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了,被摩托撞的几十天昏迷不醒,花了几十万元钱才勉强留了一条命……。”其中一个高个嚣张的说:“我不认识周炳生,报应报应,你要天现在打雷吧!我不怕!”一推一拽的把我拽到了县武装部三楼,还作了笔录,他们又给国保大队打电话要求来人,我一直在旁边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结果电话没打通。他们留了俩人看我,其余都去睡觉去了。这时,我心想:我既然来到了邪恶黑窝,不正好清除邪恶嘛!我把心态调整好在沙发上双腿盘上立掌发正念,然后背诵《论语》和会背的经文。

现在常人真的如同师父所说:“世风日下众助流 烂鬼带头人跟走 我为世人愁 人不为己忧”(《洪吟二》〈危〉)。

天亮了,我心想:原来这里也是邪恶黑窝,我一定要出去,告诉同修一起铲除这里的邪恶。我起身走到外边去,他们赶忙跟过来,“我要回家,你们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把我拉回来说:“我们是防暴队,这是武装部。”“我不偷、不抢、不赌,你们为什么抓我?大街上有人公开喊什么‘脱衣舞会、漂亮女郎’象这样的事你们怎么不管?社会道德一日千里向下滑,天上的神已经把人不当人看了,这样下去,危险至极呀!”恶人说:“这有什么关系,西方社会也这样……”可见恶党把人毒害之深。他们公开在我面前议论他们所干的下流事,还说现在的人就是为了钱,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好办。我说:“不见得,你们看广西的陈克杰、江西的胡长青有钱能花吗?长久吗?法轮大法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他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高德大法,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标准做人,那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我一边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一边讲真相。

大概八点多钟,来了一个头听完了汇报后又打电话给国保大队,依然无人接听,他问我名字,我反问他,他说他叫某某某。我又抓紧机会向他讲真相,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会保平安,他跟着念了一遍说:“这好记。”他又问我真相贴哪来的,谁付钱给我。我说:“我自己写的,没人给钱,这完全是自愿的。我以前身体不好,从头到脚都是病,单位倒的早,丈夫得病住院欠了一大堆债没治好死了,雪上加霜,自己病得没钱住院。正当我心灰意冷时,零四年多亏有个好心人介绍我得法,把全身病给炼没了,这法多好呀!法轮功是被诬陷的,你们不要听信造假的谣言……”

我要回家,他们假惺惺的要送我回,盘问我家里还有哪些人,要打电话让家人来接,我拒绝了。尽管他们同意让我回,但是,却开着警车尾随到家。这帮家伙简直是强盗,一進家门,就到处乱翻,抢走了我的MP4、师父法像、经书、光碟,就连我放在抽屉里买菜的一百多元钱都抢了去。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我脱险,这时他们发现我床底下有一个黑箱,在他们去翻时,我脑子念头一闪“走”,一定是师父点化我!我不加思索就跑了出去。

在师父的护佑下,我脱险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安全来到另一个城市继续修炼、证实法和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