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罪恶借精神病院而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全世界强大的呼声下,一度失踪、人们怀疑“被自杀”的杨佳之母王静梅终于浮出水面,她被关在精神病院。有律师指出:如果王静梅没有精神病,公安机关强行将她送去接受治疗,这是一种严重违法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医院接受一个没有精神病的人住院治疗,等于是在实施非法拘禁。

其实,在中国被非法拘禁的岂止王静梅,有多少为伸张正义、追求民主的仁人志士,中共当局抓不到他们的把柄或者“罪证”,就把他们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有多少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的访民、冤民被中共当局抓捕、遣返后关进精神病院;最大最多的群体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的是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法轮功群体。在中国的当今,从1999年至今全国各地有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和洗脑班中,遭受残酷折磨。

在我身边就有3个活生生的例子。一个是接近60岁的工商所的老妇,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劳教后,没有转化,又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几个月从精神病院出来后,原来思维敏捷的她变得精神恍惚,思维迟钝,象变了一个人,她还被劳教、几次被送进洗脑班强制洗脑,受尽折磨;还有一个是没有结婚的年轻人,才20出头,被劳教2年后,立即从劳教所转到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摧残人的不明药物,一个月出来后,原本强壮的小伙子变得常常头疼、失眠、惊悸,每天必须吃安眠镇静药才能入睡;另一个是30多岁的女青年,因为在洗脑班不放弃信仰,几个月后被绑架至精神病院,3个月后才出来,但已经面目全非,变得两眼呆滞,思维混乱,真的成了精神病人。中共邪党就是这样把健康的好人变成精神病人。

现居住在德国的异议人士王万星曾经因为1992年公开呼吁平反“六四”而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北京安康医院(关押刑事犯人的精神病院,同时也关押有政治犯和法轮功学员)十三年。他说:在北京和全国各地有二十多个公安部办的安康医院,专门关有精神病的罪犯,还有政治犯和法轮功学员。很多在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没有人知道他们。那些被迫害死的,就更说不了什么了。

青岛市崂山区法轮功学员于仁美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当地恶警恶人四次投入精神病院,不法医务人员多次强行对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剧毒药,于仁美几度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大小便失禁,每日坐立不安,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刘晓莲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遭不法恶医残害,被迫害致哑,无法说话;

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杨宝春,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被中共邪党人员多次绑架迫害,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截肢,失去右腿。并被劫持到邯郸市永康精神病院非法关押总共五年多,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永康精神病院;

重庆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魏华被街道办事处邪党书记余付林等人以“文化性精神障碍”为由,强制送精神病医院摧残,被折磨的左半身偏瘫、语言表达困难、大小便失禁、骨瘦如柴,在极度痛苦之中度日如年;

吉林省东丰县硕士研究生李彬,2000年4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历经残酷迫害,九死一生。2004年7月辗转来到美国。之前在吉林省四平精神病院遭受一个月的迫害,几乎使其丧失了全部记忆,后几年的时间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记忆力才有所恢复;

广西法轮功学员、女研究生林铁梅,2005年12月8日被广西女子劳教所和复退军人医院(精神病院)杀害,年仅33岁。2005年11月25日,林铁梅家人到精神病院要求见人,遭到拒绝。12月8日,林铁梅在医院被迫害致死。据医院出具的死亡报告单声称“猝死”。家属拒绝签字火化。事后,医院不敢面对记者的采访;

黑龙江省木兰县法轮功学员常永福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在木兰县东兴镇精神病院和江北普宁精神病院被迫害的精神失常,面部鼻子肿大,视力衰弱,昼夜无眠,乱喊乱叫,明白时说精神病院不知用的什么药,全身难受,鼻子、头和眼睛疼得厉害。后期鼻子肿大,始终流血,双目失明。2007年1月18日被迫害致死,死时双耳、眼角流血,鼻子肿大,口鼻均有血块;

四川省隆昌县法轮功学员高艳曾三次被强行关押精神病院迫害达130天,她从看守所被直接关进精神病院,被强行打针、灌药,注射的激素药将她折磨得头昏眼花,浑身颤抖、站立不稳,整个身体虚胖得象个痴呆儿。最后还被“610”勒索现金2万5千元,还有精神病院住院费5000多元,总共3万多元。丈夫被迫与其离婚;

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大法学员王少清,曾经在王村劳教所被迫害两年,后来再次被非法抓捕,在精神病院遭受一年摧残,造成精神失常,于2005年7月离世;

根据对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江海松、李晓东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胜利油田邪恶“610”、胜利油田中共邪党官员和不法人员强制送到胜利医院精神病科当作“精神病病人”迫害;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第四小学女教师常平4次被中共恶党送精神病院迫害,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精神病院;

重庆市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魏华(女)在身心正常的情况下,于2005年10月18日被重庆市谢家湾街道办事处书记余付林等人送往精神病医院,同年11月25日,精神病院突然下病危通知书。家人赶到医院,只见魏华奄奄一息,认不出人,说不出话,上吐下泻、上插氧气,下接尿管,瘫在床上。此后,魏华一直神智不清,瘫痪在床,需专人照料。遭受一年多的痛苦折磨后,在2007年4月30日含冤离世;

2001年11月9日,成都温江区地税局干部、法轮功学员杨崇玉被押送至温江区万春精神病医院遭受迫害,致使身体神志受到极度摧残。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医院被注射药物后,全天昏睡不醒,整个人变形,行动困难,还被拖去通电,折磨得人事不省。回家后,杨崇玉经常受到恶人干扰、恐吓。2007年9月12日,遭受极大伤害的杨崇玉含冤离世,离世时她1米60的身体只剩下60多斤。

据统计,中共邪党使用精神病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全国各地。全中国各地至少有近百所省、市、县、区精神病院参与了这种迫害。虽然近年来邪党以精神病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广泛曝光后,迫使其表面上略有收敛,但暗地里从未停止过,甚至将这种手段直接转移到高墙内的劳教所、监狱实施。

有多少中共邪党的罪恶在精神病院发生?有多少良善在精神病院遭到摧残?

美国之音2006年4月5日刊登一篇社论说,在前苏联,精神病疗法经常被用作政治迫害的工具。在共产主义倒台后,这种野蛮的行径在俄国消失了。但在其它地方,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精神虐待还在继续。根据美国国务院最新的人权报告,在中国“一些政治和工会活动家、地下宗教信徒、一再上访者、被取缔的中国民主党成员和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美国国务卿赖斯说,美国将让那些违反人权的国家,包括中国,承担责任。中共政权应该开放那些由警方控制的精神病院,接受国际调查,并释放那些无辜被监禁的人士。

我们呼吁全世界关注这些无辜遭受非法迫害的中国人,呼吁关注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在精神病院、劳教所、劳改队、洗脑班里遭受惨烈迫害的法轮功善良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