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写“严正声明”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每看完一期明慧周刊中的严正声明。我就想自己还没有真正从内心深处证明过自己,更别说严肃证明自己了,今天借明慧一角谈谈自己的一些粗浅认识。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刚一年的个人修炼,中共就开始了迫害。当时思想压力挺大,但从未想放弃修炼。我于二零零零年秋曾上京护法,后被非法关押近五十天左右。在邪恶的看守所里,曾向邪恶写过“保证书”和“悔过书”,但都不是出自我的真心,而是为求得暫时的舒服。如果邪恶不使出那种卑鄙的专门整人的手段,也许我不会那样做出卖自己的良心…。但是现在想来,当时那一切都是自己有执著没有放下找借口而已。

记的写“悔过书”之后刚出来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最难的,也是最伤心的一段路。家中被邪恶强制经济罚款五千多元。那时我家的条件并不优厚,孩子又小。听丈夫说,一半钱是向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借的,另一半是那年秋收的庄稼被它们抢光顶的。下一年的庄稼都种不起。我回来又是邪恶重点监控的对象,不准学法,不准炼功。走亲访友,甚至让家人使压力侮辱大法及师父,隔三差五还得向它们汇报情况,对我真是度日如年。最伤心的是丈夫要我去向娘家那边亲朋好友借钱种第二年庄稼,我轮番去了好几家曾经比较近乎的亲戚家,确信一定能借到钱,因为之前我也曾帮助过他们,可事实并非如我所愿,他们都不愿借给我,怕连累了他们。我低声下气求情,希望能挣回点娘家人的面子,可没有一个亲戚帮助我,只好空手回家。这正中了丈夫一家人的圈套,各种讥讽话侮辱我,还打了我。我当时那个怨恨心……,不但对亲朋好友,还有所有辱骂过我的人。

我都不愿回忆那段往事,在难中许多关没有过好很惭愧。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找自己,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直到后来一位卖衣裤的同修(之前从不认识)借卖小孩衣服送我一本《转法轮》,我才又走上回归路,但对在压力下所写所说也没太在意,我那时想,反正不是出自我真心,不写也罢。

就这样消极对待,直到今年夏天的一天晚上,当我看完一本《明慧周刊》中一同修切磋引用师父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一段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我想我决不能上了旧势力的圈套,就睡过去了,一路梦境好象邪恶给了一张什么收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菊萍,被转化率68.9%”,还盖着两个大黑印。我看后心情十分沉重。想想十年摔摔打打修炼,最后落得如此下场,不由的悲从心来。是自己不争气,让师父恨铁不成钢啊。醒来后细想,是师父慈悲用梦境点化我,赶快严正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新修起归正自己,赶上正法進程。同时我在很早就去掉了那个怨恨心,并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了他们,还为他们部份人做了三退。

在师父正法的最后阶段走好我们的每一步路,抓紧救度更多的众生,在此我特意写出,意在重新走好师父安排的路。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和损失一定在最快和最短的时间内弥补挽回来,助师正法,圆满回归。也希望有和我一样经历的同修赶快写出严正声明。别误了来到人世一场的真正目地。悟不好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