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叫孟凡胜,现年四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与我县同修孙连军、陈永东、白长歌(女)等在天安门广场打真相横幅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地下室三楼。

两天后,我们被河北景县公安局非法带回关押于景县派出所。

三个月后我被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孙连军、陈永东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白长歌被非法判刑三年。

零零年三月份,我和孙连军、陈永东被非法送进衡水监狱,白长歌被非法关进石家庄女子监狱。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关进冀东监狱二支队的严管队。

又过了一个月,陈永东和孙连军二同修也被送往冀东监狱四支队,我被关入二支队十中队。当时二支队的队长李宝江分派两名刑犯包夹,日夜跟随,我全天所有活动包括每天几点睡着,大小便时间,一日三餐吃多少都被非法记录在案,禁止任何人与我说话接触。近三年,我几乎得不到任何外部消息。

零一年妻子看我时给狱警真相光盘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

恶警每日强迫我接触污辱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录像报纸和其他转化者的所谓揭批材料,强迫我每星期写一份思想认识,妄图从思想深处摧毁人的意志和正信。

零一年下半年,我偶尔从犯人口中得知现在冀东监狱每个中队关押一、二名法轮功学员。九队有一同修才二十多岁,是沧州东光县的,因拒绝放弃信仰被捆在椅子上四十多天,他绝食抗议,被灌食四十来天一直插着管子,管子都黑了,出现生命危险后又送四支队迫害

零一年七月,又一名保定大法弟子,叫张强,被非法关进迫害我的四支队,他在其它队一直不放弃信仰。监狱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上大挂三天三夜,腿肿得很厉害,冬天穿不下棉裤,只好穿秋裤。就这样还被逼着去扒盐,扛个百十来斤的大扒子。恶警不允许我们说话,上厕所都得错开时间,经常见刑犯回来都休息,可张强还被罚站在恶警门外思过。分给他的活是全队所有犯人中最多最累的,还不许别的犯人帮一下。

听包夹说,新进来的法轮功学员不管是否违心的放弃信仰,第一晚上都挨顿揍。我也经常听到严管队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零二年下半年,我在全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洗脑班上知道一点情况:二支队关押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由于自己被严密封锁,所了解的迫害情况很少。我希望所有在冀东监狱被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都写出自己受迫害的情况,揭露冀东监狱及各支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让真相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