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偶然的聚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和老伴选了个晴朗的日子到好久没去的女儿家看望他们全家。听说我们来了,当天晚上有不少朋友来玩,大家相谈甚欢。

谈着谈着有人就提起一件事:一天他去赶集,这一天赶集的人较多。快到中午,突然,从乡政府出来几个干部和警察,他们几个人分头把住两个路口,其余的在人群中来回走动,手举着一个白色小本子喊话:“谁得了这个东西快交上来,查出来要送公安局的啦!”人们往筐、篓、衣袋去找,有的还真有,赶快交上去了。折腾了一阵后,干部们把缴来的东西抱回乡政府去了。

集上的人也骚动起来了,那是什么?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不交还要進公安局?有的说,那是宣传法轮功的;有的说,那是反对共产党的。听到这些人们怕了,再不去搭话了。到现在人们也没再提它了。

问题摆出来后,客人就议论开了,谈了很多,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点:1、对大法不理解;2、对共产党有恐惧心;3、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不理解;4、认为这种事与己无关;5、对镇压法轮功没有正确的认识。

听到这些以后,我们觉得中国大陆民众被邪党毒害的很深,受害极大,心里很难受。当然也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最好的讲真相的机会,于是我们开口了。

我们说,大家误解了。刚才大家讲的都是电视上看到的东西,统统是假的。客人们不作声了,都把目光对准我们。那意思是说,你敢这么说,那就听听你们的嘛。

于是我们讲了:法轮功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对国家都有好处。九八年秋,以原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中央部份离退休老同志给中央政治局写过信,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对法轮功的镇压,对炼功人的迫害都是非法的,违法的。你们讲的小本子是炼功人向全国人民讲真相的,叫大家不要受蒙蔽。法轮大法倡导身心的全面修行,教人修心向善,尊崇古训,道德回升……。

我以自己为例说,在炼功前身体很不好,现在,如果把以前的像片拿来对比,很难看出是我。一个医生(教授)曾告诉我,这病没有特效药,得慢慢治,注意保养,活到六十来岁还是可以的。这是他安慰我说的话。那时的我好悲观,很苦恼,一逢到哪家办丧事、或埋人就想:晓得哪天又轮到我了。天天睡在床上,门也不出,一抬头就会晕倒,一见到汽车就怕,脚就发软。

我炼法轮功后,马上就断药了。现在,我的公费医保本放在柜子里没翻过一页,都是新的。国家拨的医疗费是多少我也不知道,全在上面。我问他们说:看我有多大岁数了?有一个说:六十多吧。女婿纠正道:快八十岁了!

我接着说,现在的我上楼梯一步一级嫌慢,就一步两级。这不是逞强,而是成习惯了。我老伴的身体那时比我还差,什么求神拜佛我都做过,都没用。讲句不好听的话,只有等死了。有幸碰到了大法,得救了。她比我小两岁,看她身体怎么样?(回答:很好嘛!)大法修炼人最明显的是身体好。在修炼法轮功的人身上出现奇迹的事情太多了,都是通过吃苦,按“真善忍”去修,心性提高后得来的。那么他能去做坏事吗?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修炼了,周围亲人也要受益的。

我表妹起初在城里打工,后来开出租车,妹夫开货车。有一次要把三吨水泥送到六十多公里的农村去。时间是下午了,怕夜,所以两人一起去。开车返回时没走多远,左后轮车“吱”的一声,他们下车一看,车轮子被一颗大铁钉扎破了。二人呆了,这里哪有修车的?你看我,我看你,没有办法还得走呀。开始跑时听到的声音,心里更是紧张。但是不敢停,得跑一节算一节。慢慢的没有声响了。他们以为气漏完了,可车轮还在滚动,能滚就走吧。终于到城边了,有修车的了。他们把车开進修车行去,刚到门边,后车轮“呲”一声长叹,车一歪动不得了。

二人想今天这事真巧了!这时我表妹意识到是大法保护了他们。

女婿抢着说:今年我们村稻瘟病严重,我的田和人家的田连在一起,看到人家的白穗一天天增多,我很着急。天天去看,人家有的都全变白了,最后放火一烧就燃了。可我的田一片金黄,别人的无收,我反而增产。我问女婿增多少?他答:300斤。“可能就是信大法起的作用。”一位在座的同修说:“是‘肯定’,不是‘可能’。知道吗?凡支持法轮大法的,尤其还做了些保护大法的事情的,都会得到善报的。”

我的孙子那年高三复习备考阶段,学校抓的紧,压力大,身体垮了。有一次发高烧,睡在床上干着急。他奶奶就放师父讲法带给他听。听着听着睡着了。半夜里高烧退了。考前我也讲些法理给他听,考时发挥很好,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几年后,另一个孙子也要高考了,因他有个缺点,怯场,老师也为他着急,我也同样给他讲法理。等到成绩一出来班主任一听还真不敢相信,出乎预料。而且也被他最喜欢的那个专业的学校录取了。

以上都是真人真事。如果没有修炼大法,也很难相信。那么,这么好的、救人的功法为什么被人镇压呢?中共的命根是“假、恶、斗”,几十年来一直靠整人而生存,历次的政治运动整死八千万人,超过二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

有人问:你见人就讲这些,不怕上面找你吗?我回答:我还巴不得他们来找我哩。其实下面的人也不一定知道镇压法轮功的总头目是谁?他的目地是什么?他是跟着江等恶人犯罪的。讲给他们听也是在救他。他又问:你讲的这些我们可以给别人讲嘛?当然可以。(老伴补充说:那你也是做好事,救人。希望大家告诉更多的人,争取多一些人得救。)又问:我们没有你们那样的修炼,怎么得救呢?我回答:不论是谁,只要真正从内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想到“李洪志大师好,请师父救我”,经常记住这些同样能得救。

我最后还说,我们这次聚会不是相邀而来的,是碰到一起的,说明大家是有缘的。请大家记住今天的日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