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修炼前我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人。童年丧父,青年丧母。母亲在时常说,我是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我三岁时得了一场大病,三天三夜不省人事,只是抽风。眼看我不行了,父母就把我放在草捆上,只等我咽下那口气。好在我命大,死神并没有夺走我,我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但却嘴歪眼斜了。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越来越自卑,对人生没有信心,没有欢乐,平时少言寡语,性情孤僻,大事小情我从不上前,总觉的人前矮三分,总想象我这样的活着干啥,真不如死了。

人生的路就象走迷宫,先是漆黑一片,走着走着突然发现点亮光,从而使我有了奔头,改变了我命运,九六年四月,我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从得法到现在风风雨雨的已经走过了十二个年头了,也算是个老弟子了。这些年来,我也是跟头把式的,有过痛苦辛酸,也有过喜悦甘甜。每次回想起来,我都感激不已,时常泪流满面。面对师父面对大法,我的感激之情不是用语言就能表达完全的,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使我脱胎换骨、人生观、世界观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是大法把我变成一个全新的人。我懂的了忍,为什么要遭受那么多魔难,人到世间来的真正意义,也知道了自己是谁,我为什么而存在。

得法前我浑身上下都是病,最严重的是黄胆性肝炎、风湿病等,一年四季离不开药,别的病还可以忍受,单说风湿病,天一凉,浑身关节就疼痛难忍,手一沾凉水就又红又肿。那时单位又开不出工资,我和老伴,两个月每人才给一百元钱,孩子们又纷纷下岗,吃饭都困难,哪儿还有钱治病啊。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喜得大法。学法不长时间,我身上的多种疾病就不翼而飞了。十二年了,我不曾吃过一次药,没花过一分医药费,满面红光,心宽体胖,七十四岁的我走起路来就象中年人,一点不打怵,过去整天愁眉苦脸,动不动就生气,发脾气,现在整天笑哈哈的,天大的事情也不往心里去,熟悉我的人都说我变了,就象换了一个人。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毅然决然的走了出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决心要为大法讨回公道,讨回清白。我利用事实告诉世人: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伟大的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来,洗净,并把我从地狱中除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确实是祛病健身,强身健体,能使人心向善,社会道德回归的高德大法!对社会和精神文明建设是起着推动作用,对国家对百姓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弄不明白这个恶党和政府怎么了?为什么非要打压迫害这些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为什么非要把这些有利于社会的好人推向自己的对立面,假设成敌人。

我没上过几天学,法学的也不好,悟性差,嘴又笨,不善于表达,面对面的讲真相困难大,于是我就发挥其它方面的长处,印模板、挂条幅、发资料、贴不干胶等等。九年来,究竟做了多少,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有时遇到有缘人,也能一次劝退成功。

大法被迫害的九年中,我也曾经被绑架,抄家,但凭我学法修心的坚实功底和师父的慈悲呵护,我都闯了过来。记的有一次,我因要去北京为师父讨回公道,被绑架了,社区的那些邪党的帮凶把我从某派出所接了回来,某书记软硬兼施的逼我写保证书,叫我放弃修炼:“写了就放你回家。”我说:“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叫我放弃,绝对不可能,除非你给我一个枪子。”那个邪党书记看了我一眼,立马蔫了,再也不敢要我写什么了。直到今天,无论我遇到什么关,什么难,面对什么样的邪恶,没有一个人敢叫我写什么东西的,我知道是自己坚定的那一念,解体了邪恶的那个物质场,在我这个正念之场中邪恶它站不住脚。

又有一次,我和老伴一起去公园讲真相,被恶人绑架了,被送到派出所,恶警审问我时总是有事,后来就把我扔在屋里出去了,几个门全开了,老伴悟性好,就及时走脱了,因为我的“怕”,错失良机,过后,恶警又来审问我,拿了个大本子照我脸打了两下,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后来我被关了半个月,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好在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呵护着我,半个月后,我平安的回到了家。

还有一次,我去给同修送资料,走到半路突然一个信息打到脑中来,后面有人跟踪。回头一看,真的有一个警察,我随机应变,顺脚走進了一家商场,三拐两拐,再回头看时尾巴没了。

奥运前夕,邪党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我和老伴也不同成度受到了骚扰,面对邪恶的无理要求,我和老伴谨遵师父的教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坚决抵制,最后邪恶退缩了。

与此同时我也过了一场亲情关。邪恶绑架了我的女儿,在女儿被扣上手铐被带走的一瞬间,我也是一阵挖心剔骨的痛,女儿现在还被关押着,前几次去看守所送钱物,那种“亲情”免不了在心里骚动几下,心里也是酸酸的,“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转法轮》)师尊的话及时点醒了我,我调整了心态,把这个情放下了。

修炼十几年了,关和难是一个接着一个,但我没有趴下,始终按师父要求的那样正念正行,精進不停,十几年如一日的早上三点半起床炼功,坚持做好三件事,遇事不断向内找,向内修,在法中不断的升华自己,魔难中我感到自己变的更加坚强了,成熟了,现在就是出现天大的事我也满不在乎,在真修者面前,真的什么也不是。

有一次在梦中,我在追赶一辆车,车门打开了,师父伸出了一只手把我接了上去,这个梦就是我这些年修炼的真实写照,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是走不到今天的。师父,谢谢您!弟子也请您放心,您给我指引的路我走定了,现在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我一定要谨遵师父的教诲,利用最后的有限时间救人,抢人,做好自己应该做的,让师尊为我少几分操心多几分欣慰,以实际行动兑现自己的誓约。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