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邪恶就迫害不到你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在邪恶迫害中,靠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其中也走过弯路,然而我听师父的话,跌倒了没有趴在那不动,得爬起来,继续往前走。记得九三年十月份第一次参加师父讲法班时,听法的第二天,就接到家里发来的电报,说一岁多的儿子得了急病,叫我速归。心想,儿子得了急病,得找医生呀,我回去又有什么用呀,家里还有丈夫,还有丈夫的大哥、大嫂都在本地。我就没回去,一直听完师父的讲课,就急急的往回赶,在路上还在回忆师父的讲法,和姐姐一起讨论:“原来修炼就是修这颗心呀”。(和姐一起参加的学习班)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正念,只是那颗对大法的向往、追求的心。一到家,儿子啥事也没有,保姆正在喂“蒸鸡蛋”他吃呢。八天不见,还长胖了点。后来明白了那是魔的干扰不让我得法。

记得九五年的时候,从师父讲法明白了从现在开始要广传大法。我就召集同修一起到所属地下面的县市去洪法。我算是年轻弟子了,有工作有小孩,小孩子当时有三岁多。我们带上师父的讲法录像,先是到街上以各种方式宣传,晚上租场地放讲法录像,按师父办班的要求,然后教功。记得在某县传法时,我是白天上完班,匆忙赶上最晚一趟去某县的车,第二天赶最早一趟回来的车,可早上四、五点钟时住宿地方的门卫还没醒,又不愿打扰人家,我就从大门下面爬出来,虽然只有一点缝隙我也能爬出来。连续几天都这样,因为每次都得按师父当年办班的要求,听一讲停下来教功。一次得要一个多星期。那时除了工作和做家务就是学法、炼功、洪法。我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也没什么感觉(不过有时,状态好发正念时全身发热,有这个感觉)。我就凭着对大法的深信、对师父的深信,那是一种感觉从本原上来的一种信,写到这不知怎的眼泪都出来了。邪恶疯狂迫害、媒体漫天谎言时,从没对大法动摇过。

我真切的体会到:不管平时做的如何,邪恶迫害时,只要当时有正念,邪恶还是不敢迫害。什么是正念,我体会是:心中有师父、有法,并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两次被邪恶非法劳教(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当时都是没有正念,只当是人对人的迫害。后来正念正行证实法救度众生时,一次都没有被迫害(等会在后面略述)。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和妹妹(同修)一起上京证实法(九九年七月一十九日),我和妹妹是本地区最早上京证实法的,当时我俩的行动也带动当地的同修走出来了。那时没有人的观念,没有人的一切,只知道大法需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后来,被邪恶反复抓進看守所,劳教所,亲自体验邪恶迫害的手段、歹毒,和了解到的迫害的种种酷刑,加上家人、亲人、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心中生起了一点怕心。不敢当着丈夫的面学法、炼功、发正念,往往是他一到家我就藏起了书。他看见我看书就骂我:你不怕死吗?你再要被抓去就离婚。(其实我不怕离婚,只是不想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形像、不想由此而影响到众生的救度,特别是丈夫的得度和他亲人的救度。)看到我发正念就骂我是巫婆。后来感觉这种状态不对,首先得把家这个环境修过来、正过来。我就跟他写了封信,说明大法的好,恶党如何邪恶,在劳教所我受到的种种迫害,并说明我每次受到的迫害,邪恶不只是在迫害我,同样是在迫害你呀,因为我是你妻,我们是一家人啊。你不能站在邪恶一边呀,应当站在亲人一边啊。等等还有好多道理。而且时常不忘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后来,我在发正念时看到他来了,就想师父说的话:“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心想:我就是这个家的主人,我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你没资格管我,而且你也是为大法而来的生命,你应该同化法。后来,我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发正念,他啥也不说了,而且恶警来干扰,他就骂恶警。恶警每次来干扰,他都是站在我这边。有一次,说是全市大抄家,当恶警找到他叫他开门时,他据理力争,硬是不给邪恶开门。邪恶没趣的走了。今年奥运来时,恶人又去干扰他,要他代我签什么字,他把恶警大骂一通,转头就走。那次去了三个恶警,其中一个年轻的沉不住气了,就把他们的上司骂了一通:大约是“上面吃多了没事干,叫我们来挨骂”,接着把他们的上司骂了一通出气。一边骂一边没意思怏怏的跟在我丈夫的后面走了。这是丈夫自己回来对我说的。(这里说明一下,邪恶开始是干扰我,可我就是不配合它,叫我给他们打电话报告,我不打;叫我签字,我不签;我叫去派出所,我不去,只要他们来找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一次,恶警叫我签什么字,我不签,他们就说不签就到派出所,我也不去,恶警说不去就打电话叫车子叫更多的恶警来。他们其中的一个就开始打电话,我发正念让他们的电话打不通,结果电话真的没打通,而且打电话的恶警就站在我面前,他却问另一个恶警说:她人呢?到哪去了?这时他看不见我了,一群恶警就走了。那时我在开店,那天正好有一个同修在那,她也帮我讲真相。由于我总不配合他们,所以就只好去干扰丈夫。)

顺便说一下我是如何正念正行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我的方法是面对面讲真相、贴真相标语、把真相小册子、光碟送到各家各户。在街上搜集各种能看见的电话发给明慧。有一次在一个楼道里正准备把光碟用双面胶巴到一家人的门上,不料这家人猛的打开门,我瞬间把光碟放進包里,自然的下楼,边发正念,让她在那站着,不要动,结果她真的在那站着。无数次的到楼道里送真相资料,都非常顺利,唯有这一次有惊无险。每次出门时先对真相资料发正念:你们被选用来作真相资料,这是你们的缘份和福气,你们一定让有缘人得到你们并珍惜你们并传阅你们,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发挥你们神的力量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然后想,我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义务和史前大愿,任何邪恶都不得干扰和破坏,师父的法身就在我的头顶上方,光芒万丈,法力无边,邪恶见了就解体,“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每次都很顺利。返回途中发正念,铲除收到真相资料的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让收到真相资料的众生能认真对待真相、了解真相、传阅真相资料。

主要讲一下我是如何面对面讲真相的。《九评》一出来,知道讲真相多了一项要劝人退出恶党和讲恶党是怎么回事。首先是劝丈夫退党,劝了几次不退,后来竟有一次我正在劝他时,哪知他对着我的脸就是一掌,我没有恨他,对他说: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不怨你,反正我是为了你好。后来我再没对他讲,天天对他发正念,并求师父给他机会救他,大约过了一、二个月,他在外地出差,本说得上十多天的,结果只三、四天就回来了,说不知怎的把腰扭了,疼痛,人不能站立了,领导叫他回来去医院看病。我一看机会来了,真是师父给机会来了。他叫我给按摩、揉腰,我发正念让师父把功能锁上,只是常人对常人的按摩。因为师父说过不能做按摩的事。我体会到我的手是带功的。我一边按一边对他说,你是信医院还是信大法,你自己定吧,反正你也知道一些大法的神奇,医院现在是去不得,一進去就是上百上千的,有的还查不出是什么病来。顺便说,你还是不肯退团吗(他不是党员只是团员,曾经是单位的团支部书记)?某某党这么坏,老天要灭它了,退出保命啊,这时他说,退就退吧。就这样他得救了。他炼了几日法轮功,腰也好了,没去医院。只是可惜他腰一好就不炼了。

面对面讲真相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讲,自从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从那时起,面对面讲真相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讲,从未生出过什么人心,诸如面子呀,怕呀,虚荣心呀,对方能不能接受呀。我只知道要让人知道真相,要让人得救,这是我应该做的事。零一年到零六年我在开副食店,只要進店的人,我就给他讲。有一次有几个人一排蹲在我的店门口,我走到他们身边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其中一个说,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还给我们讲这些。我说,不管你们是谁,我是为你们好啊!慢慢讲多了,有了经验,三言两语就能讲明真相把人救了,一开始讲我都是先问对方听说过法轮功吗?了解法轮功吗?一般都说不了解,我就说法轮功可是好功啊,是炼功锻炼身体,教人做好人的,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啊,千万不要相信电视、报纸上宣传的法轮功,那全是假的,全世界都在炼法轮功呢,再说某某党如何迫害法轮,在历史上本身就如何坏,现在老天要灭它了,退党、团、队保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又不花一分钱,多一道生命保险何乐而不为呢?况且用化名、小名都可以,神只看人心,就算你还不太相信的话,退一万步说,万一没有这事,你哈哈一乐,又没损失一根毫毛,万一有这事,你不就捡回一条命吗?一般人都愿意退。有个别的人我还没说两句,他不动声色就走了,还有的人等我说了半天,他却说你不要枉费心机了,我是不会相信的。也有的人观察他好象在听,总感觉他会不会去报警,这样的人,他走了我会对他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不让他去报告恶人,只能传给善良人。

随着大法真相的深入人心,讲真相更容易了,我开头就问:你是党员吗?有的说是,有的说不是,不是的就问是团员或是少先队吗?有的不懂少年先锋队是啥,就问你总戴过红领巾吧,用手做个手式,然后说你听说过“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吗?接着讲真相,他(她)同意退出后,再让对方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送一个漂亮的“真相护身符”,对方都说“谢谢”。生人一般先要打招呼,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语言拉近距离,比如看见一个年轻女孩带着一个大约一岁左右的小孩,就过去招呼,一脸微笑的说,在带小孩呢,不是你的小孩子吧?她说是,我说,呀,真是不敢相信呀,你这样年轻,自己都象个小孩子,看起来象十七、八岁(年轻女孩一般都愿意别人说自己年轻漂亮),她说有二十岁了,丈夫二十四岁了,她那么小就成家了在家带小孩,肯定不是党员,就直接问读书入过团、队吗?说入过少先队,这时就给她讲天要灭中共,退队保平安的事,她同意了,再问了解法轮功不,她说了解,问是从电视上了解的,还是见过炼法轮功的人,她说从电视上看过。我一惊,并说电视说的可不是真正的法轮功啊,真正的法轮功与它说的完全不一样啊,然后给她讲大法真相,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最后送一个真相护身符,并嘱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会得福报,保平安。她说谢谢!给在路边等活的拉板车的人讲、给收破烂的讲、擦皮鞋时给擦皮鞋的人讲;煤气烧完了,打电话送煤气,给送煤气的人讲;坐公车,客人还没有只有我一个,就给司机和售票讲,等来了客人,就给客人讲;坐的,给的司机讲;儿子的同学来找他玩,就给他同学讲;买菜时给菜农讲;到商店买东西就给商店老板讲,有时不想买东西,就买支冰棒,然后好讲真相,因为,商人的心里,你给他做了生意就高兴些。在路上给铺路的民工讲,上理发店给理发店老板讲,给理发师傅讲,给洗头妹讲,给要饭的讲,到娘家给老家的人讲。面对面讲真相,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讲,没有什么顾虑。当然也有时忘记讲了,人已经走过去了,我会后悔,然后追过去。有一次,看见一个老太太在面前一晃而过,我感觉是我的一个老同事,她已经走远了,我好后悔没叫住给她讲真相,心想这次错过,也许再也没机会了,我就转头去追她,一直追到她买东西的地方,站在她旁边,看她。等她买完东西跟她一起往回走,跟她聊天,问您是某某吗?结果她说不是,我说你好象我的一个同事啊,她说难怪你总看着我呢。拉近距离后,然后开始讲真相。她说是少先队,愿意退出,再送她一个真相护身符,叫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她说谢谢你啊,我们相同的路也走完了,就分开走了。

最近的一个晚上,心想今天一个人都没救,不行要出去讲真相,边往外走,边求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面前来,我好救他(她)。走到市公安局门口时,停了一会,对着它近距离发正念,接着往前走,看见一对中老年夫妻,男的是我丈夫以前单位的一把手,现调到同系统的另一单位,已退到二线。我就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过去散步啊!答应“是”。他们走的好快,当时没跟上去讲真相,好后悔,心想下次见到一定不错机会。知道他们去广场,我也是去广场,每天晚上广场都很多人。我找一地方坐下,心想有缘人快来听真相,一边在心里发正念:解体周围环境所有众生头脑中抵触大法的一切不好的物质,解体阻碍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神通打到众生的头脑中去,希望众生能得救。时间慢慢过去了,还没来一个有缘人,心里想不能老是坐在这,得主动去找有缘人。于是起身走动,广场尽头是市委大楼,我就到那坐在不远处对着它近距离发正念。

发一会儿一睁眼,哟,那对中老夫妻正走到我面前了,而且一晃而过,这次决不能错过机会,我马上起身几大步赶上去打招呼:“刘厂长,你们这么快就回家啊!”“是啊,转了一大圈,每次都是转一圈就回家的。”“噢,是这样啊!刘厂长,给你说个事,是为了你好啊!“哦,你说。”“你把党退了吧,反正现在也没用了,某某党这样腐败,老天要灭它了,退了保命、保平安啊!退了,它做的坏事就跟我们没关系了,不管老天怎么惩罚它——天灾、瘟疫,我们就可以被免灾难,得以平安,不受它的牵连,你就退了吧。”“他连声说:“好、好、好啊。”我又问他夫人是不是党员,她不作声,我就从包里拿出随身带的二零零八年新唐人神韵晚会光碟和天音光盘给他,并说:“这张光碟送给你,是一台顶好的国际水平晚会,还有一张是天音,天音里还有电子书、有网络在线,你点网络在线就可以看到在国内看不到的好多东西啊,送给你有时间看看,作为一种闲时的消遣吧。”“好啊,看完还给你。”我一笑:“不用还给我啊,送给你的亲朋好友吧。”他也笑了:“好吧。”这时我就没跟着他们了,去别的地方寻找有缘人了。心想真是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弟子只是有个救人的愿望做表面工作而已。在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三个上了年纪的妇人散步并也在往回走,我快步跑上前去打招呼:“你们三个一起在散步啊。”他们说:“是。”我一脸笑容的说:“散步好啊,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身体都还好吧。”其中一个答:“还好。”再问他们是不是快到家了,住在哪呀?他们说住在哪,我就顺势问,你们那有没有人炼法轮功啊,一人说没有,另一个说谁敢炼法轮功呀。我说:“有呀,我们那有好多人炼呢。”话题已经打开了,接着讲大法真相、退党大潮,其中一个有七十多岁了,我就重点给两个五十多岁的讲,两人一个是团员,一个是少先队,两人都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面对面讲真相是我用的最多的了,生人就先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用不同的话语拉近距离,熟人就直接讲,一看到就说:给你说个事啊,是为了你好的,一直惦记着你呢,接着讲大法真相、退党大潮。有些多少年来都没碰到过的朋友,又不知道住在哪的,我就在心里想着能见到就好了,结果没几天就碰到了。有一个老同学就是这种情况,看到她时,我真高兴啊,当时她带着一个小孩子,我就先去商店买点小孩子吃的东西给她,然后给她讲真相。一开始她说不相信这些事,我不灰心,继续反复讲,中间也插些人的事,以免她听得心烦,当她听常人的事听得高兴时话题又转到真相上来。最后还是退了邪党。与隔省的朋友就买个IC卡去公话打长途,知道地址也写信。后来店没开了,找了个单位上班了,我就在新单位讲真相,单位大部份人都明白真相并退了邪党。心想这里的人该得救的都救了,得换个地方了,不久就辞职了。

我真的感觉到我们想什么师父都知道,而且呀,只要有正念(神念),讲真相都不会有干扰和麻烦。还没走出来的同修、还不管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一定不要再等了啊,大法弟子有师有法,没有做不来的事啊,不信就试试看吧!我也确实还没修好,跟那些正念正行的同修相比那还不知差多远呢,我还要精進。

有不正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