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找准人心至关重要》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看了《明慧周刊》三百五十五期同修《找准人心至关重要》,其中所言“向内找找不准”的情况,在我周围的同修也存在此种现象,有的同修三件事都在做,可是身体一直处于“病业”状态,我自己也在其中。面对旧势力的干扰,也知道向内找,每次找都找出十个、八个执著,发正念清除,却无济于事,在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中显的很无奈。直到今年春天的一件小事,才使我清醒的认识到找人心要找准的重要。

那是一次小组集体学法,大家轮流读师父《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时,当轮到一位老年同修读时,由于该同修文化成度不高,加上平时学法少,读不成句。我感到听起来很费劲,就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去听,还是听不明白。看看其他同修,有的半闭眼睛,有的皱着眉头。当时我开口对那位老年同修说:“咱们商量一下,这篇讲法不容易读,你先别读,先叫别人读,行吗?”他同意了。我感觉一下自己,觉的没有什么心。

那天晚上我突然感到头疼、牙疼,为什么会这样呢?噢,想起来了,是因为中午没午睡,那就赶快睡吧。第二天不但没好,满口牙都疼了。我静下心来打坐,向内找,找到的还是以前的那一堆执著,发正念后,牙还是那么疼。

我去找甲同修切磋,她问:“向内找了没有?”我就把前一天的情况说了,她听了之后说:“你不叫那位老年同修读,你有显示心。”我立刻否认。她说:“你的显示心大到已经形成自然了,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了。”我还是不认可。她又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么说吧,如果你不如他读的好,你会不叫他读吗?”我不语,默认她说的有道理。她又说:“因为你觉的比他读的好,你才不叫他读了,这就是你那个显示心。当看到同修有不足时,我们应该怎么办?”我顺口答道:“应该默默的给予补充。”(法理方面明白,可是并没有做到)甲同修接着说:“当时你想到去帮助他吗?没有。你想到的是他耽误时间,换别人读,能读快点,自己能多学点,这又是一颗私心。” (我当时真是那么想的!)

我无话可说,只觉的自己的心被剜的真疼!甲同修还告诉我,如果这个执著找对了,发正念清除之后,你看效果会怎样。我回去照做,头和牙果然不疼了。在此感谢甲同修对我的帮助,让我学会了向内找。

在后来的修炼中,也时有被干扰的时候,我大多都能找准人心,正念清除。然而有一个大的执著因为过去时间太长,一直没有找准。去年从某地回来,我的腿一直在疼。前不久我又来到某地,某地乙同修对我说“留在这里吧,开朵小花。”我对开小花的事怕心很重,推说自己眼神儿不济(没在法上)掩盖着怕心,并表示留下也开不了花,留与不留两可之间。这时师父点我:梦中乙同修指着前方对我说:“你带三、四个人把那片草打了,你打过吗?你会打吗?”我顺势望去,所指之处没有草,而是一些一人多高的乱树棵,手指头那么粗,有些上面还长着芒刺。我说:“我没打过,也不会打。”边说边想掉头就走。梦醒后清楚的感到梦里乙同修所指的打草就是要我开建资料点小花一事!怎么悟呢?我想,打草用的刀很大,也很锋利,需要用刀割的必不是好东西,修炼人要去的是执著心,所说的草是不是我的执著心呢?我回想去年去某地时乙同修曾说过叫我留下,当时也是由于怕心推辞。这不正是去年草那么大的怕心发展成今年乱树棵那么大了么?梦中同修让我打草,我还不想干,这不正是在开小花这个问题上我的心性的真实写照吗?这怎么行呢?我必须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怕心。刚想到此,顿感胸腔中晶莹剔透,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一种美妙的感觉。“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知道师父看见我找准了那颗执著的人心,瞬间把我体内的败物拿掉了。师父对我的呵护无处不及。

回首自己修炼中走过的路,由于人心多,时常遭到对大法弟子虎视眈眈的那些邪恶生命的干扰迫害,因为找不准人心,清除效果甚微。为此感到很困惑。现在我终于学会了向内找。我为这个迟到的“向内找”百感交集。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自认为是您的真修弟子,可是以前一直不会修,不会向内找,因此修的磕磕绊绊。现在我明白了向内找要对准自己的那颗人心,甚至是隐藏很深的那颗人心,不怕痛,清除它。这样您就会为我们排除一切干扰。我会仔细的认真的找准人心,运用好师父教导的‘向内找’的法理,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