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稳证实法 尽心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元旦,我有幸步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风风雨雨中到今天已经走过了近九年了。我想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会的机会,向师父向同修汇报一下自己的部份修炼经历和点滴体会。

一、用笔证实法

我从某大专院校中文系毕业的,师父说:“万古事 为法来”(《洪吟二》〈戏一台〉),那么我们在常人中所学一定是为法来的。很早我就想用写文章来证实大法,可由于自己搁笔多年,再从新提笔,还是觉的有些困难。我想大法是超常的,没上几天学的同修都能不受常人观念制约写出好文章来,更何况学过写作的人呢?我们区有不少同修的修炼历程可歌可泣,但这些事迹仅限于本地同修间小面积交流。如果能把同修的故事写出来,发到明慧网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不是能更好的洪扬大法,救度众生吗?

二零零三年初,我主动找到本地的一位同修阿姨,准备写写她的事。(因为她经历的魔难很多,几乎每次都能正念闯关)和她谈了我的想法,同修爽快的答应了。她将自己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生动形象的讲给我。在听的过程中,我被同修不畏生死证实大法的壮举深深的震撼了,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感动。正象师父所说的,每个人的修炼历程都能写成一部书。采访完老同修,回到家和母亲(同修)谈自己的感受,她提醒我千万不能有崇拜同修的心。我将文章写好、整理好大约用了三天时间,整理的过程就好象是将一颗颗珍珠打磨串起的过程,更是磨炼自己心性的过程。不久文章《某某阿姨的故事》在明慧网上发表了。看到自己写的文章被明慧采用,心里激动不已,明白慈悲的师父是用这种方式鼓励我写下去。

紧接着,在同修的介绍下,我采访了一位在煤矿工作的同修,将他严格要求自己、开创出良好工作环境的事写成一篇证实大法的文章,不久又发表了。当同修夸赞我时,心中美滋滋的。但很快我意识到这是在常人中长期养成的虚荣心,爱听好话的心在作怪。实际上不是因为自己的文章写的好,而是同修按法的标准做的好,我们配合的好,所以文章才能发表。再说我们有什么技能,也是师父给的,你达不到法的要求还不行呢,有什么可炫耀的呢?

二零零三年初冬,听一位老同修说起她家乡的一名残疾人的神奇修炼经历。我就有把她的故事写出来的想法。于是热心的老同修带我来到了她的老家——离我们这大约二百多里路的一个村子。晚上,我们来到一位协调人家里,她去找被采访者——春英(化名)了。我和老同修坐在大炕上说着话等她来,不一会儿,门被轻轻推开了,走進一位小巧玲珑的大姐,大大的眼睛写满了坚毅与沉稳,我发现她已将干活穿的鞋子脱在门外,是光着脚走進来的,而且要在地上坐,看的出,她怕弄脏同修家的地面和大炕。我和同修连忙把她让到炕上,她象拉家常似的谈了她当常人时的悲惨经历、得法后由残疾人变成健康人的巨大变化,道德升华后给她心灵带来的平静祥和以及面对迫害时的坚定正念。我被她的故事深深感染了。回家后,我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完成《春英的故事》,自己觉的很满意。文章交给能上网的同修后,我天天盼文章发表。可左盼右等,文章如石沉大海,毫无音信。我发现自己强烈的人心,求发表的心不就是求名的心,想证实自己的心吗?找到自己的执著后,渐渐的就将此事放下了。过了一段时间,有同修通知我去她家装订真相小册子,去到一看,原来要装订的正是《春英的故事》。重读变成铅字的文章,虽然我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还是不免有点高兴,我立刻意识到这颗不应有的心,并很快平静下来,不再被它带动了。可能是考验我这颗心是否去干净,后来教我打印技术的同修,曾当我面对此文大加赞扬(她不知是我写的),并极力推荐我多打印这种小册子。听着她的赞扬,我的心很平静。我清楚这不是偶然的,是冲着我的人心来的。师父曾告诫我们:“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写曝光邪恶、揭露迫害的文章更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我们区会写文章的同修少,我主动承担起用笔曝光邪恶的工作,写这方面的消息要求比较高,既要及时,又要事实确凿,来不得半点马虎。特别是我们是大法弟子,文章并不是单纯为曝光而曝光,而是通过此事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同时达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所以几年来凡是发生在我们本地的迫害,我都能及时准确的做好报道。第一时间将迫害消息发往明慧网。有时为了解清楚事情的准确信息,我要认真跑好多趟,找当事人的亲属或知情者核实事件的细节,因为我们必须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

二零零八年初,我们区一女同修被派出所邪恶绑架,几个小时就被迫害致死。得知消息后,我抑制住震惊和悲愤,第一时间赶到被迫害同修的妹妹(同修)家,想详细了解事情的起因和经过。但令我失望的是,因为人心的阻挡,她没有去派出所,也没去看姐姐的遗体,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只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过只言片语。说话间,可巧的是她外甥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我从她外甥那,了解到了更多的实情,当天晚上就将消息写好,快速发往明慧网。明慧网很快将迫害消息发布出来。我第一时间下载此文,以最快的速度排好版,用了大约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打印出来,迅速分发给周围几个学法点的同修。他们很快就将这则消息发给了不明真相的群众。

因为知道的事情不全面,后来我多次找到同修妹妹从法上交流。为更好的救度世人,我又就此事写了一篇评论文章,更進一步揭露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众生的迫害。很快两篇文章同时在《明慧周报》上发表出来,我们当地又制成当地的曝光邪恶的彩色传单大面积散发,在群众中反响很大,有力的消除了邪恶,在救度众生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二零零二年,我们区公安局国安大队一恶警头目,邪气高涨,在迫害大法弟子中首当其冲,许多同修都曾惨遭他的毒打迫害。为了清除解体干扰救度众生的邪恶,我和同修共同搜集了此恶警的种种恶行,整理成文,做成一篇有力曝光邪恶的文章。明慧网发表后,资料点及时做成传单,在我们区广泛散发,有力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此恶人很快就被调离了国安大队。

今年三月,我们区两同修被邪党非法劳教本已到期,却被他们村邪党书记以奥运为借口,非法将夫妇俩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我和同修交流后,认识到不能任由邪恶迫害,必须立即制止。我上网查了一下,没有任何二人被迫害的文章或消息,我快速写了一篇短消息发到明慧网。有同修建议应写一篇较详尽的文章曝光邪恶,于是我先找这个村的协调人交流此事,我们都认识到了通过此事能更好的救度当地的民众的作用。协调人和另一同修共同回顾了同修夫妇这几年来遭受的迫害,我将她们的叙述按时间先后整理好,以最快的速度上网。明慧发表后,我们又尽快制成传单在当地散发,制成不干胶在本村及周边村张贴。后在同修的建议下,我们本村同修开了一个小型交流会,共同认识到整体配合,整体提高的重要性,并且大家都认识到营救同修与救度当地民众的密切关系,在法上提高了认识。同修们分工合作,发正念,讲真相,又在本村及周围的七、八个村子散发了另一同修写给村书记的劝善信。不久同修夫妇获释。此事见证了大法的威力,见证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

二、建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三年,就有同修建议我成立家庭资料点。但在怕心的阻碍下,没能在法上认识,自己一直不敢承担此重任。二零零四年初秋,又有两同修向我提起此事,我的心动了。我想修炼的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发生,为什么同修都希望我做资料呢?表面上是他们觉的我各方面条件合适,实际上任何事情不都是师父安排吗?于是我接受了同修的建议,当时心里还是感到压力很大。第二天懂技术的同修就带着打印机、耗材等物品来到我家,正好我丈夫出差不在家。当时他对我修炼还不是很理解,特别对我被迫害失去工作一事,一直耿耿于怀。但我却对他很有信心,因为几年来,我一直没间断给他讲真相。同修耐心的教会了我打印方法及简单的维护方法,我将同修教我的每个步骤都一一记录下来,同修在我家教了两天就离开了。当我独立操作时,问题却出现了,正在我不知如何下手时,八岁的女儿跑过来,替我按了一下键盘,问题很快解决了。原来同修教我时,女儿一直在旁边好奇的看,所以在关键时刻帮了我。我真切的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呵护是无处不在的。更让我感激的是随着家庭资料点的建立,师父让我心想事成。因为是家庭资料点,很多事情都要当着丈夫的面做,不可能背着他,而且我也很想能得到他的帮助,经常设想:如果他能帮我买耗材,送资料,那该多好啊。但这要建立在他明白真相的基础上。可能因为我对丈夫能明白真相很有信心,就在我不断的讲真相的过程中,他竟在我开始做资料大约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这是事前我没想到的,而我先前对他的设想也就顺理成章的得以实现了。从此我们夫妻俩一直配合做大法工作。通过此事,我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理,有了新的体悟。

就在我的打印工作逐渐熟练时,却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我远在外地的姥姥要过九十大寿了,一直帮我做资料的母亲准备利用祝寿时机讲真相,救亲朋。就在她动身的前几天,我忽然产生了一念:她这一走,可别出什么事。这一念,仅仅一闪现,却包含了多少怕心与依赖心啊!虽然过后自己就把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念完全忘记了,但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

记的那天母亲刚走了一会儿,正在做资料的我突然听到敲门声,正好打印机打印完设定的纸张,刚刚自动停下。我将工作间(卧室)的门关紧,从防盗门内往外看,原来是单位书记。我就放心的打开了防盗门,没想到,打开门才发现,在楼梯的拐角处还跟着几个人。书记赶忙向我介绍,说区“六一零”的“领导”来看你了。我意识到现在关门已来不及了,再说也不符合常理。我就大大方方的把他们让進来,请他们在客厅坐下。心中不断求师父加持,决不允许他们進工作间。他们和我寒暄了几句后就直奔主题,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我借着他们的话题讲述我得法后的身心变化,在工作中的优秀表现和领导同事对我的高度评价。一边讲一边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不允许他们靠近工作间。因为当时电脑、打印机都开着,真相资料摆了一床。谈话间,“六一零”头目起身走到另一间卧室门口看了看,又转身到客厅书橱前装作很自然的样子问这问那。我不断发着正念,尽力保持心态平稳。正在这时,书记的手机响了,她刚要到工作间去接听,突然她又下意识的退回来,到另一间去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另一个“六一零”人员,忽然发现挂在客厅墙上的师父法像,因为挂的高,他踩着沙发往下摘,可怎么也摘不下来。我说:这是我们的家,你不能动人家的东西。看他邪恶的举动,考虑到资料点的安全,我在心里发一念:必须让他们快走!我立刻站起来说:你们既然没什么事,我还有急事,需要马上出去。边说边打开了街门。他们听我下了逐客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极不情愿的站起来,自我解嘲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当天晚上,一同修把我叫到她家,说有个我认识的外地同修来了。我和她交流了此事的经过。她善意的给我指出了我没修去的人心:一是怕心,二是争斗心,三是求安逸心,表现在出事前我因贪睡,晚上十二点正念,有六、七次没发了,四是保护自己的私心,五是依赖心。就因为有这么多的人心,才让邪恶钻了空子。如果没有这些心,邪恶根本不敢到家来。事后才悟到,那天晚上是师父的精心安排,让同修帮我及时找到了漏洞。

后来我学会了上网,每周自己下载《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及小册子等。从二零零五年秋开始,我又负责给七、八里地外的农村小资料点送U盘,里边是下载好的大法资料。每周一次,风雨无阻。我一般骑自行车晚上送,每次都要经过村边的一片坟地,而且此路段没有灯光,阴森森的。虽然修炼了,走到此处还是有点打怵。每次都会对自己说:你是大法弟子,怕什么!我发现只要自己心态平稳,路过这里时,身后总会出现汽车或摩托车,它们的灯光为我照亮眼前的路。

每次网上公布发正念的通知,抱着为法负责的心,我和丈夫必定要求自己第一时间送到能送到的同修手里。特别是建立本地站内信箱后,发正念的通知经常只要一发现,我和丈夫毫不犹豫,立即行动,快速将能通知到的同修通知到,从不耽搁。有时我们一晚上跑相隔十几里路的七、八处。更历练人的是,有的时候今天才通知下去,说不定明天又来新的要求,那我们就再从新通知一遍。从没有感到辛苦。

虽然我们当地小资料点不少,但能上网的同修少,会打字的更少。我又主动承担起本地同修上网文章的修改和录入工作,因为我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打字很费时,有时一篇稍长一点的文章要打好几天,短的也要打几个小时才能完成。丈夫看我忙不过来时,会主动过来帮忙。特别是三退名单上网,他几乎全包了。

尽管证实大法工作很忙,但是我从未在学法上放松过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在保证学好法的前提下,做大法工作。因为师父要求我们必须是大法弟子做大法工作。我要求自己上午学法,下午工作。特殊情况下,上午工作,下午学法。晚上有时间的话,还是学法,或者做其他的大法工作。再忙再累也必须学完法才休息。每天保证发八、九次正念。几年如一日,没特殊情况从不间断。正因为有学好法的保障,我家的小资料点,一直平稳的运作着,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

三、到偏远地区救度众生

从二零零一年起,我和母亲(同修)就利用休假时间到偏远的故乡讲真相,救世人。刚开始时,只局限在亲朋间,后扩大到广大的乡邻。我们每年都要回去几次。我曾把救人的经历写了题为《走亲访友讲真相》的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

《九评》发表后,有一年多时间,我没回去了。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二,丈夫和我回到我的家乡劝三退救人。因为有前几年讲真相的基础,很快就把我的叔伯叔叔、大爷几家人劝退了。第二天,告别了他们,我们又驱车来到几十里外的姑姑家。(事前没有联系)“不巧”的是,姑姑一家人全去我姨姥姥家(我父亲和姑姑的姨妈家)拜年做客了,只剩表弟在家。于是我们也决定去,因为我和姨姥姥家已多年没走动了,不知路。表弟就带我们来到我姨姥姥家,路上很自然的给表弟讲了真相,退了团。一進姨姥姥家发现,不只是我姑姑一家人在场,姨姥姥的所有亲戚几乎都来了,坐了满满一屋人。我心里一下明白了师父的慈悲安排:今天之所以到这里来,是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啊。暗暗想,我们今天来对了,谢谢师父。因为亲朋多,分了男女两桌酒席,我在女桌。餐桌边,亲戚们谈笑风生,共叙思念之情。我边吃菜边发中午十二点正念,解体在场所有人背后阻挡他们得救的邪恶。然后我借她们的高兴劲儿,趁势给他们讲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消息。因为姨姥姥全家人和姑姑都信某某教,所以刚开始讲时,姑姑她们表示不接受。我说:“退党和信耶稣不抵触,我是为你们好。信仰是要专一的,信什么就专信什么,你不能既信某某又信共产党吧?这不是脚踩两只船了吗?何况共产党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咱们可不能替它顶罪名。”姑姑听我说的在理,就退出了邪党组织。针对他们的信仰,我又对众人讲了《圣经启示录》上就有“退党、退团”的内容,九十多岁的姨姥姥连连点头称是,其他人也随声附和。然后我又分别问了她们是否入过邪党的组织,给入过的做了三退,什么也没入的,就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并送给她们真相资料或大法护身符。

吃饭的间隙,姨姥姥的儿子,我的表叔,以主人的身份,表示对我们远道而来的欢迎,主动过来和我拉家常。当说起我死去的父亲时,他老泪纵横。我没有被亲情所带动,我清楚那是他明白的一面在流泪,知道我们是为救他们而来的。当我给他讲了真相,并劝他退出邪党组织时,他高兴的用“成功”的名字退了队。可让我挂心的是,男桌上的其他亲戚,直到下午散席,我一直都没机会讲,他们就要走了,怎么办呢?(丈夫因和他们是第一次见,也没好意思开口)可能师父发现弟子救人心切,于是事情又有了戏剧性的发展。一位男亲戚提出:能不能让我们用车顺路捎他们几人回家?这正中我下怀,师父为弟子想的太周到了。我们便顺理成章的送他们回家。在车上,我有充份的时间给他们讲了真相,每人送给他们一本《九评》,他们高兴的接过去。帮他们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送到家,又给其中一表叔的家人办了三退。另一亲戚热情的邀我们去他家坐坐,因为天色已晚,为赶路,我们谢绝了他的邀请。现在想起,觉的很遗憾,没能给他家人当面讲真相。

此次回老家除了救亲人外,我还了解到一个情况,就是我的故乡比较偏远,很少见到大法真相资料。我和几个同修交流了此事,我们决定利用晚上时间自己开车去那里大面积发放真相救人。第一次去时,我们做了充份的准备,虽然约定去的时间,天下大雨,我们还是坚定的去了。乡间道路泥泞难走,但我们都抱着救度众生的慈悲之心,互相配合,四个人一晚上发遍了六、七个村子也不觉的累。当天晚上顺利返回。第二次,我们去发了《九评》、《风雨天地行》和真相小册子,虽然过程中遇到了几次干扰,但我们能及时找自己,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晚上十二点之前就赶回了家。

我真诚的希望我的父老乡亲得救,希望所有有缘人得救!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