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雨路 信师信法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从前练过很多种气功,也研究过很多年周易,因此对人生有些了解,但更多的是产生了很多或很深刻的疑惑,始终不得其解。一九九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小书店看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翻看介绍说是性命双修的气功功法,尽管我对性命双修并不是很明白,但我从心里认定这是个好气功,买回后大致浏览了一下说明,做出一个决定:这是个好功法,要保存好,等退休后好好炼,就存放起来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简直太可笑了,可当时我就是这样的糊涂想法。由于我当时一心一意想怎样赚钱,对于这个走入修炼的机遇,没抓住。但是,就因为我认为是好功法,要炼,师父便做了种种安排,让我真正的走入大法中来。

自九二年一月,我从北方调动工作来到广东,已经多年没回老家了。九七年底,母亲执意要来广东看我,父亲阻拦不住,只好与其同行。在我的印象中,母亲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和骨质增生,不能远行,尤其是她那连大医院都久治不好的长满骨刺的双腿,在家中挪动一下都很痛苦,到外面走动更要坐残疾人车由别人推行,怎么能够出远门呢?我去接站,却看到母亲红光满面稳稳当当的走在我前面,那架势,哪里是个七十来岁的重病女人呀,分明五十多岁嘛。我极其惊讶,问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母亲告诉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使身体康复的。我回家立即找出《中国法轮功》(修订本)问母亲,是不是这个?母亲说是,叫法轮大法,还拿出《转法轮》给我看。两个通宵,我看完了《转法轮》,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埋藏在心中久久不解的一切人生疑惑完全得到解答,我知道这就是我寻觅多年的佛法啊!那个后悔呀,怎么就把法轮大法当作了普通的气功呢!当初怎么就没把《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好好的看上一遍呢!我下定决心,今生今世,一定修炼法轮大法到底!

就这样,从一九九八年三月一日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至今已经十年有余。回想走过的修炼路程,有沐浴佛光的殊胜景象之美好,也有久渴突饮甘泉之美妙,更有那剜心透骨刺激心灵去除各种执著心的坎坷辛酸。当一切过去后细细思量,其实就是个如何信师信法的实践过程,“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下面,我从几个方面谈谈自己的修炼心得,与同修交流切磋。

一、实践实修,割舍名利

九七年末,我关闭了自己那个亏损的公司,把仅剩的十万元资金全部投入股市,打算先暂时以炒股票维持生活的来源。所以在九八年三月一日我刚走入大法修炼之前,每天就是泡在股市里炒股票。我早就认识到炒股票其实是一种“合法”的赌博,国内经常出现炒股票倾家荡产后跳楼的悲剧。如今我要修炼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就不能干赌博当然包括炒股票的事,我炒股票赚了,可能有人炒股票赔了,而且我还要失德,修炼人失德怎么还能修炼呢?这时,我思想中的斗争是比较强烈的,由于原单位倒闭,我在九六年就成了失业者,自己开个公司不赚钱关了,妻子自从北方随迁来广东也只是挂靠在某单位,无法正式安排工作,仅靠打临工才有微薄的收入。如果我不炒股票赚点钱,家庭的生活、女儿上大学的费用靠什么贴补呢。我思来想去的好一阵,还是下定决心,为了修大法不能炒股票,决定退出股市!可是,我已经在股市赚了一万多元,怎么退呢,把赚的钱拿走吗?我想还是不行,应当还给股市。于是我就买了一批高价股守仓,待其跌掉我赚的钱时,清仓退出,只从股市拿走自己投入的资金。说来也是神奇,没多久,我妻子的工作关系在叔叔帮助下得到正式调入,有了真正的工作,工资待遇都增加了,我也在女儿帮助下找到了适合的工作,有了收入,家庭的生活有了保障。这一切都是我修大法后才有的福份,妻子从我个人的变化看到了大法好(如脾气变好,身体健康等),如今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不久也走入大法中修炼了。

九二年初在我调来广东之前,叔叔曾经向我和父亲借过钱,我与父亲凑钱一万二千元借给他,那时在内地能拿出一万多元是很不容易的,这些钱其中七千元是我出的,五千元是父亲出的。九九年初,叔叔由于在我们夫妻工作调动中付出很大帮助,就主动和我讲,借我的七千元钱不还了,只还借我父亲的五千元,我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还向他表示了对我们帮助的感谢。并将此事电话告诉了父亲,父亲虽然不很高兴,但是在我的劝说下也就平息了。二零零三年末,父亲需要钱装修房子,向叔叔讨还这笔五千元钱(此时叔叔已经有几百万的钱财了),叔叔却告诉父亲说,钱早就还给我了,让父亲找我要。父亲打来电话责问我为什么不早将叔叔还的钱邮寄给他,使他又向人家讨债,多不好意思!我当时没往细想,顺口就回答说叔叔没把钱放我这呀。父亲立即发火了,要再给叔叔打电话质问。我突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这件事情的发生绝对不是偶然的。我马上对父亲说,让我想一想,可能是我忘记了。放下电话,我就和妻子同修商量怎么办,是对父亲实话实说,还是认可替叔叔还钱?如果对父亲实话实说,从人的表面看是实话实说,但是从大法的法理上看就不一定是实话实说了。也许是我们以前欠叔叔的,今天他这样做是不是让我们还债啊?即使是他侵占这笔借款,他不是拿德和我们人中的一点利益做交换吗?作为大法弟子,应当怎么做,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不都讲的很清楚吗,我们大法弟子,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实践实修的问题。从法理上我夫妻俩都能认识到不要执著名、利,可是真要拿出五千元替人还债,而且还要背负贪污老爸钱的坏名声,心里可实在如刀子扎一样痛,一夜都没睡好觉。尽管第二天我们给父亲邮去了五千元钱,化解了这个矛盾,可是很长时间内总是有种被诬陷的不平衡心理在作怪,其实就是那个维护自己名、利的不好的物质还没去干净。

如今回过头再看看上述发生的事,这算的了什么呢?可当时就是心痛的很呀,又是思前想后,又是反复讨论,割舍对名、利的执著竟然那么难。现在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不论处于多大的名、利“难”中,只要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实践实修,都能过的去,就看你想不想过,想过,你就能冲破那个名、利对自己的控制,冲过去那道坎,那个名利的执著就会被基本去掉。因为“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失去的都是业力和宇宙败坏后形成的变异的为私的物质,绝非是自己在人中应得的名誉和利益。

二、顺其自然,口断执著

既然修炼了,就必须按照法的要求做。我知道大法修炼不能喝酒,但是,我却对酒有着非常强烈的欲望,在喝酒上就是师父所说的“不喝连饭碗都端不起来,不喝就不行”(《转法轮》)的那种人,而且爱喝高度白酒,各种香型的白酒都爱喝,啤酒只能当茶水解渴喝。中午和晚上必须要喝白酒,有时夜间睡觉醒来也要拿白酒喝上一杯。现在修炼了,就必须要把酒戒掉。可是,我实在不想戒掉酒,甚至竟然想:如果又能喝酒又能修炼大法多好啊。当然,这是不行的,师父说:“为什么有些大道修炼要喝酒呢?因为他不是修炼他主元神,是为了麻醉主元神。”(《转法轮》)我们是大法修炼,修炼的是自己的主元神,不能喝酒。可是我的酒瘾太强烈了,为了满足自己的强烈喝酒嗜好,我就一下子买了好多瓶高度白酒,心里想我在戒酒之前多多的喝,赶快喝个够。没过两天,在喝酒时突然喉咙极其刺痛,我以为吃鱼时喉咙扎刺了,张嘴叫妻子看,妻说没什么,很正常。我使劲大口喝了杯水,没什么感觉,以为是偶然吧,就又接着喝酒。只要一喝酒,喉咙立即就非常刺痛,不能喝,而喝水吃饭就没事,我突然明白了,不能再喝酒了。以后见到酒尽管心里还有点瘾,但马上就抑制这个念头,一直到一年后喝酒的执著才被去干净,再看到什么好酒时就没有任何感觉了。

对于肉的欲望我也是很大,猪羊牛鸡鸭鱼肉都爱吃,特别爱吃炖肉,越肥越感觉好吃。而且我还会做几种好吃的猪肉大菜。不敢喝酒没多久,有一天,我突然想,现在我不能喝酒了,不知道哪一天又不能吃肉了,最好在能吃肉时要多吃些。由于我悟性不高,没吸取戒酒的碰头教训,又一下子买回十多斤猪肉,用传统方法加工成过油肉,再做成传统大菜,当我吃第一口时,竟然吐了出去,满嘴的生腥肉味。我很吃惊,怎么做坏了?可是我的妻子和女儿却吃的津津有味。我问她们好吃吗?回答说很好吃,我又明白了,不能吃肉了,需要去吃肉的执著了。过了大约半年时间,一天,在单位吃午餐,不经意中吃到一块肉,不感觉生腥味了,突然又能吃肉了,可是却不那么好吃了,也不想主动买肉吃了。

就这样,酒、肉的执著去掉了,而这种执著的去掉是从法中体现出来的。我悟到:真心修炼,要顺其自然,凡事不可执著,任何执著,法都会给你暴露出来,让你看到,并给你一个状态表现,就看你明白不明白,你明白了,悟到了,而且还要做到,这样,就能够突破那个执著的束缚。

三、走出人来,突破情痴

二零零五年初,女儿也走入大法中来了,成为我的新同修。女儿此时都二十六了,到了“女大当嫁”的年龄,我对她择偶的事情看的很重。从法理上我知道作为真正修炼的人,从修炼一开始,师父会给弟子从新安排人生的路,那当然也就包括未婚弟子择偶的安排。也就是说,只要能够顺其自然,精進实修,正念正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我们自己人为的去追求。虽然从法理上我们明白,但是要真正做到放下各种执著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由于女儿身材高挑,长相比较好,工作能力也较强,亲朋们对女儿都是赞扬的多,我也产生了常人的认识,对女儿提出了择偶的条件:首先道德要好无劣迹,长相要端庄,而且学历要本科以上,身高要一米八以上,有房有车经济条件好等等。

突然有一天,妻子的一个朋友说给女儿介绍一个对像,是北京某某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搞建筑专业的,身高、经济条件、外表都很好,与我们提出的条件完全吻合。我和妻子很高兴,动员女儿去见面,见面后女儿对其长相不满意,说不符合介绍人说的如何如何好。我和妻没有对长相再坚持要求,还劝导女儿,说其它条件都好,长相差点不是坏事。在我们的劝导下,女儿同意继续谈下去。不久,女儿又获知对方不是北京某某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是西北某市建筑学院本科生(小伙子并不知介绍人把他的情况错误的告诉了我们),女儿对此很不满意,认为长相差点已经将就,其它方面应当好些,现在学历又和介绍人讲的相差一个大台阶了,不想继续谈了。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多少有点被欺骗的感觉,但是考虑到女儿年龄大了,还是劝导她,说对方的经济条件还不错,身高也有一米八多,文化程度也还是可以的,而且对方向女儿表示不反对大法(女儿在与其交谈时,已经向其讲了真相,当时并未表示退出,双方停止谈朋友后,女儿以普通的身份才把其劝退)。

我夫妻俩还是想促成女儿的婚事,尽力劝说,女儿又继续与对方谈下去。就在俩人都有成的想法,需要各自家里父母同意时,小伙子的父亲却突然坚决反对,提出我女儿的属相(羊)不好,说属羊的儿媳妇会给男方家带来败运,无论什么人劝说,其父亲决不让步,就这样,这件事情莫名其妙的停止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我们想象不到的,真如一闷棍打在我们的头上,为什么会是这样?当我们静下心向内找时,仔细回想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夫妻俩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让我吃惊,由于人的情太浓,使我们已经远远的偏离了大法,也对女儿同修走师父安排修炼的路造成了严重干扰!通过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向内找,我们还找出了很多需要修掉的人心,如对女儿的溺爱、怕女儿受委屈、怕女儿找不到对象、左右女儿达到我们要求的虚荣心等诸多人心,这都是“情”在我有漏的各个方面的具体反映。当我认识到这些心必须去掉时,就感觉好象突破了一大层封闭的物质,心胸豁然开朗,对师父“顺其自然”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也進一步悟到了师父要我们“从人中走出来”的更深内涵。

还有,对于我们五十岁左右的人来说,人情执著里的色和欲的这种执著也是有的,虽然不如年轻人那么重,也是必须要去掉的。我感觉这个东西在我的微观隐藏的很深,时不时的就向思想表面反映,不注意就会被干扰,为了不受其干扰,我去发廊理发不让洗发小姐按摩,在家时电视基本不看。二零零四年初的一天,在学法中头脑突然一震,从法中悟到这决非修炼人的行为,而是宇宙法定给人和动物的繁衍方式,从此彻底断绝了夫妻之间的情欲。我和妻子同修珍惜久远结下的同修缘份,互相关心互相督促,生活非常和睦。二零零五年,我认识的几个比较年轻的同修被邪党非法绑架了,他(她)们都曾经与我一样被邪党非法关押过多次,这次又被绑架,根据他(她)们的情况,我判断一定是在夫妻之情欲上被邪恶钻了空子,抓到了迫害的理由。我立刻找到有这些问题的同修,与其交流我在这方面的心得,并提出必须断绝夫妻之情欲的忠告,同修们都对我的看法表示了认同。

总之,十年的修炼过程,好象就是不断的去除各种“情”,从人中走出来的过程,总感觉一直在去除“情”,可也总感觉在方方面面都一直存在“情”,总也去除不干净,总也是不能从人中彻底走出来。但是,给我的体会就是对于人的“情”,只要你真正的注意它、真正的时时抑制它、清除它,就能达到不受“情”的干扰和支配,思想和行为就能基本达到清净,慈悲之心也就自然生出,言行就能基本达到法的要求,逐渐的就“已经”从人中走出来。

四、信师信法,去除怕心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每天早晨四点半至六点半在炼功点炼功,晚八点至十点集体学法,白天抽时间听师父讲法录音,时时事事用大法要求自己,不论在家里,还是在社会,与人为善,干什么先为他人着想,很快就得到家里和周围人们的赞扬。尽管我家的生活很简朴,但是我心情很舒畅,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可喜自己能够得到大法。得法前我又黑又瘦,多病缠身,得法修炼的几个月内,我的体重就从一百三十斤增长到一百五十斤,身体白白胖胖,健康年轻,根本不象四十五、六岁的人,人家都说我也就三十六、七岁。就这样,我每天从早到晚的作息似乎成了程序,炼功-工作-学法,遇事向内找,事事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感觉每天都在长功,师父在《转法轮》以及其他讲法中论述的很多大法修炼的现象在我身上都有很明显的体现,如通大周天会往起颠、开顶、三花聚顶旋转、看到另外空间等等。这些,让我沐浴在师父佛光普照下,实是无以言表之殊胜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邪党不顾民心悍然发动了对大法的迫害,从这天起,整个大陆陷入了史无前例的红色恐怖中,人人谈法轮功色变,处处都有大法弟子被打、被抓、被关押。在这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面前,我也与其他同修一样对修不修大法有个认真的思考与坚定过程。我在深思后的决定就是:不管是谁说什么,我就相信这个法,谁也不能剥夺我修炼大法的权利。我还悟到应该把大法受到的迫害告诉世人。虽然我当时能有这样正确的认识,但是在那种极其恐怖、几乎天天都受到骚扰、恐吓、时时处于监视情况下,如何走出来,我还是感到压力极大。开始,我只是告诉接触到的周边人大法如何好,我们是被冤枉的,是被迫害的,讲的很辛苦,效果也不理想,其实这都是由于我学法不够、求圆满的心和不想吃苦的心很强烈、自我保护的心也很强烈、修炼状态差造成的,导致在一段时间里遭到了多次迫害,甚至摔了很大的跟斗。二零零三年初,我在同修的帮助下获得了上动态网的方法,明慧网发表的同修切磋文章和证实法的事迹,对我鼓励很大,对照自己找找,实在是扎心的羞愧!通过大量学法,正念逐渐强起来,真正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决不是个人修炼圆满问题,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时的洪愿。从此,我的修炼状态逐渐恢复和稳定,在做“三件事”中也逐步的走向成熟。

不久,我应聘到一家装饰品销售店工作,该店地处偏僻,每天接触的来店顾客不多,但这些顾客基本都会操作电脑,也都有自己的电脑,我就利用这个条件用光盘讲真相。我把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和破网软件“自由门和无界”分类刻录成光盘送给有缘人。以后又把《预言与人生》、《见证》、《九评共产党》、《法轮大法真相》等集中刻录在一个小CD光盘里,在当面适度的与顾客讲真相后,不论其同意退出邪党与否,待人临走时都尽量把真相光盘让其拿上。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很多有缘人,或者是其闲逛“偶然”進店的,或者是其“迷迷糊糊”進错店来的,总之,他(她)们明白真相后都非常痛快的退出邪党集团,有的接过光盘连连道谢,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来得救度的。

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受邪党毒害很深的人,我也明白这是旧势力搞的干扰或所谓的考验。一天,店里来了个女青年,我抽空问她:“小姐您知不知道三退保命的事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女青年疑惑的看着我,这时我拿出真相光盘递给了她,就说:“这里有安全无病毒的上网软件,可以自由的看到真实客观的新闻资讯,你回家好好看看,很长见识的。”女青年接过光盘装進提袋,我又说:“为什么三退保命呢,就是中共几十年来反天、反地、反人类,迫害死中国八千万人,现在天要报应灭掉它了……”话没说完,这个女青年突然蹦了起来,向我大声说:“你反党!不要跟我说这些!”说完,光盘也没还给我气哼哼就走了。我立即调整好心态,长时间发正念解体那个女青年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让她认真看光盘得救度。第二天,公司一个小姐来我这做事,突然拿出一个梨子让我吃,我马上联想到昨天那个女青年拿光盘走了,会不会向邪恶诬陷我反党呢?这个“梨”是不是让我“离”开的意思呢?又一想:不能承认这种考验,我在救度众生,任何邪恶生命,任何旧势力都无权迫害我!这一天,我有时间就发正念,真相照讲,光盘照发,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

女青年事件后不久的一天,店外停下一辆轿车,下来两个中年男人進店,我边陪二人看商品,边发正念清除这二人身后的邪恶因素,过了一会,我就照往常那样从问他们知不知道三退保命的事入手,给他们讲真相,讲的也比较全面,这二人含含糊糊没表示退出。当我送其出店门时,才发现他们车里有警服。而且这二人出店后在我店门外附近转转悠悠的不走,又回来看了我店门上的电话号码,就站在店外不远处打电话。这时,我立即回到店里背静处,盘腿立掌发出强大的正念,决不允许一切邪恶生命和旧势力干扰迫害。我又打电话告诉了妻子同修,她也帮我发正念清除邪恶。这一天,我除了必须做的事情外,有空档就发正念,有人来店还是照样该讲真相就讲真相,能给光盘就给光盘,最终还是平安无事。

自从师父肯定用纸币讲真相的形式后,我也开始采取这种形式讲真相,在花真相币的过程中,也同样体现出能否正念正行的问题。我和妻子同修去商场购物,一般每次控制在四、五十元内,然后分成两份付款,每人付十多二十几元,十元、五元、一元都是真相币,这样做可以更有效的多花掉真相币(如果一次付款比较多都是真相币的话,会给收费小姐压力太大,也不安全)。每次花真相币我们都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障碍正法的邪恶,清除收费小姐背后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我注意到,收费小姐在收常人的钱时,五元和一元的纸币一般是不很注意两面都看的,超过五元面值的一般上下两面都要看的。但是,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下,收我们的真相币基本上只看上面就直接放入钱箱了(有字一面冲下)。一次去某大商场购物,需付款三十多元,付款前我一直发正念,我给的是三张十元、一张五元、三张一元共七张真相币,收费小姐接过钱突然一下子把钱全翻了过来,一张一张的数,数完之后又仔细看真相币的内容。收费柜台外边就有商场的保安,当时我身后排着很多人,有人很惊奇的看收费小姐,空气都象凝固似的,我意念中打出大大的灭字,从收费小姐的头上向下落,平静的对收费小姐说:“请收下,把它给别人找出去,您就做了积大德的好事了,一定会有好报的。”收费小姐看完真相币又看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真相币放入钱箱了。这样的有惊无险我遇到过四、五次。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感到佛恩浩荡,师父时时都在我身旁,就看我是否能做到法对我不同层次的不同要求。如果我在上述任何一次讲真相过程中正念不强,可能事情就不会是这样了。从中我也悟到,尽管在过程中有我今后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讲真相中的心态、语气、花真相币的数量控制、收费人员的承受能力等细节方面需要总结改進,最重要的就是讲真相过程中一定要真正的信师信法,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有师在,有法在,我是大法弟子,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不承认旧势力和邪恶因素的干扰迫害,清除怕心,让正念充实自己,就能安全,就能达到自己保护自己。讲真相发光盘是这样,使用真相币同样是这样。能做到,就符合了法对我不同层次的不同要求,就在正念正行之中了。

五、勇猛精進 去处贪图安逸心

女儿今年初结婚了,家中剩下我们夫妻二人,很清净。我夫妻俩收入虽然不高,但是我们没有常人的很多必须花费,如医药费、保健费、营养费、预防身后费等等,只有必需的日常生活支出,所以感到资金充裕,生活很好,除了做“三件事”外,就是琢磨如何生活了,没事就到处找大商场逛,想吃什么、想用什么就买什么,过的很安逸。

今年四川大地震发生后不久的一天,轮到该我第二天休,我就告诉店内人员说明天我休息,这时,有个小伙子就说明天他可能有事出去,要我能不能晚一天休,我说没问题,结果第二天他竟然什么事也没有,正常上班,只是使我推迟了一天休息。在休息的这天下午,这个小伙子打来电话告诉我说:“隔壁公司的人带了两个国安便衣警察来店里找你,他们手里有你给隔壁公司的几张光盘,中午来找你不见,下午又来检查,说你是反革命,把店里人吓一跳,离开时把你的名片要走了,还说明天再来,你可要想办法啊。”

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让我推迟休息从而保护了我,使我避免了被绑架,当时我的感恩之情真是无以言表。趁邪恶还没找到我家之前,我只有转移到其它地方居住,于是便连夜通知了与我熟悉的几个同修,告诉他们不要再去我的单位找我了(我的家一直被邪党监视,同修有事找我都到我单位),就和妻子同修简单的收拾一下,来到附近的城市,刚好女儿的朋友家(女儿已经向他们讲了真相,都退出了邪党集团)搬了新房,旧房无人住,我们就租赁住了下来,生活用具虽然简单,但主要的都有,事情就这么突然发生了,一切又这么井井有条。我知道,邪恶要迫害我,一定是我有什么漏被邪恶抓住把柄造成的,师父早就看到并对我做了保护安排,才使我免遭迫害。通过大量的学法,几天以后,我终于找到了这个漏就是自己心中不知不觉的产生了享受安逸生活的心,还觉的这是修炼大法应该有的福份,真惭愧呀。

来到新地方居住环境很陌生,虽然有语言差异的障碍,也是我新的救度众生的场所,我们每天的生活极其简单,吃的很简朴,上午把大部份时间用来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炼功。就在这样的修炼状态下,我很快去掉了享受安逸的执著,感觉精神饱满,浑身轻松。接着,我按照熟悉的方式,和妻子同修手工制作了大量的真相币,利用乘公交车、买菜、進商店购物等机会主要用真相币讲真相,口头讲真相为辅助。我还到各个集中的电子商场收集名片,将名片上的电子邮件地址分门归类,给他们发真相资料和破网软件的电子邮件,然后,再通过专用手机发短信通知其進入电子邮箱查看,效果很好。

目前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城市(但不是原来的家),对我来讲不论在哪里,我都是大法弟子,按照师父的需要,按照法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就是我的愿望。多年的修炼使我深刻领悟: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关键就是弟子能不能及时归正、及时去掉执著的问题。我还悟到:师父怎么说,作为弟子就应当无条件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去圆容,只要做到了,就是最好的正悟。

我的十年风雨路的修炼心得暂时就到此为止,本来我觉的没什么可写的,自己修炼很差,与精進的同修不能相比,但细细思量后,我突然悟到:我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并不是为了给师父看的,也不是为了交什么答卷,因为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师父看的都清清楚楚,神也看的清清楚楚,另外空间记载的也清清楚楚,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给未来人类留下历史,也要给未来修炼者留下参考,这就需要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并且,在写的过程中也是一次认认真真向内找、总结提高的修炼过程,是不能放弃的啊。

以上仅仅是我个人的心得体会,难免会有谬误,请同修以法为师,慈悲指正。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