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守君奥运期间被害死 妻女悲苦无依(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 妻女的牵挂

“这个奥运,快点儿过去吧,到时候咱们赶快去看看爸爸。”二零零八年六月,辽宁女孩小宁到辽中县看守所见到爸爸一面后,看守所警察就不让她来了,说“上面有规定,奥运期间一律禁止探视”。从那以后,小宁总和妈妈念叨,急盼着早日再见到爸爸。


沈阳大法弟子郑守君


昔日快乐的父女(郑守君和女儿)

小宁的爸爸郑守君,今年四十四岁,沈阳市辽中县人,修炼法轮功十一年了,是乡里乡亲公认的好人。两年多以前的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辽中县潘家堡派出所绑架,当晚遭到辽中县“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秘密机构)负责人冯东昌、国保大队长李伟、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等不法人员的刑讯,郑守君头部受重伤,缝了八针。数月后,郑守君被辽中县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他一直被监禁在辽中县看守所,曾遭受强制鼻管灌食等迫害,曾被迫害的吐血。

从郑守君二零零六年二月被绑架,两年多来,中共警察没给郑守君的家人打过一次电话告之郑守君的情况。郑守君的妻子,一个势单力薄的农家女子,不停的四处奔走,才一次次的打听到丈夫被绑架、被恶警打伤、被非法秘密判刑的消息。

二零零八年六月探视时,小宁看到爸爸很消瘦,但精神状态很好。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前,小宁和妈妈再次失去了郑守君的音讯。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这一天,郑守君的妻女破天荒接到了中共警察的三次电话。

● 欲哭无泪

八月十九日早晨八点多,郑守君的妻子突然接到来自沈阳东陵监狱的电话(024-24711756),一自称姓刘的男狱警说:“郑守君在我们这儿,八月六日从辽中县看守所转过来的。现在身体情况挺严重。”郑妻问:“你就直说吧,是不是人已经不行了?”对方承认说:“是。”又说:“你们到监管医院去看看吧。”

郑守君的妻子、女儿和亲属远道赶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简称“监管医院”),负责会见的警察问:“谁让你们来的?”“东陵监狱。”“上面规定:奥运期间不让见。”家人说:“东陵监狱说人已经不行了,早上通知我们来看的。”监管医院说:“我们没接到东陵监狱的通知。没有东陵监狱的通知不能让见。”

家人给东陵监狱刘姓狱警打电话,说明情况,东陵监狱似乎没有想到家属会来的这么快,改口说:“我们和监管医院是合作关系,没有权利让人家如何如何。”家属气愤的说:“你们通知家属去见人,我们大老远的来了,你们又推三阻四不让见。你们搞的什么鬼?”对方挂断电话。

无奈,家人只好回去。郑守君的妻姐不放心郑守君的安危,回到沈阳暂住地后,又返回监管医院要求见人,再遭拒绝。

一会儿(十九日下午),东陵监狱刘姓警察给郑守君的女儿打来电话,不提让家人去监管医院见人的事,只说:“你们家属明天来吧,带八百元钱,给郑守君检查身体。”并声称:“办取保候审。”

几个小时后(十九日晚八点左右),郑守君的家人第三次接到东陵监狱刘姓警察的电话:“刚才郑守君被杂役(注:监狱里干杂活的犯人)发现没有呼吸了,抢救无效死亡。”

郑守君的家人欲哭无泪。


迫害罪证:沈阳东陵监狱和辽宁省监管医院提供的单据


迫害罪证:东陵监狱和辽宁省监管医院给家属的“死亡证明书”复印件


沈阳东陵监狱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简称“监管医院”)

● 家属质问

八月二十日一早,郑守君的家属就赶到监管医院,东陵监狱狱长姚某(男,约五十多岁,身材高胖)、第五监区监区长任同伟(男,约四十多岁,瘦高身材),已等候在大门口,还有一个自称来自法院叫李树兰(音)的,声称郑守君是“正常死亡”。悲愤的家属质问:人到东陵监狱不到两周,怎么就死了?监狱长姚某只说了一句:“我们有责任。”就不再回答家人的质问。

第五监区监区长任同伟说:“郑守君到这里,不配合穿马甲(注:狱服),我找他谈话了。那时他身体还挺好呢。”

据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在东陵监狱抵制剃头、不报数,遭到殴打。前来制止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恶警唆使其他服刑人员参与殴打。

家人问:郑守君不穿马甲,你们是不是折磨他了?任同伟否认。

东陵监狱的人把家属带到监管医院遗体冷藏间。郑守君的女儿看到爸爸的遗体,简直不敢相认:遗体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面部淤青,腹部肿起,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非正常死亡状态;浑身上下没有一个针眼,没有被救治的迹象。

看着郑守君凄惨的遗体,家人悲痛欲绝,郑的女儿质问恶警:“你们说我爸是病死的、抢救无效,怎么身上没有一个针眼、没有一点儿医治的痕迹?”东陵监狱姚某、任同伟等人不答。

郑守君的家人要求看病历,东陵监狱的恶警忙活了很长时间,最后给家人拿来十多张纸,家人一看,漏洞百出,其中所谓的“监管医院病历记录”,是一份复印件,第五页之后是第九页,中间的内容被抽掉了。“病历记录”执笔人签名是监管医院的“张强”。

家人问:“哪个医生经手的?”东陵监狱说:“张强,今天不当班。”家人坚持要求见此人,东陵监狱出去研究了一阵,回来时已是中午。东陵监狱狱警开车载着家属来到沈阳市皇姑区“五彩园”的路边。张强上车后,对家属说:“(郑守君)昨天上午来时还好好的,挺精神的呢。”又马上和东陵监狱统一口径说:“郑守君死时我们不在场,不了解情况,是杂役发现的。”

家人质问狱方:“你们在病历记录中写着‘郑守君十九日上午入院时,神清语明,步入病房’,刚才张强也说郑守君昨天上午好好的;而东陵监狱却在昨天早晨就通知家属‘人已经不行了’?为什么你们说的自相矛盾?”

“你们在病历记录中明明写着‘郑守君十九日上午入院时,头颅大小正常、无水肿’,怎么他的遗体头颅却严重肿大变形?”

“你们说郑守君肝硬化,从发病到死亡十二小时,肝硬化有这么快就死的吗?退一步说,如果郑守君真被迫害出了肝硬化,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家属?为什么入监体检时没检查出来?”

恶警们一言不发。

● 给尸体扎针

东陵监狱随后以“监管医院只有冷藏间”为由,提出要把郑守君的遗体转到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冷冻。当天(二十日)下午,家人从监管医院冷藏间取郑守君的遗体时,惊呆了——郑守君的遗体和几个小时前见到的不一样了:赤裸的上身被套上了一件灰色旧马甲,原本赤裸的右臂手腕上,被用胶布粘上了一块药棉球,手臂上被扎了一个针眼!

郑守君的弟弟气愤的对恶警们说:“你们挺能做手脚啊,人死了之后给扎针,亏你们干得出来!”

东陵监狱姚某、任同伟、监管医院的恶警们面无表情,不语。

郑守君的妻子声泪俱下:“我丈夫信法轮功,那么正直的人,你们却把他活活害死,我以后能找到你们!你们害了多少信法轮功的好人?你们不要继续做恶了!”

郑守君的女儿对恶警哭诉:“你们都是杀人犯!你们这么狠毒的对待我爸,将来有一天这些都会报应在你们身上!”

在场的恶警们仍然不说话。

● 强行火化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后,东陵监狱等邪党不法人员拒绝给郑守君的家属任何形式的赔偿,并不断对淳朴的家人施压,逼迫家人迅速火化遗体。

东陵监狱等邪党机构持续威胁家属,郑守君的遗体在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被冷冻一星期后,东陵监狱逼迫心力交瘁的郑妻签字,郑守君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 东陵监狱曾迫害死法轮功学员

东陵监狱将郑守君迫害致死之前,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曾将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友金迫害致死。在张友金生前的最后两周,东陵监狱才通知家属,并阻挠家属见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上旬,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指导员刘宏宝(音)通知家属说“张友金有病了”,当家属去探视时,却扑了空,东陵监狱告知:人已被转到沈阳监狱城了。家属到监狱城要求见人,狱方找借口拒绝。家属又找东陵监狱,狱警刘宏宝改口的说“今天太晚了,下次吧。”“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几天后,家属终于在东陵监狱见到了被迫害的面目全非的张友金。张友金刚到监狱时,身体健壮,头发油黑,脸上无皱纹。而眼前的张友金头发白了,身体瘦弱,站立不稳,手发抖。

监狱方面称“张友金得了肺结核”,并向家属索要三千元钱“治疗费”。

几天后,东陵监狱又通知家属:张友金病重,在铁岭监狱传染病院。此时张友金已被迫害的言语不清。家属要求放人,遭拒绝,邪党人员说:“上边”不让,要想回家得写“保证”,不然就死这儿。张友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于铁岭监狱传染病院。

● 追忆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来,家乡的邻里乡亲以及他在沈阳的生意伙伴、顾客等,无不为他的惨死痛心,为邪党人员的残忍而义愤。回忆郑守君生前的点点滴滴,人们潸然泪下。

郑守君,生于一九六四年五月十日,辽中县茨于坨镇牛心坨乡人,后来和妻子到沈阳市做买卖。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戒掉了烟酒等不良嗜好,脾气变好了,多年的乙肝神奇痊愈。因为他身材高大,为人善良正直,朴实勤快,人们都亲切的叫他“老郑”。

郑守君经常热心助人,不计回报,是当地公认的好人,也是出名的孝子。以前种地的时候,他怕岳父岳母劳累,每年都先把岳父家的玉米、水稻种完,再种自己家的。到沈阳做买卖时,他诚信为本,童叟无欺,从不缺斤少两,远近的人都爱买他的货。

一次他到批发市场上货,点货的时候,发现多了一麻袋角瓜,就给货主送了回去。货主一再道谢,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好人,郑守君说:“我是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师父告诉我们,凡事为别人着想,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货主感动的说:“这个世道,要都象法轮功这样就好了!你以后到我这上货,我都给你拿好的!”这样的事例,郑守君不知遇到了多少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守君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权利,屡遭邪党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郑守君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在沈阳张士教养院长期遭受各种酷刑洗脑:不许睡觉、毒打、捆绑等非人折磨,致使郑守君的脚、腿错位,三个半月无法正常行走 。(详见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日《张士教养院酷刑“烧鸡大窝脖”演示图》)

历经酷刑,郑守君未放弃信仰,又被劳教所超期羁押三个月,直到二零零四年春天才被释放。

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郑守君向民众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被沈阳市和平区河北派出所恶警劫持。这次绑架过程,正好被郑守君的邻居们看到,大家纷纷谴责恶警:“你们怎么能抓这小伙子哪?他可是大好人哪!赶快放了人家!警察凭什么抓好人?” 郑守君在和平区看守所绝食抗议,一周后回到家中。

郑守君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正言正行,感染着周围的人。他的生意伙伴、新老顾客都爱找他聊天,听他讲法轮功真相。每当市场散去,人们经常能看到郑守君坐在卖空的蔬菜案板上,一些人围在他身边,听他讲大法修炼的美好,讲中共导演的“自焚”伪案等真相。很多市场管理所的人明白真相,笑着说:“看,老郑又开始‘上课’了。”

如今,很多顾客还在打听郑守君的消息,得知郑守君被迫害致死,人们痛心的说:“那么聪明勤快的人、家里的顶梁柱,正当壮年被迫害惨死,共产(邪)党不让好人活!”“这个社会黑白颠倒了,这么好的人硬是给害死了,天理不容啊!”

郑守君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妻子、女儿每天在痛苦中艰辛度日,凄苦无依。

相关责任单位:

一、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东陵区东陵路 邮编:110172
电话:024-62344407
总机:024-24711755
白天转:8040;晚间(19点后)转8075
科长办公室:转8012
监狱长:24711754
监察室:24711697
接见室:24711741转806
咨询电话:24711741转8012

参与迫害郑守君的部份恶警:
监狱长:姚某 (参与迫害的监狱负责人)
第五监区监区长:任同伟(音) 手机:13840036005
第五监区监区长:徐守利 (在郑守君的“死亡证明”上签字时,写的职务是“管教”,实为监区长)
手机:13390115789

其他监狱长(不知是否参与迫害郑守君):
监狱长:周庆军 手机:13998151887
监狱长:李众

二、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
邮编:110145
主治医师:张强(男,约四十岁左右) 手机:13898126525

三、辽中县公安局
局长:窦洪良(恶人) 办公电话:87899199 宅电:87800005 手机:13840502006
副局长:林永宪 办电87897855 宅电:87800009 手机:13604015000
副局长:王铁 87885023 手机:13504988801

四、辽中县“六一零”
负责人:冯东昌(恶人) 办公电话:87883425 87822610 手机:13504008811
安保大队负责人:李伟(恶警) 警号:115225 手机:13604909119 办公室电话:87820003
智勇(恶警):13604909562 丁国强:13514206868
潘家堡派出所所长:朱德振(恶人)手机:13898890033
办公室电话:87971419 87893455 87971410

五、辽中县看守所
地址:辽中县中心街179-1 邮编:110200
看守所办公室: 024--87882061
看守所所长室: 024--87882638
看守所值班室: 024--87882250
举报电话:024-87883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