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诬告贪小利 群丑黑心诈钱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被非法绑架关押五个多月的周口大法弟子于秀英、范秀英走出魔窟,回到了自己家中。在无辜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们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身体上受到摧残。为了借机捞钱,从恶意诬告她们的村霸谷小彪、谷天来、谷金营,到劫持她们的恶警头目高峰,到检察院法院的邪党执法人员,层层敲诈勒索,一个个贪婪阴毒。这帮无耻小丑,与善良、纯净的大法弟子相比,正好形成了最鲜明的对照。

1、村霸图财恶意诬告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上午九时许,为了给善良民众送去大法的福音,让父老乡亲都能走过即将来临的人类大淘汰,走向美好的新世纪,年过半百的大法女学员于秀英、范秀英放弃在家的舒适生活,风尘仆仆的来到川汇区李埠口乡散发真相资料。她俩的善行却遭到当地有名的村霸谷小彪、谷天来、谷金荣的拦截和诬告。因为当地邪党政府有个邪恶政策:告发一个大法弟子可以得到一千元钱的奖赏。就为这蝇头小利,他们竟可悲的把做人的良知抛到脑后去了。

2、恶警高峰借机敲诈

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高峰接到谷小彪等人的诬告后,马上指挥手下将两位法轮功学员绑架,投进看守所。

高峰的外号叫“笑面虎”,特别狡诈阴毒,随时可以变换多种面孔。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以来,他就一直在死心塌地的跟着邪党,与善良为敌,每次绑架、迫害大法弟子,都是他亲自带人行恶,干的坏事数不清,敲诈了多少不义之财也数不清,此人早已上了明慧网的“恶人榜”,其恶行也经常被海内网站揭露。这次,高峰害怕迫害善良的事被曝光,便恐吓、引诱法轮功学员家人和单位领导把这事捂着,别在海外明慧网上报道,别被公开,说一旦公开,会影响单位的年度“文明奖”,最好是“私下解决”,他会“尽量帮助协调”;与此同时他却在悄悄整假材料,罗织罪名,报伪检察院将两位大法学员批捕。他既积极配合了邪党的迫害,又想在大法弟子亲属面前撇清自己的罪责,达到捞钱的目的。真是狡猾、卑鄙,又贪婪无耻。

3、执法人员贪婪敛财

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很清楚,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行为,完全在《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之内,没有违犯任何法律,在正式的法律、法典上,找不到任何给她们判刑的依据。但是,这些腐败官员为了保住自己头上的官帽,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有意配合中共邪党,荒唐的将二位老太太交给少年庭非法审判。少年庭也很清楚两位老太太完全是冤枉的,法院的做法是违法的,中共在迫害守法的公民,所以,经办人员内心十分胆怯,不敢将审判地点设在所在地周口,而是设在离周口几十里外的项城南顿镇。开庭时装腔作势的走走过场,最后向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敲诈数万元巨款,才恢复她俩的自由。

于秀英、范秀英二人,一个是周口市电业局退休职工,一个是电业局职工家属。她们遭到劫持后,周口邪党人员以取消单位“文明奖”相要挟,挑起单位领导和员工对大法弟子的仇恨。起初,电业局很多人对两位大法弟子颇有怨言,抱怨她们给大家“找麻烦”,影响了大家的经济收入。后来,许多人渐渐明白了:于秀英、范秀英都是公认的好人,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并不是她俩给单位和同事找麻烦,是中共邪党在找大家的麻烦。妄图利用此事搞株连,逼迫电业局全体职工与大法和大法弟子为敌。挑动群众斗群众,是恶党几十年以来惯用的毒辣伎俩,我们不能再上恶党的当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受迫害,不应该受埋怨,应该受到谴责和唾弃的,只能是无恶不做的中共邪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