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白风海被中共多次劫持迫害 【明慧网】

河北平山县白风海被中共多次劫持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今年,中共借口“奥运”,造谣法轮功要闹事,又掀起了一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2008年7月20日,公安局封庆芳,派出所李清亮,县广播局杨彦朝、王文平,镇政府人员等共十几人闯到白风海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抢走了他的电脑、卫星电视接收机器、师父法像等。

几年来,中共定了几个所谓的“敏感日”,每到这些日子、中共不法分子们就制造种种借口,胡说什么:“法轮功要闹事”,“要去北京”等等,借机对大法弟子们非法监视、抓捕、拘留、判刑、敲诈勒索等。特别是今年,借口奥运,更是把大法弟子们视为头号敌人,疯狂的镇压。

白风海是河北省平山县东回舍镇侯家庄村大法弟子,今年63岁。1998年年底修炼法轮功。学法三个月,他多年治不好的眼疾,胃病、口疮、嘴唇裂口流血等几种顽疾不知不觉消失了。而且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心情愉快,事事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更好的人。

中共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白风海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师父洗冤,于2000年10月23日,依《宪法》规定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恶警劫持,绑架到河北驻京办事处。当晚由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长封庆芳和肖随龙等三名恶警劫持回县公安局。

第二天,回舍派出所所长王小燕又把白风海劫持到回舍派出所,非法铐了三天。期间,王小燕等人去白风海家非法抄家,把大法书、录音机、磁带等物品洗掠一空。白风海又被劫持到公安局,恶警仇书国把他绑在长条椅子上,两手拉开抻直铐着。用高压电棒电他的嘴,逼问去北京是谁组织的;材料是哪里来的;白风海坚定的一直不配合恶人,只告诉恶警: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我就是去告诉人们真相,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恶警什么也没有得到,就把他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恶警封庆芳向家人勒索了2000多元人民币,白风海才被释放。

2000年12月31日,白风海在家中又被东回舍镇政府邪党人员杜更牛、张挪挪、派出所所长王小燕等十几个人,在村干部白明亮带领下,绑架到镇政府。晚上7点在寒冬下让他抱着大树铐了1个多小时。然后又弄到屋里,一个恶警(后来知道是县公安局的)用小板凳毒打,逼其放弃大法。打一阵问他还炼不炼,白风海回答:“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炼!”恶人们打累了,就在镇政府办公室铐了他一晚,由张挪挪、杜更牛看守。第二天由派出所恶警李清亮把他扭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60天。白风海只因修大法做好人,就连过团圆年的权利也被中共剥夺了。

特别是2001年5月31日,东回舍镇政法委书记魏玉堂和村干部等十几人,找到白风海家里欺骗他说:叫你去镇政府统一念一个文件,学完后就回来。结果一上车就把他劫持到平山县六一零在里庄兵营设的洗脑班。堂堂的中共干部,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撒谎的伎俩欺骗农民。当时旱地麦子都已经上场了,而“六一零”的暴徒们反而污蔑:“说你们炼功人自私,农忙不干活,到这里来吃自来食。”强迫他们在炎热的水泥地上搞什么军训,直到白风海晕倒了才罢休。在这里,他们十几个人住一间屋子,而且恶徒们还故意把窗户玻璃打碎,放进蚊子咬大家,没有电扇。吃饭、喝水、大小便都在屋里边(有粪桶)。吃的六一零暴徒们的剩饭,有时三人吃一个馒头。

中共的不法分子们把白风海劫持后,家里人一直没有他的音信。妻子原来就有病,由于白风海被绑架、惊吓后使病情加重,最终精神完全失常。亲友邻居都不得安宁。后来,亲友们打听到白风海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就把病人拉到了洗脑班。可怜啊,几十年的妻子竟不认识自己的丈夫。“六一零”副主任侯聪利还恶狠狠的说:“你们不是说你们做好人吗?看看把老婆都管成这个样子了!”亲友们说:病人原来不是这样,是最近才弄成这个样子的。你们行行好,放风海回去吧。中共从来就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六一零”暴徒们更是没有人性,根本不理睬亲友们的央求,更不放风海回家。

后来邪党县委下达任务,纵容“六一零”招募的社会闲散人员(一帮20多岁的小青年)不惜任何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并许诺“转化”一个给安排一个人工作。10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晚上把白风海拉到院子里罚站,每只鞋中间放枣大的一个石头子踩着,每只手举起一个小板凳,疼痛难忍,一直到天亮。还不时遭到六一零暴徒张新刚、檀志杰的打骂。而恶人们却穿着棉大衣,烤着火。白风海在罪恶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170多天,于11月下旬被释放。

相关责任人
姓名 籍贯 现工作单位
封庆芳 下槐镇柏岭村 公安局
肖随龙 平山镇孟堡村 公安局
王小燕 古月镇洪子店村
杜更牛 东回舍镇河西村 东回舍镇政府
张诺诺 东回舍镇西回舍村 东回舍镇政府
李清亮 东回舍派出所
魏玉堂 平山镇南泽营村 东回舍镇政府
侯聪利 古月镇西洪子店村 六一零
张新刚 平山镇新安村 检察院
檀志杰 平山镇烟堡村 公安局
杨彦朝 南甸镇史家庄村 广电局
王文平 孟家庄镇西岸村 广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