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面对面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还没有开始劝三退前,我就一直做着面对面讲真相的事情。开始是半天,后来又增加了两个点,就从早上八点延长到下午两点左右。几年来,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没有节假日,没有休息日。今年只耽误了一天,因为孩子从国外回来探亲。

我每天都是在七点钟发十几分钟的正念,清除我今天要到的所有地方的一切邪恶。出门前在师父的法像前请师父加持呵护,然后就开始了一天穿大街走小巷的讲真相。看准了哪个人想和他讲真相的时候,如果他在我前面,我就快步追上;如果在我后面,我就慢一点走;如果在马路对面,我就赶紧穿过马路;这期间我一直在发正念除恶。搭话的方式很多,因人而异,如:“请问到某某地方怎么走?”“你手里拿的东西真好,从哪儿买的?”或“你穿的衣服真漂亮”、“你抱的小孩真乖”等;或是帮他们提东西等。我的心始终是慈悲祥和的,并且始终面带微笑。如果这个人听到我的话后,脚步放慢了,我就随着他往前走,边走边讲真相,如果他愿意听,我就开门见山,几句话就能讲退了。

因为师父的正法推到这一步了,众生背后的邪恶很少或没有了。如果带答不理的,或随便应付几句,仍急匆匆的往前走,我就不讲了。有一次我跟一个人讲话的时候,他步子也放慢了,但却是面无表情很冷漠的样子。这样,我在跟他讲的时候,就很真诚的笑着对他说:阿姨我祝你好运!说的时候我的声音大了一些,有一定的力度,但是很和善,笑的几乎出声了。这时就看到对方突然一震,抬起头来看着我,他也笑了,露出感激的目光。“阿姨祝你长命百岁!”我紧紧握着他的手笑着对他说,“阿姨看准了你是个很善良的人,要继续积德行善,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人都知道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了,天要灭它。你看现在这些大灾难一个接一个。”他说是啊,太可怕了。我说不用怕,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你是个团员吧,他点头。我就用一个化名给他退了团。我说,你就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什么灾难也没你的事,保证的。他握着我的手说,谢谢阿姨帮我退团。一个冷漠不愿理我的人,由于我没有放弃,不但他自己做了三退,而且他对象也因此得救了。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看见他的眼泪也快出来了。我就想,在他一震的那一瞬间,就是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明白的一面起作用了。

有时还会碰到这样的人,我给他讲三退,他也愿意听,也明白。当我问他是团员吧,他突然很严厉的说,我是党员,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前面那派出所的(他没穿警服)。我没有害怕,笑着对他说:派出所的人跟炼法轮功的接触最多,最了解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多么好的一群人。我刚才跟你讲的都是为了你好,也是事实。当我想借此机会多给他讲些时,他表现的有点害怕,他说都知道了,别讲了,快回家去吧。说完就走了。我赶紧追上去说,我用某某化名给你退了吧,绝对保密。记住法轮大法好!他点了点头,就快步离去了。

跟那些从事过公检法工作的,或做过军人教师的离退休人员讲真相时,我就顺着他们的执著讲。我跟他们说,可别跟现在这些腐败党分子沾包丧了命。这样,他们一般都能退。

跟大学生讲,他们也很容易接受,他们一般都恨共产党。我家附近有一所大学,我讲真相经常路过那里,我就在校园附近讲,到现在讲退了一百多人。我希望家离学校不太远的同修能到大学附近去讲。大学生不是一天全有课,校园附近总能碰到学生,特别是周末。

有时碰到一帮民工在打扑克,我看周围环境还行,就赶快发正念清除邪恶,并请师父加持呵护。我走上前,蹲下来装着看他们打牌,并说些拉近乎的话,如果他们跟我搭话,我会把话题引到三退上。他们同意三退后,我立刻给他们每个人起一个化名三退,临走时希望他们记住我讲的话,并祝他们好运。他们有的会说祝老太太好运。有时碰到一些民工在吃饭或午休,我也用类似的方法给他们劝退了一小帮。

在刮风下雨,严寒酷暑等恶劣天气时,我也没有停止讲真相。记的二零零六年的一个冬天,我沿着大马路向北走去讲真相。寒冷的西北风夹着狂舞的雪花嗖嗖刮着,我顶着风雪走两步退一步。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想到要早一点回家,心里想着好多众生还在等着听真相得救度呢。回家后,觉的脸很痛,过了几天才发现右侧面颊竟然有一小片被冻了。

三伏天在外面讲真相时,两只胳膊都晒成深棕色了,身上全是热痱子,头发被汗水打湿成一绺一绺的。无论多么热,我也不买雪糕吃,一是怕耽误了讲真相,再就是边吃边讲也不雅。只有等坐车回家时,才会吃一根,那时别提有多凉快啦!

七月份的一天,天一直下着雨,一阵紧似一阵。我穿好雨鞋,打着雨伞坐车到稍远的地方去讲真相。雨大了,人们都在商店门前避雨,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这里讲完了,不管雨下的多大,我马上到另一个避雨处去讲。后来,雨小一点的了,人们开始四散走开,我就在街上找人讲,有时被路过的车辆溅了一身的泥水,但我仍然很开心的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回到家时,才发现衣服全都湿透了,自己冻的直打哆嗦。到了晚上发起烧来,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那一套,它们的目地就是要阻止我讲真相。我想,你们说了不算,一切我师父说了算。第二天,虽然还发着烧,但我依然像往常一样准时出去讲真相。那天,我讲退了八十多人。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鼓励同修走出来讲真相

凡是接触到的同修,我都鼓励他走出来讲真相。有愿意跟我一起讲真相的,我就带他一起讲,并把我的经验拿出来与他分享。有一次我到离家较远的地方讲真相,我跟一个人讲了之后,却发现对方就是同修。他说我和你一起去讲。多好的同修啊,第一次见面就愿意和我一起去讲真相。我们一直讲到下午,中午饭都没顾的上吃,但我们却很高兴。同修说以后还要和我一起讲真相。后来我们又一起讲了五天,我对他说,你可以自己讲了,你回去一定把你周围的同修带出来,那是你的责任,过些日子我再来找你。

最近我又分别碰到两名同修,都是不到六十岁的退休教师。我问他们有没有出来讲真相。他们都说随缘吧,碰到就讲,碰不到就算了,没有特地出来讲。我听了真着急,就把我怎么面对面讲真相的做法讲给他们听。

*越是所谓的敏感日,越要做的更好

今年七月份,由于临近奥运,大街小巷胳膊上带红袖箍的多了起来,警车随处可见,就是些小胡同也不放过。我说那是虚张声势、回光返照。我们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心里想的就是怎样去证实大法、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仍一如既往的每天早八点从家出发。我知道师父领着我,天兵天将保护着我,还有师父给予我们的佛法神通,所以我的胆气十足,一路上正念正行,走啊、讲啊,走啊、讲啊,腿都累肿了。有时讲完后回头一看,身后就停着一辆警车。其实,他们大多数都象师父讲的那样,他们还不是为了生活,为了那点钱在应付差事吗?确实是那样。我家对面的路上几乎天天都停着一辆警车,我出去讲真相时天天都经过它。后来我仔细看了看,那车里根本就没人。

七、八两个月份,我共讲退了四千多人。我从来也没有劝退过这么多人。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救度众生的强烈愿望和这颗信师信法坚定修炼的决心而已。

*坚守在主战场上救度众生

这几年,孩子们一直动员我到上海,或到国外。他们条件都很优越,还能帮我下载大法资料,开车帮我发真相资料,但我半点都不动心。我说这里是我救度众生的责任所在,虽然这里很艰苦、很危险,我也曾多次被邪恶非法抓捕、劳教过,而且从二零零四年至今,一直被邪恶停发退休金;另外,国外生活条件好,又很安全,还能跟亲人团聚(我老伴、女儿、外甥女都在国外),可是我不能从前方退到后方,这不是我的做法。我发自内心的就愿意在大陆这块主战场上销毁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我史前的誓约。

*去掉执著向内找

几年来的讲真相中,虽然每天回家后都能对照大法找自己的不足,每天也能保证学法炼功,但总感觉自己心性提高的很慢。对普通的讲真相的对像还可以表现出足够的耐心,不论他们讲了多么难听的话,都能以慈悲心对待。可是对同修就没能做到宽容忍耐,说话很随便,语气不祥和,有好多执著心去的不彻底,如: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总想改变别人、私心等,被旧势力钻了不少空子,但最终都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有惊无险的凭着正念闯过来了。

例如: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到通往某中学的路上给放学回家的学生讲真相。这是一条上坡路,我在路的中间等候学生。当时天上下着小雨,雨中还夹着雪花。不一会儿,从上边下来三个女学生。我给她们讲三退,她们明白后都表示要退团。我又送给她们二零零七年新唐人新年晚会光碟,她们高兴的拿着走了。不一会儿,从坡上又下来一个女学生,我也给她讲退了。她刚走,我往下一看那三个女学生中的一个向我走来,另两个接着往下走,而派出所就在坡底下。我一看不对,就赶快离开。马路的一边是平房,另一边是楼房。我走到一个楼门洞,一口气跑到六楼,从走廊窗户往外看,警察正挨个敲平房的门。我不断发着正念,这时听到好几个人的脚步声蹬蹬往楼上跑,我立即请师父加持,我要用佛法神通叫他们往下走,让他们马上回去,坚决不允许他们上来。正念一出,就听见脚步声往下走了,一会儿就没有了声音。我继续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不准他们迫害大法而犯罪,只有我救他们的份,没有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份。我集中精力发正念,发了二十多分钟,出来一看,人和警车都没了。我的眼泪刷刷的流下来:师父啊,谢谢您。我以后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用法来对照自己向内找,尽快去掉各种执著心,不要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

*在一思一念上修好自己

正法到了不同时期,法对我们的要求也不同。我每天出去讲真相遇到事情时,动的是人念还是神念,体现的效果是绝然不同的。如:在奥运期间,我给一位六十多岁的女士讲三退,她听着听着突然说,你看我脖子上长的什么?我不假思索的说“蛇盘疮”。当时什么也没想,结果第二天我肚子上长了一小排红点,我以为是蚊子咬的,但是它还痛,这些红点的排列和那人脖子上的一模一样。我突然明白了,在别人身上也不能动人念,人不就是要得病的吗?我赶快发正念清理,否定旧势力,不准它钻空子。这些红点折腾我了两宿,痛的觉都睡不好,但我照样每天出门讲真相,走师父安排的路。在师父的加持下,过了一个星期就好了。在奥运前后,旧势力用了各种手段妄图阻止我讲真相,特别以身体的不适体现出来,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结语

各位尊敬的同修,我今天写的这些不是想表现我自己做的如何好,一切都是师父帮着在做。在我每天的讲真相中,几乎天天都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着我、呵护着我,用不同的形式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使他们听到真相得以救度。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时对自己也要充满信心。我们就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心里时时想着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如今还有那么多的众生被邪恶的谎言蒙蔽着,处于危险的边缘,不抓紧救度就来不及了。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快点走出来吧,不要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我已经快七十岁了,我克服了不会写文章的重重困难,终于写出了这篇交流稿,目地是给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一些借鉴。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