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大杨树地区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实例(一)

于秀兰、李海燕母女被迫害致死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中央街六委,原居住着普通的一家人,其中母亲于秀兰、父亲李金荣、女儿李海燕修炼法轮功,一家人身康体健,和乐美满。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这样的一家谁也不伤害的好人,却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

母亲于秀兰被迫害致死

于秀兰,女,六十多岁,曾是大杨树镇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内蒙保安沼劳改队恶警迫害致死。

修炼前,于秀兰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胃炎,腿痛得她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见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在她痛不欲生的时候,于九六年有幸闻得佛法,她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多年的脉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法轮大法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怎能不感激大法,她怎能不坚定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是非颠倒,谣言诽谤。于秀兰来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流着眼泪说:“我要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哪里有错。师父,今天法不正回来,我就不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于秀兰和老伴李金荣、女儿李海燕一起依法进京上访,脚步还没迈进信访办,北京恶警就将他们绑架,并通知当地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在大杨树看守所。于秀兰在狱中坚持炼功,坚决不写所谓揭批法轮功的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被恶警劫持到阿里河监狱,非法关押长达十个月之久,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由家属多次请求才保释回来。

于秀兰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保证书,并向被江氏集团谎言蒙蔽的世人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曾几次遭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于秀兰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片警刘长校、彭金宝等人绑架,之后被长期非法关押在鄂伦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凶犯还有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治安股长李本学、中央街派出所内勤许长发等人。于秀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下旬,于秀兰身体已极度虚弱,恶警害怕担责任,只好允许其家人保释出狱。

然而没过多久,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公安局与中央街派出所数恶警闯到于秀兰家中,当时于秀兰身体十分虚弱,恶警把她强行抬到法院,对她及其丈夫李金荣、大法弟子徐长青非法开庭审判。于秀兰当时出现了痉挛状态,不省人事,法院只好同意家人将其送医院抢救。但没过几天,法院院长陈鹏等一行多人闯到其家中,称在家开庭,非法宣布对于秀兰判刑三年,李金荣、徐长青缓刑三年,陈鹏等并称“上边精神,不准辩护”。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上午,镇邪党委书记闫立华等人到于秀兰家中,假意看望,实质打探于秀兰的情况。当时于秀兰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已恢复了。在闫立华离去几分钟后,看守所所长连胜、彭金宝带领狱医苏宝花、德玉林等十余名恶警破门而入,闯进家中强行绑架于秀兰,当晚押到保安沼劳改大队。交接时,恶警德玉林故意向一女警说:“就这个于秀兰不好治,别人都好治,就她我没治了。”女恶警立刻会意,说:“你们不行,我们有办法治”。一言道出了邪恶的嘴脸。

于秀兰入监时身体健康,干净利落。她被劫持到劳改队后,正色向恶警宣告:我是无辜受迫害,没有罪。并拒绝劳改队的一切强制要求。恶警周建华以残酷的手段折磨于秀兰七个月,直至将她迫害致死。

恶警周建华将于秀兰长期关在禁闭室里上酷刑,四肢大叉开,用铐子长期铐住,大小便也不松铐,饿了让犯人往嘴里塞几勺饭,出现生命危险就放出去松两天,缓过来又关入小号(实为一个坐不能直腰,卧不能伸腿的铁笼子)继续折磨。期间恶警周建华还将于秀兰置于高温下曝晒,以至昏厥。恶警经常把她关进终日不见阳光的禁闭室里。

在恶警们的残酷迫害下,于秀兰出现脑血栓症状,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言语不清。当家人向劳改队要求保外就医时,恶警回答是:有规定,不“转化”死也不放。死了算白死,就是不放人。劳改队头目也亲口声称:“不‘转化’死了也不能放人,死了算正常死亡。”

于秀兰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死时骨瘦如柴。于秀兰死后,恶警周建华为掩盖其犯罪行为,谎称于秀兰是病死的。而目击者说:“那可真是活活折磨死的。”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日,保安沼劳改队恶警电话通知于秀兰家人领遗体,恶警还无耻的不让脱囚服。为此曾引起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不穿囚服的事件。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后监狱当局才让脱下囚服。劳改队给家人出示了一张“死亡报告”,匆忙把遗体火化了。

就这样,一个坚持信仰、坚持正信的大法弟子,被江氏邪党集团及其执行迫害政策的各级邪党官员、恶警残酷迫害致死。

儿子被当人质 父亲遭非法判刑

于秀兰的丈夫李金荣,在京被绑架到内蒙驻京办事处后,当晚脱离险地。恶徒李树良得知后,派人四处查找,不得音信。于是恶警闫立华、李树良竟将李海燕的大哥(非修炼人)抓到公安局做人质,动用酷刑逼迫他供出父亲下落,并通告李海燕家所有亲属:李金荣不回来,人质不放。无奈之下,李海燕的二哥不得出行寻回父亲,换回大哥。这是江氏邪党集团谎言掩盖下无耻的一幕。李金荣后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缓刑三年。

女儿李海燕被迫害致死

于秀兰的女儿李海燕,从一九九九年九月到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曾数次被绑架、关押及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九月,李海燕和母亲于秀兰、父亲李金荣、赵红芝等人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还没找到信访办的大门,就被警察绑架,转押回当地,关进大杨树看守所。当晚,恶警德玉林和两个武警疯狂殴打李海燕,跺她的双脚,李海燕的脸被打的变形,牙齿松动,数日不能进食,双脚被恶警跺得鞋都脱不下来。恶警就这样将她折磨了十个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李海燕被大杨树公安分局恶警酷刑折磨导致胸膜结核,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钱财近万元才被放回家。李海燕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康复,病状全部消失。

之后李海燕曾和母亲于秀兰再次遭绑架,被关进阿里河看守所。出狱后,李海燕又因发真相资料第三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保外就医,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黑龙江省嫩江县恶警、九三农场及加格达奇的恶警破坏了加格达奇市资料点,李海燕在加区被九三农场警察绑架,这是她第四次遭绑架。

李海燕在非法审讯中不配合恶人,不说姓名地址,被恶徒酷刑毒打14个小时,遍体鳞伤,恶徒将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铁条皮带抽打,她的背部被打的青紫,腿部不能行走。恶徒还在用刑期间,往她鼻孔插入点燃的香烟,往嘴里灌酒,等等酷刑,惨不忍闻。李海燕在迫害期间,绝食抗议20多天,恶徒还对她进行迫害性灌食。

李海燕后来被黑龙江省加格达奇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被转关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七监区。在那里,她再度惨遭多种酷刑折磨,后被迫害成肺结核,大量吐血,肺叶烂没,生命垂危,被转到病号监区。

李海燕的家人多次要求监狱让李海燕保外就医,经过百般周折,生命垂危的李海燕才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被保外就医。

四个月后,饱受精神及肉体的摧残的李海燕,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4点左右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体重由原来的九十多斤重被迫害成四十多斤重。

当日上午九点多,片警张喜龄(音)及民政、街道委主任等几人就匆忙来将李海燕的遗体拉去火化。

一个年轻健康的好人,邪党人员为什么要着急匆忙将遗体拉去火化,而且还同意拿火化费,无非是怕老百姓看到这样一个年轻、健康、善良的人,最终被迫害成惨不忍睹的状况。

于秀兰的死亡案例已于2003年2月5日被收录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迫害致死案例中。该组织为维护法轮功修炼群众的基本生存权,匡扶正义,特设立专项调查委员会--虐杀(法轮功修炼群众)罪行调查委员会,全力和全面追查虐杀法轮功修炼群众的凶手个人及相关责任部门、单位。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追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