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大杨树地区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实例(二)

刘岩、杨宇新母子被迫害致死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内蒙古鄂伦春旗大杨树镇的刘岩一家四口,三年之中,全部被当地“六一零”恶徒、恶警迫害致死,仅剩一儿媳,也一度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母亲被迫害致死 父亲忧郁而亡

刘岩,女,55岁,内蒙古大法学员,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原大杨树镇工商银行职员。因炼法轮功被绑架、骚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刘岩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到大杨树林业看守所(森林监管大队),非法关押三个月。此后,当地片警经常去她家里骚扰。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晚,刘岩张贴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林业派出所所长吕敏军等人再次绑架,关押在林业看守所(森林监管大队)三十六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和迫害,出现严重病状。儿子杨宇新向政保大队队长吕文起反映母亲的身体情况,吕文起仍不放人。后来,杨宇新被迫交了罚金五千元,刘岩才被放回家。此时刘岩已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行走,是家人用车拉回家的。

七月十九日晚,林业国保大队长吕文启带人再次闯到家骚扰。由于长期遭受迫害,精神和肉体遭到严重摧残,致使刘岩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刘岩死后,其丈夫在沉重打击下,不到半年也郁郁而终,凄惨离世。

独生子杨宇新被迫害致死

刘岩的独生儿子杨宇新,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和母亲刘岩一起修炼法轮功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成效极为显著,又提升人的道德水准,因而吸引了众多民众。那时,刘岩母子经常到大杨树镇林业局“三用堂”(林业局老干部活动室)和大家一起炼功。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三用堂”被查封,母子俩只得回家炼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左右,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带领莫力达瓦旗“六一零”主任张世斌及刘福清、敖力强、王宝娟等人,闯入家中绑架了刚新婚一个月的杨宇新、甄海燕夫妇。绑架杨宇新时,恶徒张世斌竟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部,四、五个恶人将他抬到车上,送到大杨树镇西派出所。随后恶人进行非法抄家。后来,张世斌又将杨宇新、甄海燕关押在莫力达瓦旗看守所。

九天后,恶警强行将杨宇新劫持到洗脑班(张世斌家就是洗脑班所在地)强行“转化”。杨宇新不配合,张世斌气急败坏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不‘转化’,我让你火化。”随即将杨宇新拉回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杨宇新坚持要求无罪释放,狱警指使号里犯人毒打他,杨宇新开始绝食反迫害。

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对杨宇新实施过多种酷刑,一种叫“过水桥”酷刑,就是用多桶凉水从头部一直浇到脚部,直至没有知觉。莫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指使犯人拿牙签从杨宇新脚趾缝里扎进去,其状惨不忍睹。张世斌还指使犯人毒打杨宇新,把他的胳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杨宇新开始还穿着短袖,张世斌怕暴露其邪恶手段,逼杨宇新穿上长袖来掩盖其犯罪的事实。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杨宇新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遭绑架后不到三个月。

明慧网后期报道:大杨树法轮功学员杨宇新因不放弃修炼,在莫旗看守所绝食抗议一个月左右,被送医院遭到野蛮灌食致死。

在杨宇新被迫害期间,他大舅哥去看守所探视他,两次恶警都不让见,死后恶警才给家属打电话。家属要求验尸,查明死亡原因。杨宇新被迫害前身体健康,身高1.85米左右,体重170-180斤之间,而他被迫害致死时,体重仅有七、八十斤重;当时杨宇新的遗体被冷冻在殡仪馆,遗体张着嘴,颈上有乌黑痕迹,双手抱在胸前。这些足以证明莫旗“六一零”迫害杨宇新的事实。

全家只剩儿媳甄海燕 几被迫害成“植物人”

杨宇新夫妇被绑架后,甄海燕遭恶警勒索五千元罚款后被放出。在杨宇新被迫害致死后,甄海艳拒绝在火化丈夫遗体的决定上签字,莫旗恶警于是强行将杨宇新遗体匆匆火化,以达到毁尸灭迹,销毁罪证目地。

甄海燕准备就丈夫被迫害致死一事上告。莫旗“六一零”恶徒于是伙同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恶警德能山等人,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下午绑架甄海燕,绑架的恶警公开说:“你不是上告吗?告就抓你。”

甄海燕被恶警迫害致抽风、无法行走。在这种情况下,恶警硬是用担架抬着把她劫持到兴安盟扎旗图牧吉劳教所。莫旗“六一零”为了逃脱杀人的罪责,与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相互勾结,企图长期把甄海燕关押迫害,不顾甄海燕的生死安危,就是为了封住甄海燕的口。直至甄海燕几乎被迫害成“植物人”后,图牧吉劳教所才放她回家。即使这样,图牧吉劳教所恶警还经常打电话,骚扰甄海燕及其家人。

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德能山、莫旗六一零人员十来个人再次闯入甄海燕家,图谋绑架她,因为她没在家,恶徒的阴谋没有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