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正念正行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已七十六岁了,家住八楼,没有电梯,我不但每天能轻松上下楼梯出去讲真相、救众生,而且还承担了大部份家务。我从一个过去满身是病、朝不保夕的“药罐子”,变成满脸红光、完全无病的修炼人,无法用语言表达对伟大的师父的感激。

从一九九五年得法至今,十四年的风风雨雨,各种魔难和考验,我经历了从一个常人到修炼人,从初期只从感性上对师父感恩戴德到后来能真正在理性上认识法、完全改变人的观念的大法弟子。我的深切体会是:修炼是从人走向神的过程,在魔难和考验中,能否放下人的观念,信师信法、坚定实修、正念正行是至关重要的。

坚修大法心不动

修炼之前我除患有严重的鼻窦炎、哮喘、风湿关节炎、头痛、头晕外,后来又得了子宫瘤、颈项瘤。为了治病,我先后学炼过五禽戏等多种气功,打了多年太极拳,也没能治好这些病。

一九九五年我在住家附近的一个公园幸遇大法义务教功点,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我是为祛病而走入修炼的,初期还想着为治病而炼功。炼功不久我出现了第一次消业,突然一天好象得了重感冒,发高烧、咳嗽很厉害。开始我还不能悟,吃了两天药一点效果都没有,这是以前没有的现象。我悟到是师父管我了,于是我就不吃药了,结果挺过几天就好了。

此后还经历了多次消业,我每次都能守住心性挺过来。修炼初期,我老注意肿瘤去没去,看着好象变化不大就有点心急。我的一个同学在省医院当医生,她一再催促我要赶快做手术治疗,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在小组学法时,我提出这个问题,同修指出:“你不应该管它,不要想它,你想它就等于求它、要它。”以后,我就不去想它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同学又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拖了这么久不去做手术,我才发现两个肿瘤在不知不觉中已没有了。同学不信,要我去再做检查,结果真的是没有了。

修炼给我带来的身体变化,使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由此也使我深信大法是超常的,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镇压,我心急如焚。当时,单位、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对我施加重重压力,要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不准再修炼。尽管他们采用软硬兼施的多种办法想让我表态放弃修炼,但我毫不妥协、坚决抵制。我严肃的对他们说:“大法教我们做好人,把我从一个满身是病的人变成今天完全无病的人,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谁也不能改变我修炼的决心!”后来,他们又请来我的女儿、女婿(在政府部门当公务员)放下工作,蹲在我家专门做我的工作,求我让步,说不要因此影响了他们正常上班和今后的前途。

我就态度坚决的对他们说:“大法我是修定了,如果怕我影响你们的上班和前途,我们可以明天就登报公开声明我们脱离母女关系,我就不会影响你们了。”后来街道、派出所知道不可能让我妥协,就对我说:“你要炼就在家炼,不要走出去,不要把我们的饭碗给砸了啊!”此后,单位的党委书记又多次找我,要求我回去单位看录像,并且必须表态、签字,否则要做组织处理。经过多次威胁,我认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考验,最后我对党委书记严肃表示:“我过去每月要报销多少药费,现在没有报销过一分钱药费你是知道的。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给我炼?我不会给你配合、做什么表态、签字。我现在已六十多岁了,多活几年与少活几年又有何差别?是你们逼死了我,你们也要负责任!”该书记见我如此表态,心里紧张起来,马上改口说:“这个事就以后再说吧。”以后单位就再没有来找我说表态、签字的事了。我认识到,是由于我真正达到了放下生死的坚定信念,邪恶就不再考验我了。

迫害持续了近一年,邪恶仍然铺天盖地的对大法施行污蔑宣传和打压,大法弟子一批批的到北京去上访。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一位同修商量:现在这么多大法弟子都走出来去北京上访,我们也应该去北京上访护法。于是两人约定了时间,通过迂回路线坐上了往北京的火车。但是当时沿途火车站到处是截查上访的警察。到了某市,警察上车查票,看到我们身上没有带什么行李,怀疑是上访的,就没收了车票把我们赶下车。看着上京的火车开走了不给坐,我们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在当地旅店住了一晚,我们想只有继续采用绕道迂回的办法,才能到达北京。第二天我们决定先去天津,但购票时只有一张卧铺票和一张站票,同修问我:“行不行?”我说:“别说站票,我今天就是跪票也要跪到北京去!”当晚我们经天津顺利转达北京。

第二天一早,因为邪党不让上访,我们就到天安门广场护法,与一批其它地方来的大法弟子共同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把我们抓進了警车。在押送我们的中途,因为警车换大客车,我的行动慢了一些,一个身材高大的恶警,对着我的腰部狠狠的蹬了一脚,并狠狠骂道:“你这老不死的,快点!”我在回头注视他的同时产生了一个正念:“我是神,我不是人,所以我是不会死的。”当时我没有倒下去,也不感觉一点痛,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

然后,警察把抓来的一大车大法弟子集中在一个地方逐个审问。当大家等在那里的时候,我发现身边的桌子上有一条洪扬大法的条幅,我想:“这是我们的条幅,怎么能留在这邪恶的地方,不应该留在这里!”我就把它放到我的包里藏起来。当叫到我的时候,我又产生了一个正念:“我是正的,你们是邪的,一正压百邪!你们不配审问我。”然后,他问我:“你叫什么名?”我没有回答他,他又问我:“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也没有回答他。他看我年纪大又不出声,就对我说:“你走吧,这么大年纪以后不要再跟人家跑来跑去了。”于是,我就平安回家了。那条幅也被我带回,现在还保存在家。后来我认识到: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转法轮》),是由于我在邪恶面前有坚定的正念,邪恶就不敢再考验我了。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天凌晨三点就起床学法、炼功。全球统一发正念实行后,我开始时每天只坚持了三个整点发正念(因为住房条件限制,怕影响家人,不好调闹钟,晚上十二点那次没有发),后来认识到一次也不能少,结果不用闹钟就会醒来发正念。多年来,无论在多险恶的环境下,我都一直在讲真相,并协助做证实法的工作。我觉的,大法弟子只有能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才是坚定实修的表现。

正念正行去魔难

修炼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魔难,但修炼人是以人的一念看待还是以神的一念来看待魔难,这是能否过关的关键。我在碰到魔难的时候,能够做到决对的信师信法。我完全相信师父讲的法是正确的,修炼人是时时都有师父的法身看管的,修炼人的身体是不会有病的,修炼中碰到的一切魔难都是为提高心性的。只要能提高心性,正念正行,魔难就会过去。

当修炼中碰到魔难时,我就记住师父向内找的要求,遇到问题,首先从心性上找自己的原因。当找到自己的执著,心性提高上来时,魔难就过去了。今年九月的一天,有位同修对我说,根据网上传闻,邪党计划奥运结束后,十月份要对四种人实施新一轮的严厉镇压,其中包括法轮功。我听了以后,产生了一念:如果早年我能听信亲戚的话,申请移民到外国居住多好啊,现在就不会在这险恶的环境下修炼了。

当天晚上半夜时分,我的右脚从脚跟到小腿突然无缘无故肿起来了。钻心的疼痛,痛的我的脚一蹦一蹦的直跳,根本无法睡觉。当时我就向内找,但连续两天没能悟到错在哪里,肿痛一点都不消,第二天还痛的更厉害。

在这期间,我的女儿、女婿和侄子等亲人,一个一个轮番来催我赶快到医院去治疗。我对他们说:“修炼人碰到问题自有修炼的办法解决,你们不用管,也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第三天,我终于认识到是因为我的一念错了,马上向师父检讨:“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没有从大法的需要着想,自私自利、贪图安逸,这是错误的、危险的,我坚决改正。我要坚定的在这里精進修炼,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一念归正以后,肿痛就逐步减弱。第二天,我的脚就不肿不痛了。这件事前后只经历了四天,肿痛如此严重,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不用药这么快就好了,这也让家人和亲戚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脚好了以后,我又亲自去了一次身为医生的侄子那里告诉他没事了。侄子在事实面前,认识到法轮大法确实是超常的。

有时我心性把握不好、做的不好时,师父就会让我无故摔跤或出现惩罚的事情。每次认识到错在哪里,向师父检讨,决心改正后,就会平安无事。我这几年曾多次摔跤,但都没有出现什么危险。有一次,我听说某个商场有一种商品降价出售很便宜,我一时心不正,产生了贪念,就决定坐车去买。在快到商场下车的时候无故就摔倒了,并且倒在地上好久起不来,过路的人也不来拉我。我马上认识到我错了,立即向师父检讨:“师父,弟子错了,我不应该产生贪便宜的利益之心,弟子以后要改正。”认错以后,我就能慢慢爬起来自己回家。这次我的手摔肿了,但也不怎么痛,两天过后就好了。

有时也有外来干扰的磨难,这时我就正念铲除邪恶干扰。有一次,我的右手尾指突然肿起来,开始我首先向内找,是不是我在哪里做错了?找了几天找不出什么,手指一直这样肿痛。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当时我悟到这可能是外来邪恶的干扰,我就对着邪恶说:我是一个修炼的人,过去我对你做过什么坏事、欠过你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修炼圆满后,我会把欠你的债还清。如果我无法还清的,我会请求师父帮助解决。但现在我请你站到一边不要干扰我修炼,否则我就要正念铲除你了。刚说完,只听到尾指“嘟噜”一声,肿就消下去了,也不痛了。

有一次,我给一个同修送去两张刚出来的《九评》光盘(还未做封面),同修把光盘放在桌上就与我交流。还不到十分钟,当地居委会的人就上门来了,同修忘记了收起光盘就开了门。居委会的進来看到两张光盘就说这是什么,我们要拿回去看一看,说完就迅速把光盘收走了。我一边心中不停的对她们发正念,铲除她们背后的邪恶,一边请求师父救我们,抹掉光盘信息,让她们看不到内容,抓不到迫害的证据。过了几天,居委会的人送回光盘给该同修,说两张光盘什么内容也没有。这一难就过去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能正念否定邪恶,师父就帮了我们了。

证实大法救世人

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一文中要求我们:“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自从邪党迫害大法以来,我努力按照师父的要求,在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的同时,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证实大法,洪扬大法,救度众生。

我的家人在恶党打压大法的初期受到一些干扰,开始对我坚定修炼不妥协有些不理解。我注意时时守住心性,一言一行都不失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貌。我时时警诫自己,不要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影响了他们的得度。与我共住的子女工作不稳定、经济收入低,住的是我的房子,用的大部份是我的退休金。我们的生活虽然过的很清贫,但我把金钱、利益看的很淡,不留一点私人的积蓄,把所有的存款、工资存折、密码公开给子女。我也经常安慰他们不要为钱而担心,生活上基本过的去就行了。大家也能自觉按计划、节俭开支。

他们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忙,我在家承担了大部份的家务,包括照顾上学的小孙子和买菜、做饭等。大女儿和女婿是公务员,收入较高,他们经常说要拿钱给我用。我对他们说:“我不需要,你们有这个心就行,我们修炼人不计较金钱、利益。”有一次,女儿出国,我告诉她千万不要给我买东西。她回来后说:“妈,我没给你买东西,但我要给你一点钱。”并郑重的对我说:“我们能够按您的要求做到不贪不占,不拿不义之财。我向您保证我给您的钱是干干净净的,希望您能收下来。”我说:“我要的是你这颗心,你们能做到光明磊落、清清白白我就心满意足了。”她的钱我还是没有收。我在国外定居的妹妹也多次说要给我汇钱,我不要。许多人就说我蠢,有钱不要,日子还过的这么清贫。我经常记住师父的话:“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转法轮》)我时常警醒自己,要以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放淡常人的东西。我用一言一行感化家人,他们都能从我的行动中感受到大法的纯正,都能对我修炼表示理解和支持。

为了让家人和亲戚能破除恶党污蔑宣传的影响,从正面认识大法,我平时注意观察她们,利用一切有利的机会使他们增進对大法的认识。

我利用带孙子、外孙的机会,给他(她)们讲大法的美好故事,使他们逐步得法。小孙子经常自称是大法小弟子,周末和放假时会自觉抄写《转法轮》,碰到师父生日时会问:“婆婆,我们该怎么祝贺师父生日?”他在学习上也体现了大法的超常,学习成绩很优秀,还代表全市参加对外的比赛。我大女儿住处离我家较远,有时我要去帮她接小孩,途中较费时间。有一次,我接外孙女时无意中说了一句:“外婆每天要做家务,还要做‘三件事’,时间很珍贵。”她问我:“外婆,什么叫‘三件事’呀?”我就跟她做了解释。她说:“哦,我知道了。”她回去就跟她妈说:“妈,以后我不用外婆接了。”后来女儿就告诉我不用接了。我见到外孙就跟她说:“外孙,您真懂事,外婆谢谢你!”外孙女说:“不用谢我,这是上天对您的安排。”然后,我们都乐呵呵的笑起来。

我过去的同学、同事,现在有一部份已经不在人世了。还在人世的,绝大多都是年老多病,大家每年都会约个时间聚会一下。聚会之时,大家都羡慕我身体这么好,我就借此机会讲真相。有些较远没有来的,我就逐个逐个上门讲真相,现在他们多数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我平时也有意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让邻居和有关人员明白大法真相。因为我修炼十多年了,邻居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许多人羡慕我七十多岁身体还这么好,谈到身体我就堂堂正正的说我是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才得到这个健康身体的,并与他们讲大法受污蔑和无辜遭迫害的真相。包括居委会、派出所的片警,见了面我也以自己的亲身实践堂堂正正与他们讲真相。

有一次过年,片警在路上碰到我,热情的与我打招呼:“姨,新年好!身体健康!”我说:“你看我身体多好啊,你要向我学习呀!”他笑着说:“现在不方便。”

有一次,以前管我要我签字的党委书记(与我同住一栋楼,已明白真相,也办了退休),夫妇俩外出碰到我,热情的对我说:“姨,我们羡慕你身体好,但是我们更加羡慕你心好,有善心。”我说:“谢谢你们,你们明白就有福了。”

与我同宿舍区有一位有文化的老人,他已经六十多岁了,过去我们不认识,有一次碰到他,我主动与他打招呼,介绍了一些情况。以后知道他是一个文化人,逐步给他《九评》等真相资料,他每次看后都很高兴,称赞法轮功讲的东西不一般,很有水平。后来他说遇到你太晚了,真可惜!他现在已经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我外出的时候,也有意利用一切机会与车上、路上的有缘人讲真相。师父经常会安排有缘人与我在车上、路上见面,我就主动与他们聊天,然后根据不同人的情况,智慧的与他们讲真相。一般人都会问到我的身体怎么保养的这么好,我就借此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效果都比较好,许多人因此明白了大法真相。

我本来不想讲自己的这些事情,因为我觉的自己修的还很不好,离大法对我们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而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帮助下做的,在同修多次动员下,我讲出来只是为了互相交流。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师父和大法给我的恩德,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因此,我决心要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报答伟大的师父。

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