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法会是正法修炼中师父给予我们整体升华的修炼形式,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是证实法的一部份,我把修炼心得写出来,向师尊和同修做一个汇报!

一、闯出家庭关

九九年“七•二零”我两次進京护法,回家后,虽然没被警察抓走,但是家庭却成了我另一个“监狱”。从未碰过我一个手指的丈夫天天黑着脸,几乎贴身看管我,不许去同修家。我在家学法,打我;我炼功,打我。有话也不好好说,动不动就挖苦、讽刺。父母也抱怨我无情,为了大法把家庭事业都舍了,对我伤心不已。我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看到丈夫打我也不管。每天家里开批斗会一样。开始我默默的忍受着。知道我去北京他们也承受很多,想用行动来证实大法的美好。白天我学不了法,晚上我在月光下、路灯下学法。半夜起来炼功。有一次被丈夫看见了,气的他不管头、脚一块打。最后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第二天父母知道了还说丈夫做的对,并威胁我说再炼就把我报告公安局。那时也不懂解体邪恶,就知道自己做错了,没给大法一个正确位置,学法炼功不能再偷偷摸摸了。于是把心一横严肃的告诉他们“法,我是学定了!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你们不让我学法,不让我炼功,那我就离开家再去北京护法!你们要报告现在就打电话。”说完收拾衣服就要走。这一下他们谁都不吱声了。母亲拉住我说:“我们不再逼你了,你要炼就在家炼吧!我们不管了。”我知道是我破除了观念,在法上了,才给我堂堂正正在家学法炼功的环境。

丈夫碍于父母的情面没有太多的干涉,但在生活上总是找茬,动不动就骂人。我要说他骂人不对他就变本加厉的打人。我心里好怨呐!不久丈夫得了一场重病,说是我给气的,见我骂的更欢了。我知道他也不好受,就想我不能再怨了,师父在《转法轮》讲“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我要听师父话,做的象一个大法弟子的样子。给你讲真相你不听,那我用实际行动做给你看吧。我每天衣不解带的侍候他,他生气我笑脸相迎,他骂人我默默承受。心里求师父让他保住这条命,我一定要让他明白真相。心里觉的苦就背经文《真修》。渐渐的丈夫不再打人了,也不再骂人了。病情也得到有效的控制了。丈夫对我说:“媳妇,你真是好人呐!没有你我有可能活不过今天,我佩服你了,以前对不住你的地方请你多包涵!”我说:“那是我修大法的结果,是师父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事事处处先考虑别人,你要感谢就谢谢我的师父吧!”

现在,丈夫不但主动承担家务活,对大法也有了正确的认识。很支持我学法。嘴上不说什么,却默默的给我帮助。尤其在我不太懂电脑的时候,是丈夫在外边学回来后帮我处理技术问题。而且家里的电脑他不用来上常人网站,只给我证实法用。晚上我出去发资料他就在家陪孩子。他变成了最支持我的人。他的病也彻底痊愈了。我们身边的朋友和他的主治大夫都说他是一个奇迹。我知道是我做的在法上了,丈夫也随着我心性的提高变好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师父又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

二、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我家里有一台486的电脑(以前是摆设,不会用),听说有大法网站,二零零零年八月开始上大法网,做资料。那时上网还没有“三剑客”,是从同修那得来一些能上明慧网的IP地址直接上明慧网。那时的IP地址经常变动,我那时对电脑知识基本不懂,就会开机、关机。只能按照同修给我写的操作程序看一步按一下鼠标,每天下载明慧文章。然后在一天的文章里选取几篇把他们做成传单,发给世人。那时还没听说激光打印机,买来喷墨打印机打印。平均每三分钟一页。我和同修们在资料传递上一直遵循着明慧网的建议,单线联系。对于网络安全问题,只听同修说,因不懂技术安全也不多想,心里只有一念:我做真相传单是最正的事,没做坏事,公安不配来抓我,我的安全师父说了算!那时丈夫在外打工,电脑操作有时遇到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办,技术同修离我这很远,只能求师父加持弟子,有时也不知道怎么按的鼠标和键盘,问题就解决了。很多时候IP早就过期了,我不知道一直在用,上不去网,找同修才知道换了新的IP地址。

有一次,我要上网,父亲就是不让我上,我执意要上网,父亲气的没办法,说只许今天晚上看,明天我就绞网线。可是那天晚上我们家的电话不知为什么让电信局摘了一宿的线,电话都打不通根本就上不去网。第二天,我听邻居们说:“警察在我们这个小区蹲坑一个月了,已经查出上法轮功网站的大概地址。”我问:“在哪?”他说:“在你家楼下的网吧,那个网吧的老板说没上法轮功网站,可警察就说他上的,一查还真有什么法轮功讲真相的邮件,网吧老板说他没上那个网站,收到邮件不是他的错,警察还调查他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呢!调查他不是,气得直嚷嚷:‘尽瞎定位,害得我们瞎忙活!’”我知道师父时时刻刻在保护着弟子。不能上网了,我就从同修那拿他下载后的文章我回来做资料。

后来我搬家换了新电脑又能上网了。打印机也换成激光打印机了。资料做的更多了。传单、小册子、光盘、粘贴。我们把真相传单从本地区做到附近农村,让更多的众生明白真相。很多农民在接到真相资料后爱不释手,有的主动站在外面专等同修来要小册子、光盘。二零零五年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后明白真相的人们很多都“三退”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没有师父的加持保护我什么都做不了。

三、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

我在九九年以前很少学法,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其他讲法只是偶尔看一看,还认为自己挺好的。可看到身边精進的同修,以及《明慧周刊》里面同修那些交流文章总感觉自己差的好多,我很苦恼,却总是找不到问题的根本。同修笑着对我说:“师父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看书,我们要听师父的话就会做好。”听同修的话回家学师父《精進要旨二》〈致词〉:“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想一想自己,我明白了。我以前学法基础差,现在每天只学一讲法太少了,难怪法理不清。从那时起我每天学两讲法,再后来每天学三讲法。呀!一天下来,神清气爽,做资料事半功倍。小法器越来越有灵性了。虽然使用多年也很少出现故障。发正念时思想也集中了,念力也强了。白天学法、做资料,晚上和同修相互配合发资料,写真相短语,贴不干胶,揭露邪恶,救度众生,证实法。

记的一次我们到农村去写真相,到那儿天已经黑了。我和一个同修写另两个同修发正念,几个村子的大墙上、电线杆上,写满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 三退保命”,我感觉手被法轮旋太舒服了,在这个空间表现上是我在写,可是真的感觉是师父把着我的手在写,有时字写的不太满意,可回头一看,写的还真好。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象走在云朵里,飘飘的。在这个空间天很黑,在另外的空间里,这里好亮啊,写的每个字都闪闪发光,师父在空中笑呵呵的看着我们,师父后面有无数的佛、道、神,望不到头。很多神敲着鼓,为我们加油!几天后,有同修给我送三退名单,告诉我说有好多农村的朋友来找她,以前跟他们怎么讲真相都不退,这次主动说要退出中共邪党。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法轮功真神了,我们村里头天晚上还没有字,这睡醒一觉满大街都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一连好几个屯子都是啊,那字写的真好看!你说这不是神写!这法轮功是天法呀!我要三退!”我听了会心的笑了。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配合贴真相资料。同修贴我发正念。那时我地区便衣、蹲坑的特别多,我和同修发出强大的正念:谁也不配干扰我们救众生,证实法,我们所到之处邪恶自灭。我们走一路贴一路,贴到大马路边的时候有一辆便衣开的轿车缓缓向我们这来。我和同修一直发正念,轿车停在刚才同修贴真相位置那儿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就开走了。过后我问同修:“你把真相贴哪了?”他说:“这边是电线杆,那边是电表箱,我贴电表箱上了。”他们往电线杆上看,什么也没看着。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这样的事情很多,因为每天认真学法、发正念都是有惊无险,通过学法和同修互相配合,使我在修炼中去掉很多的执著心。在以前每次看到大马路边那些真相资料,看到同修在闹市中写的真相标语,我都觉的不可思议,一直认为我做不来,也想不清怎么才能做的那么好,现在我真正能做到了才明白只要我们心性到位,没有自我,只有心系众生,那些事情真的就能做好。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谢,只能在以后的修炼当中,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