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零二年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河北省定兴县紧跟中共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在李郁庄搞所谓的“转化班”(即洗脑班)强制洗脑,闯入家中或从干活的地里绑架法轮功学员摧残迫害。以下仅是李郁庄洗脑班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几例,冰山一角。

二零零二年秋收时节,正在忙于秋收种地的大法弟子马云梅、耿金柱、耿明、马树惠等正在地里干着活,邪党恶徒们把他们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利用各种刑具行恶、强制“转化”,失去人性的疯狂的毒打,用电棍、木棒、吊铐、橡皮棒等,旁观的人看了都被吓得脸色苍白,缩成一团,连伙房的大师傅因看不了这些而辞职。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被打的一个个没了人像,鼻青脸肿,身体肿的衣服都包不住了。就这样,他们还被铐在床上,不许上厕所。其中马树惠已不省人事了,也被铐在床上,屎尿拉了一裤子,等马树惠苏醒过来后,已神志不清了,吃树叶、喝脏水。

突然一天说来检查的,被打的严重的大法弟子被藏在伙房里不许出来,几个伤势有所好转的大法弟子被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等着检查。洗脑班头目李平对大法弟子说:“如果你们敢说出去,我活剥了你们的皮。”

在李郁庄洗脑班的邪党恶徒就是每天想诡计迫害大法弟子,当年轻的大法弟子温洪军、杨杰等被绑架来时,恶徒李平一看说:“嚯,来了两个小伙子,好经打啊”,很粗的木棍都打断了,温洪军的腿被打的直淌血,嘴也吐血,浑身上下被打的烂糟糟的。来时红光满面的温洪军,不到半天时间,就没了人样,不省人事了。

突然一天晚上了一辆小轿车,恶徒李平紧张的对大法弟子说:谁敢把打温洪军的事说出去,还是那句话,我剥了他的皮,并威胁温洪军:如果你敢说出去,我们把你拉出去活埋了,如果有人问,你就说,你尿血,是肾炎,你吐血是肺炎,是法轮功没治好你的病。两个邪恶之徒架着温洪军造假。

大法弟子田福英被绑架到洗脑班后,被吊在房梁上好几个小时,田福英的丈夫找到洗脑班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不许打好人,洗脑班的邪党恶徒听了恼羞成怒,将他一顿毒打后轰出大门,没让他进门。

打人凶手马凯华、李爱军、李平,将长时间吊挂的田福英放下来,逼迫她立刻跑步,跑不了就用棍子不分头上脚下的一通暴打,打的浑身是伤,并把她铐在死人床上,大小便不许上厕所。在冬天时,洗脑班恶人把田福英的衣服扒掉,扔到外面冻着,在夏天把她铐在大树上曝晒。

大法弟子牛树敏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几个邪恶之徒把她打的不省人事,强行给她输液,趁牛树敏昏迷之时,几个邪恶之徒还耍流氓,在她的身上乱摸。

大法弟子仁玉莲每天都被邪恶毒打,被打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邪党恶徒逼迫她诽谤大法,她不配合,被邪恶打的眼冒金星。

河北定兴被迫害致死致残、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非法判刑、劳教、罚款的大法弟子数以千计,有据可查,件件记录在案,那些参与迫害的邪党恶徒罪责难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