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正在野蛮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邪党在召开奥运之前和奥运期间,为了所谓的“稳定”,全国大面积非法抓捕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疯狂的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身心。

河北省石家庄劳动教养所这个邪恶的魔窟,更是充当着为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每个被非法抓进来的劳教学员先是肉体折磨,双手后背,蹲姿,两脚并在一起,由普通劳教学员看管,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屈从的目的。唐山的王小东一直被强迫蹲了三个多月,腿脚肿的走路都很困难,更难让人承受的是不让大小便,对于坚定的学员变着法的迫害。张家口学员庞掌柜被恶警下令让普教两个人各拧一只胳膊在床腿(上下铺)上猛抓着手猛压,恶警还拿电棍电击。对唐山学员王小东、廊坊学员张宪和郭同立等人,让他们盘上腿,胳膊拧到床上,普教每人用力压上一只胳膊使人不能动。普教中有一个是无极的盗窃犯庚高晶,另一个普教叫张新亮,他们狠拧、跺法轮功学员盘着的双腿和腹部长达三个半小时到五个小时,把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整。

劳教所还大搞精神摧残。恶警丁立哲对于被他们折磨得承受不了违心写了“四书”的“转化”学员也不停止迫害。让“转化”学员们每人写五名学员中的“好人”和“坏人”,想对“转化”学员分批迫害。学员们识破了恶警的诡计,不肯配合,丁立哲让不写“坏人”的学员站到教室前,大打出手,有一次一脚将晋县大法学员郝清堂踹倒,头撞至墙上,嘴里立刻淌出鲜血。恶警还不罢手,手里拿着一个书筒狠命地打郝清堂头部。有的大法学员实在看不下去,学员张宪大声制止,说打人犯法,并走向前去拉恶警,恶警恼羞成怒,拼命乱打别的学员,恶警张力(队长)说张宪扰乱秩序,扩大事态,安一大堆罪名,把制止恶警打人的张宪关进禁闭室,并扬言把张宪当作打击对象严惩,关了张宪二十多天禁闭。被打的学员郝清堂,心慌不能吃东西,呕吐,下牙松动,恶警不顾郝清堂身体受损,还叫郝清堂写检查。被“转化”的学员们都看不下去了,给恶警张力写信。班长一看再也压不住了才告发了恶警张力,张宪这才被从禁闭室放出。

在劳教所恶警们大搞恐怖气氛。恶警们整天不许人说话,坐直,双手放膝盖上,学员们心理压力非常大,有时写首诗,或写句话表达自己的心情,恶警们发现了,就在晚上学员睡觉时翻查其桌斗,找字条和纸片。唐山学员卢卫东写的一个字条被发现,恶警就把卢卫东关了禁闭,十多天了到现在还不放出。恶警看谁不顺眼就说谁发正念,将赵云龙、徐向志、李占文、张双排、邓书等关入严管班,强制了三个多月的坐板(一种非人的刑罚),不让与外界接触。恶人普教焦文明、吴小朋受恶警指示,不让张双排大小便,还关了小号。

恶警们为了讨好上级,让邪党欢心邀功请赏,上边来人检查时,逼迫“转化”的人们扭秧歌欢迎,“转化”者们不肯配合就开始严加迫害,让他们坐小板凳数天,不许动,就连六、七十岁的老学员也不放过。

弄虚作假是劳教所最拿手的。恶警整天让“转化”者按样板抄作业,不能按时完成就不让睡觉,动不动就严管。上边来人检查看样板屋,床上看样板被,全是上下糊弄。上边检查考试时恶警挑他们放心的被洗脑者先考,把他们不放心的学员关进小班严管。

善恶有报终有时,只是来早与来迟。恶警丁立哲现世现报,被检查出身患绝症,痛苦异常,经常失声痛哭,并不许学员们再发正念,说“你们发正念我的脊梁骨就冒凉风,心慌,你们瞒不了我。”真是自食恶果。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醒悟吧!善良的大法学员们遭此冤屈迫害,天地共愤,众生落泪。邪恶的末日不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