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观念缠绕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由于长期被关押迫害,刚出来后怕心很重,但我知道自己必须想法突破。我通过静心学法,看《明慧周刊》,和同修切磋交流,在法中我明白了正法时期自己的使命,我要尽快跟上正法進程。

我刚上班后,也摸索着想学电脑,让同事告诉我如何查找资料。她在百度上给我举例百度一下我的名字,赫然跳出《法制日报》登载的我和其他同修被逼转化的报道页面。我十分震惊。我想怎么办呢?我也不懂电脑,但决不能任凭邪恶蛊惑人心。我查到百度的联系地址、总裁姓名以及网站管理员反馈信箱,我手写一封长信给百度总裁寄去,讲述百度快照上所载《法制日报》是怎样的谎言,我又给同事讲了真相,查到最早信息来源北京《法制日报》……大概半月后,所有不良信息全部删除了,真是柳暗花明。


——本文作者

我作为一个修炼中的人,有许多不足和执著,是正法中要归正的生命。现在写稿,我把这些执著、不足、观念,所有不符合法的自身因素扔弃,不被它们所干扰羁绊,挖掘自己修炼过程中的闪光点,即使是一个正念、一句话、一件事,只要是在师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的基础上成形,这就是我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也是符合这次明慧法会征稿所希望的:“用更多对正法修炼的正面记录,证实法。”

一、進京证实法

我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因为家庭环境很好,我家大门外常年挂着“法轮功义务教功辅导站”条幅,使许多人相继得法,方圆几十里都在传播着大法的福音,特别是一九九八年后当地得法人数直线上升。九九年七月,邪恶发动了迫害,全国各地许多辅导站负责人被抓,气氛陡然紧张;闻此消息的各地同修纷纷上访。妻子当时得法不到一年,我们刚结婚三个月,但她毅然去省委上访,并支持我去北京证实法。我当时感觉全身都被强大的能量笼罩着,也有迫切進京的愿望,虽然我从未去过北京,但“七•二零”当天我匆匆处理完手头工作,就踏上北去的列车。

到站下车后已是傍晚,我经过十几个武警的盘查,来到陌生而熟悉的北京城。我想先找一个在大学读书的同学,但费尽周折却查无此人,我只好边问边走,踽踽独行。喧嚣的北京,路人越来越少,公交业已停运,转来转去的我,疲惫不堪,最后在晚十一点左右找到了一个小旅馆安排的夹铺,在锅炉房隔壁,進屋后象蒸笼,但我却很满足,背着《苦其心志》,很快就睡着了。

当时北京中南海、天安门附近到处岗哨林立,空气凝重。在来自四面八方、带着不同口音同修们的聚聚散散中,我听说昨天曾有大批同修被绑架,也目睹在路边歇息的同修被一个个拽上警车,更亲见一双盘于中南海正门的同修被警察暴打后塞進警车。同修们在当时的高压环境下,与陌生人讲话都谨小慎微,眼神中都渴望真正的交流。当时北京的气温高达四十多度,有的同修拖儿带女,有的露宿街头,更多是生平第一次走出家门,再加上邪恶随时的登记、盘查、搜捕,使我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非凡事迹,我电话告知家中同修北京情况,他们也很快陆续来到北京。

一九九九年“十一”国殇之日,我们许多同修切磋交流后,悟到应该都去北京护法,这是天象变化。但我这次却感到吃力,妻子刚找到份工作,我们结婚时间又不长,夫妻之情绊着我踯躅不前。得知当地同修一个个進京后,我很苦恼,师尊梦中多次点化我放下“情”。我爬着陡峭的崖壁,泪流满面的在梦中喊着“护法”醒来,行动迟缓的我,决定排除干扰,再進京证实法。

我和几个同修在北京郊区租房住下,生火造饭,早晚炼功学法,白天到天安门广场找同修交流,当时有一个想法,“法不正回来,不回家”。但随后听到家里来的同修讲,我们当地象炸锅了一样,在家同修全被监视看管,并且车站被封锁盘查,公安、街道、单位,胁迫家属一起接二连三到北京找人,由于当时我们对法认识肤浅,经验不足,低估了邪恶恐吓、诱骗的伎俩,被邪恶劫持回当地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我及时得到伟大师尊发表的《走向圆满》的经文,我连读几遍,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异常活跃,我迅速到外边复印几十份,给我们附近的辅导员,随后匆忙挤上末班夜车赶赴老家,同修们得到师尊的经文,象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回家的方向。我在两天内把师尊的经文传遍三市四县,并且组织当地同修学法交流,许多同修当时就酝酿怎样配合更好的去北京证实法,我妻子也是这次以惊人的意志突破全家人的堵拦,走上天安门,堂堂正正闯出北京看守所,一直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

我和未走出来的同修交流,鼓励他们上北京证实法。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一行七人,准备了三条横幅,向北京進发。到天安门广场后,感觉气氛特别压抑,我们故作旅游状来回走动,这时有便衣盯上了同去的两位老年同修,我急忙向她们介绍周围的建筑物,并引她们到前面合影留念,示意大家都先出去。

正在此时,突然看到一个同修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便衣警察蜂拥而上,这时另一方向又有同修打出条幅,恶警们又仓皇跑过去抢夺,还没有跑到,又有二面鲜艳的条幅飘起来,邪恶忙的乱作一团,游人也都惊呆了;我们心里激动不已。同修们一个个被拽上警车,有的同修被盘问后带走,甚至都还未来得及展开横幅。短短不到二十分钟,有十几个同修被绑架,我看同去的阿姨心态有点不稳,建议大家先暂离广场,稍作休息调整。我们简单分配后,再次走進广场,站在不同的位置,毫不犹豫的同时打开三面横幅向广场中间走,并且高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如愿以偿。随我们之后,同修们又接二连三打出自己的心声。

二、正念闯出魔窟

我因進京证实法被邪恶非法关押,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失去自由,身上的钱被恶警抢光,没给我任何凭证,并且不断逼我写检查、认识;我最后写了一个简短的认识,末尾注明“我要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并且一再声明“我的师父慈悲伟大”。

办事处的人来劝说,我给他们讲我修炼后的升华;不修炼亲属来跪地哭闹,让我低头认错,我拒绝;随后修炼的亲人也认识糊涂,哭诉让我写个东西出去,我断然否决。我给修炼的家人背师尊《位置》中的讲法:“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并且对他们讲,若必须让我在修炼和其它任何事情间作选择,我只能选择修大法。同室非法关押的常人不理解,把我捶打一顿,过后又向我致歉,其实我真正拒绝的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我不向邪恶妥协,要求无条件释放。在非法关押半年后,在师尊的加持下,我被无条件释放。

我们当地有一个邪恶的办事处,在道路两边墙上涂制了大块十几米长诽谤大法的邪恶漫画和标语,毒害众生;我们几个同修协调商量后决定集体配合清除它。我在动手清理过程中被邪恶发现,恶人要绑架我,但我始终不配合邪恶。恶人打电话各处求援,七、八个恶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塞進车内,拉到派出所,让我下车,我不下车,他们又费劲把我拽到地上,让我上楼,我不上楼,恶人们又气喘吁吁把我抬楼上,十来个人看我一个,最后又把我抬進办公室。我不停的发正念,恶人强制给我照像我低头扭脸不配合,问我什么都不说,一概不承认,正念制止行恶。恶警拿出辖区档案资料对照,查不到我的信息。随后第二天,接连不断有不同地方的恶人来审查辨认,有些地方邪恶的国安恶警诱骗说,“你怎么不跟我讲真相呢?别人来这儿都讲法轮功如何如何好,我看你不象法轮功吧。”我根本不接他的话,只针对邪恶发出强大的正念。

我求师尊加持,我是师尊的弟子,邪恶也查不清我来自哪儿。最后邪恶没有找到我的任何信息,硬要把我拘留三天,这三天我也不能默认,我外面有许多正事要做。恶人强行把我抬進拘留所,我在黑窝里不停的发正念,给在押人员讲真相。第三天一大早,值班警察赶快把我送到门外,给我十块钱叫我走了。

三、正念显神威

我第一次正念闯出黑窝后,获悉有一亲属同修被劳教了,心里非常惦念,在劳教所长期学不到法是修炼人最大的痛苦。我焚香合十,求师尊在我接见同修时,能加持弟子把小本精装《转法轮》送進劳教所,让同修们在里面能学到法。我有了这个愿望,师尊就给我开创了这样的机会让我去做。我随同亲属家人一块接见同修时,恶警破例这次让同修出来与家人面对面接见,因这次去的人多,看守警察扭身向门口走去,我趁势把随身带的宝书塞進同修衣兜内,同修们终于可以在里面学法了。其实这一切都是伟大的师尊给予的,正如《转法轮》中所写“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在邪共十六大期间,我刚找到一份新工作,单位要安排我到外地出差。可是那一段时间大门口门卫突然对我格外留心,并且有闲杂人员监视院内大法弟子。我那天刚出大门,发现有两人尾随跟踪我。我上公交他们也上公交,我到车站买票时,他就抓着我不让我走,车站派出所带我到值班室,很快辖区派出所、“六一零”来人把我带回去。他们确认我是因公正常出差后,依然不让我离开。

他们上楼吃饭后,我抽空给妻子打个电话,告诉她我的处境,她很快来到派出所,正念坚定的说,“跟我回家。”两个盯梢的要拦,我妻子大声呵斥:“干啥呢!出差都不让,炼法轮功咋啦?”街上所有人都闻声观望,邪恶最怕曝光。我妻子拽着我就往家走。我们刚到家,街道办、派出所、“六一零”等六、七人也跟过来,我给他们讲真相,说情况,他们却无论如何不允许我出差。他们走后我下楼一看,楼门口坐两人把我看住了。

我回来想,现在出差不出差不是主要问题,可作为大法弟子被邪恶困着动弹不得,决不能无可奈何,听之任之,大法弟子证实法是自己的责任。“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和妻子合力发正念,必须解体邪恶,走出去。

第二天六点发完正念,我带上必备物品下楼,两恶人马上醒来跟着我,我门口刚好停一辆出租车,我立即坐上车,两人上前拦问你去哪儿,我说你管得着吗!我跟司机讲咱们走,不理他,这人有点毛病。早上人少车少,我很顺利的到了我要去的地方。

我刚上班后,也摸索着想学电脑,让同事告诉我如何查找资料,她在百度上给我举例百度一下我的名字,赫然跳出《法制日报》登载的我和其他同修被逼转化的报道页面。我十分震惊 ,请教懂技术的同修如何删除,他们讲不好办,那是百度搜索引擎的事,我想怎么办呢?我也不懂电脑,但决不能任凭邪恶蛊惑人心。

“很多你们碰到的具体问题,都得你们自己去斟酌,都得你们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我查到百度的联系地址、总裁姓名以及网站管理员反馈信箱,我手写一封长信给百度总裁寄去,讲述百度快照上所载《法制日报》是怎样的谎言。我又给同事讲了真相,让他用自己的邮箱帮我给百度管理员发一个我手写的邮件,希望尽快删除此不良信息。然后我又电话联系到百度相关工作人员,他回馈说得需要到发帖的地方删除,我又查到最早信息来源北京《法制日报》,我查到此报社的电话,我打过四次之多,要么无人接听,要么占线,我最后感觉很失望,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没有放弃。大概半月后,我又百度一下我的名字,让我惊喜的是所有不良信息全部删除了。真是柳暗花明,我激动不已。

我在异地被非法关押期间,曾遭受非人折磨,恶警唆使在押犯人用烟头烧的我五脚趾溃烂流脓,用膝盖撞的我肋骨内伤,呼吸困难。号里二十几人轮番折磨我一天半,浑身被打的血肉模糊,恶警发现我心跳异常,趁黑夜把我抬到外边医院救治,在车内卑劣的统一口径说“到医院就说他自残”。我被化验出小便带血,医生说要全面检查,否则有生命危险。在我被带回看守所路上,车上一恶警接一电话“咋搞的,死掉一个”,这名同修不知是谁,可能是六十三号或是五十四号,因为只有我们三个一直没报姓名住址,遭受迫害也特别严重,并且六十三号同修一直在被恶警灌食。

二零零四年,邪共检察机构对刑讯逼供案件進行清查,借以收买民意。在此情况下,我斟酌再三后,决定写出我被异地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严重迫害,一来揭露邪恶,二来救度有缘人。我用真心善念把此材料字斟句酌写完,对这封手写信发了一遍又一遍正念,签上了自己真实的姓名、家庭住址向检察院举报中心寄出。寄后,我又不间断的发正念,使此信所到之处清除邪恶,能使有缘人相互传看,明真相得到救度,不再为虎作伥。过后有同修曾为我担心,我那时只有清除邪恶、救度世人的想法,无论从人的理上,或是修炼的理上,我都是占据着主动,我无所惧,真正害怕的是邪恶。我想此信若有反馈,应该是有缘生命给我致歉和补偿,决不可能是干扰。在法中我坚信这一点。

奥火在内地传递期间,我也受到邪恶七次上门骚扰,在师尊的保护下,我未与恶人发生正面冲突,虽然被困家中两天,但我连续不间断高强度发正念,基本上半小时学法,半小时定下来发正念,甚至一夜都不休息。单手一立掌,就好象手臂被固定住一样,掌上强大能量奔涌而出,横扫一切干扰因素,很快我就又行动自如的做我应该做的三件事。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尊讲“目前,随着整个正法形势不断往前推進,表面空间看上去就象一捅即破的感觉了,已经所剩很少了。邪恶的生命也大量的在消减着,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况下,邪恶的生命已经没有招架能力了。它们每一次行恶要集中很多烂鬼,几乎是倾巢出动,因为是正法、净化宇宙,所以它被消灭掉,邪恶的力量就是这么被消减掉的,消灭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每次都是这样。”这段讲法是我解体这次邪恶因素的坚定基石。

四、正念营救同修

我们当地有一协调人,由于邪恶怀疑他与某件事有牵连,把他骗去问话,一下子就给关進洗脑班。同修正念抵制,最后绝食了。我跟此同修比较熟悉,把及时得到的有关消息上网曝光,并通知其他同修正念加持,我到洗脑班附近发正念,并趁机到窗外和此同修简短交流情况,得知“六一零”直接迫害人的姓名、职务、年龄,通知同修配合锁定此恶人发正念,又把有关情况通知家属,让家属配合单位去六一零要人。最后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营救下,这位同修堂堂正正闯出洗脑班,并且后来同修们把此臭名昭著的邪恶黑窝解体了。

我有一坚定的大法弟子亲属,三年劳教期满,由于不向邪恶妥协,又被延期一年,四年非法超期关押也马上到期。为了借此事讲真相,救众生,清除当地邪恶,并尽快营救同修顺利回家,我把有关材料复印几份去找有关单位讲真相,先到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又去了法律援助中心,接着又去了法院信访办。到哪个单位我都给屋内所有人讲,我亲人因炼法轮功被公安敲诈罚款,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期间,身体致残,不允许接见。最后我找到司法局,司法局一位局长最后接见了我,听完我讲的有关情况后,看了一下我手头的材料,他说,我给你打电话问一下“六一零”主任。这位局长当着我面就给“六一零”打电话询问我亲属情况,是否到期,后来“六一零”给亲属家人传话,别再到处找人了。最后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家人的正念要求下,同修最终被安全接回家中。

五、正念救度世中人

由于长期被关押迫害,刚出来后怕心很重,但我知道自己必须想法突破。我通过静心学法,看《明慧周刊》,和同修切磋交流,在法中我明白了正法时期自己的使命,也知道了正法修炼更深的内涵,我要尽快跟上正法進程。有几次同修把真相资料发到我的车篓内,我悟到我也应该发真相救人。我从同修处拿来几份真相,晚上走出去,腿发抖,心打颤,转了好久硬着头皮把真相发出去了。

有了这一次经历后,我逐渐成熟起来了,怕心也越来越弱。我跟同修配合,他供我发,从单页到小册子、光盘、不干胶,量越做越大,面越来越广。我如意的使用着师尊给我的神通法力,我发真相如行云流水,自由自在,走到哪,资料发到哪,小区家属院,医院病房楼,医生值班室,商务写字楼,学校教室,大学宿舍,公园座椅,游艇上,军校干部楼,公安局家属院,监狱局家属院,司法局家属院,街道办事处……

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我发着正念把真相资料放入众生车筐内,站在有利地势 ,当街把一份份真相直接送到行人手上。出差到外地,真相就会传遍我周围的大街小巷,我出门必带真相资料,少则几十份,多则几百份,真相不离身,救度世中人。我发真相资料从未影响工作,并且单位领导还夸我工作出色,做事让他放心,对我十分满意。在发真相资料的同时,我特别重视师尊传授给弟子发正念的法宝,四个整点积极参与,基本不落,并且坚持其余整点多发正念,正念不离心,并且紧跟师尊正法進程,清除邪恶生命,斩断黑手烂鬼,解体三界内的乱神,集中强大正念销毁当地黑窝。无论在家在外,都挤时间学法,使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时时溶于法中,时刻保持正念,使身边众生积善缘,明真相,得救度。

在得到明慧网支持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后,经同修协助,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三年来,在师尊的看护下,资料点从风风雨雨中稳健的走过来了,配合当地正法的形势,做出了各式各样的真相资料,最大限度满足同修救人的需要,并且协助其他同修也相继建立了资料点,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九评》横空出世后,我积极投入到三退救人的洪流中,并自制真相钱币,传播救人秘方。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在此万金难求的关键时刻,干好自己的天职,争取让全世界每一个角落,来到人间的所有众生都能喜闻真相得救度,感沐佛恩浩荡。

以上是自己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悟,写出来是想借此大法盛会之际,给师尊书面汇报,与同修切磋交流,同时鞭策自己“越最后越精進”,更加负责的做好三件事,不辜负伟大慈悲的师尊对咱们的殷殷期盼。

首次投稿,各方面肯定有许多疏漏欠缺,望同修包容斧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