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法弟子刘鹏、张许枚夫妇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2008年2月21日元宵节上午,家住上海市漕宝路1508弄66号604室的大法弟子刘鹏、张许枚夫妇及另一位女弟子郑燕遭上海市徐汇警方非法抓捕,随后他们三人被关押于位于上海市龙吴路的徐汇区看守所。10月21日下午1点30分至4点20分许,上海徐汇区伪法院对法轮功弟子刘鹏、张许枚、郑燕进行非法庭审。上海邪党恶徒心虚害怕至极,出动大批警察层层设防,有知情者讲:这次出动了80多名警察。

刘鹏与妻子张许枚,均系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孩子才八岁。他们八年来屡次遭受邪党人员骚扰、绑架劳教、强行洗脑等迫害。刘鹏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刘鹏在97年毕业后进入上海市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从事教师工作,妻子张许枚毕业后作为人才引进,进入上海一所中学从事教学工作,此事曾在上海地方报纸《青年报》上刊登报导。

一、母婴被关洗脑班,刘鹏被第一次劳教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不久,刘鹏所在的上海市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就以办所谓“学习班”的名义,对刘鹏进行洗脑迫害。

2000年上半年,刘鹏夫妇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刘恒进京上访为大法讨还公道,遭遇邪党不法人员绑架,刘鹏被劫持到拘留所;张许枚和不到三个月的儿子则被绑架到她当时供职的中学,这所学校邪党人员当时专门为她母子临时成立的洗脑班迫害。

刘鹏被非法拘留后,邪党办案人员问刘鹏以后还去不去北京上访,刘鹏坚定地回答:“去”。为此,邪党人员将他非法劳教两年半,关押在位于江苏省大丰市四岔河的上海第一劳教所,刘鹏遭遇了种种非人折磨。

在2000年10月10日的一个清晨,刘鹏在恶警强迫出操期间,突然离队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并公开炼功。不法人员慌作一团,急忙利用恶人把他抓住,关进禁闭室长期关押,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强迫大法弟子出操。

刘鹏被关在禁闭室内终日不见阳光,被剥夺了一切活动权利,遭受了种种酷刑和折磨。狱警除了利用流氓帮凶迫害刘鹏外,有时还亲自动手,用铐子、电警棍,长的、短的,2根、3根,一次、两次、三次,电刘鹏的太阳穴、耳垂、鼻尖、嘴唇、脖子、腋窝、胸口、背、手背、脚背,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吱吱地响的声音,奸笑声、怒吼声交织在一起。

在2002年3月17日下半夜三点,关押在上海市第一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突然被通知搬迁到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的第三劳教所。当大巴士走了约有一半路程的时候,由于长期关禁闭,面色苍白、体弱乏力的刘鹏突然举手要求讲话,他说,我只讲一分钟,我一定要讲,因为人命关天啊。车上的恶警吓得颜色更变,啊,啊了半天,假装听不清。刘鹏说,大法弟子在当前情况下一定要清醒理智,不要在洗脑中失去正信,而致使将来永远痛悔。刘鹏郑重而坚定的话语,掷地有声,强烈地震撼着在高压和封闭欺骗中被所谓转化的学员,许多人清醒了,坚定了正信。

当天上午到达第三劳教所后,上海市劳教局副局长翁善耀当众发表讲话,胡说八道,谎说什么劳教所外98%以上的人都放弃修炼法轮功了,你们要识时务等等。当时不断有学员举手要发言,刘鹏也站起来要求发言。翁见到这种阵势,吓得怕当众出丑,连忙说,我不是国务院总理,也不是答记者问,我不回答你们的问题。说完后,便灰溜溜地逃走了。

刘鹏在劳教所的正念正行令邪恶之徒又怕又恨,他们用种种令人发指的手段迫害他。刘鹏在魔窟中九死一生,更加坚定了法轮大法的正道信仰。邪党人员恼羞成怒,在刘鹏二年半劳教期满后又非法延期3个月加重迫害。

二、夫妻同时被劳教

当时刘鹏家的生活也极为困难,他的妻子张许枚从北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回后,就被学校邪党人员非法下岗。后来张许枚所在的教育主管部门为了免受来自高层的压力,一方面胁迫这位尚在休产假的女教师自己打了辞职报告,一方面又接受了上面要求其对张许枚言行严密注视的要求,逼得张许枚失去了工作,又假惺惺的表示不忍心她失去一切经济来源,让这位当初作为人才引进学校、甘愿奉献的优秀教师,从此在其学校从事打杂工作,每月只有千元左右的微薄收入。这种艰难的生活,使她抚养孩子都有困难,有时只能依靠亲戚朋友的接济才能勉强度日。

2003年大年前后,饱受劳教所迫害之苦的刘鹏刚刚回家和妻子儿子以及年迈的父母仅团聚了半年多的时光,于当年8月份又因信仰“真、善、忍”被上海恶警非法抄家、绑架,不久张许枚也被绑架,不到四岁的儿子刘恒整日哭着喊着想妈妈。

之后,刘鹏再度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张许枚则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为孩子太小,丈夫被劫持到劳教所,张许枚在劳教所外执行。至此,张许枚彻底失去那份本来作为正式教师、又被降为临时工的学校劳动的一切机会,费尽力气自谋职业,独自承担起全部养家、育儿的重担。

2005年新年前后,再度结束劳教迫害回到家里的刘鹏,经常受到所在辖区恶警的无端骚扰和监视。由于邪恶的造谣宣传和仇恨煽动,使得刘鹏获得一份有收入的工作都非常困难,不得不长期在家专门承担买菜、烧饭、接送儿子上学的工作,全部家庭经济来源仅有张许枚每个月二千元左右的工资。除去要还付每月六百多元的买房贷款、孩子的教育费用之外,这一对高学历的夫妇在中共邪党持续近九年的对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下,其生活窘状可想而知。

三、再次遭绑架等迫害

然而即使这样的生活,也没有持续多久,2008年2月21日,这对饱受迫害的夫妇再遭上海恶警的毒手。这天是元宵节,吃过早饭的张许枚,在去送儿子刘恒去平南小学上学的路上,被便衣特务跟踪。孩子上学进入校门后,本来打算接着去上班的张许枚突遭恶警绑架,邪党恶人抢去了她随身所带的家门钥匙,然后利用这把钥匙开门入室,非法抄家,并绑架了当时尚在家中的刘鹏。

在绑架刘鹏时,上海徐汇区恶警竟用穿皮鞋的脚踢、踩刘鹏的头,刘鹏当时被踢的头昏眼花。刘鹏被绑架到徐汇区看守所后,连续5天5夜不让睡觉,恶警轮番对他进行非法审问。张许枚当时也被拘留,同样关押到徐汇区看守所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遭遇三天三夜不许睡觉的野蛮逼供,后被取保候审。

在刘鹏、张许枚夫妇被拘留期间,他们的儿子刘恒所在二年级(1)班的班主任黄老师接受恶警要求,蒙骗八岁的刘恒,说其父母出差在外,要有相当长的时间不能回家。其后,刘恒就被居委会安置在小区里的常人家中吃住。刘恒再度失去父母的呵护,整日心神不定,作业也无法好好完成,由于想念父母,吃饭也难以下咽。

邪党人员为了推卸责任,强行要求把监护孩子的任务交给刘鹏尚未成家的妹妹刘慧执行。并扬言,如果刘慧不对侄儿执行监护行为,就把刘恒送往山东老家。刘鹏的父母年迈,远在山东贫困地区的农村,母亲又有严重的高血压,每次对儿子、媳妇的迫害,对老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为了不给父母再添新愁,刘慧在自己生活尚且困难的情况下,只好瞒着父母把孩子接回。

2008年6月中旬左右,上海徐汇区邪党检察院恶人到张许枚的工作场所,企图强迫张许枚在所谓的“公诉书”上签字。在该起诉书上,刘鹏被列为第一被告,被蹲坑绑架的郑燕女士为第二被告,张许枚为第三被告。张许枚拒绝承认在被绑架、伪善诱骗和威逼下所作的所谓“供认”,拒绝签字。为此邪党检察院人员许某、公安国保马某、王某等对张许枚进行诱骗、威逼,说什么“案子还没结束,想想清楚!”并以张许枚目前所谓“取保候审”处境相威胁,想让张许枚乖乖就范,任其迫害。

但张许枚不为所动,坚信自己和丈夫无罪,因而替丈夫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却不断遭受徐汇国保、检察院及法院不法人员的骚扰、威胁。张许枚在陪同律师李柏光的助手郭敦勇律师前往上海徐汇邪党检察院要求会见刘鹏、完成聘请律师手续时,上海徐汇邪党检察院相关人员出于本能的惊慌,对张许枚威胁恐吓说:“我们对你有的是办法!”并伙同另一人员对张许枚进行所谓讯问。

此事过后不久,8月1日上午七点半左右,张许枚在上班途中,再次遭遇恶警绑架,被无端关押一个月。八岁的刘恒再度失去父母的呵护,日夜哭盼爸妈。

四、非法审判

在刘鹏和郑燕等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之后,2008年10月21日下午1点30分至4点20分许,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

在看守所期间,刘鹏为了抵制邪恶对他的非法迫害,从4月22日起开始绝食抗争,至今仍未停止。刘鹏是在鼻子里插着灌食用的管子,坐在轮椅上被推上法庭的,身体虚弱,境况凄惨。

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参与这次非法庭审的审判人员组成是,审判长彭涛(女)、审判员陆文嘉、代理审判员罗涛,陆文嘉是所谓主审,公诉人是上海市徐汇区检察院的徐震辉。这些人都是邪党党性强,紧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尤其要说明的是,上海徐汇区检察院的徐震辉,在徐汇区所有被非法判刑大法弟子庭审时,几乎都是由他充任公诉人。

非法开庭前,上海徐汇法院审判员陆文嘉曾对律师李敦勇进行威胁,要求律师配合法院工作,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要拎得清”,还威胁说,出席旁听的人很多(指邪党人员),甚至有司法局的。

非法庭审过程中,不仅李律师为刘鹏所作的无罪辩护多次被审判员陆文嘉无理打断,大法学员刘鹏、郑燕、张许枚自我辩护,也一再被所谓审判员打断。刘鹏在自述时,特别讲述了自己被刑讯逼供、数日不容睡觉的事实,并要求证人出场,可是审判员陆文嘉打断他的讲话,敷衍说可以写给他们看。刘鹏表示,法院对他封锁消息,直到20日律师会见才知道开庭,使他毫无准备,而且数日不允许他睡觉,身体极虚弱,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国安为达到陷害目地,在他精神恍惚状态下让他签的字,他不能承认,并要求择日重新开庭。对于张许枚的无罪辩护陈述,审判员也不许讲,敷衍她说可以写给他们。

对于刘鹏、郑燕、张许枚等人为自己的辩护,公诉人徐震辉竟然威胁说,态度不好,加重处罚。刘鹏、郑燕和张许枚到底何罪之有?仅仅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要求精神境界提升,从而做一个好人,就要屡遭迫害,甚至劳教判刑?果如此则天理何在,人心何平?

刘鹏一家的遭遇,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何止千万,他们只不过是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例而已。远且不说,仅从刘鹏周围熟识的朋友的遭遇就可见一斑。和刘鹏同为华东师大校友的法轮功修炼者张宇霞一家,李元广一家,吴殿辉、张武英一家,在这场迫害中,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家破人亡。

张宇霞从华东师大毕业后原在上海的一所中学教书,99年7月20日后多次被劳教抓捕,从而失掉工作,她的丈夫郭生欢原为上海师范大学教师,在07年也因讲真相被判刑四年。郭生欢被抓后,他的父亲精神上受到重大打击,精神错乱,于2007年5月19日去世。张宇霞的父亲在得知女婿被抓后,忧虑与痛苦交织,在2007年6月突发脑溢血,不能正常讲话。家中仅靠张宇霞替别人做家教、打短工的微薄收入来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李元广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大庆工作,在04年3月份因迫害而离世,死时体重仅有几十斤,家中留下年幼的孩子和无依无靠的妻子。吴殿辉、张武英夫妇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常州的一所学校教书,99年7.20后吴殿辉亦被劳教,因为长期遭受折磨,出狱后不久就凄然离世,他的妻子张武英也是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同年迈的公婆艰难度日,张武英本人也曾多次被非法抓捕洗脑,调离工作岗位,被剥夺教书育人的权利等。

九年多来,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难书!大法弟子因此而承受了太多太多,付出了太多太多!人啊,清醒过来吧!大法弟子今天的承受和付出决不是为了自己,他们所坚守和捍卫的准则,就是人类的道德和良知;他们所信奉和维护的真理,就是人类得救的希望。为了你的明天和未来,请不了解大法真相的都来了解真相,了解真相的都来制止这场迫害。

截至发稿时,据悉,上海市徐汇区法院意欲在11月3号对刘鹏、郑燕和张许枚等大法弟子再次非法开庭审理。在此,我们严正警告上海市徐汇区法院陆文嘉、彭涛和罗涛,以及徐汇区检察院徐震辉等人,不要在迫害良善、助纣为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逃不脱世人的眼睛,你们的罪恶都将记录在案。对法轮大法迫害终止之日,就是你们的受审之时。为你们自己及家人的前途计,奉劝你们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唯有如此,才能洗去罪恶,赎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