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里都开辟救人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象我这样按理说常人领导不愿意要,因为他们可能还要牵扯他们的“政绩”,这都是邪党的株连政策。可是我从来没那样想,我心中只有一念,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给那里带去福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一次我们领导到党委去,一个邪党领导说:你弄个法轮功干啥?快撵她走,省得麻烦。我们领导说:“我都让他们学,我就那么一个好干活的。”邪党领导哑口无言。还有一次当地的一个同修去我处,因为太晚了晚上就没走。有个同事告诉了主任:快叫她走吧,别咱都跟她倒霉。当时主任就说:“谁没有三个、两个好朋友?”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回忆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真是有苦有甜,也有过不去关的难受滋味。总之就象师尊在《转法轮》里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下面我把十年来的修炼过程简单的向师父及同修汇报一下。

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初期对法认识肤浅,再加上个人观念太强并且带着很强的执著心走入了大法的门。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在别人眼里还有一个很好的家庭,可是我总是对丈夫挑剔,对他的所做处处不满意,总感觉他不是我一生中要陪伴的人,因此也就生活的很苦很累。这样带着强大的执著而学法,收效不大,身体的变化也很少,长期在魔难中挣扎,家庭关、心性关、病业关接连不断。真有点招架不住,因为悟性差,没把它当成好事,一度想放弃。可是师父慈悲不愿落下一个有缘弟子,多次点化,加上同修提醒,认识到了“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精要旨二》〈走向圆满〉)

时刻要求自己、才能证实好法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深有体会,我们修炼人的平时表现太重要了。

作为大法的一份子,必须做到维护大法。平常我很重视自己的一言一行,用大法弟子的风貌证实大法,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受益事例证实大法的殊胜。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以来,我被调到三个不同的地方,都相隔很远,虽然是本系统,但是大部份人不认识,可每到一处,人还没到,就知道来个学法轮功的,特别另眼相看,我就努力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好,展现修炼人的风貌,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有缘人。

通过讲真相,给他们小册子看或叫到我家看真相光盘,因此消除了不少人对大法的误解。有一个同事对我说,我以前从没听说过法轮功,就是从电视上看到很吓人的,你刚调来的时候离我近了,我都很害怕,没想到还这么好,并还按时将光盘送给他的朋友。还有一个同事知道大法好,有时间时常帮我做小册子,虽然她不学,可如果有人说大法不好,她会说,“才不是啦,我们单位学法轮功的可好了,人人都那样就好了。”因此我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工作也得心应手,得到领导及同事们的认可。即使在邪恶疯狂的日子里,领导同事都极力保护,甚至我被绑架走了,他们赶快到我家帮着收拾东西。在这里我住了几年认识不少有缘人,我为这里的众生高兴,因为我做了我应该做的。

因为恶人的举报我又被调到一个很远的地方。这里离家很远,因此就很少回家,正好也是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所以我又开辟新的环境,为讲真相打基础。首先从工作做起,工作中不计报酬,无怨无悔,处处把自己视为炼功人。刚来的时候这任领导对我不放心,再说上级领导也“特别关照”,因此他也多了一项任务,就是看好我晚上不能随便出去。针对此事,我就找领导,告诉他,我的到来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我们就是做好人,你没有任何必要对我“特殊关心”。

通过几次讲真相加上他对我工作的满意,这位领导就撤了这条防线,并说:我说你别不爱听,多亏你出事,要不上哪找你这样好手。就象师父讲的:“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因为我的工作很特殊,出入都有监控,晚上出去发资料很不方便,怎么办?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怎能阻挡我救度众生的那颗心呢?因此我出入自如,并且慢慢的与当地同修联系上,同时自己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宿舍也建起了资料点,解决了当地同修去外地拿资料的困难。

我感激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环境,并下决心要为这方众生负责。其实象我这样按理说常人领导不愿意要,因为他们可能还要牵扯他们的“政绩”,这都是邪党的株连政策。可是我从来没那样想,我心中只有一念,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给那里带去福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有一次我们领导到党委去(又一任领导),一个邪党领导说:你弄个法轮功干啥?快撵她走,省得麻烦。我们领导说:“我都让他们学,我就那么一个好干活的。”邪党领导哑口无言。还有一次当地的一个同修去我处,因为太晚了那天晚上就没走,有个同事告诉了主任:快叫她走吧,别咱都跟她倒霉。当时主任就说,“谁没有三个、两个好朋友?”

三、放下人心讲真相

在面对面的讲真相中,也是去人的执著的过程,刚开始讲真相时,还带有很多人的观念,看这个行、那个不行只给认为能行的去讲,效果并不是太好。

记的我刚调到一个很偏远的地方,那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对外讲还可以,没有什么太大的顾虑,对同事就不一样了,给几个认为好的同事讲退后(也有不退的),他们都告诉我你千万不要给某某讲,这人太险恶了,也就是到主任跟前告我状的那个。因此我一直没敢跟他讲。可是越是小心,他越提一些很敏感的问题,让我就更加防备他,直到有一天我工作中发生失误,他利用下班时间帮我挽回了损失。

我想不能再用人的观念去衡量一个人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神看人不是看这一世的,他是全面看,虽然我看不见,师父不是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处处为别人着想”(《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吗?我这样不是私、不是怕吗?

晚上我带上一箱奶去了他家,他说,“大姐你这是干什么?”我说你大姐自私啊,一直没能告诉你真相,对不起呀!等我把真相讲明后,一家三口马上退了,并主动要真相护身符。在单位里,谁敢挂车上啊,可他就挂在车里。所以我们在讲真相中千万不能用人心去对待,如果这一家人未来的机会就应该我给,可是因为私心没能做到,那将是多大的罪过啊!

四、“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我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当时单位很忙,按理说是离不开。可是眼看着大法被诬陷,师父被陷害,同修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一批一批的進京护法,我问自己你能坐的住吗?你是真修吗?将来你有什么脸面去见师父。就这样我也毅然决然的去了北京。被单位找回来后,被上级处分为开除留用察看一年。一年之内只发生活费。

一年后关来了,不写不炼功的保证就不能转正,就是开除。这时家人、朋友、领导一齐向我劝说、施压,特别是老父亲,因为他最疼我,邪恶也看到了只有他才能动了我的心,因此老父亲干脆到我家住了。(一九九九年我曾因为对父亲的情最后向邪恶妥协了,那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我也早认清了这一点,并直接告诉老父亲:“你很疼我,我知道,可是我永远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了,如果你真疼我就帮我一起度难关吧。”他说,“怎么帮?”我说,“就信师父,信师就无所不能。该是我的不会丢的。”他半信半疑的,总算说通他回家了(他很相信神、可就怕孩子受苦)。

这样一拖就是半年,丈夫天天软硬兼施,简直往死路上逼,那时我想过离家出走。我问自己你承受不住了吗?不是“关关都得闯”(《洪吟》〈苦其心志〉)吗?丈夫找人替我写了一份保证交上。人事科长亲自下来问我,递给我保证,说,是你写的吗?其实他知道不是我写的。我告诉他不是,并收了回来。丈夫简直疯了:这些天费的心血被你两个字给毁了。我看到他那个痛苦的样子,看清了利益在人的心中能有多大的份量。他乞求我说,“明天他们还来,你能不能不吱声(其实就是默认)。”

睡觉前我随手拿起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二》〈路〉),几行大字映入眼帘:“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我看后那个心情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心中默默的谢谢师父,并暗暗的说“师父我就信您的,我不会配合它们的”。就这样第二天也没来人问我,工资也很快批下来了。

再就是今年奥运前夕,我地区遭到严重破坏,很多人被绑架,多个资料点被抄,同修承受不住说了不该说的。公安局多次到单位要人,上级领导说,“你到底担任什么角色,告诉我们,好帮你解决。”单位极力的在保,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些人的行恶手段。我说我没做一点违法的事,我不想让它们干坏事。如果你们都念在我工作很卖力的份上,就给我提前办个退休吧。其实我的年龄还不够,我被迫离开了单位,按理说超过半个月不上班就开除。可是领导们没有那样做,他们选择了良知、正义,两个月后给办了退休。他们也是在选择未来。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可能的。

有时很不精進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想法,其实都是学法少了的原因,特别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一有不正的念头,邪恶就会钻空子。我遇到过几次这样的事例最后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心态很纯净的时候,心中只有法、只有师,真是无所不能。

其实要说的话很多,去执著心的体会也很多。当然也有很多由于学法少、悟性差、用人心对待、不能完全站在法上认识法而出现的错误。在以后不多的日子里,我会珍惜师父给予的一切,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兑现史前大愿,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