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去掉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我天生胆小。有一天恶警提审我时,把我的孩子也挟持到公安局,孩子见到我就哭着说:“妈,人家说,你和我爸都是炼法轮功的,要把咱家的东西扔到库房里,不让咱住那了。”此时我反倒镇静了,我想起了师父说的话:“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我认识到:是因为我的怕心和情这个关没过好,才使魔难加大的。……因为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了,思想开朗了,所以,后边的那些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一天上午,恶警把我释放了。我一个人回家了。家还是好好的,东西也没被扔到库房里。

——选自本文


弟子首先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问好!向同修问好!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初春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特别是在这九年的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的证实法的修炼中,我所经历的一切,真是感慨万千。尤其是在修去怕心的这个问题上,更使我刻骨铭心。

师尊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谈到这个害怕心,我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胆小怕事的人啦!这个话题很沉重,还是从我小时候说起吧。

我天生胆小。小的时候,父亲脾气不好,一次他对我的一声高声呵斥,我就吓的浑身发抖,一下子站在那里就象没魂了一样,并在此后几天都癔癔怔怔的。所以父亲从来没有敢打过我。一直到现在,很多的时候,一害怕,我肚子就疼,就要赶快上厕所。记得那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仍然是胆小的很。有一次生产队里让我们去平坟头,(农村常有的那个大坟包,就是把它平掉了种庄稼。)在平坟中,我一下子掉到一个墓坑里,当时我都十七岁了,还象小孩子一样发起了高烧。好在从参加工作以后一直到修大法之前都比较顺利,没遇到什么太大的使我担惊害怕之事。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以后,胆子有点大了,早上四点钟不到,我一个人敢去公园里晨炼了。我发现我不怎么害怕了。那时,我就有种感觉,好象师父在拔着我往上提高。天生体弱多病的我,好象一下子变了一个人,药瓶子、药罐子丢掉了,精力旺盛了,走路生风了,越活越有活头了。大法太好了,我太幸运了,能遇到这么好的法,这么好的师父,那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法,一定要修到底。

一、去群胆 炼孤胆

就在我们所有的同修在法中勇猛精進时,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妒忌心,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恶党独裁政府的所有国家宣传机器,对我们的师父、对大法進行了各种污蔑诽谤。残酷的迫害开始了,一时间,中华大地阴风横扫,黑云压顶,群魔乱舞。就在我上班的地方,有人就当着我的面说什么法轮功的不是,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讲真相,我只是对他们平静的说:“你了解法轮功吗?你们见过炼法轮功的人吗?很多是年老体弱的人,给个机关枪不会用,给个坦克开不动,他们只是在炼功、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你看象搞武装暴动的人吗?”那些人悻悻的走了。我自己都感到奇怪,我怎么会这么平静、毫无惧色的说出这样有理的话呢?为了证实法,给大法讨个公道,我和同修一起北上,走到了天安门广场,打开了“真、善、忍”的横幅。当时,只觉的体内在轰轰的变大,我第一次有了不怕的感觉。

但是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起来,我就差得太远了。我从北京证实法一回来,就被恶警关進了看守所。我一看监号里有五个同修,心里挺高兴。我坦率的和她们讲:“看到你们真高兴,我以为这里没认识的人呢,因为我只有群胆,没有孤胆。”(其实就这么一句话就有大漏了。)在那个邪恶的黑窝里,总有干不完的活,每天只让睡三、四个小时,好在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虽苦并不孤单。但是后来,今天走一个,明天走一个,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面对监号里的那些女犯人,吸毒的、卖淫的、打架斗殴的,一个个如凶神恶煞一般,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好在只最后一天。我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后,我丈夫去把我接了出来。若不是这样,那个地方我真不知道如何再呆下去。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独处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中,尽管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是,回家很长时间了,晚上做梦还总是在那种环境中被吓醒。

二、魔难之中弃怕心

其实回忆起来,上面所讲的去群胆、修孤胆的短暂过程,只能说是对去怕心的一个初步尝试。而且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去怕心的,那么这个怕心根本没去掉,还给旧势力了一个加重迫害的借口。再接下来的难也就更大了。

记的那是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上旬的一天,我们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孩子很快跑过去开了门,有七、八个恶警闯了進来,把孩子们都吓呆了。恶警把我们一家人推到客厅中,就开始抄家,我的心怦怦直跳,女儿吓的直哭。恶警们抢走了我们的录音机和炼功磁带后,就把我和我丈夫在孩子们的泪眼中强行带上了警车。

我们后来就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当时因学法不深,我整个人都被泡在“怕”和“情”中了。在监号里,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除了我那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家,就是我那两个泪眼汪汪的孩子,更让我揪心的是,我丈夫那单薄的身体。因为在监号里,有位同修问我,你丈夫关在哪个号里,当时我说是某号,她说:“那是个暴力号,前几天,有位身强力壮的男同修,就是被那个暴力号里的犯人给打坏的。”同修们都替我丈夫担心。那些天经常听到监号外面有打人的声音,号里边的老犯人都说:“这段时间咋啦,看守所怎么天天打人。”

我是一听到外边打人的声音和恶警们的吼叫声,我的心就一揪一揪的,我甚至不敢想也不敢提我丈夫的名字,一提起眼泪就不知不觉的往下掉。监号里有位外地同修当着我的面说:“你不要和我说话,你连‘情’都放不下,你不是大法弟子。”同号里的人说她是个冷血动物,我说:“别那样说她,她说的对,是我做的不好。”就是因为那位同修说的这句话,反倒使我的心平静下来了,有好几天我不再想那些不好的事了,就在心里背师父的《洪吟》。

但是有一天早晨,有一位老年同修又对我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丈夫来了,就站在你睡的地方,一句话没说。”她这一句话又勾起了我的心。心想:他现在怎么了,是不是被邪恶迫害不在人世了?他现在又在哪里呢?自从我们两个一起被绑架到看守所,分别二十多天了,他的消息我一点都得不到,我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就是因为那个放不下的心啊,又被邪恶钻了空子。

有一天恶警提审我时,他们把我的孩子也挟持到公安局,孩子见到我就哭着说:“妈,人家说,你和我爸都是炼法轮功的,要把咱家的东西扔到库房里,不让咱住那了。”不知为什么,此时我反倒镇静了,我想起了师父说的话:“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我认识到:是因为我的怕心和情这个关没过好,才使魔难加大的。我自己心里说;快放下那些心吧,再执著就更难办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啊!师父说:“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转法轮》)我平静的嘱咐了孩子该怎么办。最后干脆的说:“你把咱家的存折拿好就行了,东西你就别管了。”孩子哭着走了,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那时我心里一直背着师父《洪吟》中的那首诗:“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洪吟》〈圆满功成〉)。

提审回来,我反而感到轻松了,我放下了,我不再想那些事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发现和我关在一起的同修,她们和我的不同之处,和她们在一起这么多天了,我才发现别人都比我修的好。有一位老年同修,恶警总在追问她家里的经文从哪来的,因她不愿说出其他同修而整天愁眉不展,另一位同修就对她说:“别发愁,你就说经文是我给你的就行了。”看别人都没把邪恶的迫害放到眼里,自己真的不能比,我的情太重,执著太多,怕心太大,才导致邪恶的迫害和关过的这么不好。因为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了,思想开朗了,所以,后边的那些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在看守所的第三十七天的一天上午,恶警把我释放了。

我一个人回家了。家还是好好的,东西也没被扔到库房里。

回来后,我打听到,公安局企图非法劳教我丈夫。我心里说:他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们做的事没有错,是师父让做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那时已经知道怎样发正念了,我除了学法就是长时间的发正念,铲除邪恶,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就在我回家的第七天,我丈夫也从魔窟里出来了。他也说,他在那里每天都在背着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的法,以及发着“我所做的事,是师父让做的,是神圣的事,邪恶奈我何?”这样的正念。他还说,除了公安局的恶警打过他,监号里的犯人都没有打他,可他确实就被关在那个暴力号。

三、生死放下无怕心

那是在二零零三年的五、六月份,还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和悟性不好,师尊点化三次还是点而不化,又叫邪恶钻了空子,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这次我一点都不怕。我想;这些恶警这么邪恶,他们已经被旧势力操控的失去了理智,我坚决不配合他们,我不能总是以一个状态由他们抓来抓去的,我要改变状态。怎么办?我想到了绝食,可又一想,恶警们太没有人性,到监号里绝食,他们会整治全号里的人,使用阴毒的连坐手法,把全号的人都拉到太阳下暴晒。号里的犯人啥人都有,为了不给其他人带来麻烦,我决定在公安局就不和他们对话,问啥也不答,不吃也不喝,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其实当时心态还不是太稳,正念也不是太强,而且还是在迫害中反迫害,还是顺应了迫害,最终还是被恶警绑架到了看守所。

在那里,我每天心里都在背着师父《正念正行》这首诗。那些日子里,我时时刻刻都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在绝食期间,我不知道饿也不知道渴。恶警给我强行灌食,那么热的天,连灌食的恶警都汗流满面,我硬是滴汗全无,嘴唇也不发干。恶警要给我输水,在没输水以前,我就感到我的一只手心里,好象有东西在转,转了一会儿停了,另一只手也有了转的感觉,怎么回事?当时我也悟不出来,一会恶警们把我拉去输水,他们把我象十字架一样绑到板子上,两只胳臂没绑,但是有四个恶警,一边两个狠狠地按住。

我心想;你们的什么阴谋都别想得逞。他们先在我的右手背上扎了针,我把手猛一抽,那个针就扎在了一个警察的手上,那个警察“啊”的一声叫;左边的恶警说:“什么本事?一个女的几天没吃饭你们都按不住,看我们的!”左边两个警察的四只手象铁钳子一样抓着我左边的胳臂。我想;他们抓不住,你们也同样不行。又扎上了针,我猛一抽,手又抽出来了。恶警们惊呆了,谁也不说话了。这时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个警察说;“炼法轮功的真厉害!”这时我才悟到我的手心为什么有转的感觉了——是师父在保护我呢!深深的感谢尊敬的师父!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在为我承受这一切。在监号里我就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于九天后成功的闯出了魔窟。

四、建立家庭资料点中除怕心

我们有相当一部份同修认为;建家庭资料点太危险,有诸多困难。都存在着等、靠、要的依赖心,所以前几年,我们这个地方资料点少,看《明慧周刊》都是十几个人一本,根本看不到当期的周刊。在协调人的热心帮助下,在零六年下半年,我们有幸成为家庭资料点的一员。

当然,在筹建中,也遇到了同修都遇到的情况。首先是不懂电脑,连名词术语都记不住,只是记着什么样的情况下是点一下,什么样的情况是点两下。这还不算是个问题,这个可恶的怕心还在时不时的干扰着我。记的当时机器搬到家时,心怦怦直跳,甚至连包机器的纸箱都不知道怎么销毁掉。每次开机前,我都要房前屋后的看个仔细,只怕被别人偷听偷看到什么。越是这样,旧势力越给演化假相,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六中讲的:“你不炼功环境还挺好的,你一炼功就是这样的。”警车的警笛不时的鸣叫着,有时警车就停在门前的路边,一停几个小时不动弹。我们就发正念,不为其所动。我们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谁也不能迫害,谁也不配迫害,谁迫害谁有罪。发了正念,我们继续做资料。一看门外,警车不知什么时候开走了,警笛声也听不见了。

为了不使旧势力抓到迫害我们的任何把柄,我们把每一天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都用到背法、炼功、讲真相、做资料上。已近两年的时间了,我们的资料点一直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常的运作着。前段时间奥运会期间,由于我们这个地方也受到了邪恶的干扰。有的家庭资料点运作有了困难,我们就承担了更多的资料印制和传递工作。这些事,要是在从前,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五、怕心的根源

对于“怕”字,记得有位同修解的好:“怕”字是由“心”与“白”构成的,其实就是白操心。解的真对!对常人来说,人的得失是由因缘决定的。你欠人家的,人家堵着门要账,你怕、你躲有什么用,怕只能让你自己更难受,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那么对于修炼人来说,怕,那真的是白操心啊!因为我们的人生命运,已经被我们师父改变成了修炼的路。师尊说:“因为那一生是改变的,是修炼的一生。”(《转法轮》第六讲)师尊又在《纽约曼哈顿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大法修炼、正法与你们证实法中,哪有偶然的事情啊。”对我们修炼无关的事,它也不可能存在,所出现的事,一定是去我们哪一颗心的。我悟到;修炼中我所遇到的事,都是与要我去掉怕心有关的,其实,真正让我产生“怕”的原因有三个。

(一)怕心是由自私心理引起的。我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放不下人的东西,思前想后的,再掺杂着求安逸心和依赖心,使自己失去本应具备的独立性,这样为私的修炼基点是我必须要修去的,必须得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念。师父讲:“人真正气不通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往往都是我们自己精神作用,又听些假气功师说气上头顶,要出现什么偏差,他就害怕了。他这一害怕说不定就真正的带来麻烦。”(《转法轮》)当我们出于自私的基点而产生害怕,用人心和人的办法保护自己利益的时候,此时的心性标准就降到常人那去了。那麻烦事可就大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要迫害一个常人那不是很轻而易举的事吗?在我们证实法的修炼中,可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要得到什么东西呀,那是为了在劫难之前,救度被恶党迷惑了的众生啊!当把修炼的基点逐渐转向为他的时候,我们就有了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那什么样的魔难干扰,都会在神圣的责任感面前变得什么都不是,那不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了吗!

(二)怕心是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招来、求来的。除了正神的注视外,宇宙中旧势力邪恶的生命和因素,也都无时无刻不在虎视眈眈看着我们大法弟子,如果是在邪恶演化出来的假相或是在被邪恶抓住了把柄進行迫害的魔难中,自己没有了正念,那就等于没有了“真我”。如果一直被自己脑海中不断翻出来的不好的思想念头(那个假我)控制着,那也就是被邪念控制着,它纠缠着你,排不掉、压不住,你就会一直顺着想下去,那可就不单是招来了邪恶的迫害,从另一个角度上讲,而是你自己选择了邪恶的迫害,你在求迫害。师父讲:“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转法轮》)的确是这样,大法弟子在分不清真我、假我的时候是相当危险的。

(三)怕心是没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造成的。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位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往往我遇到魔难的时候,第一念准是人的一念,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不知怎么办,那时也想不起师父了,也没正念了(就是发正念也静不下来)。

说白了,那是自己都不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了。叫师父怎么办,叫正神怎么看。我们跟随师尊修炼,不是要修成佛、修成神的吗!神会有怕心吗!神会怕常人说什么吗?神会执著人世间的东西吗?我觉得师父给了我们“向内找”的这个法宝,就是要我们把那一颗颗人心都找出来,修去它。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我一定要放下这个修炼人本不应该有的害怕恐惧心,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念一行,用神念看待一切。运用师尊给我们遇事“向内找”的这个法宝,找出使自己产生怕心的原因所在。当我们真正把那个恐惧心全都修去的时候,那肯定是進入另外的一种修炼状态了。

总之,我觉得在这九年来,在证实法的修炼中,要向师尊汇报的事情太多了,我就着重在去怕心的问题上向师尊作以汇报,因为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我这么大怕心的人,恐怕很难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

谢谢师尊!弟子再次向师尊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