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清醒的警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警察,是人民给予的专职,代表着正义和庄严。而现实的中国大陆的警察,人民都在骂:警匪一家、恶警、黑狗子等等。实际上他们也很可怜,只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工具。但在对待大法的认识上,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下面我谈一下和他们打交道时的实话实说。为了他们不受邪党干扰,修好我们的口,给他们称为甲乙丙丁戊。

甲:“法教班”的警察

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过后,我从拘留所出来,被送去了所谓的“法教班”。正是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一星期左右,甲对我说自焚是真的吧!你再没有什么说的了吧!我坚定的说那是导演导的,骗得了你骗不了我。甲说你那天不在天安门在拘留所,凭什么说是导演的、理由呢?我认真的说:大火以汽油为燃火源,汽油能在几秒钟内就熄灭了,而且是在天安门广场,可能吗?再说汽油就装在雪碧瓶里,汽油燃烧了,雪碧瓶不破,可能吗?甲想了想说:为什么要这样导演呢?我答:争夺民心、加紧迫害、愚民百姓。他不停的摇头并说不可能不可能。突然发威似的对我大吼说:你胆子真大,一看就说是假的,敢这样去分析。我笑了笑说:是邪不压正,师父给了我一双慧眼。这几天电视天天放,你认真看一下,想一下。

几天后他来找我并竹筒倒豆似的说了真心话。

我是在越南战场上受伤后转业到派出所的,身上还留下了四、五寸的刀疤,天阴下雨伤口就疼、难受。我以前(指七·二零以前)就知道法轮大法好,治病效果快,也救了不少的绝症病人。叫老婆给我做个坐垫,她做事慢悠悠的,一星期也没做好,七·二零就来了。我还感谢老婆,不然我就是挨整的对象。我说学三天也值得呀!也会炼动作了。他摇头笑了,笑的很深沉。我又劝他说:身体好不好自己知道,这不是金钱、权力能替代的,你现在想学找本书都难。他马上说我能找到书。我心领神会的劝他找一本有师父教功图的大圆满法。并提醒他有机会换个单位。他说:自己从部队下来,又没有一技之长,接受单位难找。我说世上无难事,机会会有的。他满意的走了。

乙:管段户籍在“法教班”值班

因为我们认识,也熟悉了。说话很顺缘,投机。

有天乙突然对我说:如果我以警察的身份问你发没发大法的传单,你不会回答我,我瞎说哪天哪时你也不会承认。我知道你们都会发传单,而且是“武林高手”。我们都笑了。有好几次我都碰见,就是抓不到。不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小一转眼就不见了,好快。我说:看见了,抓不到,是不让你抓,你抓就有罪了,会报应人的。他马上说:真的会报应人,我就碰到了。我要他讲给我听听。他说:有几次,看见你们的人在报箱放传单、资料。我就做了个大夹子去夹,都是穿便服。有时给人家碰上了,骂我是偷报纸的,好狼狈。有天晚上下班回家,看见一个女的,走着走着,手就伸到报箱去了,一转眼就不见了,连她的面都没有看见。我赶过去用大夹子夹,怎么也夹不出来,夹子变软了。我就在地下拣了二个砖站高一点去夹,这一夹就掉下来了,滚到对面单元下雨积的水里面后再滚到煤堆上,我完全失控了,你说怪不怪,滚那么远,还会上煤堆,一身黑煤,而且是湿的。我失控大笑,并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他也笑了。笑过后,我认真的对他说:你再也不要去干那些事了。他马上说那是我的工作。我说你睁只眼闭只眼谁知道,多夹一份多一份罪过,撞南墙了还不回头,要干多了还会连累家人的。真的、真的!他大叫,我的姑娘、老婆都被摩托、汽车碰过,好危险!我告诉他天意不可为。并讲了一个小故事给他听。

有一个老年同修,退休金才三百六十元,一人独居,每月抽二百元出来给同修做资料。快过年了,同修去看她,一看那情景,同修就哭了。她每天就吃点稀饭,到周边菜场拣点菜皮子放在稀饭里,加点油盐就是她的三餐饭,一直默默的坚持着,多好的同修。她说只要世人能明真相,我吃苦一点算什么。后来同修不收她的钱,她哭了,并说:我年岁大了,也不会上电脑,自己去印资料。师父把我一个要死的人救活了,我都不知怎么表达,你们不收我不知怎么活下去。大家都流泪了,达成意愿,每月只收一百元做资料。讲完这个故事我也流泪了,乙的心情也沉重。我劝他再也不要去干那事了,我的师父是来救人的。

丙:劳教所的警察

一位女干警身体很不好,她经常找我单独谈心。我知道直接讲大法她不会接受,就讲气功的兴起,治病的奇效。讲的投机了,我就告诉她这些气功都不修心,断不了根。我就是明白了这一点才修炼大法的。并把大法的美好一点一点的在不知不觉中告诉了她,并在她能接受的情况下接受了。有天她跑来对我说:我要休假一星期,下个星期才能见面了。你好好保重!我说你身体也不好,又睡不了觉,我教你一个方法:自由盘打坐,什么都不想,自己克制自己入静,循序渐進延长时间。并在床上做动作教她。她爽快的说好,我睡觉前炼,今晚就炼。

一星期后她跑来对我说,我坚持了一星期,炼的好舒服。我们都笑了。我又把师父讲的法,科学的局限性告诉她,她都接受了。一谈就是二、三个小时,后来她突然对我说你是不是教我炼的法轮功。我严肃的说:你管他什么功呢,对你有效你就炼,这也是在救你。她脸红了,说有事就走了。以后她经常来找我谈她炼功的情况,有时我也劝她找本书看一下,她说《转法轮》我们办公室就有。直到我走出劳教所,我们都在心知肚明中交流。

丁:街坊警察

二零零二年,从劳教所回来的第二天,丁就来看我,并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们,一个字:炼。我们都笑了。连我的家人也笑了。

我劝他说你在派出所工作,一定要善待大法学员。收上来的书一定要保管好,你不能去毁书,那是有罪的。他一本正经的说:大姐记住了。并问我:你们那个法轮章是活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以前收了后就装在一个盒子里,少说也有百来个,后来有人告诉说是活的,会转,转的飞快。我去把盒子打开,一个也没有了,所里的警察都偷回家去了,比我知道的还早,下手还快。我问那些书呢?他说:那二年天天收,也有自己不学了交来的,我们单独把一间房子装书,堆了大半屋。四年了也没有人敢毁,这二年,我们自己的警察这个去偷一本,那个去偷一本,百分之七十都不见了,大家是瞎子吃汤圆心里有数。大家都笑了。

戍:派出所老所长

在一个婚庆宴上相遇,他大吐苦水,愤愤不平的指责现在的世道。因我们称他为大哥,坐在一起就想劝他三退,从天灾到人祸,从江魔头到法轮功,《九评》,他是无事不知,无事不晓,二十分钟就用小名退了党。第二次见面,他知道我家有电脑,印传单,不是一样的内容,他都要。并说我先看了后再传给人家看。我发比你发方便。

在和他们打交道中得知,有人劝他们三退,他们不是不想退,而是我们不修口,才说不退的。大家多注意修口。给人一个可信的信念很重要。更不能在劝退中说他认识的人××退了。有人就碰到这事才不退的。话一出口,就给人不可信的感觉。

人最难改变的是观念,在大法的洪势下,表面上他们要改变我们的信仰,实际上是我们改变他们的观念,并救了他们。太邪恶的也不是救度之人,是要淘汰的。师父在《加拿大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可是有的人,他这个插头已经被灰尘、污泥盖的不起作用了,插上插头也不通电了。”这样的人大有人在。我就是在九三年师父来传法时通了电,而被灰尘、污泥盖的不起作用了,迷在常人中,九六年才真正得法修炼。今天我们面对世人的时候,按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耐心的去救世人,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我深刻的明白了,解决不了问题时,就是我有什么心没有放下才造成的。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候,走稳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向师父、同修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