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受迫害有家不能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我在修炼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在单位里干什么什么行,全都能拿的起放的下,单位的人都很佩服我,这就更增长了我的好胜心理。谁要比我强一点就气的不行,经常自己怄气,常言说:不蒸馒头也得争这口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落了一身的病。为了治病及强身健体我就开始学起了气功。当时社会上很流行气功,而且种类很多。我哪种气功都学,各种气功刊物书籍我都订阅,武术也很精通,还给人相面,好多人都向我学习、让我指点,我也很自豪,而且还有一定功能给人看病。发功还给一个人把身上的瘤子摘掉了。因此在小小的一个满城县城我还是很有名气的。

在偶然的一个机会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看过一遍后书中的法理折服了我。好多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团《转法轮》这本书都给我破解了。书里面说:“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这不是说我吗?从此我放淡争名夺利的心,决心修炼法轮大法。就这样我天天早上上公园里炼功,和同修们一起切磋,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渐渐的身体强壮起来了,身上的病也不翼而飞了,妻子看见了我的变化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并在我家里成立了一个炼功点。晚上吃完饭同修们就到我家学法交流,向内找自己。今天哪里做的不好,不应该和妻子(丈夫)及孩子发生争吵,出现问题应该善意的解释,不应该打骂对方等,找出自己的问题后再通过学法矛盾自然就化解了,夫妻变的和睦了,孩子也听话了。到我们这来学法的也有干部,也有吸烟的,通过学法贪污的不贪了,吸烟的不吸了。都说这大法真好——能把坏人变成好人。所以学法的人越来越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起了镇压法轮功的暴行,制造“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法轮功。多少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致残,有的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被关进洗脑班强行洗脑。我也不例外,因我家是个炼功点,被列为重点,把我带到满城县党校洗脑班洗脑,那里关有好多满城县的大法学员。成天让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强行非法关押了我四天后,临走时让我交饭费,我说:这是你们非法绑架我来的,家里困难没有钱。他们就把我三年的医疗费的钱全部苛扣。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准备送孩子上大学去时碰到单位的人告诉我说准备把我和我妻子送到满城县东马洗脑班,我听后心想:不能去,学大法做好人为什么要洗脑呢,于是我和妻子一起去了亲戚家。我的单位(那时我和妻子已退休)满城县经委铸石厂和妻子的单位钻井队、水利局的人到处找我们,骚扰我们,我和妻子就不停的换地方,姨家、弟媳家、亲家、凡是亲戚家我们都住过,长期漂泊在外,有家不能归,亲戚们也为我们担惊受怕。

萨斯期间,我在农村的老房子居住,村里的干部们来人进行骚扰,我和妻子不得不再次搬走,流离失所在外,靠拾玉米拣麦子来维持生活,乡亲们看我们老俩很可怜,经常来帮助我们。有一年冬天我来到亲戚家准备过冬,土炕刚刚盘好,屋子也收拾干净了,我单位和妻子的单位的人又来抓我们,我和妻子感觉要出什么事,就提前走脱了,结果他们扑了个空,亲戚们都吓的够呛。

奥运开始时大队的干部们又上门骚扰,让我一天去大队两次报到,如果不去在路口当安全员。我想这不是又开始对我骚扰和干涉我的自由吗?我不配合他们,一概拒绝,城关镇的包村干部就经常找我和妻子,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们都是好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你们还是管那些坏人吧,这回我不走了,而是你们该走了。来了就讲,来了就讲,他们就不敢再来了。

只因为做好人,却遭到中共的迫害和打压,使我有家不能归,孩子还得放到亲戚家照看,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拆散了好几年,这就是中共所管制的和谐社会,它和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