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好修炼路上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我在大学读书,学校逼迫我表态不修炼大法。当时我修炼没多长时间,对法理解的不那么深刻,再加上邪恶生命和因素对思想的干扰和刺激,我感觉压力太大了,真是呼吸、走路都困难。

通过加强学法,保持正念,稍微冷静下来了。我觉的当时面临一个选择,是学大法还是当常人?在我生命的深处有个最根本的想法:无论任何时候任何事情和学大法相比,我都要选择大法。在以后的大学期间,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学法上,为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个人修炼基础。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之际,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炼心得。

在个人修炼时期,师父通过讲法告诉弟子看书学法的重要性。我按照师父要求的大量看书学法,同时坚持实修。在师父帮助消除业力和加持下,发现自己進步飞快,明显感觉到心性在不断提高。各种不好的观念只要自己主意识强,知道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的不要它,坚定想去掉,就能明显感觉到它在逐渐减弱,直到全部清理干净。在同化法时,每当明白了法在某一层次的内涵时,真是很高兴。

在正法修炼时期,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这场迫害产生的原因;对于旧势力的由来以及如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都有了深刻的认识;更加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

学好法:经过前些年的学法,对于《转法轮》,几乎是别人提醒了上句,自己就能接出下句。学法时靠着熟练和记忆,有时嘴还在念,但思想稍微一溜号学法就已经不入心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大法弟子法学的好不好关系着是否能够救度对自己寄托无限希望的与自己对映的天体无数众生。通过和同修交流提到了应该背法,于是我也开始背法。在背法的过程中发现,那些背的不熟练、慢的内容就是指出了自己在这方面有漏,修的不好,应该加倍努力修好。

发正念: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但是我坚信发正念的威力并能够感受到正念所起到的巨大作用,在遇到具体的事时不忘记运用正念帮助解决问题。

在色欲方面我的思想业力很大,为了不做、不想坏事我总得拿出相当大的精力来保持正念。有一个阶段我每天都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这方面的物质因素,一个月的时间后明显感觉到这方面物质因素少了,思想压力也减轻了,不用在这方面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了。我就开辟更多证实法的项目或在目前证实法的项目上更清醒、理智的去做。

我觉的在发正念时主意识一定要强,明确清除对象,知道那些不好的东西不是自己,坚决清除掉。在日常生活中,思想中有不好的东西时不要拖沓,要马上抓住它,然后就地正念清理掉。发正念也体现出信师信法的程度,人世间的任何事没有另外空间的对应因素都不会存在,发正念就是针对那个根本的因素,运用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直接起作用。要想做好一件事,虽然不能百分百的全部依靠发正念,但发正念在其中所占的比重应该是相当大的,不可缺少,正念发的好往往会事半功倍。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在我们这里,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我自己能够独立完成上网下载,做周刊,做真相资料,刻真相光盘,出去发真相资料等等。我也更多的参加整体配合、协调做事中:做、推《九评》;安装、推广新唐人电视;做、推人民币上真相印章等等。可喜的是这些整体配合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项目都圆满完成。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些经验与大家共享:在整体配合做事过程中,必然有同修间意见不一致,心性上的摩擦,邪恶因素干扰等等情况出现。出现这些问题不要紧,重要的是你、甚至每个参与的同修都能够正念十足的以法为大,不管我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或意见,整体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我们共同的目地,要放下自我配合好。同时伴随着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因素,一般都会成功。在整体做事过程中,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个人修炼中不足的地方,这时不要去指责别人怎么样,怎么样。修自己,向内找永远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

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经历了许多事情,我觉得最让我难忘的共有三件事:一是放下生死,从人中走出来;二是处理和原女朋友婚姻关系的事;三是处理父亲病重住院的事。觉得这些事儿写出来,对于遇到同类事情的同修可以起到一些借鉴作用:

一、放下生死,从人中走出来

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我在大学读书,学校逼迫我表态不修炼大法。当时我修炼没多长时间,对法理解的不那么深刻,再加上邪恶生命和因素对思想的干扰和刺激,我感觉压力太大了,真是呼吸、走路都困难。

通过加强学法,保持正念,稍微冷静下来了。我觉的当时面临一个选择,是学大法还是当常人?在我生命的深处有个最根本的想法:无论任何时候任何事情和学大法相比,我都要选择大法。凭着这个最简单的想法,我选择了买火车票,放弃学业,回老家找同修继续修炼。在买火车票时,我的座位是一百号,我想这一定是师父鼓励我,告诉我在这件事上得了一百分。

回到老家,经过和同修交流,大家认为放下生死、从人中走出来后要更理智的对待这件事。首先有损于大法的事不能做,学校也没有开除我,要和他们讲清真相,在过程中把该做的都做好,结果边走边看吧。于是我又返回学校,老师找我谈话时,我和他们讲我对大法的认识,他们心里也都明白,由于职责所在说了些言不由衷、似是而非的话,也没有逼我做什么坏事。

在以后的大学期间,我用了很多时间学法,为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个人修炼基础。

二、处理和原女朋友婚姻关系的事

在修炼前,我有个常人女朋友。上大学后两地分开,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谈朋友这件事对我修炼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二零零二年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我们定了婚。

这时从修炼角度看,我已经由个人修炼走入正法修炼了。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这些事都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的。女朋友虽然不反对我学大法,但是我俩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发生过多次争吵。例如:她想我多花时间陪她,关心她,陪她逛街等等,而我却想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做三件事上。矛盾和争吵次数多了,我想应该怎么办呢?要和女朋友继续下去,然后结婚吗?

这时周围的同修也有不同的建议:有的说为了圆容常人的理,本着负责的态度应该和她结婚。有的说这桩婚事是旧势力安排的,如果真结婚了干扰会继续升级,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应该结婚。我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了一下:我觉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是最对的了,这是根本不能动摇;那么女朋友的要求站在常人角度理解也不能算错。我俩各自的感受是:女朋友想要的东西我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她做不到。我隐约的觉得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好象只有分手了。

我最后决定不管怎样,首先把大法弟子该做的正事都做了,对于结果是什么不再执著,去留听师父的安排吧。后来是女朋友首先提出分手,原因是她觉的我不再象以前那样爱她了,不能给予她所想要的东西。后来,她又找了个新男朋友,时至今日已经嫁人生子,生活的很好。而我因为没有牵绊,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正法修炼中,完成着大法弟子的使命。可以说,我们二人都很满意这个结果。

对于这件事,我认为值的欣慰的是:在大法弟子中没有造成不好影响,没有因为关过不去、过不好牵扯周围同修的精力。在常人中,两个家族都能够理解,没有对大法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可以说是过程平稳,悄无声息;结果圆满,各得其所。

总结起来,我觉得正法修炼中遇到、处理任何事情时都要以法为大,这件事只要对正法修炼有好处就去做,师父给你安排的结果一定就是最好的。

三、处理父亲病重住院的事

父亲患糖尿病十多年引发综合并发症,最后发展为尿毒症,需要住院透析治疗。

九九年时父亲曾相信中共的造谣宣传,对大法的态度不好,阻止我修炼。经过大姐(也是同修)和我不断的跟他讲清真相,父亲有所转变。父亲喜欢研究《周易》,我们就给他讲邵庸的“梅花诗”,讲“推背图”。父亲相信中共,我们就给他看《九评》,破除他思想中党文化的干扰。我们还不断的发正念清除父亲背后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和生命,父亲最后三退了。在有病期间,我们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有时也念,但是不能够持之以恒。我们给他听讲法录音,希望他能够進一步得法,父亲听了一些后没有坚持下去。可能是因为各种因素障碍,机缘不到吧,父亲想得法太难了。

除了从修炼的角度积极救助父亲外,从常人医学的角度我们也是想尽办法,住最好的医院,住最好病房,找最好的教授,用最好的设备和药物。住院透析期间,母亲、哥哥、我、亲朋好友都是全程陪护,昼夜轮番伺候。

休息时我想,像父亲这样应该有三种结果:一是大法的神奇在父亲身上展现,赶快好起来,我们向周围人讲述大法的超常救度众生。二是延续目前的状况,作为儿女我们奉守孝道伺候老人。因为从医学的角度看,尿毒症到透析这一步病人状态好时生命可以维持几年。这种发展方向会牵扯我和家里人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当时我真实的情况是:三件事也做,但投入的时间、精力很少了,效果不好。三是遵从天命安排,人有生老病死,人到寿了总是要走的。

开始我发正念加持,希望第一种结果出现。过些时候,我思考这种发正念的方向有点不够纯净,虽然我是想通过父亲病好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但是也有不易察觉的对父亲的情没有放下。师父讲发正念是针对邪恶的生命、因素或者干扰,而我现在是对常人发,希望常人怎么样,有点不对劲儿。于是我调整了发正念的方向:首先纯净自己,放下情;然后清除旧势力在这件事情上安排的一切干扰因素;同时请求师父加持安排一条最正确、最纯净的路走。这条路可能是三种结果中的任何一条,但无论是那一条我只承认、只走师父安排的,不承认、不走旧势力安排的。只要是师父安排的,无论什么样我都坚定的走好,并且无怨无悔。

父亲的病还在继续加重,我们嘱咐他千万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点头称明白了。就这样父亲走了。我相信,他一定有了个好的归宿。虽然有遗憾没有把父亲留住,但后来家里人说:你爸是天命到了,对于大法学的不诚心诚意,要不然不能这样,你们当儿女的已经尽力了。我想周围不修炼的亲朋好友还是能够看清楚,能够理解的。这一点也和我们不断努力让父亲从法中明白的同时,从没有放弃医疗有关系。

现在母亲和我一起住,她说这个有时间学法修炼的机会太难得了。从人中讲母亲有点怕父亲,以前母亲就有学大法的愿望,但是伺候父亲耗费了她大量的时间精力,虽然在父亲明白真相后不反对母亲学,但还是以伺候父亲为主偶尔听听讲法。母亲表示一定好好修不错过这个机会。

这三件事从我修炼开始,在时间上每隔几年相继出现。每件事我都堂堂正正的在法中,按照师父的要求走过来了,而且没有拖拉很长时间。过后发现这几件事至关重要,当我真正的站在法中把这些事处理好时,就给自己以后的修炼铺平了道路,在以后正法修炼的路上各种干扰因素很少,走的比较平稳。

通过这些年的修炼,我认为要想从这场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走过来:信师信法、敬师敬法是根本。要不断的在这方面做的更好,用大法的要求不断净化升华我们生命的本质,才能去掉旧宇宙为私的根本属性,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圆满,進入新宇宙。

向师父合十!与同修共勉!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