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去邪党法院正念除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那天我一直等到所谓的“审判”结束,因为我很想见一面被迫害的同修,当有人说已结束了,我赶快走出大厅,站在同修要经过的地方,就在这时,大厅里外的人全部听见了楼上房间里传来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然后呼喊声从楼上喊到楼下,这呼喊声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响彻云霄,我一下感受到师尊在《心自明》中的话“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突然大家也同时听见了同修们下楼时传来的摔打声,是警察在殴打同修。为了制止警察打人,楼下的家属与同修都大声呼喊起来“警察打人了,警察打好人了,警察执法犯法……!”

每每回想到这里,我都热泪盈眶,再也不想说什么了,回想起师尊的佛恩浩荡,回想起同修的不畏生死的伟大壮举,我都感到只有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才不负同修艰辛的付出。

* * * * *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成都市武侯区法院所谓公开审理钟芳琼、刘嘉、蒋宗林、祝仁彬、丁泽扬(已住院)毛坤等九名大法弟子的日子。听到这一消息,我决定十月十日一定要去武侯区法院发正念。十月九日晚,天下起了小雨,我想无论明天天气怎样,都挡不住我的决定。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中被绑架后,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周慧敏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即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先生的家人为他请的律师大早来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的说丁泽扬已经住医院有好几天了,但拒不说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市青羊区万和路的人民医院。

十月十日早晨一起来,我便早早来到了武侯区法院,只见法院周围到处布满了公安便衣特务,站的密密麻麻的,个个虎视眈眈,鬼头鬼脑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我想审坏人都不会这么兴师动众,然而审理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却搬出了成都及周边地区的公安便衣特务来看场,真是太荒唐,太可笑了,实际上是理亏心虚呀!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心里说:这就是神鬼大战,正与邪的较量,平时发正念,打出去的功和神通还要到处去找它们,今天正好它们都来了,那我们就毫不客气的全部灭掉!同时我也看见了四周有许多同修都在发正念。

在上午十一点半左右,我遇见了一个当地的同修,她告诉我说,她一下车就直奔法院里面去了。我对她说“那我也要进去看看”,她毫不迟疑的说“我陪你”,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的差距,她没有一点怕心,堂堂正正,无私无我,是那么纯正!我问她:“警察问您怎么说的”,她说:“我听说你们公安把钟芳琼抓了,钟芳琼帮助过我,今天开庭审理,我来看看结果,钟芳琼是一个好人。”她一笑接着说:“可是警察没人问我。”我说:“您说得太好了,我也这么想的,等会儿他们问我,我也这么说。”同修又说:“我们行的端做的正,凭什么怕它们呢?只要我们没有怕心,警察也就不会问了,法院门槛自然也就低了”。我想是呀,这个时候就是考验,就看我们有没有怕心,就看自己的观念放不放的下。

在公安便衣的监视下,我与同修迈步走进了法院的一楼大厅,看见了大法弟子的家人,我问他们怎么没旁听,他们愤怒的说,他们已经争执了好久,就是不准家人旁听,家人要求见法院领导,可一直到开庭都没有一个相关负责人敢出来解释,税长冰等相关人员的电话几天前就一直打不通,楼梯边的法警和保安在家人询问声中,只会说“不知道,不知道”。家属们告诉他们说:是纳税人在养活你们,而不是中共邪党,你们不给纳税人办事,却给中共邪党卖命。他们还是麻木不仁。

从上午十点才开始开庭,到下午二点半左右就全部“审理”完了,所谓的“公开审理”变成了秘密审判,所谓的“法律程序”完全是蒙骗栽赃与走过场,所谓的旁听者全部是恶党的政法官员,“六一零”分子,根本谈不上公平、公开、公正,更谈不上正大光明了。根据中国目前的法律,只有未成年人,涉及隐私及国家机密等案件才可以不公开审理,而法轮功案件不属于以上范围,不公开审理毫无道理可言。其实正常的审理案件,任何人只要凭身份证都可以旁听。然而今天在中共恶党领导下的公、检、法、“六一零”办、政法委、司法局、派出所人员们蔑视《宪法》,破坏法律实施,践踏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权,他们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权利,也在迫害中国民众的基本权利,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才不敢公开审理,那些道貌岸然,却昧着良心,助纣为虐的所谓“执法人员”,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