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公检法勾结迫害大法弟子于凤珠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吉林市大法弟子于凤珠,几年来因修炼法轮大法不断遭受恶党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吉林市国保大队、六一零、东局子街道、社区、派出所,刑警大队等联合动用五、六辆警车,二十多个警察闯到她家砸门。对这种非法行径,家人不予配合,不给开门。吉林市公安局特警娄义就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一大堆电线、铁器等)把她家防盗门撬坏,一拥而入。这些恶警们不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抄家并将于凤珠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又称狗圈)。于凤珠整夜遭受酷刑毒打:娄义自己动手抽于的嘴巴,拽头发,并恶毒的给她灌芥末油(两瓶)。她被打的鼻子不停的出血。见她不屈服,他们又把她的两手绑起来,让她坐在地上两腿伸直,后边放一个椅子,椅子上放上东西,把她的两手往上拉。当他们见于凤珠被迫害的几乎要没气了,娄义和那个女科长怕出事,又给她吃“救心丸”。他们折磨了她一宿,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侦审科科长王守义等急忙给于凤珠拼凑材料并把她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给于检查身体,说她血压太高,怕担责任,拒收。当时被恶警绑架的还有其他大法弟子,其中有四名大法弟子都被看守所拒收。恶警请示吉林市的所谓领导,硬将他们强行送进吉林市看守所。

第二天,恶警将于凤珠又拉到大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还是血压高,他们怕担责任,只好将她放回。于凤珠在看守所前后被非法关押九天。

于凤珠回家后恶警们还经常上门或打电话进行骚扰。就是这样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侦审科科长王守义还不死心,一天带着所谓的逮捕证到于凤珠家,让她签字,被于凤珠拒绝。

二零零八年九月残奥会闭幕当天下午四点多,于凤珠的丈夫接上学的孩子回家,刚开门,就上来一帮人非法冲进她家。当于凤珠质问他们时,他们自称是东局子派出所的,并拿出证件让于凤珠跟他们走。于凤珠反驳他们说:“我是好人,我跟你们走干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迫害大法弟子。你穿上警察衣服是警察,脱了警察衣服你也是老百姓,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当时到她家去的除了派出所所长冯冰、高阳、赵显杰,还有吉林市东局子街道、社区、委主任,魏彬、姜艳新、姜华等。他们把于凤珠绑架到派出所,后被船营公安分局带走。据说这次东局子派出所抓于凤珠是为了得到500元钱的奖金。

当晚,船营刑警大队两个警察开车将于凤珠拉到三医院检查身体,于的血压高达250/120毫米汞柱,之后两个警察又把她带到船营刑警三中队。于在值班室呆了一夜,她的一只手被扣在床头上。第二天下午王守义出面将于凤珠送到船营检察院。检察院的傅平让她回家。

有一警察曾对于凤珠说,王守义让他花钱把于“送进去”。于凤珠回家后,恶警们还是不甘心,前后只一个星期左右就带于凤珠检查了身体三次,但检查结果都是血压高。关押于凤珠的企图一直未得逞。

后来检察院把于凤珠送到法院。法院又想把她送进看守所,因检查身体血压高、心脏病,看守所还是不收。这帮家伙依然不死心。贾威和法院院长研究,说让于凤珠的丈夫拿5000元钱取保,当时就被于凤珠的丈夫拒绝。于的丈夫告诉贾威说:“要钱没有,你们愿意咋办就咋办。”后来他们不得不让于的丈夫把于凤珠接回家,说要在家候审。

十一月四日下午一点,法院对于凤珠非法开庭,他们还装模作样的给于凤珠指派了律师。这场非法审判仅仅十来分钟就草草收场了。

参与迫害于凤珠的人有:
吉林市东局子派出所所长:高冰、高阳、赵显杰、依宏
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王守义、孙雁红、
吉林市公安局特警:娄义
吉林市东局子街道:魏彬、姜艳新,委主任;姜华
吉林市船营检察院:付平
吉林市船营法院:付立杰、贾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