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大法后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

一、迷途知返

我们夫妻俩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当时我丈夫是肝硬化腹水,几经住院治疗,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正是这时,我们夫妻二人同时走入大法中来,得法不到二个月,折磨了我丈夫五年多的顽症消失了,身体完全康复。

可是七二零以后,我们因为对师对法不能坚信,心性没有得到升华,在大法蒙难时没走出去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渐渐的,在失去修炼大环境的同时,也形同常人一样,只知道从大法中索取,却不能为大法付出,就是一个常人。这样几年过去了,二零零六年春夏之季,我丈夫突然旧病复发,不到二个月就失去了人身。家里只有二个闺女,最小的才一周岁,这对我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存在着是走回大法中来,还是与大法失之交臂,那就永远错过机缘。

我从新审视自己,思考了几天,终于下定决心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师父不嫌弃我,同修不放弃我,经过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同修把我没有学过的《经文》、《明慧周刊》都送来了。我看过一遍之后,原来不明白的事情都在法中找到了答案。这时才悟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尊给予我们这前所未有的最好的、最高的荣耀,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们是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我和丈夫之所以走到这步,乃至丈夫失去人身,是因为我们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旧势力就是抓住我们这颗不坚定的心,加强它、放大它,使我们不修不炼,就是要我们掉下来,毁掉大法弟子。我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二、突破这一关

我在二零零六年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后,《明慧周刊》发表了集体晨炼的时间,师父在这特殊的环境下又给了我们一个集体炼功的环境。但刚开始时我不能按时起来,还有时起有时不起的,过后又很后悔,总也做不好,这时我就意识到这是魔在干扰我,不让我炼功,你一有这懒惰的心,它就会顺着这颗心加强它,放大它,让你炼不了功。我意识到这些后,就一定要突破它,走过这一关,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加强这个坚定的信念,在睡觉前,在脑中一遍遍的在加强这颗坚定的心,可能师父看我有了这颗坚定的心,到点就象师父在叫醒我一样,能准时起来炼功。有一次抱轮时,突然觉得心里特别难受,胳膊也重似千斤,抬不起来了,当时的感觉就是要站不住了,就想躺下来休息,但是我突然想到这是干扰,要发正念铲除干扰我的邪恶生命、黑手烂鬼给我造成的这种假相,我能顺从它吗?于是我发正念,也就二分钟,这种症状就消失了,头上身上出了一身汗,我也没有停下,继续炼完。

从中我悟到:如果我顺从了这种假相,不马上发正念铲除它,躺下来休息,其结果也是不可想象的,师父讲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对师父这句话有了一层更深的体悟。

三、去掉人的观念 才有神的正念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也要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来时的史前大愿。刚开始时,因我家住在市郊,并且我们村修大法的几乎没有,就得自己出去做,心里有些怕,再就是我们家老大在外上学,老二才二周岁多,晚上出去我也有些不放心孩子,白天为了生活只能晚上出去。这些人的想法障碍着我,不能尽快走出去,我就多看书,多学法,渐渐的明白,我这种想法老是站在为“我”的想法上考虑,这不正是旧宇宙的“私”吗?我们修的就是旧宇宙中为私为我的私心。这种私心不去掉怎么能修成新宇宙的大觉者?师父要我们修成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还用人的观念想问题看事情,被人的观念束缚着,我一定要突破它,我就多学法,发正念去掉这些不好的物质,去掉这人的观念,增强正念。我们发放资料是为了世人看到真相,为了众生得救,为了在法正人间时使更多的众生不被淘汰,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我在发资料时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清除干扰和阻碍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使我发放的真相资料能够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我先在本村附近发,然后徒步走到三、四里地以外的邻村发。虽有时天黑,走山根小路,人家稀少,可我一点也不害怕,反倒一身轻松,因为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护法神在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做事在法上,师父就会保护我们的。

师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让我们共同精進,去掉人的观念,才能有神的正念。这是我修炼的一点体悟,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出,共同切磋,完成助师正法的伟大历史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