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松滋市法轮功学员胡季芹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湖北省松滋市法轮功学员胡季芹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松滋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她丈夫不堪忍受恶警的骚扰、恐吓、勒索钱财,被迫与她离婚;她七十岁的母亲在中共长期的恐吓和非法关押中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含冤离世。

胡季芹,女,松滋市新江口镇人。一九九八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前浑身是病,身体严重贫血、头晕、胃病,药不离身。特别是后颈有巴掌大的毒疮,中、西医,偏方都无法治好,恶痒恶痛。长期受病痛折磨。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越来越好,短期内所有症状全部消失。身体轻松,心情愉快。经营副食批发生意。由于修炼法轮功,处处为别人着想,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好,生意兴隆。生意伙伴都愿意和她合作。

一九九九年邪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以来,由于受到当地“六一零”头目胡守文、邓年贵、国安大队李先金、水陆派出所恶警的多次骚扰和恐吓,原本兴旺的副食批发部被迫关闭,生意伙伴对恶党所行所为为之惊叹、愤怒。以下是法轮功学员胡季芹在这九年以来遭受的无数迫害的一小部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松滋市“六一零”头目胡守文、李先金等人将胡季芹非法关押在松滋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勒索五千元。

胡季芹曾被劫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又被松滋市“六一零”、李先金等人绑架至洗脑班二次。

胡季芹为了女儿上大学,从北京姐姐家中回来后,到松滋市杨林市镇一私人老板打工做会计,受到松滋市“六一零”,国安大队的多次骚扰,后被绑架到松滋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松滋市“六一零”头目邓年贵、水陆派出所等恶警一行十多人,着便衣非法闯入家中,将胡季芹绑架到松滋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后又将她劫持到武汉洗脑班。

胡季芹第五次被松滋市“六一零”头目邓年贵、水陆派出所等恶警绑架,再次非法关押到松滋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胡恶警将胡季芹关小号,用大灯泡长时间在她头上烤,逼她跪洗衣板,后向其家人勒索三万元才放人。

从看守所出来后,到北京姐姐家中打工,刚到北京,就被蹲坑的恶警发现,湖北松滋“六一零”头目邓年贵等人在北京骗吃骗喝。而后,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从北京被非法绑架到松滋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至今,家人受到松滋“六一零”威胁,不敢说出实情。

据一善良知情人士透露,胡季芹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松滋第一看守所,身心遭受被严重迫害和折磨,走路一走一拐的。

胡季芹的母亲罗光全修炼法轮功以前,全身多病,便秘、头晕、肝腹水、全身浮肿,肠胃长期不好,吃不下东西,药不离身。四十多岁时老伴离世(她老伴原是松滋市西斋镇派出所所长)。为了五个子女生活奔波,积劳成疾,生不如死,日夜煎熬。一九九七年有幸走入大法,身体越来越好,对生活充满美好向往。做一些小生意维持生计,因修炼法轮功处处为别人着想,生意越来越好,心情也乐观起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后,罗光全老人为了说一句公道话,到北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被非法绑架回松滋关押在松滋市第一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释放。后来当地“六一零”头子邓年贵,国安大队队长李先金指使水陆派出所,多次骚扰大法弟子罗光全。尤其水陆派出所恶警张学风,非法翻墙闯入该学员家中。当时她一人在家,该恶警大声吼叫、恐吓。有时一个人,有时七、八人,一同翻墙闯入,有如强盗土匪。有一次当地国安大队队长李先金带头,伙同水陆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罗光全家中,又将大法弟子罗光全非法关押在松滋市第一看守所一个多月。罗光全老人遭受了湖北松滋市“六一零”人员长达六年的不断的恐吓、骚扰和反复非法关押,老人不堪忍受,惊吓过度,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含冤去世。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邪恶中共必将可耻的灭亡。我们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胡季芹,归还被松滋“六一零”非法勒索的四万元现金和私人物品。我们也呼吁所有善良人士,伸出援手,共同制止已经持续了近十年的对信仰的迫害。

在此,我们再次正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学员的人员,悬崖勒马,将功折罪,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家人留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