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真心信师信法,就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同修之间交流修炼体会是必要的,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全身心圆容这个整体,为我们比学比修的环境无私付出,做到无私无我,这才是我们的修炼目标。

摆正基点 坚定实修

因为我和丈夫都是修炼人,迫害发生之前我家就是学法小组,每周两天固定学法时间,迫害以后学法小组也自动解散了,因为我和丈夫都走出去讲真相被非法拘留过,所以我家在我们这一片就算挂了号了,成了邪恶的所谓“重要目标”,社会上一有点风吹草动他们认为的所谓的敏感日,我家就被邪恶监控,比如电话被监听,居室被监视,我们外出被跟踪等等。很多以前修炼的人都不敢与我们来往,因为害怕,有些人放弃了修炼。

就是这样我和丈夫坚信大法是正法,没有放弃修炼。我家又成了大法的资料点,负责本地区传递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因为当时会使用电脑的人不多,我对电脑这个高科技产品也很陌生,感觉学起来难,不想学、怕学不会,女儿和我丈夫都对电脑稍懂一点,他(她)们曾多次提出要我学电脑并教我,不知是啥原因我就是记不住上网的步骤,所以也就没学会上网,只学会了打印真相资料。如果想看明慧网,只好求人家来帮忙。

后来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有怕心、自私心、和依赖心不敢上网,所以我的水平只是停留在打印资料上,其它的就不会了。既然学会了打印资料,我几乎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做家务外就是打印真相资料,到各居民小区去散发,天长日久我把这当成了事做,渐渐的学法成了形式,还起了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也不知道向内找了,最终因修炼出现了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

经历磨难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和丈夫被国安、公安、及当地派出所、六一零、居委会的恶人、恶警绑架,并抄了我们家,抄走了我们用来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两台电脑、打印机、移动盘、还有我平时用来听师父讲法的mp3等等,这次的损失是很大的,我和丈夫都被劳教两年。教训也是惨痛的,在被拘留期间我正念还比较强,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如恶警点名时我不答到、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因为我没有犯罪,是被强关在这里迫害的。在监管找我谈话时,她要求我遵守监规,我坚定的说做不到,她说为什么,我说我是因为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进来的,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我到这里来也要炼功,她无奈地说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可以炼。这样我为自己争取了炼功的环境,每天坚持炼功、背经文、《洪吟》,向周围人讲真相。

后来我们被送到调遣处、劳教所,那里是邪恶的黑窝。开始我正念还比较强,还在抵制邪恶的迫害,可是邪恶的警察每天轮番找你谈话,说的都是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话,长时间不让睡眠,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七、八个小时让坐在小塑料凳子上不让动。正赶上是三伏天,一个星期都不让洗澡,有时两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不让洗澡,许多人的臀部上都坐出了两个黑黑的象大眼睛,那两块肉都坏死了。

时间长了,学不到法,自己虽然知道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的法身时刻在自己身边保护着,可还是正念不足,被各种人心、怕心所带动,听进了邪恶的宣传,在高压下被邪恶的谎言宣传洗了脑,被邪恶钻了空子,还帮助邪恶干了许多坏事。虽然是在高压下在邪恶的环境中是自己不情愿干的。

师父讲:“哪怕不是你自己从心里发出来的,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而且如果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你要不能够真正的在以后正法中弥补了这一切,挽回那些给大法带来的损失,那就真的很严重了。”(《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知道自己做了许多不该做的坏事,也说了许多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话,我知道我不配再做大法弟子了,所以我从劳教所回来后,我不想见任何同修,我想放弃修炼,想过常人的所谓平静的生活。

说实话,我内心并不真正想放弃修炼,我心里很矛盾,也很痛苦,我也曾多次哭过。就在我左右徘徊不定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清楚的看到在一个崎岖不平的山坡上有一辆车,开始车很小,象手推车,上边放着一个帆布口袋,口袋也不是很大,忽然车变大了,帆布口袋也变得又高又大。师父在点化我, 醒来后我悟到修炼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崎岖不平的。虽然我在这一关上摔了跟头,也要爬起来。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换个大的容器。我也知道是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并用他那洪大的胸怀和慈悲在梦中点悟我、呵护我,我怎能有放弃修炼的邪念,那不是我,是后天的观念去掉它,我决不会错过这万古机缘。

去掉怕心、跌倒了爬起来

通过师父的点化,我又鼓起了勇气,又从新开始学法、炼功。这次我没有马上去做事,而是先静下心来学法,我把师父的所有讲法、经文都从新反复学习。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通过静心学法和向内找,我找到了这次被迫害的原因,就是在学法上用心不够,不但法没学進去,时间也耽误了不少,而且还起了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怕心等许多人心,正念有时强有时不强,对师对法的坚定成度不够,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这些才是造成自己有漏被邪恶迫害的原因。从新走入修炼,我这曾经走过弯路的人,要加倍弥补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才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当我准备去救度众生做三件事时,怕心出来了。我静下心来归正自己向内找:正法修炼到现在还有如此的怕心?到底自己在怕什么?怕的背后又是什么?

师父说:“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既然它又出来了,抓住它彻底修下去。我就深挖细找,发现怕心的背后就是“私”和“我”这个本性上不好的东西在起作用导致的结果,这是主要根源之一。第二,党文化的毒害,邪灵的附体,共产邪党一贯假恶斗的手段、整人的模式在精神上的毒害,人性上的控制,肉体上的折磨,经济上的截断,使中国人形成了一种恐惧症。这种恐惧怕心也是后天形成的,并非自己,从法理上认识不清把它当成自己,它就一直控制着你突破不了,最后也会被它毁掉,这是怕心的第二个根源。还有一个就是在正法修炼中,由于迫害的形势而新产生的怕心,是怕再受迫害的怕心。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受到邪恶各种残酷的迫害,特别是肉体上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因而怕再受到同样的迫害,遭受更大的折磨的怕心,这是第三个根源。怕心的根找到了,当时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它干什么呢?就这一念,感觉在自己体内这种不好的物质去掉了,全身那种轻松的感觉无法言表。

比如中共邪党为了开“奥运”,借“奥运”之名不断迫害大法弟子,整个北京城如临大敌,他们利用各种卑鄙的手段绑架、监控、监视、跟踪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我家也在他们的监控之中。一天我发着正念到居委会,向居委会主任及其他人员,当面揭露他们对我及我们家的迫害,居委会主任当时就说没有这回事,我说没有那更好,当时我就告诉他们,我们修炼法轮功利国利民,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有什么错,如果你们再骚扰我,我就告你们去。

我当时没有任何怕心,他说保证没有这事。可是没过两天,我去买菜,我发现有两个小伙子鬼鬼祟祟跟在我后边,一直跟到菜市场,因菜市场人很多,后来就不见了,可是等我回来后,其中一个小伙子就坐在我家楼下,当时我想不理他,这一念一出我想不对,然后我就直接走到他面前,问他是干什么的。他当时的表情很紧张,我说你不要害怕,你和我说实话。他还在狡辩说没干什么。我告诉他,如果有人派你来监视我,我告诉你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没有做任何坏事,相反是政府在迫害好人,你不要做这种事,我告诉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得福报的。

正说着,又来了一个小伙子,好象是他们的头。我问他是谁给你们的权利来干这种害人害己的事?他说你找居委会主任去。我没有当时去找,因我不方便,正好下午居委会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奥运会开幕,他们不放心要到我家里来看看。我说你们主任说话都不算数,你们别到我家来,来了我也不开门、不接待,你们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我今天都亲自抓住了跟踪我的人,他说让我找你们主任,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然后主任接过电话说,他没有权利雇人,这事与他无关,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让我把抓到的人交给他。这次就不到你家去了。他们自知理亏。然后就挂了电话。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看到有人跟踪过。奥运期间我也没有停止发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做救度众生的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每次都能安全顺利返回,其实,师父早就赋予了我们佛法神通,我们只要改变人的思维,站在法上想问题,用法来指导我们的行为,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同时,师父的法身和众护法神也时刻在我们的身边,有何理由再惧怕邪恶?

总之在去怕心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克服怕心关键是要改变“为私为我”的本性,彻底扭转人的顽固观念,在法理上清楚真正的自我,从思想上完全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给邪恶留下任何迫害的借口,从而纯净自己,才能走好最后修炼路上的每一步,跟着师父走到最后。当我向内找,深思自己的不足和差距,离师尊要求相差甚远,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总被动承受邪恶的迫害,缩手缩脚,应该全力抑制,消除邪恶的迫害,当我们正念真正的神起来的时候,就能展现出大法的威严,只要真心信师信法,就无所不能。无论任何时期,何时何地,应该让大法的纯正的能量在自身体现出来,而那些不好的思想、私心是必须归正清除,没有任何余地了,它没有在我身上存在的道理,从人中走出来的才是神。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修好自己那颗心,去名利情,同化真善忍,用法衡量一切,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法在做,只要在法中坚定自己,坚信师父坚信法就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