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实修自己 真正在法上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下旬得法。得法前有腰疼病、颈椎、肩周炎、风湿等八种都是生孩子在月子里落下的毛病。得法后第四天,师父就为我清理了身体,从此走路一身轻,以前干不了的体力活现在也都能干了,无疑给家里减了负,又增加了一个劳力。早上到炼功点去炼功,晚上到学法组去学法,心里由衷的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欢愉。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以一己之私悍然发动镇压法轮功后,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由邪恶中共操纵的宣传媒体滚动式的上演的都是诬陷法轮功的诽谤造谣。

初期炼功受益颇丰的我,满脑子里充填的都是愤恨和气恼,诅咒邪恶的旧势力、邪恶的流氓团体。在那些天里,邪恶中共操纵的各级组织经常性的上门骚扰,感觉天真的象塌下来了一样,更无心学法炼功,还经常在梦中看见天安门有很多人,有打坐的,有拿笔答题的,还有站着不动的。与同修切磋:悟到我应该去天安门证实法了。

我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起身前去北京。当时大脑里就一个念头,没有其它杂念,一到北京立即与同修见面,确定前去天安门的时间和路线。可不争气的我晚上就被思念孩子和丈夫的亲情所动,在与同修等待的几天里,白天看书还时不时的发困,思想里尽是被困魔钻的空子。后来才知道那是正念不足,也正是由于正念不强,在前去天安门的路上被便衣盘问时,糊涂的认为大法弟子应该讲真话,却未能善用师父赐予的神通智慧,人还没到天安门就被带到有特殊标示的警用大面包里,押送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集中营”。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后放出来。回到家里,当地市、镇、街道频繁骚扰。二零零一年夏,见到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和《心自明》后,才发现自己隐藏很深的怕心。当时由于大法书被搜走了,没有大法书的我就象没有娘的孩子,好在看守所里学会同修教的《洪吟》〈自修〉,背着背着心中就象开了一扇大门,那时的心境简直就跟没门一样敞亮!再后来陆续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按法要求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立即书写严正声明,表明心迹。

在此期间,由于丈夫害怕的要命,整天看着我,严重到梦中惊醒都要看看我在不在?我被这种亲情的拖拉拖拽,时间一长,身体状况陡然直下。丈夫看我这样就逼迫我要么吃药、要么去医院,我就抵制,光干活不吃饭。丈夫看我干不动躺在炕上的时候,就死命的往炕下拖我要去医院,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个素有蛮劲的丈夫也累的拖不动了,丈夫一气之下将我往炕里一推,怒气哼哼的就走了。次日丈夫自己倒了一碗酒,仗着酒劲问我:你想咋的?我说:我要炼功。丈夫就把剩下的半碗酒泼到我脸上。下午还问我,我就告诉他:只要我炼功,什么条件都依你。不想又被中了邪魔的丈夫钻了空子,这回倒了满满一碗白酒让我喝。我不喝,他就灌我,我就反抗,最后酒洒碗碎。 此时丈夫魔性大发,又买了两瓶啤酒,把我摁在地上,他用两膝盖压住我放在肚子上的双手,他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左手捏住我的腮帮,右手往我嘴里灌酒,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挺肚子就把体重一百五十多斤的丈夫给弹倒了,我翻身趴在地上,丈夫又随手拿起窗台上的一瓶钢笔水,一古脑的全倒在我头上,然后把钢笔水瓶也摔得粉碎,摔门跑出去了,这时我从地上爬起来,浑身上下都是啤酒和钢笔水,经此一关心里真的很高兴,打那以后丈夫也不管我看书学法了。

二零零一年夏,我的二哥给我找了一个临时工,在煤场砸大块,闲时我就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通过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大的煤块我都抢着砸。有人问我:“法轮功讲善,好事让给别人,你怎么托关系给自己找工作,怎么不给别人找呢?”我说:“你这是钻牛角尖,正因为现在贪官腐败,一官多职,工厂倒闭,才导致老百姓连这拣煤的活都要托关系、找后门。话又说回来,如果砸大块都是炼法轮功的,还用当官的看着干活吗?你看采区的工人谁砸大块了?堆取料机经常被大煤块卡住,工人抠得多费劲,如果都是法轮功学员砸大块,堆取料机还能被卡住吗?不要看表面,必须得看实效吧!”他点点头说:“那倒是。”

二零零一年秋季的一天上午,我在去单位的路上,突然听到有人喊我丈夫的名字(才发现丈夫也到单位来干活了),猛一回头,突然发现派出所的警车和警察都快到了单位门口了,难道是来抓我的?还有怕心的我,顿时心慌意乱起来,低着头急促的默念着正法口诀,念着念着心跳逐渐平稳时,发现警车已经过去,再仔细看时,警车已经开远了,心跳已经正常的我,才发觉信师信法对同修的重要性!经此一关怕这个执著心从我的世界中彻底的清除掉了。

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和丈夫给人拉砖,当时需要的数量很大,砖场红砖供应又有限,只好天未亮就起床排队拉砖,晚上掌灯时才能回来,一连干了好几天我就想:这样起早贪黑的忙活,既不学法又不炼功,身体肯定不行的。说不行的念头一出,下午立马见效,来“病”了,浑身突突的站不起来,饭也吃不了,当时我就发正念,向内找,才发现这个“病”是自己求来的。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中午发正念时,突然吐出了两口鲜血,当时我心没动,想可能不是好血,发完正念,看着血想,不好的血不会这么鲜艳,心想:想用假相来考验我,你还不配,而后再发正念就好了。修炼路上的一思一念都应在法上,只有法才是我们的生存根本呀!

今年春天,在本地一家碳素厂筛颗粒,此工作灰尘特别大,而且当地环保部门要求有风天不让开工,师父生日的那天正好休息,我想闲着在家也是闲着,到同修家走走看看,没想到“闲着”这一念也给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嗓子疼得很,都要化脓了,喝牛奶从鼻子里呛出,咳出的痰又腥又臭,如此下来在家待了两天。第三天丈夫就火了,埋怨我不干活也不吃药,啥时候能好?我当时没有向内找赌着气就去上班了,边干活边向内找,突然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说此工作灰尘大,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找到了这颗心,嗓子也越来越爽快了很多,也不疼了,真是人神一念,天地之差。

还有一件使我久久不能忘怀的是自己刚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自己内心觉的对不起师父,终日以泪洗面,这时做了一个梦,看见一台黑白电视屏幕上有十个字,前五个字没有记住,后五个字是“妈妈的承诺”,我醒来后悟到师父还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在敬师敬法这方面,我是这样做的,只要大法的书籍、资料等,我都必把手洗的干干净净,给师父上香也是,这成了我的一条准则。

总之,在我修炼的路上,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都是平平常常的芝麻大的小事,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时时事事向内找,讲真相有理智、有智慧,再不理智,真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

不正确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