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就不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居住的地方离北京比较近,因此不论做证实法或其它什么事情也就去的次数多一些。在交谈中同修或多或少都有怕心表现出来,有的甚至还很重,例如甲地区同一村的同修互相来往都胆胆突突,出门走路东张西望,老感觉象身后有人跟踪似的,做证实法的事更是未行先生怕,各自为政,长时间未形成整体。乙地区在奥运前被邪恶迫害较重,面对面讲真相的事,用该地协调同修的话说:“根本就不可能了。”资料点同修遭绑架,其他在家同修也是由于怕,造成思想压力很大,不积极运作,更谈不上形成整体。当然其中也有做的很不错的同修,默默的在做着三件事。就此我想和北京市该地同修谈一点我认识,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从我接触到的同修看,主要还是一个“怕”,言语间流露出邪党如何猖獗,如何如何……同修啊!大家深知居住在邪恶老巢地区的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有多么的艰难,但是越难越是锤炼的好机会呀!越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伟大,既然生在这里就有一定能救度本地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决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我们的期盼,更不能被即将灰飞烟灭的邪党在“回光返照”的一瞬间所吓倒、难倒,大法弟子还能被将死去的坏东西吓倒吗?世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那我们就应无条件的向内找找,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使邪恶还能苟延残喘,其实,不论甲乙两地同修,还是周边地区的同修,都应静下心来向内无任何条件的找找了,为什么一个弹丸之地——北京的修炼环境长时间如此恶劣,我想不光是邪恶集中的原因,很大成度就是我们周边的乃至全大陆同修在救度众生,整体协调方面做的还不到位,甚至不够好。

过程中我个人找到了自己很多不足,和他们有过多次接触,却没能及时有效的和本地同修面对面交流、整体圆容,如果周边地区同修都能做好,消除间隔,那么北京同修的环境很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从大的区域来讲海外同修做的好,就减轻了中国大陆同修的压力,这已是事实,那么我们大陆同修都能象海外同修那样做好了,那不也就减轻了邪恶中心的同修的压力了吗?我们要多学法,协调好,集中正念,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才能有力的销毁邪恶因素。一同修说:“一根筷子可折,一把筷子难断。”我觉得很有道理。

我悟到“怕”这个东西是寄生在生死名利间的一种邪性物质,如果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能放下生死,淡泊名利,那么怕也就自然不存在了,反之就会怕这、怕那,怕的不行。当我们要出去做救人的大事时,一定要正念正行,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心存简单的一念:我要去救度众生了。思想中不带有任何其它私心杂念,我想就这简单的一念就足以让邪恶解体遁形。我们念正心纯,那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对大法弟子还能起作用吗?起不了!咱们那坚定的一念早已不在五行之中了。

一次和几位做的很不错的北京同修面对面交流了一会儿(时间关系),她们也都是为了形不成整体感到力不从心,因此借明慧平台和同修沟通共识,我们周边同修加以协调,形成整体,咱们共同精進,里外配合,彻底铲除邪恶老巢,完成我们的共同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